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朝鲜之行第一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45 次 更新时间:2011-02-22 17:18:59

进入专题: 朝鲜  

孔庆东 (进入专栏)  

  

  2010年9月7日,我踏上了东北亚最后一块尚未去过的土地。

  9月7日6点起床,洗漱后坐上“第一视频”网的车,照例去“坐视天下”。一边浏览新闻题目,一边塞了两个包子。这天的编辑有点没睡好,临时加了几条新闻,整得有点乱。幸好孔和尚最善于以乱打乱,从呼吁深圳打破狗屁GDP崇拜、建立新世纪中国文化,到藏獒社区吃小狗、医学院学生做足疗,再到呼吁郭敬明走出抄袭、向韩寒学习,最后主张作弊就应该枪毙,从7点到9点,十七八条新闻评点得滴水不漏,所有编导摄像主持都渐渐从半睡中醒来,整个网站洋溢着旭日东升的蓬勃气氛。然后跟大家恋恋不舍地洒泪而别,直奔机场。

  东北亚和平代表团的中方和韩方团友们,陆陆续续到达2号航站楼。团长老苏和郑教授给大家讲了几句话,每人交一百元给朝鲜同志买点礼物。12点半准时登上高丽航空JS152班机。我的座位恰在紧急出口,责任重大,于是不敢睡觉,读了一本《今日朝鲜》和一本朝鲜画报。机上的朝鲜空姐,正是那种我最喜欢的淳朴的漂亮,明眸皓齿,绰约靓丽,大方中藏着温婉,使用的都是中国20年前的那类毫无欺骗性的化妆品,天真未泯之气扑面而来。有时候,表面的落后和保守,反而是一种美啊。

  登机后又坐了半个多小时,飞机起飞,这在今年的首都机场,已经算是正点了。空姐送餐,鸡肉鱼肉炒饭水果等,都很一般,难得的是不掺任何添加剂的汽水,恰是我儿时的味道,绝对正宗,如今只有在中国之外,才能享受得到。饭后困倦,不知不觉打了个盹。梦见罗盛教跳进冰窟窿救起朝鲜儿童,自己却怎么爬也爬不上来。孔和尚上前去拉他,身后却传来一片呐喊:“老孔!先问问他给多少钱,再救他不迟!”

  孔和尚一激灵醒来,见飞机已接近地面。绿油油的农田从身下掠过,飞机就在绿色的绒毯上滑向一条灰色的跑道。平壤,就在窗外了。

  一走下机舱,乘客们就纷纷冲着航站楼顶的金日成画像啪啪拍照,尤其那几十个洋鬼子更加兴奋。同行者感叹,平壤的机场这么小啊!我说,一个只有两千万人口的地区,你要多大的机场啊?你想想银川、兰州、西宁的机场,就不会觉得奇怪了。人出门的第一大忌,就是拿自家看惯的一切去处处衡量所见,那必会造成视而不见,最后是一无所见。

  出海关费了一个多小时,特别是前边有洋鬼子在行李中捣鬼,我们排在最后的这个团就更慢。来接我们的导游大金说,手机在朝鲜信号不通,我替你们保管吧,电脑相机什么的,你们自己拿吧。大家便将手机都塞进大金的包里,孔和尚革命警惕性比较高,将电池和存储卡都留在钱包里了。可是一出海关,孔和尚就看见不少朝鲜人在打手机,“思密达、思密达”说得不亦乐乎。于是问大金,你不是说信号不通吗?大金笑曰:“我们的通,你们的,不通。”

  我们十几人,包的是一辆几十个座位的日本三菱大巴,极为舒适。我迅速发现朝鲜可以开一个“万国车博会”,街头什么车都有,从红旗、吉利、富康、奇瑞,到奔驰、捷达、丰田、福特……驾驶位置有的左、有的右,估计买的多是二手车。不过总体上车流量不大,车速也不超过80迈,可以安安稳稳地静观窗外的景和人。

  从机场到市区大约开了半小时。看窗外毫无出国之感,跟中国的地级市郊区差不多。进入市区,建筑、道路、人和环境所组成的综合印象,马上印证了此前的基本判断:朝鲜的发展水平,大约相当于中国90年代初期,比中国东部地区落后大约十六七年左右。那些楼房的样式,也都跟20年前东北的楼房几乎一模一样。后来一问,朝鲜普通市民的月工资,大约合人民币二三百元,孔和尚1993年上半年,担任北京重点高中的一级语文教师,月工资还没有这么多呢。孔和尚直到20世纪末,成为中国最高学府的老师,月工资才超过千元。而朝鲜人民的住房、教育、医疗,可是全部免费的啊。

  时间已是黄昏,我们先去瞻仰了朝中友谊塔。大金问我们,为什么这座塔用了1025块石头?孔和尚应声答道:“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1958年10月25日,志愿军完成了朝鲜重建任务,全部返回中国。”

  塔周围的草坡上,很多朝鲜市民闲坐着乘凉。我们登上石级,那里有两个漂亮的姑娘在卖花,20元人民币一束。我们列队向志愿军烈士鞠了躬,又献了花,然后到塔内看烈士名簿和壁画。名簿分两本,一本是按英雄和功臣级别排的,杨根思、黄继光两位特级英雄排在功臣的开头,后面还有一个叫孔庆山的。另一本是按照职务排的,先是4位军级干部,然后是毛岸英,然后是师级、团级。三幅壁画很生动传神,一幅是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一幅是并肩作战、英勇杀敌,里边有黄继光、罗盛教的特写;一幅是战后重建、依依惜别的深情。

