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从王克勤的际遇管窥“单位”原生态

——社长大人要起诉展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57 次 更新时间:2011-07-23 22:49:28

进入专题: 王克勤   中国经济时报  

谢志浩 (进入专栏)  

  

  《中国经济时报》7月19日发生变故之后,引起不少朋友的关注。就笔者所见,就有展江所写《王克勤的清贫、命运和价值》,赵牧所写《王克勤的遭遇很符合逻辑》,谢志浩的《硬汉王克勤》。

  许多网友来到王克勤的新浪博客,想一探究竟,无奈,这位硬汉却只字不提。据接近王克勤的朋友说,碍于单位纪律,硬汉本人不便透露,大有隐衷。笔者得知此情后,不禁摇头叹息:哎,硬汉也有服软的时候,也要遵从莫名其妙的单位陋习。可见,每个人头顶都有一小块天花板,中国这块大天花板,其实,更多的时候,是通过“单位”这块小天花板,来起作用的,慢慢型塑“单位人”的内心恐惧。

  想当初,王克勤和王宏合作的《兰州证券黑市狂洗“股民”》,于2001年2月3日在《中国经济时报》发布之时,王克勤是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大无畏牺牲精神的,克勤深知,自己的报道把那么多人送进监狱,其实,是在“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即使《西部商报》不作出开除的决绝举动,恐怕,王克勤也难以在甘肃立足。

  2002年年初,《中国经济时报》“收容”王克勤,社长包月阳这一仗义举动,温暖着硬汉王克勤。知恩图报的硬汉,在这里,还遇到了副总编车海刚,实乃“天作之合”,三位对于新闻理念,具有底线认同,人称“三剑客”。人间事,最难测,克勤这位“一根筋”,要是没有老包的“平常心”,真还不行。

  无奈,这家报馆经费拮据,克勤的出差费报销也困难,克勤不得已,困居京城,没法实现一年360天在路上的期许,这让克勤很窝火;而克勤和他的团队,呕心沥血弄出的稿子,经常被社里枪毙,耿直倔强的硬汉,可没少向包月阳开火。

  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克勤内心其实是很柔软的,懂得感恩的。这么多年,王克勤没有换地,就是对老包的知恩图报。硬汉报恩的方式,就是经过缜密详实的调查而“出生”的特稿。克勤爱孩子,克勤更爱特稿。

  北京出租车业调查、定州征地血案调查、邢台艾滋病调查、山西疫苗调查,这些名震全国的长篇大稿,都是经老包的“一支笔”签发的。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老包是含着热泪签发的。但,签发之后,老包往往就要到上司那里挨批,但,有担当的老包,觉得这一切都值得。“包居士”有着一颗悲悯之心。

  老包和克勤共事九年,已经超过抗日战争了。一方面,克勤从《中国经济时报》出发,成长为有口皆碑的“大记者”;另一方面,关注人文的底层生态调查,也成为《中国经济时报》的“金字招牌”。王克勤团队的品质、品位和品牌,可以说,在中国传媒界,是首屈一指的。

  2010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纪念日,《中国经济时报》高层发生地震,这家报纸的“元老”——包月阳,和同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中国发展出版社社长韩立军对调,这符合中国单位文化的既有逻辑,《中国经济时报》的包月阳时代,就此画上一个悲怆的句号。

  韩立军社长,也要开辟属于自己的时代,对《中国经济时报》进行改组,并进一步谋求转型,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殊不知,这位社长大人,竟然无视报馆的“传统品牌”和“无形资产”,对王克勤团队进行伤筋动骨的大手术。韩立军社长的杀威棒,不禁让人想起立志发行《读书》干部版的三联书店一位老总,荒腔走板至此,如出一辙!

  令人疑惑不解的是,韩立军社长,对报社的人事安排,竟然要求各位记者进行保密,绝对不允许“泄密”,难道王克勤团队的改组,已经升格为国家核心机密不成?更让人心寒的是,单位制度,这种神秘诡异的陋习,居然充斥各行各业,也搞全国一盘棋。

  这种中国逻辑的霸道和蛮横之处在于:主事者整你,当事人只能打破牙齿和血吞,等外界知道了,木已成舟,让你百口莫辩,有苦难言。你要是胆敢给外界透露了主事者的蛛丝马迹,主事者一不做,二不休,奉陪到底,发誓把你整倒整臭!

  主事者也不想想,人在做,天再看,没有不透风的墙。2011年7月19日上午,身在香港的钱钢先生通过微博发布王克勤团队的遭遇之后,传媒研究者展江率先行动,写成并发布《王克勤的清贫、命运和价值》,之后,引发了赵牧和谢志浩的两篇博文,据说,微博上,已经硝烟四起。

  韩立军也许曾经盘算过,王克勤团队的处理,会引发怎样的议论,但,绝对没有想到,居然如此不堪。展江预测韩立军通过这件事情,肯定出大名;赵牧说,韩立军还要等着王克勤表达感谢呢!因为,人家并没有赶尽杀绝;谢志浩竟然放肆地说:不分配房子的招数,对付韩立军之流唯物主义者好使。极端的网友,甚至扬言要赶到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中国经济时报》社,揍韩立军一顿,这当然使不得。

  “作为司局级干部,我韩立军的尊严,到底在哪里?”韩立军社长真是愤懑难抑,立即召开社委会紧急会议,商讨对策,并于2011年7月20日,在中国经济新闻网上发布《中国经济时报》社声明。这里,老谢要说一句,这一声明和包月阳社长就山西疫苗调查所发布的声明,都会被载入中国新闻史册,只不过,韩立军的声明,必然会被打入另册。

  韩立军冒用《中国经济时报》社,发布声明,其实属于典型的“公器私用”,其行为和李景治收拾张鸣时,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网站发布四篇雄文无异,只不过,人家李景治似乎要比韩立军磊落些,毕竟还署上自己的名字。

  展江在文章中曾说,“有些人”似乎没有生活在新世纪,其实,“有些人”就是韩立军。笔者研读中国经济时报社声明,这位韩立军社长,果不其然,确实没有生活在新世纪,那么简短的声明里居然有这样的字句:“对报社领导进行污蔑和人身攻击”;要说这位社长没有生活在新世纪吧,人家韩立军先生要拿起法律的武器,谢志浩作为小人物,可以放过,但是,那位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展江先生,准备迎接诉讼吧!

  如果韩立军社长按图索骥,可以发现,最初发布消息的是钱钢先生,那么,请问韩社长:是否还要追到香港去打官司?

  谢志浩读完之后,在感到滑稽的同时,不免也有些欣慰:呵呵,讽刺的多亏是文人韩立军,要是对某派出所所长不恭,等待的可能就是手铐了。

  

  

  (2011年7月23日,7:06分,书菜楼)

  

进入 谢志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王克勤   中国经济时报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414.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