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三定:当代学术史研究:新兴的学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26 次 更新时间:2011-04-01 15:02:14

进入专题: 当代学术史  

余三定 (进入专栏)  

  

  摘要:当代学术史研究是一个新兴的学科。“当代学术史”包括“学术史”和“当代”两个要素。“学术史”就是关于学术研究的学术研究,即研究过往学术发展的历程。“当代”则是一个大致的时间概念,具体说是指1949年至今。当代学术史研究主要包括宏观的学术史研究、学科史研究、学者个案研究、学术批评等方面内容。新时期较早提出、积极开展学术史研究、且取得杰出研究成果者是陈平原;在“学术史”前特别冠以“当代”一词作限定、提出“当代学术史”这一命题的,则可能是《云梦学刊》做得较早。当代学术史研究应该强调研究方法的多样化,在目前情况下有几点值得注意:首先是注意以问题为中心开展研究,其次要重视学者个案研究,再次要重视当代学者的口述实录(口述史)。 对中国当代学术史研究的未来发展,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持积极乐观的态度。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当代学术史研究将继续成为学术研究的热点领域 ,将会取得重要成果,“当代学术史”将会逐渐被建设成为一门确切意义上的、比较成熟的学科。

  关键词:当代学术史研究;新兴学科;学术研究的学术研究;陈平原的学术史研究;方法多样化;未来展望

  

  当代学术史研究作为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或学科,正在引起学术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和重视,其研究成果也越来越多,在学术界及整个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大,我觉得很有必要对其自身的重要相关问题作出梳理、分析和研究。

  

  一、关于“当代学术史研究”命题的界定

  

  当代学术史研究成为近年来学术界关注的热点,这是社会发展和学术发展所带来的必然现象和结果。我们知道,十年“文革”期间,学术受到政治的干扰和压抑,学者甚至丧失了自我,实际是中国学术的断裂期。改革开放三十余年的学术发展,从时序上来看是承接“文革”而来,因此,从总体上可以说,改革开放三十余年的学术发展是中国学术发展由接续断裂、全面复苏到空前活跃、硕果累累的繁荣期。改革开放三十余年这一时期,学术研究的成果、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学术发展对推动社会发展的作用是巨大的;与此同时,其负面因素和教训(如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的学风浮躁、学术不端乃至学术腐败行为)也是不可小看的。如果从整个“当代”的角度出发,将视线从新时期再往前推移,当代前十七年的成果与问题、经验与教训,“文革”十年的学术断裂,同样值得我们认真回顾和反思。因此可以说,为推进学术不断前进、健康发展,学术应该总结自身,学者应该回瞻自我。于是当代学术史研究引起了诸多学者不约而同的关注,带有必然性地成为了学术研究的重要主题和学术热点。从这样的角度看,可以说,当代学术史研究作为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是应运而生,顺时而出。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对“当代学术史”概念做一个简要的辨析。“当代学术史”实际包括“学术史”和“当代”两个要素。我们先看两位当代著名学者关于“学术史”的论述。李学勤在他主编的11卷本的《中国学术史》(江西教育出版社2001年第1版)“总序”中写道:“研究学术的历史,从历史角度看学术,这就是学术史。”张立文在他主编的6卷本《中国学术通史》(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1版) “总序”中写道:“通过考镜源流、分源别派,历史地呈现其学术延续的血脉和趋势。这便是中国学术史。”两位学者的文字表述虽有不同,但其内在的看法是基本一致的。笔者认为,“学术史”就是关于学术研究的学术研究,即研究过往学术发展的历程。学者是研究学术的,学者作学术研究时,学者是主体,学术研究的对象是客体;但是在学术史的视野之下,学者也成为了学术研究的对象,即学者的研究背景、研究活动、研究成果和研究经验成为了研究对象,甚至学者的治学经历和生平也成为了研究对象,这个时候,学者就由研究主体变成了研究客体。简言之,学术史就是学术对自身的发展历程进行反思、分析和研究,从而寻找出学术发展的规律性的东西来。学术史与思想史有紧密的联系,学术史离不开思想史,学术如果没有思想就没有了灵魂,就无深度可言;反之,思想如果没有学术作支撑也就没有了根基,就会显得苍白、肤浅。但学术史与思想史又有区别,思想史与社会现实、与人生、与人的情感和价值追求联系得更紧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思想史人文精神更浓,学术史科学精神更重。如果要从学科定位的角度对学术史进行学科归类的话,可以从三个方面考虑(即从三个方面作出假设):一是将其归于“历史学”(作为一级学科的“历史学”其所属的学科门类亦称“历史学”)内的“专门史”这个二级学科,那就可以将其作为“专门史”这个二级学科下属的一个三级学科来看待;二是在“历史学”这个一级学科内将“学术史” 增设为一个独立的二级学科,假如这样设定的话,“学术史”就成了和“专门史”相并列的二级学科;三是考虑到其涉及的范围甚广,从经验的角度可以将其划归入“社会科学总论”类,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主办的“复印报刊资料”系列专题刊物中,有一种刊物名为《社会科学总论》,不少当代学术史研究方面的重要论文都被该刊选入。只是这“社会科学总论”没有其能对应从属的一级学科,它似乎与人文社会科学的所有一级学科都相联系。总之,在这个问题上还可进一步探讨。“当代”则是一个时间概念,具体说是指1949年至今(当然1949年只是一个大致的时间界限,因为学术的发展往往表现出连贯性,“当代”与此前的“现代”之间有着多方面的承续性)。由此可见,“当代学术史”有一个大致时间上的起点,但暂时还不能确定时间上的止点,其还是处在动态的、开放的发展过程中。

