盛洪:中国要配合美国的逐渐衰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5 次 更新时间:2011-08-14 16:55:58

进入专题: 美国债务危机  

盛洪 (进入专栏)  

  

  一个巨人要倒了,你要稍微扶着点,让它慢慢地倒下来,不要突然倒下来,否则受灾的就是你。所以我说“中国要配合美国的逐渐衰落”,不要一下子让它垮台了。

  

  记者:标普降低美债评级之后,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我国1万多亿的美国国债。美债危机会不会影响我国外汇储备的安全?

  盛洪:肯定会影响。但不是非常严重,而是所谓的资产贬值。美国提高债务上限,实际上是用“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来履行还债义务,从商业角度看这实际上是一个破产行为,只不过美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实际上,美国的国债信用已经严重受损。

  假如美国再借债的话,借债成本就必须提高,因为它的信用等级下降了,需要付出更多的利息,才能对增加的这部分风险做出补偿。同时,美国以往的旧债也随之贬值了,因为以往的旧债利率是低的。所以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资产是缩水、贬值了。但贬值并不等于完全变成一文不值,这是不可能的。虽然美国的信用等级下降了,但美国还是有信用的,甚至是全世界最有信用的。

  从长期看,美国是在走向衰落,不断地变得更弱。但所谓“弱”这个词是比较级的,相对于中国还是很强的。它是从顶峰往下走,而中国是从下面往上走。

  

  记者:也就是说,我们在一段时期内不需要对外储的总体安全担忧?

  盛洪:对,但依然要保持高度警惕。从长期看,美元是逐渐走弱的,而且走到一定时候,有可能呈现出崩溃的态势。因为解决美国的债务问题,一方面可以向外借债,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就是增发美元,其结果就是使美元更弱。

  如果人们对美元不信任,预期美国政府继续搞通货膨胀政策的话,就会抛出美元,加剧美元的崩溃。但这不是马上发生的。而且美国政府现在比较谨慎,虽然他倾向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包括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增发美元钞票的举动——弥补了美国财政上的不足,但财政上有问题,会很快地反映在货币上。所以说从利益来说,中国要特别谨慎,虽然不会马上出现这个问题,虽然现在美元仍比人民币强,但从战略来看是要重视的,而且现在要做准备,真到那一天再重视就晚了。

  

  记者:短期内,就我们所持有的美国国债而言,是应该按兵不动静观事态发展,还是出手一部分美国国债,减少可能的损失呢?

  盛洪:我觉得是两方面。一方面,我们持有这么多的美国国债,主要是因为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太大,这是核心问题。“美国模式”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特点,是一个循环。这个循环第一是靠贸易逆差发美元,第二是靠出售美国的资产让美元回流,第三发的美元就是美国对外国的铸币税。我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都是美国印钞票,换走了中国的货物,你顺差多少他就拿走了多少,而他的代价就是印钞票,并且还让我们买美国的资产。

  我们买了美国的资产以后,美国就多了物质资源,这个资源干什么用?就是军费开支。这是一个循环。这个循环在美国金融危机以后被打破了,是因为大家不再相信美国的金融资产是安全的。实际上,如果再继续有那么大的贸易顺差,你的货币不能完全回流,靠铸币税补偿的军费开支就没有那么多了。这是一系列的问题。

  美国人已经不能承受那么多的逆差了,反过来你就不能有那么多的顺差了。总而言之就是贸易的顺差必须减少。顺差并不总是好的。在初期可能会比较好,积累一些外汇储备会使人对你有信心。但现在的贸易顺差只是给你更多的货币,这会带来很多毛病,最重要的就是导致国内通货膨胀。所以首先要在贸易顺差的增量上减少,美国要改变这个模式,中国也要改变这个模式。美国要少进口,我们就不能向美国多出口,战略性地减少中国和美国的贸易顺差,才能较少地买美国资产。

  另一个方面,我们要逐渐减少对美国国债的持有。当然第二点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为不可能马上抛售美元,如果中国一抛售美国的国债就大跌了,因为中国是最大的持有人、是最大的客户。如果要抛的话就是一个信号,所以我们是被拴住的。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要减少增量,或者至少降低我们增加增量的速度。

  不仅仅是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包括对很多国家的贸易顺差都不要过于追求。中国要走到平衡贸易上面来。

  

  记者:美国债务上限提高后,如果还是不能解决问题,下次还会不会再次提高上限?

