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利民:乔治·弗里德曼笔下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72 次 更新时间:2011-07-09 21:24:36

进入专题: 乔治·弗里德曼   第三次世界大战   未来一百年大预测  

林利民  

  

  一、“高仿真”预言第三次世界大战成为西方新“显学”

  

  近年来,美国及西方学界、战略界有关将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言论和预测有抬头之势。历史地看,这一轮有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言论和预测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第三波浪潮。

  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西方世界以及整个人类社会就被新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再爆发的“梦魇”所困扰。1946年斯大林在莫斯科选民大会上发表演讲,提出“总危机理论”,预言在帝国主义时代,战争不可避免,号召苏联人民为应对新的战争做准备。这被一些美国政客渲染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言书”。同年丘吉尔发表富尔顿演说则被苏联方面看作是蓄意挑动“新的世界战争”。稍后的朝鲜战争也一度被美国人神经质地怀疑是否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20世纪70年代前后,预测第三次世界大战成为一门“显学”,相关著述一时成为国际上的畅销书,由此形成了有关第三次世界大战说的第二波浪潮。日本的小山内宏、英国的利德尔·哈特等,都曾因以“高仿真”笔法著书立说,预测第三次世界大战及其样式而扬名于世。

  冷战后,“民主和平论”、“历史终结论”一度成为美国及西方社会的主流思潮。他们一时沉浸于所谓冷战“胜利”的虚幻梦境中,不再谈论所谓第三次世界大战及其可能性。然而,近年来,随着美国及西方实力和影响的衰退及其历时数百年全球支配地位的削弱,以及随着中国为首的非西方国家加速崛起,“权力东移论”开始成为西方国际政治研究的主流论调。在漫及整个西方世界的悲观氛围中,一度沉寂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论”在西方战略界重新抬头,格温·戴尔《气候战争:即将到来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等一批预测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论著争相问世。也可以说,对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预测、忧虑正在成为西方战略界的一股潜流、或者说正在成为一股新的思潮。

  

  二、弗里德曼新书的“高仿真”预测最有代表性

  

  新近美国及西方战略界、学术界有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前瞻性、战略性、“高仿真”性评估当以乔治·弗里德曼《未来一百年大预测》最有代表性。在这本书中,弗里德曼对未来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经济根源、人口根源、技术根源、国际政治结构根源、地缘政治根源以及战争爆发的时间、地点、过程、特点、交战对手及战争样式和战争结局等,都有既出人意料之外、又有一定合理成分;既有几分扣人心弦、又有几分荒诞不经的“高仿真”描绘。分析弗里德曼的观点,既有助于我们对未来不是不可能爆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有一个“高仿真”想象和理解空间,也有助于我们从更深层次上认识美国及西方世界如何看中国及非西方国家的“群体性崛起”和新一轮国际权势转移。

  乔治·弗里德曼其人生于匈牙利,自幼随父母移民美国,曾任职于兰德公司、美国陆军战争学院以及国防大学等美国著名战略性机构,是美国研究美苏关系和国际冲突等重大问题的著名专家和未来学家。他最先发展电脑兵棋推演概念,以政治、经济、军事力量等因素衡量、推演国际局势演变趋势。

  1996年,弗里德曼创立国际著名的民营智库“战略预测公司”。该智库并先于其他机构率先提出有关美国对科索沃用兵的背景分析,披露于时代杂志,因而名声大噪。目前该智库的不少研究成果常成为美联社、路透社及美国《华尔街日报》、英国《金融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的消息来源。也因此之故,美国“战略预测公司”也被一些西方媒体冠以“影子中情局”的别称。

  乔治·弗里德曼新书《未来一百年大预测》对21世纪的世界大趋势和国际权势转移、国际格局演变及第三次世界大战进行了兵棋推演式的系统预测,其思维模式有不少可圈可点。

  首先,具有强烈的“未来感”和前瞻意识、不因循守旧。弗里德曼承认他没有预测未来的“水晶球”,但他却创立了预测未来一百年世界大趋势的一整套模式,力求向世人传达明确的“未来感”。他的办法是对二十世纪百年历史按二十年一周期进行切割,通过分析每一周期战争与和平、国家兴衰、权势更替等,以史为鉴,探寻有关战争与和平的规律。在此基础上,弗里德曼着重分析各国发展新趋势和世界发展新趋势,以及分析各国特定的战略文化和运作方式,再加之观察、分析各种蛛丝马迹,进而预测21世纪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及预测新战争的样式、特点。