  笔者以为,大致说来,当代学术史研究主要包括如下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宏观的学术史研究。包括对当代某个时期或时段的学术思潮、学术争鸣、学术流变、学术发展、学术积累的整体、综合性研究。如关于上世纪50年代前期新的学术范式的确立的研究,关于“文革”期间政治对学术的干扰、遏抑甚至扼杀的研究,关于新时期西方学术思潮引进历程的研究,关于新时期学术规范讨论与建设的整体研究,关于新时期反对学术腐败的综合研究,关于新时期学术评价问题的研究,当然也包括“中国当代学术发展史”、“中国新时期学术发展史”这样的题目,等等。二是学科史。比如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史、当代史学史、当代自然辩证法研究史、当代鲁迅学史、当代红学史等等。三是学者个案研究。张岂之在《学术史与 “学案”体》(载《云梦学刊》2003年第4期)一文中说:“所谓‘学案’实际就是学术史”。学者个案研究是当代学术史研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关于胡绳、冯友兰、朱光潜、钱钟书、季羡林、任继愈等知名学者的研究。四是学术批评,或称学术评论。陈平原在《“清道夫”与“建筑工”》( 载《云梦学刊》2005年第2期)中说:广义的“学术史”“包括学术批评”。陈平原在该文中还说:“我对目前中国学术界已成阵势的‘偏师’——学术史撰述、学人研究、学术评论、专业书评等,抱有深深的敬意。正是这些琐碎但又执着的努力,给中国学术的‘自清洁’,以及各专门课题的‘大进军’,提供了可能性。”陈平原的上述论述,与我上文中关于当代学术史研究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内容的看法,颇多相通之处。

  

  二、关于当代学术史研究历程的简要回顾。

  

