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正义不再孤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40 次 更新时间:2004-09-04 16:39:26

秦锋  

  

  一、为什么县委书记需要九个保镖

  

  书桌上摆放的是一幅由连江县几百位社会底层民众自发签字、摁手印以及“正气浩然”四个庄严大字组成的巨幅褒扬匾的缩影照片,我的心不免感叹,从资料中了解到,这幅匾是褒扬连江县现任县委书记黄金高的。

  

  或许冥冥中清官也有基因,这基因来自历史和本性双重的遗传,在中国清官太少,所以清官就显得珍贵,尤其在民间,只要你本着良心,为人民办点实事,就被人民感激,被人民歌功颂德。

  

  我开始了解本文中的主人翁,缘于一张碟片。

  

  这张碟片记载的正是1998年发生在福州的恶性案件11.27案,市财委保卫科科长郑依清奉命去调查仓山区螺洲私宰生猪黑窝点时,遭暴力抗法被殴打致死案,由于黑恶势力与地方权力勾结,这起看起来本不复杂的刑事案件变得极为复杂起来。这就是后来经中央焦点访谈两次报道、震动全国的“猪案”。当时黄金高就任福州市财政贸易委员会主任,案发当天,是他下达并布置了端掉该私宰窝点的任务,而郑依清自告奋勇,前去踩点。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方面,1999年4月23日受害人郑依清被授予“执法卫士”称号;另一方面,情节本不复杂的案件一拖一年零九个月,主谋和凶手都无法定论下来,直到法庭开庭还怪事不断。当大家从电视上看到本案的幕后主使人刘用莺不穿囚衣不带手铐摇头晃脑地阔步走进审判庭,当对刘用莺的判决竟然跟11.27案毫无瓜葛的时候,全场惊诧、全福州惊诧、直至全国惊诧,是什么力量能如此地暧昧人的良心,到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地步?

  

  先来看看本案的主犯之一刘用莺的“光荣”档案:

  

  生猪屠宰场的法人代表;仓山区首富;仓山区人大代表;有亲戚在市里做官;村委会主任与村支书都是他的亲兄弟和堂兄弟。

  

  事后调查,刘家兄弟在村里占用的宅基地相当于国家规定的325户标准,连手续也用不着办,刘家兄弟在村里横行霸道,但村里没有一户人敢举报。在郑依清死后三天,刘家兄弟放出风声,拿三百万就可以摆平此案,没什么了不起。恶势力之嚣张气焰可见一斑。

  

  在刘氏兄弟和家族钱权双重重击之下,本案中出现了许多怪事:

  

  案发当天,福州公安局仓山分局没按规定进行现场勘察,原分局长郑于国说是工作疏忽。

  

  “执法卫士”郑依清死后三天(郑被打后昏迷了一百天,终因医治无效而死亡)要进焚化炉了,法医还没来做鉴定,原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陈仲钊说是工作疏忽。

  

  案发后迟迟不停止刘用莺人大代表资格,仓山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沈惠秋也说疏忽了。

  

  仓山区检察院迟迟找不到主要犯罪嫌疑人,批捕科长宋凤鸣隐瞒证据枉法追诉。

  

  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陈祥兴故意漏罪和重罪轻判,一审结果刘用莺与本案毫无瓜葛。

  

  执法腐败让人瞠目结舌。案件审理结果引发社会强烈不满。英雄九泉之下,哪能瞑目?!

  

  感谢中央焦点访谈曝光,此案引起了中纪委的重视。此后,中央和省多位领导做出批示,要求查清此案。2000年7月15日新到任不久的市委书记何立峰亲自过问案件,第二次批捕刘用莺。宋德福、卢展工履新福建省委后,又专设特别专案组追查此案。经过省、市两级专案组近200人历时一年多的调查,2001年10月,揪出了一系列的幕后人物和幕后交易,案情的审理才有了比较满意结果,刘家兄弟这股黑恶势力和幕后人物得到基本铲除。

  

  从1998年11月案发到2001年10月,时间坐标跨越四年,贯穿此案件背后的腐败和反腐败,正义和邪恶之间的较量,惊心动魄可想而知。作为本文的主人翁黄金高,时任福州市财政贸易委员会主任,对于战友的倒下,他心痛不已。但是,更让他心痛的是潜存于政府机构里的腐败和不作为行为,同时也埋下了他日后的一贯工作作风,对领导层内部存在的腐败和不作为行为尤其痛恨。怀着对战友的负责态度和对正义事业的本质认同,黄金高在这起正义和邪恶较量中,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作为战斗在第一线上的基层干部,黄金高不愿意多谈他在“猪案”中的经历,但福州人民清楚,黄金高和他的家人前后26次受到恐吓。从福州警方最高峰时为他配备九个保镖,我们可以想象到他每时每刻所面临的生命危险。