  盛洪:这不是一个新问题,而是一个老问题。从上世纪70年代以后,这个问题一直存在。著名经济学家詹姆斯?布坎南对美国的财政问题有相当多的讨论。他的建议是,美国要进行宪政改革,要有一个宪法条款要求保持财政的平衡,不能有赤字。但实际上这个问题是一再突破的。为什么呢?背后有非常深刻的机理,也就是老百姓不喜欢经济衰退。但是正常的经济周期肯定会有经济衰退的,这是最基本的逻辑。再举一个例子,老百姓不喜欢冬天,他就喜欢春夏秋,但谁也没有本事把冬天去掉了。可是现在的政府有本事把经济的冬天去掉,也就是在经济衰退的时候搞扩张政策。这是凯恩斯主义。

  “冬天”的时候就要财政扩张,财政扩张就要借债,这就有赤字了。这是一个单向的过程。正是由于这种扩张又导致了下一次的危机。2007年的次贷危机就是扩张的结果。

  在萧条的时候政府不仅仅是自己搞公共工程,还有一个方面是鼓励消费信贷。但是鼓励到头了,财务合格者的消费信贷市场全已经饱和了,所以就产生了次贷。美国搞了好几十年了,战后一直在搞。消费信贷的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到最后所有有借款能力和还款能力的人都借款、还款了,再进一步就把没有还款能力的人也吸引进来,为的就是刺激经济。但经济稍微有一点波动和收缩,这些人就违约了,违约的多了银行就破产了,就是这个逻辑。

  扩张的结果就是危机,危机来了以后又要扩张,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最重要的是背后这样的机理看不到什么解决的办法。除非老百姓都很冷静,萧条来了大家少花点钱。但没有人愿意这样,欧洲也是这样,希腊一说紧缩,大家都抗议。现代人只能接受经济增长,只能接受每年的收入上新高,不能比上年低甚至连持平都不可以,那就很麻烦了。因此债务的方向是变不了的。

  

  记者:此前,日本是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者,中国后来居上。在这个过程中,日本自己有没有主动下降对美国国债的持有?它在这方面是不是也有一些好的方法值得我们借鉴?

  盛洪:我觉得它没有。其实日本持有的美国国债数量被中国超过,就是因为中国的贸易顺差增长得太快。而跟美国关系的逻辑上必然是这样的,谁贸易顺差大就必然多买美国国债。这并不是说日本有多聪明。另外一方面就是美国的压力。美国一直在谈对我顺差这么大怎么办?它希望人民币升值、希望日元升值。谈判如果不行的话就要求买国债,因此都是有压力的。美国对日本的压力比对中国的大,因为日本在政治上依赖于美国,它有时候买美国国债不是自愿买的,而是一种政治压力。美国说,你既然依赖我,就得支持我。如果美国财政和政府出现了问题和危机,对你也没有好处。我们是利益共同体,不帮助我,你自己也完蛋。现在中国也是这样,不帮助美国,想抛美国的国债,我们就完蛋了,手中没有卖掉的国债就是贬值的。

  

  记者:这个怪圈在一段时间内不会有人打破它,但还会想其他的办法。

  盛洪:你可以很少很少地卖,可是你1万多亿卖给谁啊?这在全世界是透明的。哪怕你只卖给人家100美元,恐怕都是重要新闻。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卖多少,而是谁卖。中国是很难逃掉的,所以我觉得最战略性的举措是要减少新增。

  已有的美国国债不能抛售,我们可以选择缓慢减持,但我怀疑有多少战略性的意义,可能根本就看不到什么战略性的意义。所以更战略性的就是要减少增量。即使美国衰落也不要让美国一下子垮掉,就像一个巨人要倒了,你要稍微扶着点,让它慢慢地倒下来,不要突然倒下来,否则受灾的就是你。所以我说“中国要配合美国的逐渐衰落”,不要一下子让它垮台了。

  

