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弘:对外援助与现代国际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12 次 更新时间:2004-08-15 18:47:36

进入专题: 周弘  

周弘 (进入专栏)  

  它们会在一些带有全球性的问题上达成较多的一致,而在其它一些方面则会形成不同的利益组合。例如北欧国家组成的团体经常提出一些发展观念和建议,而欧洲联盟则不仅在成员国之间形成了更加紧密的联系,而且通过从成员国征集资源而建立了独立的欧盟援助计划。

  

  (二)援助国与受援国之间的关系

  从援助国与受援国之间的关系来看,力量对比的不对等是引起援助国国内因素外化的一个主要原因。根据经合组织2001年的统计,1999年美国的官方发展援助拨款仅占到了它国民生产总值(GNP)的0.1%,日本占到了0.35%,法国占到0.39%,德国0.24%,英国0.24%,意大利0.15%, 只有少数北欧国家和荷兰达到或超过了0.7%。 发达国家将这些十分有限的国内资源用于极端贫困的国家,就会成为数量可观的资源。这些资源既可以用于发展经济,也可以用于强化政权,还可以用于制度改革。总之,援助资金可以转化成为许多种力量,受援国出于不同的目的,都会愿意得到这笔资源,甚至为之付出一定的政治代价。由于力量对比的失衡,掌握了资源的援助国就获得了一种超越传统主权国家的政治力量或筹码,用以实现对于弱国的政策干预,甚至政治干预。

  从斯多克在三个不同时期的理论也可以清楚地看出这种在外援领域里援助国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他在分析三种国际主义的时候,受援国的“国家建设”计划还是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必要条件,在尊重国家主权的基础上,援助国和受援国之间还存在着平等相对的关系。他在阐释“经济条件论”的时候,反映的正是“华盛顿共识”和“新自由主义”把外援作为载体,在全球推广市场化和私有化的时代,而他的“政治条件论”则分析了冷战结束以后援助国在政治和社会理念方面向受援国的大举渗透。到了他提出“一致性”的第三代理论时,援助国已经通过内部整合,全面而深入地寻求对于受援国的整体战略了。在半个多世纪的外援历史中,对外援助这个“安静的”外交工具已经改变了援助国与受援国之间联系和交往的方式,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在观念、方法和制度上对受援国产生着渗透作用。

  当然,所有这些渗透往往是在受援国自愿的基础上发生的。伴随着观念、方法和制度等“软件”转移的是资金、技术和设备等急缺“硬件”的转移。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国与国之间的不对等不仅表现在“硬力量”方面,也表现在“软力量”方面,表现在规划发展和组织力量进行发展方面。一位瑞典国际发展合作署的官员称:“假如受援国能够提出很好的项目建议书,那么我们会很乐意扮演一个次要的角色,并且提供我们擅长的东西,比如说是技术。” 正是由于发展中国家缺乏这样的软力量,从援助国转移到受援国的外援才参与到了受援国从发展战略规划、经济货币政策,一直到民主政治选举等各个领域里的活动。即使是瑞典这样的“友善国家”也不否认,对外援助通过贡献瑞典的“专长”干预了受援国的内部事务。

  列宁曾经说过,“资本输出……只会扩大和加紧资本主义在全世界的进一步发展”。 援助国的官员们同样确信,随着对外援助资金从北向南的流动,必然地要产生文化、知识、技术和生活方式从北向南的流动,各种要素从世界工业的主要中心流向世界各个边远的角落是不可逆转的潮流。 这种流动在带动各种要素从援助国向受援国转移的同时,也“削弱了其他的传统价值,特别是那些与受援国的主权有关的传统价值。” 随着外援资金的流动而在全球推广的价值有些是属于全人类的,但是有些则仅仅代表了个别利益和经验。

  

