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自由的孔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80 次 更新时间:2011-04-28 15:03:02

进入专题: 孔子  

秋风 (进入专栏)  

  

  主讲嘉宾:秋风(独立学者)

  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承办:腾讯评论

  时间:2011年2月25日(周五)晚上19点-21点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北三环蓟门桥校区)图书馆学术报告厅

  主持人:杨子云 许诚

  

  主持人(许诚):各位同学、各位网友大家晚上好,感谢大家牺牲宝贵的晚上时间参加政法大学和腾讯网共同举办的燕山大讲堂,一段时间以来,媒体和网络集中关注孔庙建基督教教堂,国家博物馆门前立孔子像事件,由此引发了一场就孔子儒家传统文化的大讨论,今天很荣幸邀请到独立学者秋风老师就这个话题做演讲,主题是“自由的孔子”,下面请秋风老师开始他的精彩演讲。(掌声)

  

  秋风:大部分人可能觉得这不是一个很精彩的演讲,因为我已经听到了很多人的嘲笑声。

  这个题目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希望今天我讲完之后,有1/3的人觉得,孔子是一个圣人。不仅是一个圣人,而且是一个自由的圣人。这对我来是一个考验,我希望大家与我一起经历这个考验。

  钱穆先生在《国史大纲》开头,请读者对中国历史文化保持“温情与敬意”,我也想在正式进行论证之前,提出两个请求:

  第一,请大家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不仅是对外国人开放,对你的老婆、爱人开放,也对古人开放,对孔子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也就是说,不要用一种封闭的心灵,依据自己获得的一些根本没有反思过的常识,做出一个对生命来说非常重要的判断。我希望大家在下面我讲的一个小时里,暂时忘记自己的那些常识,以一种理性的态度想这个问题。我不敢请求让大家保持钱先生所说的“温情和敬意”。产生一种情感非常困难,但有一种开放的心态,则是最低限度的要求。我最近连续跟两拨朋友见面,他们都是自由主义者,都认为自己是非常坚定的自由主义者。但我发现,在这个问题上,我跟他们没办法对话。他们心灵封闭的程度跟毛左派没有任何区别。这样的人真的理解自由真谛吗?对此我表示怀疑。

  第二,我希望大家暂时忘记现代自由主义的常识,一些常识性的教条。当然,这涉及到很复杂的问题,今天没有办法展开,我做一个简单的提示。自由主义有很多种,我们所熟悉的自由主义,只是最新的最时髦的,但也是最浅薄的一种。真正的自由主义因我们接受了太多现代自由主义的常识而被遮蔽,我们甚至懒得去想什么是自由主义。这是一种毁灭自由的一种观念。就这个问题我写过一些文章、评论、书。

  总之,在看孔子时,看中国传统以及儒家时,理性态度和开放心态非常重要,其实,这是讨论任何问题的前提。但现代中国知识分子面对中国时,在这方面总是非常吝啬。

  今天的讲题是“自由的孔子”,我把这一点看法分解成三个命题,拟从三个方面进行论证:

  第一,孔子是自由的。孔子生活在一种自由状态中,孔子的生命就是自由的,这是我要论证的第一个命题。

  第二,孔子在追求自由。孔子将自由当成自己的理想,他不仅生活在自由状态,还希望保持这种自由,并扩展这种自由。

  第三,孔子构建或者构想了保障自由的关键制度。我会向大家指出这些制度是什么,告诉大家这些制度都是孔子创造出来的,或者他曾经构想过,而后来儒家部分实现了这种理想。

  

  孔子是自由的

  

  为什么说孔子是自由的?要理解这个问题,先要理解封建是什么东西。

  在这里,同样提出一个简单的请求,请大家忘记你们在课本中学到的封建概念,因为这个概念完全颠倒了封建的含义。中国确有封建,但绝不是在秦以后,而恰恰在秦以前,确切地说,在春秋及其以前。从尧舜开始,中国就是封建制,但当时为初级形态。在中国,政治上最具有天才的族群是陕西的周人,他们运用伟大的政治智慧创造了一个制度,这个制度就叫封建制。西周、春秋就是中国经典的封建制时代。

  我在南方人物周刊发了一篇文章《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引了美国中世纪专家的一句话:“封建制是人的头脑所能构造出的最好的政治生活形式。”为什么?

