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为什么公立大学钱少,却花重金搞体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50 次 更新时间:2011-08-01 11:42:46

进入专题: 信息不对称  

陈志武 (进入专栏)  

  

  美国州立大学里,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工资最高的不是商学院教授,不是法学院教授,更不是医学院教授,而是美式橄榄球教练。阿拉巴马州在美国南方,电影里看到的是这个州很穷,实际上阿拉巴马在美国五十州中倒数第八穷,可是,2010年,阿拉巴马州立大学的橄榄球首席教练年薪,在全美一千多所大学中第二高,516万美元,外加70万奖金;同一年,得州大学首席教练年薪也为516万,奖金85万美元;佛罗里达大学首席教练年薪401万美元,奖金40万;其他州立大学的橄榄球教练年薪也不低,都在几十万到几百万美元之间,尽管很悬殊。

  相比之下,私立大学举世闻名的原因之一是它们很富有,哈佛大学有捐赠基金430亿美元,耶鲁大学捐赠基金170亿美元,这些是公立大学想都不敢想的。可是,私立大学体育教练薪水不高,耶鲁大学橄榄球教练年薪十万美元左右,低于多数教授的工资;布朗大学也是常青藤大学,其体育教练工资更低,年薪不到七万美元。在其他常青藤私立大学,体育教练薪酬也大致如此。

  为什么会这样?按理说,州立大学比较穷,学校经费靠州政府拨款,要纳税人支付,它们给的工资应该更低。实际上,州立大学教授工资的确低于私立大学的。但体育教练工资正好反过来,州立大学付给教练的工资更高,即使受金融危机冲击后、在许多州政府面对财政挑战的2010年,经费贫困的州立大学还继续给教练几百万美元年薪,是耶鲁、布朗大学教练的上百倍。稍微看看大学橄榄球教练的薪水数据,你会认识到:越穷的州,其州立大学橄榄球教练的年薪一般越高。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简单的答案是:州立大学重视体育,尤其重视美式橄榄球,而私立大学不重视体育,但重视教育和学术研究。

  为什么州立大学必须重视体育,而私立大学却不必呢?

  这又关系到教育市场固有的信息不对称。我们以前讲过,“什么是好大学?”“哈佛与耶鲁,哪家的教育更好?”这是一些难以回答、更难度量的问题。由于学术研究、大学教育既看不见,闻不到,也摸不着,使“好与坏”、“多与少”的判断很难,更不易量化。比如,关于耶鲁跟哈佛的比较、排名,热闹了很多年,有的说应该根据哪个学校出的总统多来定,有的说要根据得诺贝尔奖的多少而定,有的说根据校友中做大公司总裁的人数判断更合理,有的说校友中创业者越多,说明其学校教育更好,有的说大学毕业五年后校友的平均收入是更好的量化指标,另外一些人说大学毕业五年还太早、难以体现潜力,所以要看毕业十年后的情况,等等。

  我们看到,不存在公认的教育评判指标,不管你提出哪一种指标,总是能找到其中的不足。也正因此,关于大学机制设计的争论必然还将继续,因为在评判大学好坏、优劣的指标都难以清晰的情况下,怎么能知道哪种大学制度安排“最优”呢?没有公认的评判指标,“最优”、“更优”的大学就没有定义的基础。

  正如上次谈到,不管是州立大学,还是私立大学,付钱办学的、提供教育的、受教育得到教育服务的,是三个不同方,这本身给教育机制的设计带来挑战,加上“什么是好的教育”难以量化定义,使教育难以全部由营利性公司提供。

  对州立大学而言,挑战比私人大学要更加严重,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问题更突出。就以我任教过四年的俄亥俄州立大学为例,该学校很大,学生五万多,今年开支48亿美元,其中学生学费收入只占9亿美元,剩下的除了自己各种创收之外,都靠州政府和其他政府经费支持。