  离开友谊塔,我们来到凯旋门。磅礴大气,吸收了巴黎、柏林凯旋门的精华,又加上了朝鲜的民族特色。这里是当年金日成凯旋讲话之所。我趁大家拍照,抓紧时间跑到旁边的广场去看电影院。朝鲜文的拼读能力也慢慢恢复了,朝鲜跟韩国一样,都是受日本影响,把电影院叫做“映画馆”。我问大金,海报上的那部电影,是叫《白雾》吗?大金说不对,是叫《白玉》。我立刻想起来,朝鲜文的“雾”,是发“木”的音,而“玉”,是发“雾”的音。于是想起在韩国的日子,不禁吟道:“若非群玉山头见,却向瑶池月下逢。”

  又去金日成广场,那里有些群众在排练节日游行,样子都很轻松,说说笑笑的,令我想起小时候那些美好的生活。然后前往苍光山宾馆下榻,我和张宏良教授被分派到911房间。我说,宏良你看,这就是命啊!你丫不是跟美国叫板吗?你丫不是横吗?偏把你分到911,连我都跟着你倒霉啊,这让汉奸们知道了,人家多他妈解气啊!

  房间设备朴素简单,基本都是中国造。空调是海尔的,电视是金星的,冰箱是白雪的。张宏良打量了一圈,愤然说道:“靠,人家这里什么都有啊!牙刷牙膏、浴液香皂、毛巾拖鞋、棉被毛毯。我上了汉奸的当,白带了这么多用品啊。”孔和尚笑道:“连你都被洗脑了,可见人家汉奸的宣传威力多么巨大啊。当好人难啊,咱要是挺不住了,干脆也当汉奸吧,在咱伟大的中国,还是说假话舒服啊。”孔和尚除了电脑相机,就带了几件衣服,一颗红心,你想想,不要说咱们90年代活得挺好,就是80年代、70年代的中国小县城,也基本没什么匮乏呀?朝鲜难道还不如30年前的中国县城吗?

  简单洗漱后,到一家饭店去吃石锅拌饭。饭前的菜很丰盛,成盘的炸鱼,炒菜,红焖肘子,天妇罗,蚂蚁上树……但大家最爱吃的还是泡菜。孔和尚义务讲解了朝鲜泡菜跟韩国泡菜以及东北朝鲜族泡菜的美学区别。另外,大同江啤酒也很爽口,这是第一个在朝鲜电视上做广告的品牌。最后石锅拌饭上来,有的团友已经吃不动了。韩国的郑教授问我,拌饭的味道如何?孔和尚公正评价道,非常好吃,但是不如韩国的安东拌饭、大邱拌饭和光州拌饭。北朝鲜最好吃的,应该是冷面和狗肉,南朝鲜最好吃的,才是拌饭和烧烤。郑教授又问,北朝鲜的姑娘怎么样?孔和尚说,名不虚传,真是“南男北女”啊。男人,应该说是南朝鲜的更帅;女人,则绝对是北朝鲜的漂亮。南朝鲜的美女大多是人工整容整出来的,北朝鲜满大街的姑娘素面朝天,只要略施脂粉,便都是明星级的。大金赶紧加进来说:“虽然是南男北女,但是你们看我,怎么样?”大家一齐说:“那没问题,大帅哥啦!”

  朝鲜的男人咋一看,个个很严肃,甚至有些刻板,一旦熟悉起来,去掉猜忌,却非常幽默,人情味很浓。交谈多了,更会发现他们很了解天下大事,对中国人的心态尤其把握得入木三分。张宏良说的好:“他妈的中国人来朝鲜的,十个里有八个不怀好意,不是找别扭就是摆阔气,人家朝鲜人看在志愿军的面子上,不搭理你们这些狗杂种就是了。人家心里什么不明白?人家穷点,有尊严;你不过是拿着钞票的狗,人家能看得起你?”

  两位美女服务员进来,演唱了《卖花姑娘》、《阿里郎》等民族歌曲,这都在我们意料之中。出乎意料的,是她们还会唱刘德华、周华健的歌。孔和尚人来疯,也上去跟她们一起唱了《月亮代表我的心》。

  晚饭吃撑了,回到宾馆,大家都到楼下散步。远处是高达一百层的柳京饭店,近处是运动馆、溜冰馆和喷泉广场。晚风拂面,市民三三两两、溜溜达达。21点30分,宾馆楼顶的“主体”二字和大门上方的“21世纪的太阳金正日将军万岁”的标语霓虹灯先后熄灭,只有一片又一片的居民公寓大楼里,灯如星海。大家由这一个细节感受到,只有社会主义,才能真正实现低碳经济。因为不需要恶性竞争,所以晚上就不需要亮着那么多的霓虹灯,连宣传领袖的标语也不例外。而资本主义为了炫耀实力,即便瘦驴拉硬屎也要你追我赶比着浪费能源,最后这些浪费又都在消费者身上赚回来,等于全体人民浪费给自己看。

  回房间看电视,一个现实工业题材的电影和一部以20年代光州为背景的电视剧。听不懂朝语,但情节大体能够明白。剥去意识形态的外衣,孔和尚发现,朝鲜影视跟“韩剧”颇有相通之处,就是都喜欢悲情,刚毅的男人遭受痛苦,深情的美女给男人以巨大的力量,最后惊涛拍岸,一轮红日。

  宏良说洗澡水不够热,这倒正合孔和尚的意。大洗一番,又洗了内裤。双石兄送来大作《毛泽东四渡赤水》,正好睡前一读。万籁俱寂,一夜睡得死香。

进入 孔庆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983.html

3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