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荣开:以社会治理为宏旨

——论新中国发展的第三个阶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74 次 更新时间:2011-06-06 21:05:18

进入专题: 社会治理  

管荣开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1949年成立以来的60多年间,经历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两个阶段,现在已经或正在进入“以社会治理为宏旨”的第三个阶段。今后,我国社会将在文化道德、法制法规、民主政治和生态环境等各个方面加强治理和建设,经济发展将与社会进步互相推动,相得益彰,走上健康和持续前进的康庄大道。

  

  一、“以阶级斗争为纲”(1949—1976):历史的回顾

  

  让我们简单回顾一下新中国发展的历史,可以明显看出已经历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两个阶段。从1949年到1976年,可以算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第一个阶段。

  

  (一)“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必经阶段及转机的出现

  

  在经过八年浴血的抗日战争和四年与国民党反动派的殊死搏斗并赢得胜利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终于成立了。新中国建立之初,在社会安定、经济恢复、文化重建诸方面,都面临着艰巨任务和重重困难,但以社会安定最为重要。社会广大民众人心思治,而国内外阶级敌人和一切反动势力为颠覆刚刚成立的新政权,明里暗里进行着猖狂的破坏活动。针对这种严峻形势,国家开展了一系列旨在打击敌人、保卫和平、稳定社会的重大运动。比如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三反”、“五反”运动,以及抗美援朝等。

  经过七年的艰苦努力,国情出现了重大转机。国家政治形势基本稳定,而人们对物质和文化的需求愈益增加。到1956年9月,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会议适时指出: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国内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而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全国人民的主要任务是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实现国家工业化,逐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

  

  (二)“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理论与口号的提出

  

  1957年,在反右斗争扩大化的影响下,毛泽东主席在10月党的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仍然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这就从根本上改变了党的八大的方针。1959年8月的庐山会议上,他把对彭德怀的批判,说成是“一场阶级斗争”。1962年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他进一步指出,在整个社会主义社会,始终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路线的斗争。阶级斗争和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必须年年讲、月月讲。1963年2月中央工作会议上,他又提出“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他还号召全党“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这些对阶级斗争夸大化、绝对化的提法,一度成为流行全国的口号。自1957年之后,全党全国的各项工作从根本指导思想上均以“阶级斗争为纲”,并成为后来“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核心内容。而“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提法,最早见于1964年9月中央为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所制定的《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草案)》(即“后十条”)。草案对当时形势的估计十分严重,提出敌人拉拢腐蚀干部,“建立反革命的两面政权”,是“敌人反对我们的主要形式”,为此提出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这一口号的提出是毛泽东继1959年庐山会议和1962年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关于对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状况、主要矛盾错误的估计的进一步发展和升级,并随着“左”的错误的发展被不断强化。从实践情况看,它背离了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正确方向,混淆了社会主义条件下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破坏了安定的政治局面和正常的社会秩序,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指导下的“文化大革命”,使我国

  遭受了一场“十年浩劫”的灾难,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三)“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及教训总结

  

  以阶级斗争为纲,全党花费大量精力抓阶级斗争,全国全民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投入人与人的无谓争斗之中,内耗加剧,必然削弱或减少发展经济的力量,并且必不可免地导致物资匮乏,人们的物质需要得不到满足,即是短缺经济的出现。1966—1976年长达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更是把中国经济拖到了崩溃的边缘。“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指导思想和路线以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我党的一个重大理论失误,并且造成了严重后果,这一历史教训应当永远铭记。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惯性。当它走到最适点的时候,往往不会立即停止下来,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而可能会仍沿旧路延续一段时间。政治决策也是这样,特别当它由某个人的思维决定的时候。这就是所谓的“思维定式”或“思维惯性”。“反右派”、“四清”运动,都是延续已经过时的“以阶级斗争为纲”路线、且搞得过分、过头、过火的运动,不再具积极向上的意义;特别是到六十年代中期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它从一开始的方针路线就是错误的,到后来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更是只有消极、倒退、甚至反动的性质了。

  对于“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和‘文化大革命’时期,都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的说法,也有人认为,这是把阶级斗争扩大化的理论看成了一个与实践同步发展的过程。也就是说,把党提出和推行“两个阶级、两条道路”和“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观点路线,看成了党在实际工作中已经“以阶级斗争为纲”了。其实,阶级斗争扩大化的理论虽然已经成为形态较为完备的体系,且对经济建设的干扰不断升级,但在“文化大革命”前并未取代经济建设而居于“纲”的位置。只是在“文化大革命”全面爆发后,中国社会才进入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郭圣福:《关于“以阶级斗争为纲”问题的思考》,《史学月刊》200402)。

  

  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1977—2008):现实的考察

  

  粉碎“四人帮”以后,新的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是尽快重建经济。在经过短暂的恢复秩序、整顿风气之后,发展经济马上被提上议事日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取代“以阶级斗争为纲”,是形成改革开放伟大局面的重大转折。这一时期从1978年开始,大概延续到2008年。

  

  (一)“以现代化建设为中心”的迫切性与重要意义

  

