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勒尔·蒂克延:今日的危机与资本主义制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7 次 更新时间:2011-04-28 08:55:38

进入专题: 资本主义   经济危机   垄断资本  

希勒尔·蒂克延  

  

  摘要:美刊《批判》2010年8月号刊登了英国学者希勒尔·蒂克延题为《今日的危机与资本主义制度》的文章,认为今天有大量过剩资本找不到有利可图的投资场所,这导致资产价格膨胀和各种金融泡沫。资本主义作为一种制度已经危机重重,因此它需要一种新的策略克服危机,但却仍然未找到。垄断资本政府、大公司和资产阶级第一步的反应是实用主义地采取部分国有化的措施,但是随之而来的将是大规模减少公共开支,降低生活水平。未来将是一个充满极端主义的时代,社会主义相对于资本主义已成为更有前途的选择:它可以用代价更小的方式发展社会,并且不会导致长期萧条和危机。

  

  关键词: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垄断资本

  

  危机的演化和危机理论

  

  面对当前危机,我们无需假设有一个大资本家阴谋集团在某个秘密地点集会,商讨应采取什么策略和行动方式。19世纪后期20世纪早期,他们走向战争和帝国主义,这是由历史环境、经济要求和实际需求共同驱动的。然而,所有这些因素都存在于这样一个背景下,即资本主义需要把过剩资本拿去投资,同时随着社会民主党派的兴起,资本主义内部的不满变得越来越有组织性。因此,帝国主义和战争似乎成了必然的解决方案。

  

  这一点也可以换个角度来看。在全球资本主义兴起和发展的形势下,资本主义之所以能找到调解矛盾的方式,是有其内在原因的。当这一制度处于衰退中时,调解就变得更难,以致资本主义不得不诉诸反人类的、残忍的社会形式,比如残忍的帝国主义、世界热战和冷战。我们不能把衰退理解为一种制度的终极危机,而应该理解为在衰退中矛盾的两极越来越难和解——尽管和解的可能性还是存在——而缓解矛盾是为了能重返传统的资本主义形式。

  

  我们知道,与恩格斯关于危机的断言相反,在19世纪90年代后期到“一战”前夕,西欧经济衰退有所缓解。众所周知,这和帝国主义有关,社会主义者也把衰退相对缓和的原因归结为帝国主义。同样,从1939年一直到冷战结束,经济衰退时间相对变短,程度更轻,这是政府采取行动的结果,原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所采取的行动尤其意义重大。

  

  可见,在资本主义稳定的条件下,经济衰退不是制度本身的衰退。在上述时期,帝国主义、世界大战、冷战及其内在基础——斯大林主义,在保证资本主义制度平衡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可见,经济危机是制度的内在矛盾和为维持这一制度所采取的策略的复合物。在笔者所写关于当前危机的文章中,提到了这些策略,按其历史顺序依次为:金融资本、帝国主义、战争、福利国家、斯大林主义(冷战)。转向金融资本和福利国家需要一个集权政府来管理经济和社会。以此来看,批量生产和消费主义的作用、“中产阶级”和小企业的形成,都是宏观策略指导下有计划采取的手段。

  

  当前危机

  

  在进入下一步论证之前,有必要先总结一下上文提到的内容。2007年爆发,至今仍在继续的这场危机,其本质特征是过剩资本越来越多。2007年,从银行储蓄来看,比如瑞士联合银行、巴克莱银行,过剩资本达到约18万亿美元,其中瑞士联合银行当年存储货币最多。养老金、对冲基金、保险公司等此类机构持有货币约110万亿美元。这个时期全球GDP超过54万亿美元。这些数字清楚地表明货币资本不易找到可盈利的投资场所。因此,银行这么做就不奇怪了:它承诺更高的回报,对货币本身展开竞争,却发现越来越难证明支付这么多利率的做法是合理的。换句话说,错不在银行家,而在这个产生大量过剩资本的制度。银行家于是发明了神秘的货币工具,它能产出相对高的收益,但一旦这个“旋转木马”游戏停下来,就无法继续证明这些高收益是正当的了。它们发放了一些永远不可能偿还的抵押贷款,这只是他们不得已的做法,而这些贷款的伪装很快就会被揭穿。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量的过剩资本呢?在笔者看来,它反映了统治阶级从工业增长转向金融资本的这一策略的终结。上世纪70年代,由于工潮以及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全面挑战,他们就有意识地转向金融资本了。用理论术语来说,没有劳动力后备军,仅有商品拜物教带来的有限控制,不管是作为意识形态还是作为市场控制工具的资本都是受到威胁的。通过重建金融资本,统治阶级能够极大提高失业水平,使经济和社会更多受到伪市场的控制。这一政策可从政治上成功破坏社会民主主义的残余以及此前存在的工会体系。但是,它依赖于国内工业低增长,以及向第三世界国家输出资本。然而,由于短期收益的压力,第三世界可能只能接受有限的资本进口。这样不可避免会导致数量巨大、不断增长的过剩资本。过剩资本是因为利润率下降导致收益率低,还是因为工业投资受到政府、生产资料行业、消费资料行业需求的限制或三者兼有,现在再去争论它已没有意义。但是,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金融资本的短期性会影响长期投资,因此可能会使生产资料行业因缺乏投资而毁灭,除非有冷战和各种热战来支撑它。但是,冷战已结束,美国也因此有意采取去军事化计划。