  其次,弗里德曼提倡战略思考不能受传统思维制约,要敢于和善于打破传统思维逻辑和思维习惯,依据正在变化的世界,超前思考,超前布局。他在《未来一百年大预测》中提出:“常理不可靠,这是唯一的常理”,并称历史常常发生180度的急转弯,因而战略思维要敢于打破“常理”,敢于“急转弯”,不怕居于少数地位。这颇有点中国古代《易经》中倡导的逻辑:“常道”不足恃,“变道”才是“常理”。

  第三,与那些预言中美必有一战、未来第三次世界大战必然以中国为一方、以美国为另一方,必然是中美对决以及分别以中美为首的两大集团决战的观点不同,弗里德曼预言第三次世界大战不是在中美之间展开,甚至也不是在现有的大国圈子中展开。他预测未来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在以日本-土耳其等为一方的敌对联盟与以美国-波兰为另一方的联盟之间展开。

  第四,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样式,按照弗里德曼的预言,将不再是二战模式的重演,与朝战、越战、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甚至与新近发生的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也大不相同。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不再是“全球到处摆战场”的“全球战争”,也不是“全国上下总动员”的“全民战争”,而是一场由少数技术“精英”使用少量“高精确”武器对决的“精英战争”和“高技术战争”。

  第五,未来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以太空为决战战场,由太空武器决定胜负,其中最有决定意义的作战系统是部署在太空的“战星作战系统”和由身穿机器人外壳的人类士兵组成的“机甲步兵”,以及10倍音速甚至更高速运动的“极音速武器”。换言之,传统的陆海空军及飞机、坦克、大炮和战舰等传统兵器,在空-天武器和“极音速武器”、机甲步兵面前,统统都将成为过时的力量。战争史不会再次重演当年库尔斯克坦克战、中途岛航母舰队决战和盟军轰炸东京那种规模型战争和“全球战争”及“全民战争”样式。

  此外,弗里德曼还提出,由于解决了以微波技术从太空向地球传输电能的问题,人类将可以在太空建立巨型太阳能电站,并通过微波转换技术向地球传输电能,从而引起世界新一波能源革命,使人类摆脱能化石能源的依赖。而对太空能源基地的争夺,将是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弗里德曼预言第三次世界大战将在2050年爆发

  

  分析一场世界大战,不能不分析战前格局、战争起因、战争进程、战争特点、样式、结局等。弗里德曼在预测21世纪可能发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时,也包括对这些基本要素的分析,并未脱离“常理”。

  (一)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战前格局——美国与日、土联盟对峙。弗里德曼在预测第三次世界大战前国际格局时分析说,2020年前后,国际社会目前普遍看好的中俄两大国将走向政治经济失败、“垮台”,不再是大国格局中的主要战略力量。他并认为中国尤其将因为封闭型的地缘政治环境、人口和劳动力缩减、市场和能源匮乏、以及政治社会不稳定而崛起失败并走向“分裂”,故而“无暇对外伸张力量”。在中俄发展崛起“失败”的同时,欧亚大陆将兴起日本、土耳其和波兰三大“新强权”。其中日本将恢复国力上升势头,压住中国,谋求重新控制中国及俄远东地区,重温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大陆政策”旧梦;土耳其将崛起为世界前十大经济体,并挟其雄踞欧亚非三大洲十字路口的地缘战略优势,企图整合伊斯兰世界,恢复奥斯曼帝国的版图;波兰重新崛起为欧洲大国,并主导东欧各小国组成一个强大的东欧集团,东遏俄罗斯,西压德、法等欧洲传统大国。在此期间,美国进入一个新的上升期。因具有雄踞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间的地理优势、通过吸引移民保持人口和劳动力增势、拥有先进的空-天技术优势和创新能力以及拥有“先进文化”,美国经济和综合实力仍将独步全球。“21世纪会围绕美国运转”,美国的历史“就是21世纪的历史”。

  (二)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起因——争夺欧亚大陆主导权及太空霸权和太空能源。弗里德曼与布热津斯基一样,认为21世纪美国大战略的一个核心目标是确保对欧亚大陆的控制权。他预言美国为阻止中俄崛起,在2020前后将对日本与土耳其采取扶持立场,并联合日、土等国共同搞垮中俄、尤其是以政治经济手段成功地挫败中国崛起。随后,因日本要在东亚恢复独占东亚的“大陆政策”、土耳其企图重温奥斯曼帝国旧梦,控制欧亚大陆“心脏地带”,两国并结成战略同盟,相互支持,因而再度构成对美国欧亚霸权的威胁,美国与日-土联盟围绕欧亚大陆主导权形成新的对抗关系。2050年,美国联合新崛起的波兰与日-土联军决战,第三次世界大战由此爆发。

