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楯:工人参与和开发新能源

——从根本上避免矿难发生的办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4 次 更新时间:2011-04-13 22:20:08

进入专题: 矿难  

李楯 (进入专栏)  

  

  山西“国进民退”,国有公司强行并购民营煤矿,理由之一就是民营小矿安全生产不到位,事故频发。而恰恰就在此时,国有公司的大矿黑龙江新兴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已知死104人,仍在井下未找寻到的4人,受伤在医院救治的65人。事故发生在曾为中国企业500强和中国煤炭企业100强的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公司鹤岗分公司属下的原国有重点煤矿,使人于悲愤之中,唏嘘不止。联想起4年前同属龙煤集团的七台河分公司东风煤矿瓦斯事故死170余人,感叹中国的煤、电,真是丝丝带血。

  煤矿矿难不断,这使得中国成为今天世界上矿难最多的国家。中国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为2.041人(此前是2.83人)。而同为发展中煤炭大国的印度、南非等,百万吨死亡率在0.5人左右,是我们的四分之一;美国、澳大利亚等,为0.03~0.05人,是我们的四十分之一、五十分之一(原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2007年)。且不谈煤炭于开采中、运输中、燃烧发电中所造成的污染——煤矿产生各种废污水占全国总废污水量的25%;煤炭开采中释放的矿井瓦斯(主要是甲烷)是导致气候变化的主要气体之一,其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21倍,仅2005年全国煤矿的瓦斯排放量153.3亿立方米,相当于22亿吨的二氧化碳;煤矿煤矸石山中有相当数量长期自燃,产生大量二氧化硫、二氧化碳、一氧化碳等有毒有害气体;全国煤炭贮存场6000多个,多为露天,缺乏防尘降尘设备,每年产生煤尘1000万吨左右,运输中又产生煤尘1100万吨;煤炭燃烧是中国最大的空气污染源,全国烟尘排放量的70%,二氧化硫排放量的85%,氮氧化物的67%,二氧化碳的80%都来自于燃煤;每开采1万吨煤,平均0.2公顷土地塌陷,全国煤矿累计采空塌陷面积已超过70万公顷;每采1亿吨煤,造成水土流失影响面积245平方公里;每采1000万吨煤,因土地塌陷等须迁移2000人;全国有煤矸石山1600多座,累计堆存煤矸石42亿吨,占地26万亩,每年新产煤矸石7000万吨,新增占地面积3000多亩,目前,全国存的储煤矸石已达到36亿吨,占全国工业固体废物排放总量的40%以上(茅于轼等《煤炭的真实成本》,煤炭工业出版社)。

  煤炭在今天的主要用途是发电,在以“煤炭为主体(占70%)”,“电力为中心”的能源规划思路下,电成为发展——经济增长——的制肘和压力,煤又成为电力发展的制肘和压力,而表面上的“要发展”,缺煤、缺电,正又掩盖了地方、企业不顾人命的利益之争。

  与此同时,中国的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为8.33,世界平均为2.65,高收入国家为1.66(均为2004年数字,国家统计局《2008国际统计年鉴》)。也就是说,在中国,创造等量的产值要耗用高出世界平均水平数倍的能源——其中,相当一部分最终来于煤炭。

  煤矿出了事,国务院成立了专门的由安监总局局长任组长的事故调查组。有关方面也立即组成108个工作组,每组三人(要有一个女同志),分赴遇难和下落不明的矿工家中,进行“慰问安抚”;给每家送去100斤大米、20斤挂面、20斤鸡蛋和20斤豆油,赔偿金也会尽快发到。但与工人性命相关的安全生产问题为什么就始终不能有有效的制度改进和根本的改观呢?

  与往次似有不同,事故的第二天,全国总工会、省总工会、市总工会就送去了160万元,慰问遇难工人家属。但是,工会更应做的事似乎是为工人主张权利——在平时,为矿工的安全大声疾呼,在矿难发生后,出面为死难矿工鸣冤叫屈,出面代死难矿工提出民事诉讼,要求赔偿(在检察院就刑事案件提起公诉的前提下)。

  面对屡屡发生的矿难,我们这个社会所应做的,似乎缺了什么?这就是制度层面的建设与改进。生命与健康是工人的基本权利,工人的生命与健康不应只是被保护的客体,在安全生产中,在社会中,以至是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工人自身作为人都应是权利被认可、尊重的主体;他们的权利受到侵犯,应有制度化的法律救济。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文件中,曾提出我们这个社会因缺乏而须在转型中构建权益保障、诉求表达、利益协调、矛盾调处四种机制。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发现,面对矿难,工会不但缺少愤怒的表情(不会愤怒),而且常常失语;矿工更是少了参与——在日常的安全生产中,在公司的涉及安全的井下生产作业决策中,在安全生产设施的可靠性、检修及更换等方面,在关乎生命、健康的权益保障方面。这些,以往似乎只是企业管理者和政府监管部门的事,需要有制度保障工人诉求的声音能够通达出来,工人的行动能够在与他们的生命存亡的关键时刻起作用。

  怎样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呢?第一,在价值理念上“以人为本”,在生产中把人的生命放在高于一切的第一位。过去,在革命年代,讲总是会有牺牲的;今天,到了重视人类发展,追求和谐的年代,生产中因事故而死人,是不能被接受的。第二,当我们的社会已形成在不同人群之间的利益不同之后,就需要利益制衡——市场经济、法治国家和利益制衡三者并存,才是一个良好的社会,在这里,工会必须发挥作用。第三,发展需要能源,但非煤不可吗?非这样采、运、用不可吗?有些人是这样想。煤迟早要用完。谁在新能源上领先一步,就可能引领世界。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在自己的十七大上不但重申了“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提出了“提高能源资源利用效率”,还特别提出了“发展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积极开展国际能源资源互利合作”。

  

  (2009-11-24)

进入 李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矿难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98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