  当代学术史研究的著作已经出版了不少。据我掌握的资料,当代学术史研究著作的出版在两个时期形成了出版小高峰:一个是1999年至2001年前后,那是在庆祝新中国建立50周年的时代背景下而出现的,前面提到的李学勤主编的11卷本的《中国学术史》于2001年出版,该书虽未涉及”当代”,但与当时的“出版小高峰”也不无联系。第二个出版小高峰是2008年至今。2008年主要是为了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2009年起则主要是为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顺便补充一下,这一至今仍然在延续的“出版小高峰”时期在报刊界也同时形成了研究的高峰,如《人民日报》“学术动态”版从2008年5月至12月开设了“哲学社会科学30年”专栏,由“学术动态”版改版而来的“学术”版又从2009年7月至10月开设了“走向繁荣•哲学社会科学60年”栏目。《光明日报》“学术”版也在2008年开设了“纪念改革开放30年——学科发展综述”专栏。根据笔者搜罗、考察、分析、梳理,已出版的当代学术史研究著作可以大致分为四个类型,即:一、关于当代学术史的宏观研究。这部分中出版较早的是处在第一个出版高峰期内即2000年5月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新中国社会科学五十年》,随后还有2001年4月由经济管理出版社出版的《新时期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等著作。二、关于几个主要学科学术史的研究。除出版了不少文、史、哲、经等几个“显学”学科的发展史外,还出版了鲁迅学史、红学史、老子学史、庄子学史等多个特殊学科的学术史研究著作。三、“学案体”的当代学术史研究。内中可再分为“学案体著作”和“学者自述” 两个小类。前者如上海文化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九谒先哲书》(该书《代后记》中写道:“9帧谒书,实是九个学魂个案研究,是对9个有世纪性影响的学人的学术思想及生存样式做出我的述评”);后者指由学者自撰或口述而成的著作,如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6卷本的《世纪学人自述》。四、关于当代学术方法的研究。 内中可再分为“一般学术方法的研究”和“主要学科学术方法的研究”两个小类。上述4个部分实际是当代学术史研究的几个主要切入点。我在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于第二个出版高峰期内即2008年出版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30年丛书”(总主编王伟光),包括《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创新30年》、《中国哲学30年》等14卷,是一套很厚重的当代学术史研究丛书。另外,2009年4月,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史哲学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等重要学术单位联合主办的“第一届中国社会科学论坛暨当代中国学术史研讨会”(金华)上,启动了《当代中国学术史》大型丛书的编撰工作,我们期望这套大型丛书能够成为当代学术史著作第二个出版高峰的代表性成果。

  新时期以来,较早提出、并积极开展学术史研究、且取得杰出研究成果者,是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陈平原自己主编、1991年11月出版的《学人》第1辑(江苏文艺出版社)就开辟了“学术史笔谈”专栏,该期专栏收入陈平原的《学术史研究随想》、靳大成的《关于现代学术史的思考提纲之一》等文。陈平原在《学术史研究随想》中说:“学术史的主要功用,还不在于对具体学人或著作的褒贬抑扬,而是通过‘分源别流’让后学了解一代学术发展的脉络和走向;通过描述学术进程的连续性,鼓励和引导后来者尽快进入某一学术传统,免去许多暗中摸索的工夫”。这里论述的学术史的主要功用,可能也正是陈平原较早开始学术史研究的重要出发点之一。差不多是与此同时,陈平原开始在北京大学主讲“中国现代学术史”课程(陈平原该门课程讲稿经整理后,以《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以章太炎、胡适之为中心》于1998年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不过,在“学术史”前特别冠以“当代”一词作限定、提出“当代学术史”这一命题,则可能是《云梦学刊》做得较早。《云梦学刊》在1990年开设了“当代学者研究”栏目(如前所述“当代学者研究”是当代学术史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显示出实际上已在开始进行当代学术史研究了,但那时没有将栏目名称直接定名为“当代学术史研究”,说明当时对当代学术史研究还缺乏自觉意识,还处在一种自发的初始阶段。到了2003年第1期,《云梦学刊》把“当代学者研究”栏目改版为“当代学术史研究”,标志着对当代学术史的研究有了自觉意识,或者说当代学术史研究已开始实现学科的自觉。《云梦学刊》从2004年开始,每年围绕“当代学术史研究”举办一次专题学术研讨会,每次邀请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地的知名学者参加,至今已连续举办了7届。其中,2005年6月,在北京大学举办了“当代学术史”学科建设研讨会,提出要把“当代学术史”作为一门学科来研究和建设;2007年5月。在上海与上海社会科学院联合举办了“当代高等教育与当代学术发展” 论坛;2008年5月,在广州与《中山大学学报》联合举办了“改革开放30年学术史研讨会”;2009年5月,在北京清华大学举办了“中国当代学术与传统学术论坛”;2010年6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余三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当代学术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73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