  

  2002年1月,他被调离福州,赴任连江县县委书记时,上级又安排他住在部队第十一旅里。 从财贸委调到地方当县委书记,这是上级领导对他工作的肯定。上级领导对他的保护和关怀,让他在同黑恶势力斗争中有了依靠。几年来,为办好“猪案”,他工作紧张,操劳过度,积累下许多病根,让他渐觉身体虚空。在他的抽屉里、公文包里随时少不了的是药瓶和药包。在九个保镖中,有他的妻子和孩子的身影,他们为他所付出的爱,让他惭愧。按理说,这回调到地方住在部队,环境好又安全,应当借此机会休息一下,让身体恢复起来,让心境平静下来。然而,就如我开头提过那样,清官也有基因,冥冥中这基因让你的生活无法平静下来,你刚从一场反腐败斗争的旋涡中出来,一头又扎进了另一个更大的旋涡!

  

  二、敢问醉鬼何时醒

  

  一口饮尽三家酒, 敢问醉鬼何时醒? ——还我酒钱来!

  

  这是退休老职工石使松为连江县原县委书记俞风云作的讽刺画中配的打油诗。其中还有一份由他签名的举报信《给福建省委的一封公开信》,信中反映了俞风云四个问题:

  

  一、在连江县江滨路改造工程中,指鹿为马,把郊区玉山村菜地定位为城关一级地段,反而把城关金星大楼、农贸市场、乔隆市场定为二级地段,强迫拆迁户搬到玉山村。

  

  二、与非法开发商勾结,贪污腐化,造成国土流失严重。

  

  三、用暴力和欺骗手段强迫拆迁户搬家。

  

  四、非法采用软禁和监视等措施,打击举报人。

  

  作为举报人之一,石使松就是这样一位不百折不挠的花甲老人,也是遭受多次监视和软禁仍不妥协的老人,为了自己合法的利益和群众的合法利益,他没有停止过呐喊的声音,上下求索,经年不改。为了对抗俞风云的迫害他在派出所里绝食过。他一次又一次失败,一次又一次爬起来,他失望过,但他有自己的简朴信念:听党的话,跟党走,没有错!他说,自己跟党走了一辈子,发现党并不坏,坏的是贪官污吏,所以,他不相信坏人能一手遮天,不相信俞风云能横行到底。

  

  正是有了像石松使这样一批耿直的老人坚持,省、市两级领导渐渐感受到了埋伏其中的委屈和猫腻,在会上不止一次地提到,连江县江滨路工程是一个政治代价很大的工程。

  

  2002年初,原连江县委书记俞风云调离,我们无从考察当时他离开的心情,但他选择了悄然无声的走法。

  

  “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是徐志摩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告别康桥时流下的脍炙人口的抒情诗,抒写了作者再别康桥时的依恋之情。我们无从知道俞书记离开连江时是否也有那么一种眷恋和轻松?还是会在时间和良心的拷问下忏悔自己的过往历史?

  

  最了解自己的人永远只有自己,遗憾的是很多时刻,人们会忘记自己,做了许多情不自禁的错事、坏事。

  

  据说,他走之前,只跟一个朋友相约在乡下喝了一晚上的酒。

  

  三、给人民一个公正合理的说法

  

  返回主题,黄金高书记2002年1月26日上任入住驻连部队第十一旅,28日就有一百二十多位上访群众闻讯赶到十一旅门口,要求面见这位刚直不阿的黄书记。或许连江人民对黄金高的事迹早有所闻,或许背后另有高人指点,“猪案”英雄、大清官黄金高来连江就职住在十一旅的消息不胫而走。拖着疲惫的身躯黄书记热情的接待完一拨又一拨上访群众,在了解情况的同时,并一一安慰他们,要相信党和政府有能力,会给人民一个公正合理的说法。

  

  但示威和上访的民众并没有减少,一百人、两百人、三百人……2002年3月15日,也是黄书记上任后第一个信访接待日,有将近五百人打着标语和横幅、呼喊着口号,要求新县委做出表态,查处江滨路改建工程中的腐败,还百姓合法利益。

  

  对于群众反映的问题,一般人只要凭直觉就可以感受到其中猫腻。但对于组织来说,却不得不谨慎处理。初来乍到的黄书记一方面向上级领导反映情况;一方面召集会议,向县委五套班子领导了解情况,得到证实在整个江滨路建设中的确存在坑害群众合法利益的事实,但他们同时又委婉地向新书记表达了这起事件幕后的背景太沉重!

