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伟:满身尽是黄金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81 次 更新时间:2011-06-27 20:59:57

进入专题: 腐败   反腐败  

周大伟 (进入专栏)  

  

  今年年初,在张思之先生的倡议下,《律师文摘》杂志(孙国栋主编)主办了一场以“律师与读书”的年会。一位来自河北某市律师的发言给我留下的印象极深。他告诉与会者:读书肯定是快乐的,律师们何尝不想好好读书提高业务水平。但是现在律师们很难读进书了,除了工作忙时间紧等原因,很重要的一点是,读书并不能帮助他们打赢官司。春节前,他所在事务所的一个律师说,他这几天都在忙着跑法院,给法官们送购物卡。但是,他发现有的法官们身上的购物卡已经装满了各个口袋,俨然可谓之“满身尽是黄金卡”了。以至于其中一位法官见到又来了一位送卡的,一脸的不爽,竟直截了当地说,以后就不要送卡了,还是干脆直接送现金吧!

  这位律师最后苦笑着说:“我们都知道有个歇后语‘孔夫子搬家尽是书’,输和书是谐音。如果一线的底层律师真要是静下心来埋头读书的话,这肯定会大大净化我们的法制环境,但对当事人却肯定大大不利,因为靠读书打不赢官司,尽是‘输’了”。

  不知道其他与会者的感觉如何,我对这位律师的发言深感震惊。会议茶歇间隙,我询问了其他几位参会律师,他们告诉我,这在当今的司法界并不是个别现象,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无非就是"黄金卡"的多少、数量不同而已。

  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礼尚往来,似乎天经地义。通常,互相送礼是基于人情往来;单向送礼,就常有讨好巴结之嫌。显然,促发大量购物卡消费的,往往是后者。这些律师们的苦恼的同时,国家反腐部门也对购物卡的监控伤透了脑筋。有人提出将购物卡实名制,有人提出购物卡限额不超过1000元、也有人提出干脆取消购物卡,等等。其实,这些都是为了“中国式腐败问题”而设想的雕虫小技,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到头来,只是杯水车薪,治标不治本。

  我们的生活里有黑暗,主要原因是缺乏阳光。只有引进更多的阳光,才能揭露更多的黑暗。腐败的源头是缺乏约束的权力,如果不从制度完善上着手,建立一个相对有效的民主监督机制,各类新型腐败仍将层出不穷,问题只会越来越多。

  其实,购物卡并不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它是最近几年里来自西方发达国家的舶来品。在美国,各个大商店不仅都可以发售购物卡,甚至商店还专门为顾客打印好“礼品发票(GIFT RECEIPT)”以方便收受礼品者退货后直接获得现金。用我们国人的讲法就是——为行贿受贿提供了极好的作案条件。不过,美国人到现在还真没有为购物卡这码事儿犯过愁。在美国很少发现用购物卡来行贿政府官员的案例,更不用说用来行贿法官了。有趣的是,购物卡一到了中国的土地上,马上就变成了“新型腐败的典型”。

  2010年底,时任美国加州州长的帕特森因为5张扬基队棒球赛的门票收到了纽约州公职人员廉洁署开出的罚单,此刻距离他从纽约州州长的位置上卸任仅剩两个星期的时间。2009年,帕特森曾经带着两个助手、他的儿子以及儿子的一个朋友观看了棒球世界职业赛的一场比赛。他们5个人的门票是纽约扬基队赠送的,因此祸起萧墙。这5张门票每张的价格是425美金,总价值也不过2125美元,但由于扬基队很多方面需要政府的帮助和支持,因此州廉洁署认为这就是变相的受贿。今年2月,纽约州公职人员廉洁署对帕特森进行了调查。 帕特森最初辩称他是代表州政府出席,属于公务范畴,但纽约州公职人员廉洁署却发现并没有任何事情证明帕特森出席的必要性。帕特森又辩称,其实他有意支付票款,甚至将一张写好的850美元的支票(他和儿子的票款)带到了比赛现场,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支付成功。 很可惜,他的辩解并未得到认可,62125美元的罚款中,2125美元属于球票应付票款,另6万美元是罚款,而且不允许他使用自己的竞选和工作基金来支付。这笔钱对于帕特森来说并不算小数目,因为他去年一整年的薪水才17.9万美元,6万美元相当于他4个月的全部收入。也难怪,在收到罚单之后,帕特森异常沮丧地表示:“我并不是一个百万富翁。”纽约州公职人员廉洁署主席迈克尔•切尔卡斯基表示,帕特森为纽约州的公务员作出了极不合适的榜样。他的不诚实和不道德的行为与他的州长职位极不相称。

  去年,我在美国加州遇到一个早年和我做邻居的美国朋友。他兴奋地告诉我,他最近去一个由中国政府资助的孔子学院听试听了几次课程。几堂课下来,他学会了一个新的中国单词:“关系”。他告诉我,在课堂上中国教师很直率地告诉学生们,依照中国文化传统,一个人或一个企业如果想成功,必须要建立广泛的人际关系,其中的重要方式就是“请客和送礼”。他当时在课堂上就产生一个疑问:那么“请客送礼”的对象是否包括政府公务人员和司法人员呢?在美国,即便是给公司商业客户送礼,也不可以超出一定规格(比如80-100美元),否则也会构成商业贿赂的罪名。看起来,我们中国政府投入巨资在海外设立的孔子学院的课堂里,到底在给那些金发碧眼的外国朋友们讲了些什么?说不定那些政府主管部门自己也不一定很清楚。

  当我听到一个名叫SHE的网络组合歌手在无知无畏地唱着:“孔夫子的话 / 愈越来越国际化 /全世界都在讲中国话 / 我们说的话 / 让全世界都听我们的话”。我多少有点儿为我那位年轻的美国邻居捏把汗,他现在正在孔子学院里接受中国文化的熏陶。我们中国文化当中最阴暗最恶劣最难根治的顽症,可千万不要传染给那些纯朴善良的人们。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据说,印度几个留学美国的海归回国创业后,对无处不在的贪污腐败痛心疾首。他们便利用自己的专长,创建了一个「我行贿了」网站(ipaidabribe.com),供网民在上面匿名写出自己的行贿经历。此网站很受网民欢迎,一年之内便汇集了超过一万条腐败内幕,不少腐败案件获得破获。近日,中国也出现了类似网站的“山寨版”。或许有一天,中国某位律师不妨创建一个“我送卡了”的网站,诸位觉得如何? 这个想法仅属一般创意,本作者不拥有垄断性的“知识产权”,特此说明。

  

  (这是作者为《法制日报-法治周末》撰写的专栏文章,每周四出版,本文发表时略有删改。 —— 作者注)

进入 周大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腐败   反腐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70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