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埃及动乱与中国稳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73 次 更新时间:2011-02-13 20:52:54

进入专题: 埃及政变  

司马南  

  

  本文提要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穆巴拉克政治生命已经结束,其个人性命及家族性命家族得以保全就不错了。

  我对此人没有更多的好感,也没有更多恶感。

  但是,穆大爷耄耋之年稀里糊涂做了美国颜色革命的政治的牺牲品,他的个人命运对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具有重要的参介作用:

  其一,切不要以为美国处于战略收势就意味着不会打主动进攻战;

  其次,切不要以为经济上互通有无彼此难分就意味着战略互信增强;

  其三,切不要以为美国主导的颜色革命浪潮如今仅存余波荡漾,勿忘贼偷方便随手牵羊;

  其四,切不要忘记政治体制改革主旨,谨在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今天美国大哥借力打力“西化、分化”势头不减,“中国自己的带头大哥”表情尴尬话里有话,党的指导思想已经出现混乱,可怕的指导思想多元化正在侵蚀着中国社会的肌体;

  其五,切不要忘记中国的社会问题比之埃及一点不少,只要拿起其中任何一条、一件照搬突尼斯、埃及骚乱做法,无论物价、房价、看病、上学、腐败、杨佳、钱云会,导火索引燃临界点都不高;

  其六,切不要忘记脸谱、推特、谷歌,互联网用户已达7亿,当年各个单位才有的大字报通过网络如今贴到一个地方,所有人都看得到,蝴蝶翅膀,叠加震荡,湍流混沌,殊为可怕,美国人埃及熟用此法,对中国岂会手软?

  其七,切不要忘记20年前,人群浩浩街头散步,当局迟迟决心难下,广场纪念碑上的先烈忍看“自由女妖”肆虐,最后扬汤止沸养虎贻患伤我不浅;

  其八,且不要忘记,今天的中国,“带路党”一类各种疑似汉奸组织业已发育成熟,他们已经推出自己的党内代理人,有联系广泛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社会基础,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两报一刊”媒体,有财源广大的各种可疑的基金会,有钱多了准备在“政治体制改革”上有所作为的资本家倾囊相助,还有官、商优势资源齐备,又拿了博士学位,准备以“公公知识分子”身份拼死一搏的“现代性大师”,这些人的集合体,比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厉害得多;

  ……

  

  1、埃及到底怎么了?

  

  埃及,遍及全国的抗议活动愈演愈烈,民众嗓子喊哑了,示威没完没了了,大街上汽车烧了,警察叔叔被打了,政府大楼点着了,好些人莫名其妙地死了,更多的人被抓了,军队的坦克上街了,互联网强行切断了,开罗被迫实行军管了,联合国潘基文倒垃圾倒垃圾出面来说模棱两可的废话了,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妇女希拉里?克林顿表面中庸发下狠话:埃及政府必须做出改变,允许和平的抗议游行,允许互联网蜚短流长,事情不闹大,美国人认为不好玩了……

  众所周知,埃及骚乱之前,突尼斯先乱的,闹起了“茉莉花革命”(美国主导的颜色革命的继续),一场动乱下来,突尼斯不争气的总统本·阿里在掌权23年后黯然下台三十六计走为上。

  如今,埃及的骚乱将怎样收场?

  目前还不得而知。

  手头资料有限,从来没有去过埃及这个国家,短时间不好对具体事情做出确定性判断。但是有鉴于中国某些“反体制的好汉”,某些“普世价值传销组织”蠢蠢欲动,我们有必要对突尼斯尤其是埃及的骚乱来龙去脉及其对中国的影响做一点分析。

  

  2、事情的起因

  

  埃及的游行示威的起因,据说是源自于对政府有不满。

  但是具体不满什么?我们不知道。

  早就不满,为什么今天突然启动掀起大规模的游行?

  我们也不知道。

  我们知道的是,抗议活动对于埃及这个国家来说,不是什么新生事物,2004年以来,埃及就发生过很多抗议活动,但是这一次有不同,抗议者不遵守法律,而是通过非法手段表达诉求,伤及路人肆意破坏公共设施,向警方投掷石块。超过2000名游行示威者上周三晚开始在开罗沿尼罗河的林荫道上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警方早有准备,发射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并直接拖走抗议者。