  

  又是一个背景太沉重!每当他听到这样的声音的时候,他的内心除了愤怒就是悲哀,同时升腾而起的是信念和决心。这个不信邪、不怕丢官、甚至掉脑袋的书记立即做出决定,一查到底。别人不敢查的,他查;别人不敢牵头的,他自己牵头。他用几天时间将收集到的材料整理后,上福州向市委领导做了汇报,市委领导支持他尽快澄清真相,保护群众利益。

  

  有了市委领导的支持,黄书记吃了颗定心丸,经过“猪案”的历练之后,他觉得自己不再像从前一样孤立,有人民的支持、有党的支持、还有市委里实实在在的好干部、好领导的支持,他感觉这次查清事实真相应该比较容易些,怎么说心理压力也没有“猪案”那么大。

  

  按市委意见,县委成立了连江县江滨路开发建设遗留问题协调小组,目的还在于发现问题,解决矛盾,维护和保护好群众合法利益不受侵害。但随着调查的深入,不但证实了原县委个别领导和开发商之间存在侵害拆迁户利益的问题,还牵扯出了权钱交易,国土资源和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问题。整个案件涉及金额高达6443万元。与原先“猪案”查出的刘用莺私宰案值360万比较,心情沉重的黄书记又拍又摸起自己可怜的秃顶上剩下的可怜的毛发。

  

  四、暗杀黄金高

  

  查出的问题相当严重,引起省、市两级领导的高度重视,随后连江县委成立江滨路工程涉嫌腐败案件专案组,正式立案调查,包括:1)群众在拆迁中所蒙受的损失;2)官商勾结,非法倒卖土地,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案值;3)涉案人员及其犯罪事实。

  

  查出的结果如下:

  

  ① 原计划江滨路改造工程总投资3000万元,政府以土地捆绑的形式换取开发商的垫资建设,实际情况是江滨路改造建设指挥部违反了该工程由开发商垫资的约定,四次划转工程款1606万元给开发商,后经审计,江滨路实际完成的工程造价仅为1196万元。而政府划给开发商的四块土地未经土地部门评估,仅凭领导一口说了算,作价2676万元。而实际评估价为4176万元,两个结果相差1500万元。故此项目总出入=4176-1196=2980万元。

  

  ② 开发商非法侵占江滨路附近三块国有土地共计42.15亩,价值1700万元。

  

  ③ 在评估标准、面积和补偿单价中做文章,巧取豪夺县饮服公司、凤城卫生院等四家企事业单位国有资产1047万元。

  

  ④ 原县委领导无视国家法规,私自减免中央颁布应收取的人防易地建设费311.7万元。

  

  ⑤ 为了开发商利益,原县委背理出台2000年(262)号文件,该文件专事拆迁补偿标准计算,比1995年同类文件对拆迁户的补偿单价每平方米降低了60元,这种“倒施逆行”的政策在全国2600个县中实属首创。造成拆迁户征地补偿费损失近300万元。由此引发拆迁户频繁上访、造成很坏的政治影响。

  

  ⑥ 开发商非法倒卖土地,偷漏税100万元。

  

  上述六项累计涉案金额=2980+1700+1047+311.7+300+100=6443万元。

  

  根据已经查清的事实,县五套班子开会做出决定,先收回被开发商非法侵占42.15亩国有土地(见②)。决定实施后,开发商暴跳如雷,传出风声,要雇佣杀手干掉黄金高。市委当机立断,派出两名公安干警,24小时保护黄书记。

  

  四、发财要麻利嘛

  

  一位资深的领导曾对我讲过以下一番话:趁共产党实施改革中的政策漏洞,给部分当权的贪官污吏创造了三次发横财的机会。第一次是改革之初,利用市场平价和牌价的差额赚取投机差价,这是小黑;第二次是九十年代,利用对外开放搞活政策,大肆走私,这是中黑;最后一次就是目前正面临的机会,怎样利用国企改制和经济体制转换之机,巧取国有资产为自己所有,这是大黑!就像小偷、强盗到窃国贼一样,窃国冠以的名目最为善良和动听,个人收益也最大化。

  

  回过头来看这个案例,就是很好的警示。

  

  连江县新邮电大厦北侧共有60.01亩土地,被作为江滨路捆绑用地(真正的廉价!)之一,批给开发商源盛公司使用的,而2001年10月间,源盛公司以与永得利房地产公司合作开发为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39.html
文章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