  简单说,封建制最基本的社会单元是两个人:一个君、一个臣。这两个人不是奴隶,而是两个自由人。两个自由人相互需要,一个需要其他人的援助,一个人需要其他人的保护,为此,他们订立了一个契约。订立这种契约的仪式,在古典文献中叫“策名委质”,如果是周王册封诸侯,叫“策命”。在欧洲,建立君臣关系的形式是“臣服礼”。

  通过策名委质或者策命礼,两个人建立起一种人身性的君臣关系。契约的意思大家比较清楚,就是一个合同,在合同里规定,臣向君提供援助。援助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肉体力量的援助,另外一个援助跟现代的议会制有关,就是建议。我在做事时,你必须向我提供建议。看英国中世纪的历史,我们都会羡慕英国的议会制。实际上,议会制一开始对贵族人来说是一种负担。以中国为例,本来住在曲阜,现在千里迢迢跑到镐京,向周王提供意见。这当然是一个负担。现代的诸多制度,就是经过很多有趣的变化,最后才形成的。

  封建契约的人身性意味着及身而亡。任何一方的死亡都意味着契约需重新签订。在经典的封建制下,没有继承制度,血缘继承是不成立的。确实存在子承父业的情况,但这只是一个事实,而不是一个法定的概念。因为,君臣关系是两个人订立的契约。假定周王死了,诸侯就会暂时处于无君的状态。一个人继承其王位,新周王要成为一个王,必须有前提,即诸侯与他订立契约。看《尚书》、《诗经》,有很多“朝会”的记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王换了,需要重新与诸侯订立契约。诸侯也一样,如果诸侯死了,并不意味着自己的儿子一定能够继承诸侯位子,需要重新订立一个契约,以重新建立君臣关系。这就是君臣关系的人身性,人身性有两个含义:一是及身而亡,二是将自己的全部身心贡献出来。

  由此可以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胡玫在撒谎。在那个时代,如果孔子和鲁侯不签订君臣契约,他们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封建制的构造非常精妙,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我正在写一本书解析封建制度。

  下面我要强调的一点,跟我今天要讲的主题有关。上面已经讲到了是君臣关系是两个自由人签订的契约,既然是两个自由人签订的契约,那就意味着,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是相互的。君和臣这两个人肯定是不平等的,但他们的权利和义务是相互的。相互是什么含义?相互的含义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和义务。这一点点和后来的君臣关系有性质上的区别。在秦的统治秩序中,臣只有义务没有权利,二十世纪很长时间,中国人也只有义务没有权利。封建制不是这样的,封建制下,每个人同时有义务和权利。即使是君,对臣同样有义务。如果不对臣承担义务,也就丧失了对臣的权利。

  我顺便说一个观点:在封建制社会中没有“Power”这个事实和概念。人们都是用权利和义务说话,当时没有行政性权力的概念,也没有常备军等其它我们熟悉的现代制度。理解封建社会,可以比照现代的公司制度,现代公司制就是从封建共同体演化而来,“corporate”是一个封建的概念。在公司里,员工和老板肯定是不平等的,你是打工的,我是老板。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是相互的,老板给员工的指令必须要合乎某种规则,如果超出了这个规则,员工可以不服从这个命令,可以离开。在封建制下也是一样,如果君给臣下达命令,要求其做一个事,如果这命令是在我后面讲的“礼”的范围之内,臣当然要尽义务。如果指令超出了范围,臣可以不服从。进一步,如果君伤害了臣,臣有报复的权利。这就构成了被“礼法”承认的“Right”。

  孔子就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一个由个体之间的契约所构造出来的社会。如果用一个命题概括这个社会,那就是:这个社会是不平等的,但这个社会是自由的。

  很多人都说过这个话,只不过我们基于现代自由主义的常识无法理解这个事实,因为我们理解的自由肯定是平等的,不平等怎么可能自由?历史往往比较吊诡,平等的社会通常不是自由的社会,自由的社会通常不是平等的社会,只有在人类智力达到最高状态时,才能够构想出既平等又自由的社会,这个社会也许在宪政制度下只实现了80%,可能人类永远不能够达到既平等又自由的状态。人类只能在这两者之间权衡选择,选择多一些平等还是选择多一些自由。这就是现代自由主义种种争论的源头。秦的社会是完全平等的社会,皇帝跟他们都是平等的,因为只有“Power”,但没有“Right”。这样的社会没有任何自由。相反,封建制可能是人类所享有的最大程度的自由,但是他们都不平等,每个人跟其他所有人不一样。

