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成平:巨灾下的日本政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1 次 更新时间:2011-05-14 23:45:03

进入专题: 日本  

蔡成平  

  

  3月11日,在经济陷入泥潭20余年、“十年九相”政局乱象环生的日本,一场毗邻东北海岸、释放能量是汶川大地震40倍的9级大地震,引发了巨浪最高达23.6米高、在袭击宫城县海岸时流速达每秒10米以上(2004年印度洋海啸每秒7米)的超级海啸,再加上已经释放出强放射物“钚”、将成为史上最严重三大核事故之一的福岛核泄漏事故,以及供电紧张、配件奇缺造成的“产业余震”,共同将日本推向“国家危机”的边缘。这场堪比美国9•11事件的巨灾之下,日本政坛暂时迎来了朝野休战,但从问责风气看,根本性革新仍有待时日。

    

  永田町一度“换了模样”

    

  毋庸置疑,空前巨灾暂时改变了日本的政治议程。在地震前,保守封闭的日本政客正以其一贯高度敏感的神经,来无限放大“外国人”这三个字——彻查外国人政治献金是震前日本政界的头等大事。

  素有“民主党之鹰”称号的前原诚司外相,作为“后菅直人”时代的最有力候补,纵使有再高的民意支持,也终究因5年内总共收受外国人政治献金25万日元,而毅然辞职下台。由于前原所属一派的另一大佬、前官房长官仙谷由人今年1月也退出菅内阁,有人怀疑,前原想将自己的人马与处境艰难的菅内阁划清界限,以待下次党首选举中直接问鼎。

  这样的猜测,因菅首相本人的政治资金管理团队被揭发在2006年和2009年先后两次从驻日韩国系金融机构收受非法政治献金共计204万日元,而得到加强。不管菅直人如何辩称没有收受动机,更不知道对方是外国人,以此证明与前原丑闻的性质不同,并坚称“即使支持率降至零,也不会辞职”,但在当时的日本,很少有人认为菅直人能逃过此劫。

  而迫在眉睫的2011年度国家财政预算案相关执行案,更遭到自民党等在野党的联合抵制。在野党拒绝出席国会审议,或将导致日本政府在下半年、最迟到今年底“无米下炊”。可以说,地震前的菅直人能抓住的稻草都已被折断,陷入除了下台别无出路的绝境,日本整个社会都在津津乐道所谓的“3月危机”。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3月危机”的确重重地来了,却不是预想的菅直人“政权危机”,而是大地震、海啸及核电事故接踵而至的日本“国家危机”。不可否认,突如其来的“国家危机”挽救了“政权危机”。

  大地震次日,《日本经济新闻》即刊登泷田洋一的社论《大地震到来,政治休战必至》,呼吁日本朝野政党放下隔阂,同舟共济。

  3月13日下午,菅直人与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会谈时,再次呼吁朝野共同应对救灾。谷垣祯一也提出书面请求,建议动员海上自卫队、警事厅、各都道县警察机动队参与救灾,并希望美海军陆战队的直升机能支援救灾。同时,他还建议对福岛的两个核电站的信息报告体制进行详细的一元化管理,有一个“万全的应对措施”。

  此前,自民党与公明党曾建议国会休会,但是,执政的民主党没有同意。最终,众参两院议长协商“自然休会”。本来,根据日本《国会法》第15条规定,正在召开的国会如果休会,需经众参两院议员全体表决。所谓“自然休会”意味着国会在形式上仍处召开状态,如有需要,各位议员随时可以对所需法案进行表决。这种做法也算是国难当头朝野折中的结果。

  作为菅直人的对立面,谷垣祯一虽然拒绝出任负责防灾的内阁副首相,但在救灾初期,自民党等在野党一改“万年野党”的作风,对执政党及内阁几乎采取了全面配合的态度。知名媒体人长濑隆就此评论道,日本整个核电产业都是自民党时代留下的隐患,核电罪责不在民主党,这也是这次日本朝野迅速靠拢的原因之一。尤其谷垣祯一长期担任科技厅长官,出现事故后,他建议总动员的一系列举措,都比曾是厚生劳动相的菅直人要成熟,因为他了解。

  不光在野党极力想推翻现政权的政治活动得到收敛,在野党以及执政党内部如小泽派系、鸠山派系等不同政见者,也都暂时偃旗息鼓投入救灾。永田町一度“换了模样”。

    

  菅直人能否“立功赎罪”?

