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铁健:一本新书的社会主义新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00 次 更新时间:2011-05-19 12:14:30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陈铁健 (进入专栏)  

  

  一、社会主义理论是一个备受关注的理论难题,关于社会主义的最一般的本质特征,本书提出了新的观点

  

  社会主义理论,是中国也是世界关注的理论难题。什么是社会主义?众多的理论家们已经给出了至少几十种社会主义定义。新近出版的《新民主主义与新社会主义——一种新社会主义的理论研究和历史研究》(王占阳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12月出版)一书对社会主义的最一般的本质特征做出了新的探索和回答。作者经过十多年的思考和研究,提出社会主义追求的目标是“大家好”,社会主义的实质就是“普遍幸福主义”。“社会主义最基本、最一般的价值取向,就是公民的普遍幸福。”按照这个普遍原则,才能合乎逻辑地阐明为什么普遍的效率、公平、富裕、自由、民主、人权、博爱、福利、正义等等都是社会主义的而不是资本主义的。譬如,普遍幸福主义的经济,只能是普遍富裕的而非普遍贫困的经济,为此,它必须同时具备效率和公平这两个基本特征。又如,普遍幸福主义的政治,只能是公共权力的公有化,而绝不是公共权力的私有化或利益集团私有化。本书指出:“人民民主权力的核心是选举和撤消国家干部”。“干部制度的根本原则就应当是主人管公仆,人民管干部,而不应当是公仆管公仆、干部管干部”。“‘党管干部’自然就应当被理解和界定为党领导、支持、帮助、保障人民管干部,而不应当只有党有权管干部,而人民却无权管干部”(该书第24页)再如,作为人类天赋要求的自由,它与富裕一样,也是人生幸福的一个基本来源。恩格斯说:“人生来就有的自由要求”(《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1961年版,第18页)得到满足,人就会产生幸福感。社会主义的基本目标之一,就是要实现有规则的普遍自由;没有社会主义的自由化,就没有社会主义的民主化。社会主义是一种具有深厚人性基础的社会政治系统。人的善良本性的实质在于希望他人获得幸福,并以自己的行动为他人谋幸福,是对所有人的善良(只要他不是害群之马)。社会主义就是人类良心博爱之所在,社会主义者就是真正的好人。社会主义深藏于人的良心中,因而人人都是潜在的社会主义者。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基础。总之,社会主义就是普遍幸福主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只要抓住这两条,一切从实际出发,我们就能彻底摒除一切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刻板观念,就能看到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的普遍存在和长期发展,就能重建我们的社会主义理想和信念,就能更加准确地确定中国社会发展的正确方向。

  

  二、本书从“普遍幸福”这个社会主义的最高价值出发,明确提出重建功能主义的社会主义观

  

  十六大报告最后一句话讲“共同创造我们的幸福生活和美好未来”,无疑是把握住了“普遍幸福”这个社会主义的最高价值。本书作者从这一最高价值出发,明确提出重建功能主义的社会主义观。凡属结构性质(组织、制度、体制、规范等)的东西,只有它具有普遍幸福主义的功能的时候,才是社会主义的。经过实践的检验,一切不利于普遍增进人民幸福的,都是不具备普遍幸福主义功能的,因而也就不是社会主义的。盲目地崇拜结构、坚守结构,忽视社会功能,必然导致空想社会主义。在当今世界,功能主义的社会主义已经成为全球社会主义理论发展的主要潮流。在中国,以实事求是为灵魂,包括“猫论”、“三个有利于”等在内的邓小平理论,就是一种典型的功能主义的社会主义。科学的实质是实事求是,邓小平理论虽然与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主义理论有很大不同,但因它也是实事求是的普遍幸福主义的学说,所以它当然也是一种科学社会主义学说。

  作者认为时代性质不同,社会主义就不同。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中,过低估计资本主义的生命力,曾经是一个长期存在的大问题。资本主义仍将具有长期的发展余地,这就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判断。邓小平以深远的历史眼光估量到: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需要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奋斗。“几十代”究竟有多久?孔子家族已传至七十余代,历经2500余年。邓小平已经对于过低估计资本主义生命力的问题,给予了彻底的解决。从世界历史的长河看,区别于旧资本主义的现代资本主义,还将拥有其历史的活力。当今的时代不仅是资本主义继续向上发展的历史时代,而且同时也是新社会主义向上发展的历史时代,而在总体上,则就是新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相互矛盾、相互斗争、相互吸收、共同发展的现代文明时代。在这一历史时代,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实行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那种作为资本主义的完全替代物的社会主义,而只能实行、也应当实行作为资本主义的部分替作物的新社会主义。发达国家的特征之一也正是拥有新社会主义的因素。在这一历史时代,“教条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即假马克思主义已经失效了,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则正在重新焕发生机。

  

  二、本书还探讨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各自适用范围和合理界线的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社会发展战略问题。在这方面,时至今日,某些理论家和实行者那里,思想仍然处于混乱状态。中国社会发展需要明晰的理论。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界现在最需要的,实际是要重新认识和肯定马克思、恩格斯的与时俱进的马克思主义观,将教条主义的、古代注经式的、以理论文本为主要对象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转变为面向实际的、活生生的、以经验事实为主要对象的马克思主义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建设工程,显然也应当以此为重点。请记住恩格斯的话吧:

  整个人类历史还多么年轻,硬说我们现在的观点具有某种绝对的意义,那是多么可笑……(《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56页)

  

  (原载《学习时报》,2005年3月)

进入 陈铁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80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