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剖析苏联解体因果教训 准确把握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趋势

——“中国社会科学论坛——苏联解体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发言摘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77 次 更新时间:2011-05-26 12:14:16

进入专题: 苏联解体   社会主义  

光明日报  

  

  编者按:今年是苏共亡党、苏联解体20周年。继李慎明主编的《居安思危——苏共亡党二十年的思考》专著新闻发布座谈会之后,2011年4月2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论坛——苏联解体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俄罗斯、越南、日本、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德国、保加利亚等国的18位外国学者和来自全国各地50多个科研单位、高等院校共260多位学者莅会。与会者围绕“苏联解体原因”、“苏联解体后果”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前景展望”三个议题展开热烈讨论,对我们深刻了解苏联解体的原因后果,准确把握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趋势,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具有重大启发意义。本刊今天特摘发部分中外学者发言的主要观点。

  

  王伟光(中国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20年前,苏联解体曾使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学术“精英”们弹冠相庆。美国学者福山自信地宣称:20世纪社会主义制度实践的失败,标志着西方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最后一种政治形式和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自由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经济在全世界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这就是历史的终结。20年过去了,我们看到了什么呢?在这短短20年的历史中,我们眼见了西方国家所制造的局部战争连绵不断、贫富鸿沟日益增大、各类危机频繁爆发等一系列人类社会危机问题。

  苏联的解体并没有终结也没有改变世界历史发展的趋势,我们今天生存的世界仍然是一个由资本扩张主导的,人类利益被迫服从于资本意志的世界,这不仅没有超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视野,而且可以说,当今世界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描述和科学预期的世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根据资本积累的实质推断出的全球化、全球范围的两极分化、金融资本的恶性膨胀等现象必然出现,资本主义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的激化,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制度性危机越发显现。

  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导致的制度危机,西方“自由民主”所标榜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等理念、制度无法给予有效解答。要解决这些问题,人类必须从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价值观中寻求解决思路,必须要认识到资本主义、个人主义、物质主义、拜金主义、自由主义这些世界观和价值观体系已经造成了人类灵魂的深刻异化和人类社会的深重灾难。我们亟需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智慧。

  苏联解体后的历史进程再次向我们证明马克思主义并没有过时,科学社会主义仍然是解决资本主义现存问题的切实可行的方案。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人类的未来,而对未来的开拓是建立在对历史正确解读的基础之上的。苏联解体、苏东剧变是社会主义事业和人类解放事业遭遇的重大挫折,而深刻认识苏联解体的原因和它对世界产生的影响,是发展社会主义事业的前提。

  

  何干强(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500天纲领”是名为《向市场过渡 构想与纲领》这部书的浓缩版。这部书由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共同决定组织撰写。所谓“500天纲领”,就是要在从1990年10月1日起始的500天之内,通过各种“非常”政策措施,彻底改变苏联国民经济的基础和结构,转向所谓市场经济,实质是转向资本主义经济。

  贯穿“500天纲领”始终的两个关键词,就是“经济非国有化”和“私有化”。“500天纲领”渗透着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性质特征,对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必然造成严重的危害。主要表现在:把“非国有化”和“私有化”作为改革的首要方针,把构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作为改革的目的;混淆经济形态的一般与特殊,用转向市场经济掩盖转向资本主义经济;借口突出“企业家”的经济地位,实质是要培育资本家阶级,等等。

  与此同时,在其他一些层面也存在相应的错误倾向,加速了苏联解体的进程,主要表现在:

  一是苏共高层领导推行资产阶级虚伪的“普世价值”观。在“普世价值”观指导下,他们启用经济学界的“西化精英”为改革出谋划策;让西化“改革派”进入苏共领导核心,打击、压制马克思主义力量。

  二是经济学界存在背离历史唯物主义的严重倾向。苏联探讨经济改革的学术文献中不乏一些主张公有制经济与商品货币关系相结合的科学观点;但是,占主流地位的,先是把社会主义经济与商品货币关系对立起来,后来则转向另一个极端,用市场经济否定公有制经济。

  三是高校淡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教学和学科建设。这就使经济学“西化”在苏联迅速蔓延,滋生出大量反社会主义的自由化“精英”。

  四是放弃对广大群众的社会主义思想政治教育。这造成了经济学“西化”的社会思想条件。

  

  张树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历史表明,苏联解体是苏共后期蜕化变质的结果。戈尔巴乔夫盲目的政治改组和匆忙的民主化正是这一过程的加速器和导火索。

  一、政治道路:改革而不应改向。1983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考察几个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苏东国家共产党人已经失去信仰。这些国家正在崛起的一代领导人,不是思想家而是务实派。戈尔巴乔夫自己承认,他早就不相信科学社会主义的生命力,因此在上任后便企图用“西欧式的社会民主思想”来改造苏共。

