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敬雷: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27 次 更新时间:2011-02-27 10:51:11

进入专题: 社会主要矛盾  

邓敬雷  

  

  关于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有以下几种说法:

  一种说法,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解决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就在于不断发展社会生产力。三十多年来的发展证明,解决这一矛盾所带来的矛盾一点也不比这一矛盾本身带来的问题少。

  一种说法,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就能构建和谐社会,这样的说法似乎有道理,可是人民内部矛盾与非人民内部矛盾总是很难区分。二者的界限由谁确定?层出不穷的群体性维权事件和群众上访究竟是不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早已成为问题。

  一种说法,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两极分化的矛盾。两极分化确实是个矛盾,但也不是主要矛盾。马克思说资本主义两极分化是指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矛盾的表现,其结论就是阶级斗争、通过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才能解决矛盾。中共第二代核心邓小平抛弃阶级斗争路线,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提出通过实现共同富裕来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然而区别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两极分化是市场经济自由竞争带来的结果,而中国的两极分化却是权力催生出来的怪胎。

  一种说法,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左派和右派的矛盾。左派和右派的矛盾的确存在但不是主要矛盾。因为左派和右派都分享同一资源即宪法保障的权利或权力许可的范围内有限的自由权利。只要这些有限的自由权利不与权力直接发生激烈冲突,左派和右派都会尽可能地分享这些资源。并且左派和右派在价值方面都存在着共识,在追求平等反对特权、反对腐败方面都有广阔的合作空间。不过,左派和右派如果发起口水战,权力会借左打右或借右打左。左派和右派双方互相打斗只能对权力有利。

  总之,上述的矛盾都不是主要矛盾。主要矛盾是制约和影响全局的矛盾,对其它的矛盾起着支配性的作用。在中国目前的状态下,中国社会主要矛盾是既得利益阶层维持稳定与人民大众要求民主和自由之间的矛盾。这一主要矛盾已经深深地制约和影响着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政治进步和文化繁荣。其矛盾的展开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拥护普世价值与反对普世价值的矛盾。

  《世界人权宣言》说得很清楚,人权是最基本的价值,是“对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就是“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所以要求使人权受到法治的保护。《宣言》第一条就说“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第二条说“人人有资格享有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区别。” 第三条说“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中国加入了联合国,自然就要认同联合国宪章及世界人权宣言的精神及内容。1997年10月27日,中国签署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2001年3月27日,中国政府批准了该《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同年6月27日,《经济、社会、文化权力国际公公约》对中国正式生效。1998年10月份中国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所有这些都表明,中国至少在形式上已经承认普世价值。不可思议的是,表面上承认却又在实际上反对和批评普世价值。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反对普世价值的只能是既得利益阶层,捍卫普世价值的只能是要求民主和自由的人民大众,赞成和反对普世价值的背后是二者的矛盾和冲突。

  第二,既得利益阶层权力与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的矛盾。

  我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第三十三条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第三十五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实际情况却是,我国宪法没有应有的尊严和至上的权威,宪法形同一纸空文。凌驾于宪法之上,处处与宪法作对,诸如侵犯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强制拆迁、强征土地、以党代法、以言代法、以权代法,既得利益阶层严重违反宪法。

  第三,专制与民主的矛盾。

  现阶段中国谁反对民主?反民主的人是维护专制的权力掌握者、特权享有者、意识形态领域的御用文人,正是他们把本来简单的民主问题复杂化,把民主推向遥远的未来,他们反对进行彻底的政治民主化改革。

  除了这三种人构成的既得利益阶层之外,大多数中国人都希望国家能够实行民主,能够顺应时代潮流,步入世界的民主化浪潮。因为只有民主才能使每一个人享受自由,免于专制的恐惧。

  坚持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就不应该反对民主。马克思曾经说过,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的第一步就是争得民主。仅存七十二天的巴黎公社在外有敌人入侵、内有多派争吵不休并在食品匮乏的情况下都搞了普选、监督和罢免,实行政务公开,何况现在中国经济改革已经三十多年,经济总量已经成为世界第二。

  第四,公款消费与公民纳税之间的矛盾。

  纳税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更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纳税人的钱的流向在民主国家受到议会的严格约束。在中国,政府的钱不受人大的约束,政府在花钱时缺少有效的监督,不但政府乱花纳税人的钱,就是执政党也乱花纳税人的钱,党和政府有花钱的义务却没有履行花钱的责任,使得公款消费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仅2009年中国官员公车消费支出高达1500亿到2000亿元人民币。如果加上先前媒体公布的公款吃喝和公款出国考察这“三公”消费,总金额高达9000亿元人民币,占国家行政开支总数的30%。这样就严重侵犯了纳税人的权利,使本已存在的权力掌握者与纳税人的矛盾更加激化。

  既得利益特权阶层与广大民众在利益上是不可和谐的,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关系。有利于广大民众利益的,都是不利于既得利益特权阶层的,既得利益特权阶层都是坚决抵制的;有利于既得利益特权阶层的,都是损害广大民众的利益的,既得利益特权阶层都是坚决捍卫的。既得利益阶层是广大民众艰难生存、苦难不幸和被剥削被压迫的总根源。是广大民众共同的敌人。

  具体表现之一:房地产、医药、教育、电信、电力、金融、媒体等等每个权力垄断暴利领域后面都隐藏着既得利益特权势力操纵的手,在向广大民众挥舞着一把隐形的不见血的剥削切割之利刃,获取高额利润,掠夺人民。