  但是,示威人群不肯退缩,有人被誉为“不怕死”,居然能够逼退了两辆装满安全部队的装甲车。显然,这是安全部队忍耐的结果,否则,手无寸铁的民众是如何对付装甲车。

  接下来,发生两起“埃及***事件”:最新的抗议活动造成两人死亡,抗议群众与警察在冲突中各丧命一人,安全官员认为这是意外事件,乃为“交通事故”。但是,游行示威的组织者不这么看,他们找到炒作题材,说得越发血赤呼啦的,激发起民众更多的愤怒,于是,开罗乱局迅速向全国蔓延。美丽的苏伊士,抗议者们点燃了当地的政府大楼,烧的比某大裤衩着火厉害,他们乘胜前进,试图焚烧“双民党”(埃及执政党民族民主党)在苏伊士党部大楼。埃及反对派在网上不断号召民众上街,并把这天命名为“愤怒日”。

  

  3、穆巴拉克总统其人

  

  毫无疑问,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总统是核心人物、目标人物,游行示威的 核心口号是“穆巴拉克下台”。假如这是主要诉求,埃及的事情很简单,下次就选他下台不久就完了吗?穆巴拉克本来就是选上来的.

  空军参谋长出身的穆巴拉克1974年晋升中将,1975年任副总统,1980年任埃及“双民党”(民族民主党)总书记,1981年10月当选总统兼武装部队最高统帅,1982年1月当选”双民党”主席,这老哥居然能在1987、1993、1999、2005年连任埃及总统。尤其是最近这次,2005年,他在埃及历史上首次有多名候选人参加的总统选举中赢得压倒性胜利,又一次当选埃及总统。

  如此说来,即使按照最美国的民主标准,这个总统合法性与政绩也是不错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穆巴拉克上台,完全是临危受命:1981年10月6日,在“十月战争”八周年纪念日举行的盛大阅兵式上,萨达特总统遇刺身亡。严峻形势之下,穆巴拉克众望所归。及穆巴拉克当选,选票竟然高达以98%。

  与前任萨达特总统相比,近三十年和平安全的生活,缺少血腥刺激、缺少悲壮激情,人们似乎不满意领袖在杯光交错灯红酒绿下的享受人民的拥戴,穆巴拉克没有机会像萨达特一样在外交方面乾坤大挪移,例如,驱逐苏联军事顾问,摆脱苏联对埃及的控制;渡过苏伊士运河,和叙利亚一起发动第四次中东战争,并取得胜利;亲自前往耶路撒冷同以色列总理贝京会晤,结束了两国之间长达30年之久的战争状态,并收回西奈半岛三分之二的领土。

  但是,穆巴拉克执政并不容易,激进的伊斯兰“圣战者”组织曾三次试图谋杀他,一直有人扬言萨达特的下场(被暗杀)就是穆巴拉克的下场,另一个已被取缔的伊斯兰激进组织也两次实施刺杀行动,他侥幸地总是化险为夷。

  

  4、假如人民真的不喜欢穆巴拉克

  

  假如真的是人民不喜欢穆巴拉克,这事情很简单,弹劾他就是了。依照1971年9月11日经公民投票通过的永久宪法,埃及是 “以劳动人民力量联盟为基础的民主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总统是国家元首、武装部队最高统帅;总统由人民议会提名,公民投票选出。1980年5月22日经公民投票修改宪法,规定政治制度“建立在多党制基础上”。虽然规定“总统可多次连选连任”,但是,弹劾的程序也很明确,不但可以在议会启动弹劾程序迫使穆巴拉克下台,而且还可以同时要求双民党下台。在“人民议会是最高立法机关”“最高权力机关的前提下”,用中国的话说,一切的都可以在法治的轨道上有序地解决。

  干嘛要上大街呢?

  干吗要流血呢?

  干嘛要破坏现有秩序呢?

  依照西方的波普尔民主理论,国家最高权力的不流血地转移,是民主的最重要的标志(参见司马南《民主胡同40条》之后夹道4:“最高权力交接”,不是“最高权力转移”一节),波普尔先生特别强调的重点,在“不流血地更换政府”。就波普尔的论述来看,政治的具体统治形式不重要,政府的更换方式不重要,不流血地更换政府最重要,新政府接管统治的权力最重要。

  西方民主理论家波普尔先生很务实,很不在意“形式”,他没有强调“票决”,没有强调“直选”,没有提到任何国族民主政治形式的唯一性,也没有提到民主理念的先验性,没有提到应该捍卫某国民主的价值观,没有提到单边输出民主,更没有提到武力颠覆者自定义的不民主政权…… 对于街头骚乱的方式、民粹主义的方式来颠覆最高权力,波普尔先生认为,这与民主概念,未免远了一点。

  

  5、经济下滑是动乱主要原因吗?