  改革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的手段,改革不能变成“信仰放弃、方向背弃、主义抛弃”,改革不是改向。打着“民主、人道”旗号的民主社会主义政治思潮不仅使得苏联改革误入歧途,而且葬送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事业,埋葬了国际共运中最具影响力的、有着90年历史的苏联共产党。

  二、苏共领导:坚持不应放弃。苏共是苏维埃政权和政治体系的根本和核心,是整个苏联大厦的支柱和栋梁。然而,戈尔巴乔夫视苏共为“绊脚石和阻碍机制”,采取“非党化、去苏共化”的政策。失去了苏共也就没有了苏联。广大党员对党的前途失去了信心,引发了大批苏共党员退党。大批党员退党或脱党实际上是对戈尔巴乔夫搞垮苏共的不满和抗议。

  三、宪政制度:完善而非拆毁。苏共领导地位、苏维埃社会主义政权、联盟国家是苏联政治制度的三大根基。戈尔巴乔夫通过激进的政治改组拆毁了苏联国家和宪法的根基。1990年前后,戈尔巴乔夫积极推动修改苏联宪法,取消了苏共领导地位;宣布政治多元化,实行多党制;设立独揽大权的总统职位。戈尔巴乔夫开启的民主化运动落入陷阱,政治改革也随之走向了绝路。

  

  李慎明(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苏联解体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人类历史的大逆转。一是给俄罗斯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卫国战争期间,苏联GDP下降22%,而苏联解体10年间,GDP下降52%。二是给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造成极大的灾难。苏东剧变使原有的15个社会主义国家中的10个国家改变性质或不复存在,经济严重下滑,且给古巴、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也都带来经济上的极大困难。三是给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人民造成巨大灾难。苏东剧变后,新自由主义在全球盛行,全球范围内极少数富人愈来愈富,绝大多数穷人其中包括中等收入阶层愈来愈穷,几乎所有国家,其中包括发达国家,愈来愈穷。现在,比尔·盖茨、巴菲特、保罗·艾伦三人总资产比世界上最不发达的43个国家GDP的总量还多。

  近年来,世界左翼和社会主义思潮在全球范围内开始有所复兴。冷战结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利用金融霸权,张着大嘴“巧吃”、“白吃”世界。美国生活必需品的价格长期低廉,其所谓“民主制度”才能够得到民众的认可并得到维系,在国际上才得到追捧。贫富差距的拉大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进一步引发广大发达和发展中国家民众对资本主义普遍不满,街头抗议增多,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在全球重新得到重视。

  展望世界社会主义前景,我们有如下认识:目前世界各主要大国的主权债务都在急遽增加。新兴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在今后几年内也都有可能面临着国际垄断资本新一轮的洗劫。世界各大战略力量在加强合作,同时也有激烈的竞争和博弈直至较量。必要之时,所谓的“国际社会”可能会寻求战争之道去力图摆脱。如果各主要大国应对正确,美国霸权从此有可能逐步跌落。当然也绝不排除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和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发展遇到新的更大的困难。21世纪前二三十年,乃至半个世纪的世界格局,都可能处于一种激烈动荡甚至跳跃的状态,这是世界各类重大矛盾特别是生产社会化、生产全球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根本矛盾长期累积冲突的必然结果。笔者坚信,在2050年前后,必将是世界社会主义的又一个艳阳天。

  

  埃贡·克伦茨(前任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我认为有两个观点非常重要:第一,苏联解体是一场世界政治悲剧,给全球带来了严重后果。帝国主义的力量得到了增强。苏联在二战中取得的胜利成果被葬送了。北约组织一直东扩到俄国边境。从1945年到1990年,欧洲度过了现代历史上最长的和平时期。现在,战争的踪迹重新出现,比如南斯拉夫、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

  第二,苏联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祸福系于一体。民主德国的终结与苏联的解体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早在20世纪70年代已经出现某些征兆。1981年10月21日,苏联共产党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向埃里希·昂纳克派遣了一名私人特派员。他带来的消息是:苏联再没有能力承担民主德国的原材料需求,尤其是石油。这触动了民主德国的生命线。

  1949年,苏维埃政权曾称民主德国的建立是“欧洲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同样,民主德国的消失也是欧洲历史的转折点。社会主义模式在那里被毁灭了,这种模式曾经从苏联的远东一直延伸到欧洲的易北河和韦拉河。苏联解体不是人民革命的结果。它被国家领导从上面破坏掉,由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的亲西方派系破坏掉。

  戈尔巴乔夫在他政治生涯的一开始就说已经决定“去除共产主义”。我开始还不相信,但戈尔巴乔夫事后也完全承认是这样,结果更是如此。党和国家脱离了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领导,是因为苏共放弃了纲领和原则。