  具体表现之二:既得利益特权阶层从骨子里是反对彻底、规范、真正的市场经济的。因为市场经济本质是自由、公平、竞争。带来的是高效率、高质量、优良服务、合理价格和不断创新改进。这显然对社会经济发展和民众有利。但是既得利益特权阶层就失去了非法获取利益的机会。只有权力控制、干预的不规范的“伪市场经济”才便于既得利益权力获取非法利益;市场经济要求打破权力垄断,给民间经济更多的投资机会和领域,也为社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这斩断了既得利益阶层伸到市场中获取非法利益之手。

  具体表现之三:既得利益阶层反对、惧怕、坚决抵制有利于广大民众要求建立的民主政治体制。因为这是最不利于既得利益阶层的。他们怕巨额非法所得、荣华富贵、帝王将相般的特权享受等既得利益不保;怕失去现有的不合法的地位和统治、剥削、奴役广大民众的不受约束的特权;怕受到法律的制约、惩治。

  既得利益阶层与广大民众的矛盾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引发社会总危机。历史证明,反而是特权阶级肆意压迫人民,逼得平民包括地主、农民或资本家、工人起义造反。从几千来的文明历史来看,特权阶级是社会上最为反动的阶级,阶级斗争主要是平民阶级与特权阶级的斗争;当特权阶级变得荒淫无道的时候,平民阶级的反抗就上升为暴力革命。从古到今很少有革命和反革命是单纯一个阶层的行为,如奴隶社会奴隶主与奴隶联合的起义(如西周和奴隶的联合体反对商纣和奴隶的联合体)、地主联合农民推翻皇帝和农民的联合体(如军队)的起义(秦末平民起义、隋末平民起义、宋朝梁山起义等等)、资产阶级联合工人阶级的革命。过去我们把拥有资产的阶层参加革命说成是背叛了本阶层,或是说篡夺胜利成果和领导权,很难自圆其说。以资本(或经济)划分阶级很难解释反动阵营中为何有大量的工农人士存在。

  经常有媒体报道某个镇的镇干部吃垮一个饭店,老板倒闭工人失业。是谁剥削了老板和工人?正是享有特权的既得利益阶层。事实上,对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危害,来自民间的犯罪危害要小于来自政府的犯罪危害,所以要求对权力进行监督和制约,确保并落实宪法赋予公民拥有的权利。

  当初社会主义革命声称是为了建立一个消灭特权和不公正的社会,实行斯大林模式社会主义的苏联却是个特权阶级的王国,中国“文革”中群众所批斗的“走资派”其实并非是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恰恰是享受特权的贵族而已。传统的社会主义理论说教夸大了资本与劳动力所谓天然的不平等决定了所谓天然的对立性,既否定了资本与劳动力之间不平等的可平等化解决处理路径,又忽视了特权贵族的危害性。直到现在,极左派们仍然沾沾自喜说,马克思揭露了资本主义掠夺、剥削、压迫的本质!他们仍然把矛头指向资本家,以掩盖特权阶级压迫剥削人民的主要矛盾,甚至把平民与特权的矛盾也说成是与资本家的矛盾,扰乱视线,他们只承认“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掩盖和保护了特权贵族,而恰恰没有建立起有效的政治体制和机制反对特权的产生和生长,反对政府滥用权力、贪污腐败,保护人民权益不受特权剥削和压迫。

  世界银行前行长沃尔芬森曾对中国官员和商界人士发出警告:“除非国家的贫困阶层也能参与其中,否则他们的成功乃至整个中国的经济奇迹将危在旦夕”。 要知道“亿万富翁和多达数亿的每日仅靠不足10元钱度日的贫困人群不可能在同一个社会中和平共处的”。

  中国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经济上取得举世触目的成就,GDP以世界无可比拟的速度从1978年的3624亿元攀升到2007年的246619亿元,其发展之快甚至连战后日本经济发展的速度所未能及。但在此期间内,中国的基尼系数由0.21突飞到0.5左右,而日本的基尼系数始终定格在0.25上下徘徊。这就说明: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其经济发展付出了贫、富悬殊的极大代价,倒是资本主义的日本却做到了共同建设、共同享受。

  应该实说:这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从经济层面来说是成功的,但从政治层面来说是失败的。改革的最初十年,受益最大的是农民、工人和城市平民,可惜这种良好势态没有保持下去。随后的十多年间,由于政治改革的滞后、政治民主的缺失,产生了以权贵和资本阶层为核心的既得利益群体,同时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民抛入受盘剥的弱势力群体之中。既得利益群体是以剥削弱势群体的权力、利益而存在和发展着,要其主动停歇是不可能的;弱势群体为求生存,为求公平公正不可能总是屈服于淫威,一昧忍让,其潜伏的反抗力一旦到了极限总会暴发出来。这两大群体根本利益的对立,置成目前社会最大不和谐,己成当今社会的主要矛盾。如果继续陶醉于经济上的“黄金发展” ,而对政治上的“矛盾凸现”视而不见,不及时进行政治改革,不严惩权贵资本为核心的既得利益群体胡作非为,不强力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极有可能使三十年改革开放功亏一篑!如同前苏联的雷日科夫所说:“权力应当成为一种负担,当它是负担时就会稳于泰山,而当权力变成一种乐趣时,那么一切也就完了”。

  当今中国不缺少富豪,挥霍起来让西方巨富都张口结舌!然而其中,真正依靠自己勤劳智慧的民营企业家只是少数,大部分是依仗权力资本非法暴富起来的。中国增值最快的资本是“权力资本”,“金钱资本”远无“权力资本”所具有获得暴利的能力,只要同“权力资本”搭上关系,想不当巨富都难。中国最不值钱的生产要素是劳力,“血汗劳工” 在全世界都是有名的。这种极不公平的一次分配只能促成“富者愈富、穷者愈穷”。成千上万的亿万富豪不断涌现,数百万资产的富翁层出不穷;与此同时,成亿的劳动者只能仃滞在温饱线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社会主要矛盾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07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