  在这样的社会里,孔子是一个自由人,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是自由人,想一下,孔子先招了多少学生,后又招了多少学生,有任何人管制他吗?孔子搜集各种文献,有谁说他泄漏国家机密么?孔子周游列国,有没有哪个诸侯要求其申请暂住证?孔子教书,想教什么就教什么,政法大学能做到这一点吗?美国的大学都做不到这点。

  孔子转了很多国家,想住在哪儿就住在哪儿,这就是一个自由的状态,因为在封建制度下,有些东西会给每个人划定一个范围,在这个范围内他是自由的。这个东西是什么?就是我后面要讲的“礼”。

  

  孔子在追求自由

  

  接下来要论证的是孔子追求自由,这种追求体现在孔子的思想中。

  关于孔子的思想,有很多争论,两千多年来,大家都在讨论孔子的思想,现在人在讨论孔子的哲学。这比较荒唐。我认为,孔子的思想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一是坚守封建的自由,二是超越封建,打开平等之门。一个方向指向复古,另一个方向指向了未来。

  “复古”就是“克己复礼”。可能大家一听到“克己复礼”,会想到丑恶的奴隶主阶级统治,会觉得孔子是多么落后、反动。其实,在孔子那个时代,主张复礼就是主张自由。

  “礼”是什么?这就涉及到“礼治”的问题。一提到礼,大家认为都是负面的,因为新文化运动告诉我们,“礼教”束缚人的人性,尤其束缚青年的人性。所以,青年学生对礼教都非常反感,最后,他们在大学教授的鼓动下,冲破了礼教的束缚,获得的解放。他们认为,礼就是一个坏东西。但我要说的是,“礼”是自由的保证。中国如果要找宪政秩序,最接近的制度就是礼治秩序。我们熟悉法家倡导的法治,这其实是刑治,恰恰是自由的对立面,是自由的扼杀者。

  为什么说“礼”可以是自由的保障?《罗马法》里,律和法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法就是“Law”(规则),是客观的规则,而“律”是人制定出来的,是命令,是人根据其意志发出的命令。“礼”就是“LAW”,更具体地说,就是习惯法。

  周礼的主要来源有二:一是历史中演进形成的习惯性规则。两三千年来,人们在讨论周公制礼问题。其实,周公不是制定法律、造法,在我的理解中,周公氏在整理法律。在任何一个封建社会,不管是欧洲、中国还是日本,人们都没有制定法律的概念。这个概念是全新的、现代的概念,就像哈耶克在《法律立法与自由》中所指出的那样,直到17世纪后期,英国国会仍然没有制定法律的概念。那个时候,人们是发现法律,寻找法律。在人们的生活中寻找,或者法官在人们的争议中寻找法律。周礼跟英国的commonlaw一样,都是习惯法,或者说,主体部分是习惯法。所以孔子会讲“殷因于夏礼,周因于殷礼”。夏商周三代的“礼”主体内容代代相因。习惯法重要的特征(尤其在古代社会)就是,经历一千年或者一万年,也不会有变化。即便有变化,人们不觉得有变化。

  周礼的第二个来源是历代先王发布的策命书和其它文诰。封建时代的人们也在制订法律,但他们不会想到制定一部宪法、法典。他们是一次一次零碎地做这方面的事情。他们在处理具体问题的过程中,制作一些策命书,它们会被当作法律的先例,而被承认具有永恒的效果。在《左传》记载的故事中,人们会引用任何策命书的一句话,当成法律的依据。古人尊敬先人的创造,周王针对某一个人具体发出的命令同样具有一般性效力。因而,那些旨在解决具体问题的文书,也就成为礼。他们在漫长的历史中不断积累。人们之所以说周公制礼,大约就是因为,周公遗留下来的这方面的文书最为丰富。尚书中就收录了多篇。

  总结上面两点,基本上可以说,周礼就是习惯法。习惯法有很多特点。哈耶克论证过,唯一能够保障自由的法律就是普通法,普通法的前身或者近亲就是习惯法。因为它的法律不是单一掌权者根据自己的喜好或者自己的意志制定出来命令其它人。相反,这是无数的人们在合作交易过程中自发形成的规则。我们可以从理论上推定,它是最好的,因为,它不是在命令,而是在协调人们相互之间的关系。这样的习惯法未必是不平等的,习惯法不会保障每个人平等,但它会给每个人留有余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秋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孔子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34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