  对苏联解体有很多种解释。遗憾的是,目前还很少看到从马克思主义角度进行的全面分析。请不同国家、不同学科的专家和这段历史的见证人聚集一堂,共同研究苏联解体的原因是此次会议的一大功绩。1989年、1990年和1991年发生的事件并不是社会主义的毁灭,只是那种在欧洲占统治地位的后来变了味的苏维埃模式的失败。任何真正为社会主义理想奋斗的人,今天都不会忽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经验。我们寄希望于中国,相信她能走出一条成功的社会主义道路。

  

  于洪君(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苏联解体造成的阵痛仍然折磨着俄罗斯、独联体国家和人民。

  普京认为苏联解体是“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悲剧”。实际上,其影响远不限于此。苏共的继承者俄共的党员持续萎缩;其他独联体国家,除摩尔多瓦共产党、乌克兰共产党在政治舞台尚有一定影响外,共产党的声音日益微弱。俄罗斯独立之初曾对西方合作寄予厚望。但西方趁俄衰弱之机向俄步步紧逼,利用反恐之机,美军进驻中亚和外高加索,撺掇部分独联体国家加入北约,俄安全环境好转与否的主动权掌握在西方手中。

  美国一超独霸的地位有所削弱,但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依然大行其道,国际安全体系依然严重失衡。冷战和两极格局结束并没有给世界带来普遍安全与和平。冷战结束后,西方共发动了5次战争。如果说1991年的海湾战争美国得到联合国授权和世界多数国家支持还有一点“合法性”的话,那么其他的4次战争都是为了美国和西方的一己私利。只要美国捍卫美元地位的意志不动摇,美国再次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就难以排除。

  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成为国际社会必须共同应对的问题。苏联解体之后,传统安全问题依然是各国关注的重心。同时,非传统安全问题如恐怖主义、毒品走私、经济危机、水资源短缺、非法移民、环境恶化等日益突出,尤其是2001年发生在美国的“9·11”恐怖事件,揭开了国际联合反恐的新篇章。解决任何非传统安全问题,都需要国际社会通力合作。

  西方的价值观和自由市场模式破产,世界各国的发展道路选择更趋多元。苏联解体曾使西方以为可以一统天下。多党制议会民主、言论自由、信息开放、市场经济等,成为转型国家效仿的对象。然而,发生在东亚和拉美国家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使这个模式遭到强烈质疑。2008年美国金融经济危机爆发,宣告了自由主义经济模式的彻底破产。以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等为代表的非西方价值观的影响上升,西方的价值观和发展模式难以再成为国际社会的偶像,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将成为世界各国的选择。

  

  阮孟雄(越共中央对外部副部长):苏东社会主义制度的瓦解引起全世界的政治震动,导致世界社会主义陷入低潮,国际共产主义和工人运动陷入危机。现在情况如何?今后向何处去?为回答上述问题,我们要把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作为一个现实运动来看待。它包括正在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工人党和活动在各国政坛的共产党、工人党,它们有着共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基础,有着共同的政治目标: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胜利而奋斗。

  目前世界上有5个社会主义国家。苏东剧变虽然给它们带来了巨大冲击,但它们今天不但站得稳,而且取得了世界公认的新发展,并正在积极进行理论和实践探索,寻求符合本国国情,民族的、与时代变化相适应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国、越南、老挝三国占全世界GDP的比重从1991年的1.72%增加到2009年的8.64%。这些数字本身已说明目前社会主义势力的发展趋势。

  1960年召开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时,世界上有87个共产党和工人党。苏联解体后,其中的不少党已不存在,或者分裂转化,同时又形成了若干新党。目前有136个共产党和工人党正在世界83个国家活动。除社会主义国家的5个政党外,其他各党基本上度过了危机阶段并保持着组织的稳定;各党都根据时代和国情变化,调整了党的纲领和政策。

  苏东解体后,共产党和工人党之间的关系曾一度间断。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各党之间积极恢复和更新它们之间的团结与合作。新的关系准则是:发挥独立自主,互相平等,克服以往出现的有悖于工人阶级国际主义的现象。

  我认为21世纪头几十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前景如下:其一,运动还没有彻底摆脱危机,但已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正在恢复并有了新的发展。其二,各党在国际上的合作与行动协调是今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的主要方向。其三,在向前发展的同时仍有可能出现局部倒退。运动的前途主要取决于现实社会主义的发展,取决于社会主义国家如何体现自己的人道主义和解放的本质,以及利用人类文明成果为群众谋求自由与平等,实现民主、公平和社会进步的能力。

    进入专题: 苏联解体   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92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