  

  媒体报道说,因为人民不满经济下滑。

  这至少不是全部事实,埃及的经济没有那么差。

  埃及的农业很强,水浇地比重比较高,因为天热和耕作集约,一年二熟甚至三熟,这个国家至今保持非洲单位面积产量最高,长绒棉和稻米产量均居非洲首位,玉米、小麦居非洲前列,还产甘蔗、花生等。地下掘一个窟窿就出油,原油独占出口总值的一半左右,苏伊士运河每天通行的船交上来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也挑不出穆巴拉克领导的经济什么狠茬来。

  穆巴拉克实行“生产性开放政策”,放宽对私营企业的限制,经济发展的不错。1991年,因为反对伊拉克侵吞科威特,美国等西方国家争先恐后向埃及提供贷款,美国还免去埃及所欠债务。穆巴拉克比较照顾人民生活,埃及政府长期实行家庭补贴制度。对大米、面粉、食油、糖和能源等长期实行物价补贴,埃及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中国高得多。

  纵观国家动乱离历史,往往不是在经济最困难,日子最难熬的时候产生“集体溃败”,而是在见到好处,享受到利益,欲望调动起来贪欲大长的时候,人们绷不住了。但是假使就是如此,街头骚乱又有什么用呢?

  

  6、新媒体与人民不满的互动

  

  人们走上街头,愤怒地高呼口号,试图捣毁现存秩序,一味地宣泄情绪,寻衅运警察冲突,要求穆巴拉克下台,就其直接导火索而言,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是——海外及其当地媒体成功地扮演了组织者煽动者的角色,是媒体告诉公众,埃及的物价已经忍无可忍,埃及的总统家族腐败透顶已经忍无可忍,也是媒体告诉公众,阿拉伯世界另一位长期执政的铁腕人物突尼斯总统本·阿里已经下台。很简单,只要你肯想突尼斯人民一样,上街示威游行砸汽车点火烧大楼,你的愿望就会实现,穆巴拉克就会被赶下台,只要穆巴拉克下台,你们不满意的腐败现象、高失业率、高物价就会改变。示威者还在街头向两旁围观民众介绍突尼斯人的“革命经验”:“他们能行,我们也能行”。

  他们如法炮制的突尼斯“推特革命”(Twitter revolution),连一点改动都没有,抗议组织者主要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信息,8000万总人口的埃及超过9万网民在Facebook上留言,表示支持“推特革命”,游行时,抗议者直接用网络发布最新的信息和图片。

  

  7、增加复杂变数的巴拉迪还乡

  

  到这个时候,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上街的一共就20万人,闹得起劲的也就万把子人,主要是80后小闹将,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年轻人发泄完了一哄而散。

  但是,埃及的事情复杂在,巴拉迪回国了,他甚至参与了示威。

  此人是著名改革派人士,是 2005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他通晓阿拉伯语、英语和法语。毕业于纽约大学法学院,系联合国系统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这是给美国人当差,活不好干,但是这个埃及人干得不错,同一个职位连任三次。穆罕默德·巴拉迪有点像当年的***、***,当然比***的国际声望高得多,美国人看他也更顺眼。

  他的回归,对于本已十分复杂的埃及局势,无疑是火上浇油。

  巴拉迪声称:“现在的埃及政权一点都不听从人民的诉求,如果人民,特别是年轻人,希望我来领导这场运动,我会让他们失望的。”“我当前的主要任务是见证一个新的政权和新埃及通过和平方式诞生。”

  说的够坦率啊。

  原来,这是一个要回来当总统的先生,他无私地要满足人民被领导的愿望。去年他已经放话,表示有可能参加今年(2011)举行的埃及总统大选,所以,既然有人已经上街了,只要此时到街上振臂一呼,获取一些民众信任的政治资本,并将这些资本攒到总统大选时,买些票是很容易的。

  

  8、希拉里使埃及真正进入混乱状态

  

  即使穆巴拉克的政治敌人巴拉迪回国助阵,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相信军人出身屡战屡胜的穆巴拉克将军完全可以应付。但是,埃及的街头不仅出现了巴拉迪,而且又在大屏幕上现出了希拉里·克林顿,这个资深女人的态度才导致埃及局势,真正进入难以收拾的混乱局面。

  本来,美国曾经是一边倒地支持穆巴拉克政权的,因为埃及对美国打击伊拉克曾经给予过策应,更因为埃及当年在苏美对立时,坚定地站在美国一边,对苏联采取的果断驱逐行动博得了美国的好感。

  但是,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美国政府的态度逻辑地出现微妙转变。

  吉布斯这位白宫发言人是这么说话的:当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埃及政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79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