  

  金融资本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收益。因此,正如列宁所说,它必定是寄生性的,而且可能毁灭寄生母体。极端情况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收购生产性企业,出售其产权组合及其他畅销资产,然后,如果此时企业尚存的话,把企业回放到股票市场。在俄罗斯,金融资本采取极端做法,把所有产权和实物资产卖光,企业因而被毁,即使它本来还有生产能力。更为温和的情况下,他们通过投资基金——保险、养老金或其他基金——在工业企业控股,要求从中得到高回报。这些工业企业被迫减少研究部门,加强监督,把目标转向了员工。尽管表面上效率有了提高,但实际上,雇员在压力之下仅以达到要求为目标,他们通过挑衅行为或更常见的不作为来表达他们的不满,这就使长期收益减少了。

  

  简而言之,不管在哪个方面,这种策略的寿命都是有限的。在工业上,对单个企业来说,收益在经过初期短暂提高之后肯定会下降。从整体上看,只要利润转移到金融资本,工业投资就会受限。与此同时,部分政府职能部门被私有化,导致私有行业利润迅速飙升。许多企业尽管利润没有减少,但在提供服务方面可能比国有化的时候效率更低,由此给经济造成额外负担,最终成为私有行业自身的负担。从第三世界国家得到的收益很重要,但这也产生问题,因为在第三世界国家投资所得的利润都返给了投资国,只有一部分用于再投资,特别是因为第三世界国家通常被认为不稳定。

  

  这样会产生两个后果。第一,因为只有生产领域才能产生价值,所以利润转向金融资本只能意味着价值来源更为有限,即使金融资本资产一般会上升。因为金融资本资产上升,资产膨胀就不可避免,并将反复出现。这就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资金增多,导致风险不断增大的投资产生出风险更大的投资,引起各种金融衍生品的出现,它们直接或间接地在表面上起着保险功能。因为问题的根源仍然存在,甚至情况更为恶化,所以更多泡沫将产生,除非公共部门为工业扩张提供必要的条件。

  

  第二,由于金融资本之外的经济再投资非常有限,失业率上升和工资水平保持相对稳定,这就必然导致内需减少。与此同时,随着广告、营销、零售、交易等范围的扩大,非生产性行业在普遍增长。大量资源进入房地产行业,房地产和金融资本行业工资水平普遍上涨。一个独立的、拥有定价权的奢侈品行业重新建立起来。但工业投资情况如何呢?通过武器生产或基础建设为工业提供大量需求的公共部门,已经开始减少,这导致工业生产过剩倾向增加。工业企业别无选择,只能转向金融本身。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就是一个例子,它原本是生产资料工业企业,后来转向了金融。该公司2009年报告称:“过去十年来,有时超过一半的公司收入来源于金融服务。随着企业发展,金融服务比例过大,增加了太多不确定性。通用电气必须首先是一个工业企业。”在这份报告中,通用电气把自己标榜为一个拥有较大金融部门的基础设施技术性公司。这凸显了基础设施建设的本质,它对整个生产很关键,但它与政府关系密切,这主要通过所有权、控制、管理、融资或购买等手段来实现。

  

