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刚:自由主义是宪政主义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66 次 更新时间:2011-06-29 09:24:35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宪政主义  

杨晓刚  

  

  就象“社会主义有五十七种,不知那一种是真的。”自由主义流派也是分繁复杂的。我们没必理顺西方的自由主义史,只来分析一下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流派。大体说来也就是新道学主义、传统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当然是以新自由主义学派为最强势。新自由主义奉行的是哈耶克为首的西方新古典自由主义,以华盛顿共识为指导。细说起来还应包括弗里德曼的货币学派、布坎南的公共选择学派、卢卡斯的理性预期学派和以拉弗、费尔德斯坦为代表的供给学派、科斯为代表的新制度经济学派等等。

  

  其实自由是人的一种本能,如饮食男女一样。诗云: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古人对其慎言,但绝不是无视的。《老子》一书中的核心宗旨就是“无所为,无所不为。”也就是说,人要想达到自然之道,就应处于一种绝对自由的状态,既要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自由,也要有不相干什么就不干什么的自由。用卢梭的话讲,“有限制的自由就不是真正的自由”。应该说这种对自由的诠释是人类对自由的最直观的感觉。也是多数年轻人喜爱,大多数成年人和老年人反感的根本原因。这种对自由的理解,在欧洲是有血的教训的,卢梭的作品在欧洲大革命时期是革命领袖们所“共同钦崇的圣经”。卢梭主张“代表公意的大多数人有权对少数不同意他们意见的人,或是占人口少数的人民敌人,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因为后者既没有权利保护自己,也无权要求保护,因为大多数人的意志便是法律。也就是说,任何卑劣丑恶的行径,只要它们是多数人所集体干下的即符合公意的,便成了天经地义的事。这样,凡真心诚意信仰此种理论,奉公意为一切是非标准者,很自然便丧失了“人”的观念,从而能问心无愧地对人民敌人施加种种非人的暴行。”如果雅格宾派的暴政尚不足以引起我们中国人的广泛认知和普遍同情,那么新中国建政后的阶级斗争总会让我们心有余悸。被雅格宾派外死的罗兰夫人,临刑前高呼: “自由呀,多少邪恶假你之名”。那些疯狂血腥的多数人暴政背后,是政治的原因为主,还是犁去道德的自由主义的原因为主呢?值得深思。

  

  人类是通过自我约束来实现与禽兽分离的,又是通过自我解放来建立起现代文明的。真实的世界需要对约束和自由做以界定,才能合于世界的真实。孔子对自由的界定为“从心所欲,不逾矩。”也就是说人类可以实现的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是有限自由而不是什么绝对自由。不逾什么矩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就是说自己不想受到的伤害,也不要施加到别人身上。很多人所说的,“我只要不害人,我想干啥就干啥。”这才是孔子所认可的,也是现代自由主义观所普遍奉行的自由理念。当然,还应接受必须的法律制度限制,克己复礼为仁。用孟子的话讲“有所为,有所不为。”做人是要有底线的,不能啥都干。

  

  中国传统自由派的代表人物是胡适,曾写过一篇《什么是自由?》,他的总结是“自由主义的第一个意义是自由,第二个意义是民主,第三个意义是容忍,第四个意义是和平的渐进改革。”这就是著名的“容忍比自由更重要”论。这是一种很理性的说法,是他一生文化反思的结晶。“为什么容忍比自由还更要紧呢?因为容忍就是自由的根源,没有容忍,就没有自由可说了。至少在现代,自由的保障全靠一种互相容忍的精神,无论是东风压了西风,是西风压了东风,都是不容忍,都是摧残自由。多数人若不能容忍少数人的思想信仰,少数人当然不会有思想信仰的自由,反过来说,少数人也得容忍多数人的思想信仰,因为少数人要时常怀着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异教方罢休”的心理,多数人也就不能不行斩草除根的算计了。”可以说宽容主义是对自由主义的超越。欧文曾说:宽容精神是一切事物中最伟大的。叔本华说:为了能同所有的男男女女和睦相处,我们必须允许每一个人保持其个性。

  

  反过来说,若有这样的主义占据社会意识形态或文化的高点,主张“一个也不宽恕。”凡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凡是敌人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敌人。对敌人要秋风扫落叶,对自己人则春天般温暖。那该会是怎样的社会情形呢?人们需要借助史实,才能看清真相,因为真相往往超乎想象。

  