  

  大地震无疑给卷入献金丑闻的菅直人提供了一个展现执政能力、赢得国民信赖的绝佳机会。但在“报忧不报喜”、以批判政府为己任的媒体面前,想要“立功赎罪”,却也并非易事。

  菅直人在震后4分钟就成立救灾指挥中心,调动数万自卫队队员赶赴灾区,对比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当时的社民党村山内阁在灾害的第二天才做出初步反应来看,日本现政府的进步很大。而在发现东京电力公司通报核事故的细节迟缓后,菅直人亲自挂帅“福岛核电站事故对策统合本部”,也降低了媒体的批评声浪。之后经产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对于事故的定级引起美、法等国非议,而且震后一周灾民备用急救包里的水粮告罄,政府救援物资输送又迟缓,导致灾民不满,甚至有人上街抗议,这些都在政策调整、援助到位后得到缓解。

  不过,菅直人的火爆脾气也得罪了不少人。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3号机组相继发生氢气爆炸后,东电试图全员撤离,让政府把烂摊子交给自卫队和驻日美军。菅直人得知后大怒,于3月15日凌晨4时许紧急召见清水正孝社长,下死命令不准撤。当日早上,菅直人到东电总部再次发飙,警告说如果撤退,东电百分之百破产。第二天,66岁的清水正孝社长病倒。由于信息不对称,菅直人还曾指自卫队胆小怕死,不肯去浇水,逼得他出动警察。有自卫队官员就反驳说:“如果要我们舍身赴死地,那你作为自卫队最高指挥官,应该打头阵。”

  在福岛一站1到6号机组相继报废、放射性微尘绕地球一周、劳民伤财的“封堆”行动看来不可避免之时,媒体揪出菅直人不顾原子能安全保安院的预警,在地震次日晨强行视察福岛一站的过失,称由于电站工作人员顾及到“不能让在现场的首相遭辐射”,于是将排放蒸气工作推后数小时,导致反应堆内压力持续升高,在1号机组开始排出蒸汽后约1小时,氢爆就把其厂房的外墙给炸飞了。这种说法遭首相本人否认,东电公关部也称,应急措施耗时是因为现场辐射量很高,临时铺设电缆的准备工作也需要时间,与菅直人来访“没有关系”。

  眼下,不受控制的核泄漏事态发展,让菅直人备受压力。救灾不力不但终难免下台命运,还会落得千古骂名。而所谓的“破窗效应”,即地震造成的巨大损失会拉动“内需”并引领经济增长,恐怕至少需要半年后才会出现。菅内阁能否等到经济奇迹的来临,还是个未知数。

  在如何评价菅直人政府救灾的问题上,显然日本国内外媒体多持强烈的批评态度,但日本共同社所做的民调显示:58%的民众认为“菅直人政府在信息公开上存在问题”,同样有58%的民众回答“菅直人政府救灾有力”。地震刚发生不久,菅内阁的支持率曾一度从18%回升至40%,但随着核电站事故的持续恶化,菅内阁目前的支持率维持在不高不低的28.4%。

  知名的中日关系专家天儿慧对笔者表示:“在日本这样的媒体环境下,打开报纸,全部是批判政府的声音,这一点都不奇怪。日本实行的是‘小中央大地方’的政治架构,中央和地方各尽其职,是基本的操作模式。菅内阁实际上在可能的范围内,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大连立政权”恐难实现

  

  菅直人要想继续执政到明年,就必须突破两大关口:2011年度预算案相关执行案和今年下半年重启的统一地方选举。至于原定2011年6月提交方针的税制整体改革,由于牵涉对受灾损失赔偿和国家负债规模的整体评估,或将延期。

  4月1日是日本新财年,众院3月1日凌晨通过、参院随后否决的2011年度国家财政预算案,经过宪法规定的30天等待期,于3月29日傍晚宣告自动成立。这份总额92.4万亿日元的预算案的生效,并未化解日本朝野在预算层面的立法僵局,因为一些完全实施预算所需的辅助立法还没有获得反对党控制的参院通过,其中一项就是:允许政府出售“预算赤字融资债券”来融资38万亿日元——占总计划支出的42%。