  (三)在超国家、次政府和非政府层面上的关系

  前面提到,传播西方文明的载体不仅限于援助国提供的双边援助,而是包括了超国家、次政府和非政府的外援行为者。除了国家以外,活跃在外援领域里的行为者还有超国家的组织、次政府以及非政府组织。它们的工作早就超越了国家的藩篱,根据各自的专业领域建立全球性的网络。它们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影响着整个世界,当然也包括受援国。例如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海外发展委员会”(ODC)曾经在1979年提出了全面的人类基本需求指标,就迫使整个外援世界的观念和方式,援助国与受援国之间的援助关系发生了变化。对于社会发展指标如基尼系数、成人文盲率、能源和用水量、预期寿命、初生儿和孕产妇死亡率、甚至病床率和人均医生率等的统计影响了外援资金的投向和使用方式。再如国际组织对于发展中国家军费开支问题的关注引起了日本对越南、柬埔寨、古巴、阿富汗、埃塞俄比亚等国援助的削减或中止。

  

  五.结论

  

  在全球化的时代,世界上出现了一个多元外援行为者追求不同目标的混乱局面。首先,援助大国继续通过双边援助,发挥各自的优势,并且致力于以少量的投入回收数倍的实惠;其次,一些具有相近目标的援助者在共同点的基础上谋求发挥整体势力和实现整体利益;第三,在国际层面上,经过援助国之间的协商形成了一系列或明或暗的原则、标准、规则和程序;最后,许多援助国内的“官民合作”和“地方参与”,以及非政府组织的国际化都使得国家非主体化、“超越国家中心”的现象不断出现。此外,对外军事援助继续起着在援助国内保护就业,在受援国内阻碍发展的作用。 上述混乱局面由于国际社会中的司法不足、参与不足、激励不足和约束不足而加剧。

  对于能够调动本国的“软国力”,自主地制订发展战略,并主动地将外援资金合理地利用来加强国力和造福人民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强大的国家功能成为引导多元外援提供者为我所用的必要中介。在这个方面,中国有许多成功的经验可以总结。一位瑞典国际开发署的主管官员曾经说,“如果所有的受援国都能够像中国这样,动员他们的社会去发起,并且利用外来援助,为自己国家的发展事业服务,那么发展合作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利合作。” 。

  对于在硬国力和软国力方面都处于劣势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发展合作项目的成功与否最主要的还是取决于受援国在文化和精神等“软”领域里的同等地位原则和“自强”精神。在国际关系处于无政府的状态和条件下,主权国家必然要利用对外援助追求它们自己的国家利益, 如果受援国没有足够的文化力量去回应和利用这种国际转移支付中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力量,反作用于“外援伴随干预”的时代潮流,那么对外援助自身是不会有利于发展事业的。

  

  主要参考文献:

  

  Cox, Aidan and Koning, Antonique: Understanding European Community Aid. European Commission, Brussels, 1997.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1977, 1992-1997, OECD/DAC.

  Geographical Distribution of Financial Flows to AID Recipients: 1960-96.( CD-ROM), OECD/DAC, 1998.

  Grilli, Enzo R: The European Community and the Developing Countri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3.

  Kissinger, Henry: Diplomacy.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95.

  Keohane, Robert: After Hegemony: Cooperation and Discord in the World Political Econom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4.

  Lachmann, Werner: Entwicklungspolitik: Band I: Grundlagen, Oldenbourg, 1994.

  Lachmann, Werner & Schultz, Eckhard: Entwicklungspolitik: Band II: Binnenwirtschaftliche Aspekte. Oldenbourg, 1997

  Lachmann, Werner: Entwicklungspolitik: Band III: Außenwirtschaftliche Aspekte. Oldenbourg, 1994.

  Lancaster, Carol: Transforming Foreign Aid. United States Assistance in the 21th Centur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2000.

  Payaslian, Simon: US Foreign Economic and Military Aid. The Reagan and Bush Administration,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1996.

  Rhodes, Robert I, (ed.): Imperialism and Underdevelopment—A Reader. Monthly Review Press, New York & London, 1970.

  Ruttan, Vernon W.: United States Development Assistance Policy. The Domestic Politics of Foreign Economic Aid,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6.

  Stokke, Olav (ed.) Aid and Political Conditionality, EADI Book Series 16, Frank CASS. London: 1995.

  Stokke, Olav (ed.) Foreign Aid Towards the Year 2000: Experiences and Challenges, EADI Book Series 18, Frank CASS. London: 1996.

  Stokke, Olav (ed.) Policy Coherence in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EADI Book Series 22, Frank CASS. London: 1999.

进入 周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周弘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36.html
文章来源:《欧洲》2002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