  有个有趣的文化现象,东西方关于造人的传说惊人的一致。中国有女娲用泥造人的故事;西方的基督教有上帝用土造人的说法。泥土是禁不住水洗的,故曰: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济慈曾说:人们应该彼此容忍:每一个人都有弱点,在他最薄弱的方面,每一个人都能被切割捣碎。孔子有个学生,曾问孔子:有没有一个字可以概括您的学说,我想靠它活一辈子?孔子说:那就是“恕”字吧!同时,他还对恕的意思做了解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孔子的学说就是宽容主义学说。只有宽容的社会才可能实现人类的真正自由,人类社会自由的关键在于相互间对自由选择的尊重。子曰:“为仁由己。”一个人可以严求自己,但应宽以待人。主张“和而不同。”只要无害,那么各种人与思想多元并存才是“大同世界”。

  

  中国的新自由主义(对应西学的新古典自由主义)的精神教父哈耶克是位经济学家,以反对新自由主义(凯恩斯为代表的西方新自由主义)著称,但他主要反对的还是公有制经济,也就是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经济理论。其代表作为《通往奴役之路》。他的经济理论主要主张“三化”,也就是:私有化、自由化和非调控化。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最早是威廉森1990年针对拉丁美洲危机提出的新自由主义原则:尽可能最大程度地自由化;尽可能最快地私有化;在财政和金融方面要采取强硬措施保证自由化和私有化的实施。美国政府领导人将华盛顿共识解释为三化:政府的角色最小化、快速的私有化、快速的自由化。从经济向政治推进,由西半球向全球推进。我国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对此做出了积极的响应,大力促进我国的经济改革。近年来的全球经济危机打击了全球新自由主义的自信。在我国因贫富差距加大,社会矛盾突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受到广泛责难,经济保守主义(宏观经济论)借势反弹,达成北京共识。在经济问题上失去意义的新自由主义者们永动机般不甘寂寞,不断在政治和文化历史上发起攻势,寻求突破。主张应该放弃钓鱼岛;声称有一类汉奸是真英雄;中国应该纪念阵亡的侵华日军;卖国有理,爱国有罪;中国不应该加强国防等等无耻滥调。

  

  自由主义者在政治上主张民主宪政,这是人类文明的大势所趋,其实是好事,不能因人废言。前几天,有位自由主义史学家攻击秋风先生的文章,认为儒家思想是专制思想是与民主宪政理论不相容的。这个个案很有意思。他的文章题目是《儒家思想是宪政主义吗?》,那也需要回问一句:自由主义是宪政主义吗?民主宪政制度如从理论上说,它是多种不同意识理念搏奕出来的人类文明的结晶,包括有自由观、平等观、民主观、宪政观、博爱思想、法制理念、民本思想……其根点包容了性善论和性恶论。单纯的自由论能生发出民主宪政的全部理念吗?这可能吗?自由主义本身从来就不是什么宪政主义。当然,样版已经摆在那里了,只要不是混蛋,谁都懂得去追求。游行的人流里,你是分不出每个人背后的信仰的。中国人对民主宪政的推崇只能算是政治愿望。如西方的政党,加入者的信仰背景是不受限制的。如果宪政主义是指政治上寻求或支持民主宪政的实现,那么背后的信仰就模糊了。如果是指从其理论上能够开出民主宪政的政治结构,那自由主义就太单薄了,说来还真就只有儒家思想能做到这一点。

  

  所谓的普世价值也只不过就是民主宪政本身而矣。卖国主义肯定不属于普世价值,绝对的言论自由也是不存在的,这在西方的司法实践中是可以得到证明的。相反,爱国主义才是不须论证的普世价值。除非,你把国家与政权分离开,但那本来也不含在笔者的论述中。当然,自由主义者也是多样的,有主张外争国权,内争人权的;有主张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有主张自由主义儒家的……这都是很可敬的嘛。而那些比美国人更爱美国的所谓自由主义者们,算什么呢?就算是皮黄瓤白的大香蕉吧。有时,看那些荒唐的左右之争,常联想起一个游戏的名字:植物大战僵尸。

  

  这一个案的背后,是一种很可恶的文革心理定势,无端的把儒家学说定位在封建专制文化上,把儒学者定位在故纸堆里。在这一点上,主张为文革翻案的败家主义者与主张中国应殖民三百年的败类主义者们倒是惊人的一致。细想想,都是外面飞进来的东西,当初在外面时,本来就剪不断,理还乱,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可是中国人也是在进步的呀,现在也不象一百多年前,见什么东西都惊奇,听什么理论都以为高深了。在这一点上,这些人真应和中国人学学与时俱进的精神了。

  

  有件事情很奇怪,自由主义能算一种信仰吗?感觉自由主义本身就是一张皮,里面可以也猫着不同信仰的人呢。其中有很多人是信耶教的,听说中国有好几亿教民了。那么所谓的自由主义者对孔儒学说的攻击就不再是学术问题,而是涉及宗教信仰之争了,是民族尊严和文化立场的问题了。

  

  欺人到家,那可就无关恕不恕的事了。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宪政主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75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