  1978年,中国共产党召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次会议最重要的功绩之一,就是作出了把全党工作的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从此,我们党的工作重心实现了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现代化建设为中心”。现代化建设不仅是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而且应该更广泛地包括经济、政治、科教、社会各个方面的现代化。它符合我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愿望,具有伟大的历史转折性意义。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发展经济的大政方针,并以改革旧体制、特别是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为突破口,取得了巨大成效。农业生产的快速恢复,表明我们的生产发展确实蕴藏着极大的潜力。下一步城市中工业企业的改制,承包制、股份制的推行,也为工业经济的发展破除了体制的束缚。农业、工业的发展,再加上商业、服务业等第三产业的配合,整个国民经济驶入了启动、发展的快车道。

  马克思早就说过,生产力的发展是“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否则,就只会有“极端贫困的普遍化”。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就指出:“讲社会主义,首先就要使生产力发展,这是主要的。只有这样,才能表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社会主义经济政策对不对,归根到底要看生产力是否发展,人民收入是否增加。这是压倒一切的标准。”坚持发展生产力,对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来说,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不能保住改革开放的成果,更谈不上进一步发展。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之一,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工作重点,是党和国家兴旺发达的根本要求。中共八大鉴于生产资料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指出全国人民的主要任务是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实现国家工业化,逐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这一论断,已含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思想。在新时期搞经济建设,必须改革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行对外开放,吸收世界上一切文明成果,为搞活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社会生产力开辟广阔的道路。只有劳动生产率的极大提高,社会大生产的极大发展,才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强大的力量源泉。惟有如此,才能使国家和人民摆脱贫穷落后,逐步强盛和富裕起来。

  30多年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成就有目共睹。当前,中国的人均GDP已接近4000美元,2010年更是力压日本,荣升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绝大多数人温饱基本不成问题。最能反映现在经济状况的,是街头车如洪流,人们衣着千娇百媚,千姿百态,数码相机、笔记本电脑、化妆品成为百姓家庭的普通日用品。农民不用交农业税,到外地打工一般都可以维持相对温饱的生活。

  

  (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实践中的偏差与失误

  

  真理再多走一步就会变成谬误。现实世界是复杂的,以某个口号指导全部工作难免不出偏差。在“发展生产力”变成“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成为举国一致的口号下,因为改革的不彻底,旧的计划经济体制并未完全消除,而新的市场经济体系也只是初步建立,还远远没有完善,在这“双轨制”条件下,政府主导的经济增长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模式,而以做大GDP总量为主要目标追求、以扩大投资规模为主要手段。与此相伴随,权力的“寻租”情况层出不穷,腐败现象大量滋长,民生问题受到漠视,群体事件频频发生,从而使得我国经济难以健康、持续增长

  

  1.“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妨碍经济发展方式转变

  

  值得注意的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用语往往隐含了一种“大搞特搞”的群众运动式思路。“经济建设”往往与“粗放型增长”或者“数量型增长”相关,主要是依靠增加投入来扩大产出,在其中没有或者只有很少的技术进步贡献;实际上我们更需要的是“集约型增长”或者“质量型增长”,这则意味着在给定的技术条件下要实现成本最小化、收益最大化,从而在更好的技术条件下实现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收益。

  以生产型增值税为主的财税体制使得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愈加强烈,以GDP为主要标准的干部考核机制推动着各级官员单纯追求经济总量的增长。在某些官员那里,经济发展变成了简单化的“以GDP为中心”, 很容易产生随心所欲,不顾现实条件,违背客观规律,产生不计代价、不顾民意、乱采滥伐、能耗高企、污染严重、破坏生态环境等各种问题,甚至引起社会动荡。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市场经济体制不完善的初级条件下,政府主导的经济增长方式不改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也就没有希望。

  

  2.“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容易导致环境污染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导致对生态环境的轻视甚至忽略。在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之间,企业和政府往往更重视作为“中心”的前者。项目工程建设只赶工期而不保证质量,只求产值利润而不顾环保标准。近年来,中国环境污染事件屡屡发生,给人们生活带来莫大困扰。这都与单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为指导思想有直接关系。

  吉林省距离松花江只约数百米的中石油吉林石化分公司的某车间2009年11月13日爆炸,导致松花江哈尔滨区段水体受到上游来水的污染,市区停止供水。

  河北元氏县1.5万村民因化工污染10年买水吃,化工园区附近槐阳镇宋村、大小孔村、东西解村等10个村庄的3万余村民饮用水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北苏村2400亩农田基本绝产。就算是有收成,村民们也不敢吃自己打的粮食。

  据2010年2月新版的《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2007年,我国查明的各类源头废水排放总量2092.8亿吨,废气排放总量637203.7亿立方米。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化学需氧量3028.9万吨,氨氮172.9万吨,石油类78.2万吨等。其中,工业比较发达的浙江、广东、江苏、山东和河北省工业污染源数量居前5位。在产生严重工业污染的行业中,全国有非金属矿物制品18.4万家、通用设备制造污染源14万家、金属制品12.3万家、纺织业10.7万家等。从上述普查结果可以看出:从工厂烟筒、排污口、矿山等排出来的各类污染物,已经使得重现当年的“碧水蓝天”成为奢望了。(蒋高明:《沉痛的环境污染数据》,2010年12月27日《学习时报》)改革开放之初,有人曾经警告过:我们坚决不走西方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社会治理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163.html
文章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