  (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特点与进程——空-天大战和“极音速武器”精确打击决定胜负。在开战前的二三十年间,各先进国家军事力量实现了由传统陆海空军和坦克、飞机、大炮、战舰等传统主战兵器向空-天力量和“极音速武器”的军事技术和战略转型,美国军事力量在这方面尤其继续走在世界前列。首先,美国通过在太空部署大量侦察、通讯、导航以至作战卫星及部署在太空的人员,构成太空作战平台和“战星作战系统”。美国并在乌干达上空、秘鲁上空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上空分别建立“战星作战系统”平台。这种“战星作战系统”居高临下,俯瞰全球陆地海洋,能随时掌握敌方陆海空活动和军事调动,并可指挥各种武器系统对敌方发动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袭。其次,美国在冲压引擎、超耐高温材料、降低成本等方面取得突破,建立起一支不同于传统空军的“极音速”无人驾驶机群。这些“极音速”武器系统部署在美国本土,在太空指挥部和“战星作战系统”指挥下,可以10倍甚至20倍音速飞行,半小时甚至更短时间可以打遍全球。此外,美国还拥有一支人数不多,却可以从地面进入战区的“机甲步兵”。这些机甲步兵身穿火力强大的机器人外壳,具有高度的存活能力和机动性,并配置一系列机器自动操纵装置,使一个单独的士兵可以变得像一辆战车,其威力可以一当百、当千、当万。

  在弗里德曼《未来一百年大预测》一书中,第三次世界大战于2050年12月24日爆发,这一天正是感恩节。战争以日本偷袭美国的太空作战基地和“战星作战系统”开始。日本由于军事实力不及美国,又决心与美争夺欧亚霸权及太空能源基地,因而重演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偷偷在美国意想不到的月球背面——类似于1941年选西北航线偷袭珍珠港——建立“极音速武器”基地,用以偷袭美国的太空基地和卫星作战群。日本月球基地的“极音速武器”也就地取材,在月球就地取石并装上推进火箭,使之高速运动,成为月球石动能武器。

  开战之日,日本从月球秘密基地的反方向向美国太空基地和“卫星作战系统”发射了大量“月球石极音速武器”,并在土耳其太空部队的配合下,很快使美国的太空基地和“卫星作战系统”瘫痪,其几个主要太空作战平台被摧毁,太空人员全部战死,主要战力仅残存几百架极音速战机。而此时,美国全国还沉浸在节日气氛中,没有人能立即回答太空攻击从何而来?由谁发动?随后,日本出动数千架极音速无人驾驶飞机闪击美国在太平洋的海军战舰和基地。

  初战失利后,美国凭借一套残存的老旧系统侦测到攻击源于日本和土耳其,并开始整合残存力量,启动隐匿于各地的秘密基地对日土联军发动反击,逐步遏止住日土联军的太空攻势,战局形成僵持。此后,美国开始扩建极音速机群,建立更先进的太空作战平台和“战星系统”,并动员波兰、中国、英国等盟国加入战斗,迅速恢复了战略优势。从2025年2月开始,美国及其盟友开始大反攻。盟军先打日本,后打土耳其,在摧毁了敌方的太空力量后,又击败了敌方地面部队。战争以美国及其盟友的胜利而告终。战后,美国进入到一个新的黄金时代。

  

  余论

  

  弗里德曼新书《未来一百年大预测》有不少荒诞离奇的情节,其中有些猜测、推论、判断甚至可以说是胡说八道。如他的历史观没有脱离历史“循环论”、“周期律”,他对美国爱恨交加,内心深藏美国“永远是世界老大”、“永远是西方不败”和美国万能的顽固观念。但他有关第三次世界大战及有关世界发展大趋势的认识仍能给我们不少有用的启示。

  首先,为什么综合实力尤其是军事实力远远高于非西方国家的美国及西方国家,其战略精英以至战略界仍醉心于研究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及有关第三次世界大战各种假设性场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乔治·弗里德曼   第三次世界大战   未来一百年大预测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069.html
文章来源:《中国国防报》2011年7月5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