  可是,本州公民1146万人,靠什么让他们相信纳税支持俄亥俄州立大学值呢?他们中间多数人没上过这个大学,也没亲人上过,所以,没法直接感受好处。如果你跟他们讲这个大学的教授们的学术研究有多么多么出色,对人类文明贡献有多么大,发表的一级学术论文有多少篇,等等,这对多数俄亥俄纳税人来讲,都是对牛弹琴,没用,因为他们作为普通工人、农民、老百姓无法判断这些学术研究的真实价值。于是,州立大学校长的日子不好过,他们不能只追求真正的学术和教育,因为这样做的后果之一,可能是学校很快缺少经费,甚至办不下去。

  不过,俄亥俄州立大学有全美大学校队中排名第一、第二的美式橄榄球队!在美国生活过的朋友都知道,多数美国人最着迷的是橄榄球,只要本地的州立大学队偶尔赢几场球赛,尤其是在大学校际橄榄球赛中排名能靠前,那么,本州老百姓愿为州立大学交税的激情必然大涨。尽管大学教育和学术水平跟本校橄榄球队没相关性,但是,有了橄榄球队作为规避教育信息不对称带来的沟通障碍的工具,州立大学就能大大减少纳税人的抱怨。对于像阿拉巴马那样的贫困州来讲,由于老百姓抱怨的潜力更大,所以,这些州的公立大学更需要通过橄榄球队来摊平大学与纳税人间的鸿沟,即使花费数百万美元的年薪聘请最好的教练,也值得,因为名教练能帮助他们招收最好的球员做学生、进入校队!

  因此,橄榄球和其他大众化体育,能帮助州立大学降低教育“好坏”难以量化评估带来的挑战,能减少纳税人的抱怨。由此带来的好处是:大学能有经费办下去,获得多一些学术自由;代价是把相对太多的资源用于体育。或许,这是规避教育信息不对称的必要社会代价。

  对私立大学而言,信息不对称的挑战当然也严重,但比州立大学的情况好很多,因为私立大学除学费外,主要靠校友、基金以及公司捐赠赞助,这使私立大学需要说服的人数少很多很多,不是几百万人、千万公民,而是几百、几千个校友。根据我在耶鲁大学参与校友捐赠活动的观察,学校各系、教授们先把他们的学术研究课题和计划写出来,介绍本研究对社会、对学术的意义,然后给不同的基金会、有钱的校友们看,向他们仔细介绍。耶鲁找校友捐赠时不是去求着他们,而是让他们在知道所支持的研究或教学项目的意义后,为能够支持这样的研究而对母校心怀感激。

  换言之,私立大学因为涉及的出资人数少,通过学术研究的近距离介绍、交流,就能降低出资方、办学方、受益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不需要通过橄榄球队这种变通的方式。但是,州立大学没有那么幸运,他们为了获得广大纳税人的认同、让纳税人愿意为大学出钱,就不得不把大学橄榄球队办好,让本州的纳税人觉得交的税还有所值,哪怕花数百万美元请好教练,也值!

  教育的确是个大家都知道重要但又不知如何量化评估的事业,虽然教育因此难以被纯粹市场化,但又不是非政府经办不可。实际上,从上面的故事中,我们看到,即使大学由州政府公办,也未必就能让大学侧重学术、侧重纯粹的教育,州立大学反而不能追求学术,而是要花费相当的财力和物力去办类职业体育,造成学校有限资源的浪费。关键的挑战在于:教育和学术的不可见、不可闻、不可摸的特征,使教育提供方、收益方、支付方三方互相信息不对称。好在私立学校、州立学校、公司学校,在经验的摸索中,都或多或少找到了自己规避这种信息不对称的办法,这就是为什么私立学校、州立学校、公司学校,都各有特色,其中的某些特色是被迫而形成的。

  生活中的经济学,首先离不开的是信息不对称,生活中处处面临这种不对称。为了更好地活下去,人们被迫寻求规避信息不对称的负面影响的工具和办法。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信息不对称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65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