  而且,为了救灾需要追加的若干补充预算案,由于人手紧张暂时还没有拟订出来,眼下搭建临时住宅所用的是2010财年余下的约2000亿日元预备费。鉴于1995年阪神大地震发生后的近4个月内,国会通过了总额约4万亿日元的3份用于重建的补充预算案及重建支援法等21项法案,这次执政的民主党希望追加总额10万亿日元的至少3份补充预算案,首个预算将侧重于清理废墟和建造临时住宅等紧急用途,预计耗资2万亿到3万亿日元,或在4月底前编制完成。同时,官房长官枝野幸男表示有意通过修改《灾民生活重建支援法》扩大援助力度。对于自民党所要求的实施减税等特别措施,菅直人表示将重新考虑税制改革中企业所得税下调的问题,而为重建增税,也将成为今后的研究对象。

  至于日本四年一度的地方首长统一换届选举,原定于今年4月10日和24日举行,现经过各党协商,被推迟2~6个月。民主党疲势,暂免全面暴露。

  日本政界现在热议的是“救国大连立政权”的可能性。著名媒体人田原总一郎表示:“自民党和民主党成立‘大连立政权’,或许是日本的一条出路。在此格局下,两党储备的最优秀的人才可以各尽其用。”但从谷垣祯一日前拒绝接受副首相一职来看,联合政府恐怕仍很难成立。而且,正如前首相福田康夫所言,该议题需要解决的一个前提就是,自民党和民主党,谁来主导?福田认为,“大连立政权”恐怕需要小泽一郎那样的政治领袖出头才能成立。但是,早稻田大学教授天儿慧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小泽一郎已经很难东山再起了,他的形象已经被严重丑化。在一段时期内,日本政治恐怕仍然会继续处于‘混沌状态’。不过,如果乐观地看待的话,在基督教中,混沌初开意味着光明。”

  “日本每一次历史性飞跃的背后,都可以隐约寻觅到领导力超群的人物的影子。在眼下的日本,‘龙马热’持续升温,媒体在大肆批判政治家缺乏‘领导力’,国民在呼吁‘坂上之云’再次升起。但是,民主体制下浸染了几十年的日本国民,真的在内心里渴望所谓的‘领导力’吗?真的能接受一名强权的政治领袖吗?小泽一郎的下场似乎可以提供一个参照。”国际日本文化研究所所长、著名经济学家猪木武德质疑道。

  坂本龙马当年纵横捭阖,说服地方各藩联合倒幕,创下明治维新的伟业,这成为今日的日本政治家争相崇拜的榜样。“坂本龙马身上有很多优点,如先见之明、随机应变、善于交际等。但那些自诩为龙马的政治家们别忘了,龙马一生最大的优点在于他以天下为公,没有任何私心。”坂本龙马纪念馆馆长森健志郎一针见血地指出。

  倘若没有坂本龙马式的人物,所谓的“大连立政权”恐怕就难以实现,即使勉强成立,又能够维持多久呢?“十年九相”的怪圈,答案尽在不言中。

  地震当日突然宣布竞选四连任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3月14日称“日本地震大灾难是‘天谴’,要很好地利用海啸清洗私欲”,令他备受攻击,被迫道歉。然而,1923年关东大地震发生后不久,内村鉴三、北原白秋、芥川龙之介、武者小路实笃、寺田寅彦、正宗白鸟、和辻次郎等一大批知识分子,均主张“天谴论”。东京大学社会心理学专家仲田诚在《灾害与日本——作为“心理现象”的自然灾害》一文中指出:“所谓‘天谴论’,实际上是基于儒家思想,指‘对为政者的天之谴责’。而关东大地震之后,则演变为‘对浮华、堕落的人类的惩罚’,上天以强震警醒人类昏睡的双眼。”固然,“天谴论”明显地缺乏合理性的依据支撑,但其所蕴含的强烈的人类反省和自诫之意,却当认真记取。日本要想再生,恐怕需要回到坂本龙马的那句名言——“将日本重新清洗一遍!”

    进入专题: 日本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736.html
文章来源:《南风窗》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