  记者:中国很多企业是以出口导向型为主的,如果我们实施逐渐减少贸易顺差的战略,对他们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盛洪:这些企业实际上是中国的一部分,它们有它们的利益,但它只是一个利益集团,而不是中国的全部。有时候把中国出口企业的利益夸张为中国的利益,这是一个问题。从中国的政策和战略来讲,它要服从中国的整体利益,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这些企业看起来坚持人民币不升值对它有好处,实际上长远来看是没有好处的。人民币不升值导致的贸易顺差,带来了大量的货币供给,导致中国的通货膨胀,结果使得这些企业的成本上升,只不过这一过程是间接的而已。我们要明白这个道理。对个别的企业来讲,他对这件事情会很低估,认为通货膨胀也不是我造成的,但整个的贸易利益集团导致的顺差,从宏观上会导致通货膨胀上升。而我们减少贸易顺差,也在减少国内的通胀压力,对这些企业并没有太大的利益损害,这个要想清楚。

  另外,从日本的经验来说,本币升值一般来说不会很显著地减少出口,而是会显著地提高进口,所以贸易顺差也减少了。从这一点上看,对出口企业来说这并不是致命的。利润方面的影响肯定会有,但并不是很致命的,企业还是可以活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采取这样的战略对全国有好处,对这些利益集团来说,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坏处。

  面对危机,我们应该加快提高人民币汇率,减少顺差、减少通胀压力。现在中国主要是通胀的压力。包括我们碰到的2008年的金融危机,在这之前就是很高的通胀压力,已经到了8%了。后来我说金融危机救了中国,所谓的危机就是我们少向美国出口,对我们来说就是较少的贸易顺差和较少的货币供给。但那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多少企业倒闭上面,我认为过度夸张了,后来导致了用力过猛的宏观政策。

  

  记者:这次美债危机,还可能会对中国哪些方面造成比较显著的影响?

  盛洪: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要吸取教训。从长远战略来看不能走到美国模式上去,虽然美国模式在相当一段时间来看对美国很有利,但总体来说还是有问题的。但中国现在在刺激经济上、在避免经济衰退上并不次于西方国家 ,问题是中国更脆弱,以后可能有产生更大的危机。这值得我们深刻地分析、研究、总结,提出理论,做出调整。但是,这只是理论,因为实际上,最后政府会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是由当前的政治结构决定的。中国要吸取经验教训,但怎么样避免问题变得更严重?我们不要搞一个政策就用力过猛,而要尽量平缓,经济波动应该是平缓的,而我们加上政策以后反而加剧了波动的幅度。

  政治家往往是短视的,只看现在不管以后,包括中国和美国这都是最可悲的。需要真正有超越政治的人来看这件事才可以。但他没有力量也不行,他也不会影响政府的政策。

  

  记者:有观点认为,这次标普降低美债评级,可能是美国由强变弱的转折点。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盛洪:其实转折点早就有了,而且我已经在发表的文章中讲过了,转折点实际上就是2007年底2008年初开始的金融危机。现在只不过是有些人给当前的事件贴了一些标签而已,在没贴标签之前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但经济学家是要从那个时候开始分析。我在《谁让奥巴马孤掌难鸣》这篇文章中提到,如果美国人自己制造了金融危机,就不能赖别人,别人开始对美国金融资产的安全性产生怀疑,如果我不信任就不会买你的金融资产,如果想让我买你的金融资产你就必须给出更高的回报率。而当你失去别人信赖的时候,就已经从顶峰往下走了。

  “9?11”对美国的冲击虽然很严重,但远不及美国内部发生的金融危机。这是内在的,而不是外在的。所以从金融危机之后我一直在关注,我那时候就说美国会逐渐走向衰落。到现在为什么出现了债务危机,是因为铸币税发不了那么多了,而美国还要在对外军事上有一个惯性,不能马上从阿富汗、伊拉克撤军,还要应对金融危机,所以债务危机是必然的。这并不是转折点,而是标普给它贴上了一个标签。

  

  记者:也就是说,这次事件是美国转折过程中的一个现象,而且是必然会出现的现象。除了债务以外,接下来美国还会在哪些方面出现类似的状况呢?

  盛洪:还有军事收缩,这是很重要的。奥巴马上台以后,非常清醒地感受到了美国在全球的军事存在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因为美国的钱越来越少。奥巴马面对的美国现实是必须不断收缩,其实这就是美国非常重大的战略转折点。我刚才讲了,贸易赤字减少了,从国外吸引回流的美元减少,那么军费开支的来源就减少了,军费开支来源减少了就得收缩军事力量。

进入 盛洪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国债务危机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123.html
文章来源:中评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