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国成:海德格尔克服形而上学的路标

——从导言到教授就职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5 次 更新时间:2011-03-13 23:47:26

进入专题: 海德格尔  

杨国成  

  还是不情不愿地“忍受”,自然是见仁见智的事。立命(Innestehen)和“性命”(Inständigkeit),孙周兴原译为“内立”和“迫切性”,并在译注中指出了Innestehen和Inständigkeit之间的字根联系。我因前文用了“安身”,后文干脆冒险到底,分别用上了“立命”和“性命”,顺便照应了两词之间的联系,但决无以儒家的“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统摄海德格尔的意思。

  [9]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导言,同上,第442页。此段可改译为:“岩石是其所是,但它并不存在。树木是其所是,但它并不存在。马是其所是,但它并不存在。天使是其所是,但它并不存在。上帝是是其所是,但它并不存在。“海德格尔在《形而上学导论》中追溯“本是”(Sein)一词的词源时,特别提到印欧语系中,“它是”(英语的it is,德语的es ist)句式的存在。汉语把“它是”译成“它存在”乃完全不得要领,甚至可以说是连根拔除了原句中蕴涵的形而上学。“A是A”,例如“岩石是岩石”或“岩石是其所是”,并非同语反复。按照康德的著名区分,“A是A”乃综合命题、而非分析命题,谓语“是A”的内涵并不能全部包容在主词“A”中。按照海德格尔的著名说法,“A”与“是A”之间的差异乃一种“本是论差异”(der ontologische Unterschied)。汉语对“它是”(es ist)的误译再次证明了海德格尔所说不虚:(印欧)语言乃本是(Sein)之家。

  [10]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导言,同上,第442页。

  [11]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导言,同上,第447页。

  [12]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导言,同上,第449-452页。

  [13]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后记,孙周兴译,《路标》,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第357页。海氏在1949年第5版的边注中指出:本是(Sein)之本质是多义的:本生(Ereignis)并非通过是者而发生;而所是状态(Seindheit)则非通过是者不能持续。

  [14]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后记,同上,第358页。Stimmung意为“情绪、调弦、定调”,通译“情绪”。die Stimme des Seins,孙周兴译为“本是之调音”。

  [15]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后记,同上,第361页。海德格尔是从神学走向现象学的,因此断言海德格尔的本是之思,一方面渊源于亚理士多德,另一方面渊源于基督教神学,并非言过其实。

  [16]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后记,同上,第361页。海氏在1949年第5版书页边上注明:1943年第4版中“谢恩”在前,“思想”在后,是否暗示了他仍在犹豫不定——究竟谢恩在先抑或思想在先?

  [17]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孙周兴译,《路标》,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第123-126页。

  [18]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同上,第127页。Befindlichkeit der Stimmung,原译文为:“情绪的处身性”。从海德格尔在《后记》中强调“本是之恩典(Huld)”,强调“思想”(Denken)与“谢恩”(Danken)的互为缘起,不仅可以看出基督教神学思想的深刻烙印,甚至可以追溯到前苏格拉底哲学思想中的灵知(gnosis)成分。

  [19]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同上,第129-130页。海德格尔在Sein und Zeit一书中强调:畏使此是个别化为其最本己的在世所是。……这种个别化把此是从其沉沦中收取回来并且使此是把本真状态与非本真状态都作为它所是的可能性看清楚了。此是总乃我的此是;这种总乃我的此是的基本可能性显现在畏中一如依其本身显现,毫不假托世内是者,面此是首先与通常则附着在世内是者上。(参见陈嘉映译《存在与时间》,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217,220页。)

  [20]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导论》,熊伟、王庆节译,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6页。吊诡的是,海德格尔为我们描绘的宇宙论图景,恰恰是他竭力贬抑的“世界图像时代”的现代宇宙论图景,一种弃神的宇宙论图景。

  [21]参见帕斯卡,《思想录》,何兆武译,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第101,157,158页。

  [22]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同上,第131-132页。

  [23]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同上,第133页。

  [24]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同上,第133-137页。

  [25]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同上,第137-139页。

  [26]参见海德格尔,《形而上学是什么?》,同上,第139-141页。

    进入专题: 海德格尔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358.html
文章来源:学术中华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