  上述引言中还说明了两点。第一,它表明公司可以从工业转向金融,并可以再转回来,尽管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但由于公司规模大,再转回来相对比较容易。第二,它为下一个时期采取何种策略提供了一种思路,这种策略至少表面上与强调金融资本的做法相反。接下来,笔者将论述国家引入重新工业化政策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另外,我们注意到,许多人以很多公司都有金融部门、使用金融衍生品和其他金融工具为据,质疑金融资本概念。显然,过去30年以来,所有公司,不论大小,尤其是国际公司,为了保护自己,不得不使用金融衍生品,至少是那些与货币相关的衍生品。问题不在于它们是否拥有金融部门,而在于这些部门在公司是否处于主导地位,或是否参与金融资本从整体上支配经济。例如,一家公司专门出售机床,购买所需原材料,它也必须防备国际市场上货币的变化。这并不会改变公司或经济的性质,但是,通用电气显然已经把重心向金融倾斜,因此,它既是金融资本公司也是工业公司,且越来越偏向于金融资本,所以它现在谈到了补救。

  

  资本主义积累的矛盾及其后果

  

  我们如何才能将分析放到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框架中去呢?纵观历史,马克思主义者认为经济危机的原因主要是消费不足、比例失调、利润率下降,或是三种因素共同作用。但实际上,要分析经济危机,必须把这些因素放在资本运行规律和历史上资本主义特殊阶段的特殊性这些大背景下来考量。没有历史维度,抽象的理论化只能是一种训练或阐释手段。下文是个简要分析,有详有略,提供一个特殊的视角来审视这一理论。关于危机理论和当前危机,目前已经有大量不同的马克思主义解释。

  

  在商品生产初期,如果积累或再投资偶尔供大于求,可能导致工人工资低于所创造价值,降低工资是为了创造利润,而利润却没有被消费。但是,在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中,利润通常用于再投资,从而为整个生产创造新的需求。现在的问题是生产资料投资一般会随着资本有机构成(资本与工资比率)的提高而增加,而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本身会提高生产率,从而使生产资料投资增加的影响更为糟糕。从工业资本积累的角度来看,理想的资本主义经济将是很荒谬的,因为生产资料将是唯一生产出来的东西。换句话说,资本主义经济有一个内在的倾向性,即随着资本主义的成熟,它会崩溃或停滞。

  

  随着机器生产机器,商品和服务实际上可免费使用的社会成为可能,资本主义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走到了它的极限。当然,关于资本主义成熟和停滞的问题已有探讨,它也成为凯恩斯主义分析的一部分。但这里要说明的不是资本主义必将如此发展,而是指出这是资本主义的内在倾向。因为资本主义找到了实用的手段来克服这些问题,它没有像所预测的那样出现停滞,这也说明了技术经济分析的局限性。

  

  生产资料生产的增长(用价值来计算)必将比消费资料的需求更快,所以周期性危机不可避免,这正是因为社会处于无政府状态,没有计划性。然而,这些周期性危机可以通过衰退期对资本的破坏而相对容易地得到解决,而利润率可以通过降低工资而提高。只要社会上有劳动力剩余,包括“剩余人口”(长时间没有工作的人)和劳动力后备军(时有时无工作的人),工资就会受到控制,就可以增加投资,而投资的生产力不提高。换句话说,在一段时期内,更多工人将以稳定的比率受到雇佣。但达到全部就业或接近全部就业时,这种情况就中止了。这时,资本有机构成或资本与劳动力比率将提高,雇佣的工人将更少,工资可能更低。这种情况下,利润将得到恢复,需要再投资,但此时资本有机构成更高。这一过程将产生三个结果。一是周期性崩溃的内在倾向,二是所创造价值减少的倾向,因为参加生产的工人数量减少。

  

  第三个结果是派生性的。如果资产阶级把投资减少到低于利润,那么生产资料将会受到限制,部门间不平衡的倾向性就减少了。与此同时,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将受到限制。有些人把这一倾向视为消费不足的一种,尽管它的起因在于投资受阻,而不是消费资料生产过剩。

  

  最后,如果与投入资本相比,所创造价值有限或下降,那么,假设工资不变,投入资本不变或增加,利润将缩水。但是,这并不是任何特定时期所有资本家的必然结果,因为它取决于阶级斗争、大资本的定价能力,以及为提高生产率而革新的效果。但从长期来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资本主义   经济危机   垄断资本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制度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34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