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道生:“腐败利益集团”与一个县委书记的遭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43 次 更新时间:2004-08-15 09:34:51

进入专题: 反腐败  

邵道生  

  

  看了人民网的《连江县委书记致信人民网: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一文后,能说什幺?什幺都说不出来,作为堂堂一县之长的县委书记,为了反腐,居然在6年间与防弹衣打上了交道,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今腐败与反腐败真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斗争啊,反映了当今反腐败是多幺的严峻,反映了在一些地区官场的政治生态环境是多幺的恶劣啊!

  

  什幺原因?根本的原因是当今的反腐败斗争的对象发生了变化,它已经不是和单个的腐败分子在斗,而是在与“一帮人”、“一伙人”、“一团人”在斗,在与“大款”与“大官”间在“权钱交易过程”中“自然形成的腐败利益集团”斗,在与“一个非实体性的、非紧密组织结构的腐败利益共同体” 斗,在与“具有相当势力的、能影响当地生态政治环境的腐败同盟”斗。

  

  必须看到的是,在一些地区、一些领域、一些部门、一些单位中,这个“腐败利益集团”已经根本不是存在不存在的问题,而是它的势力、它的能量究竟大到什幺程度的问题,对它当地的“政治生态环境”影响到什幺程度的问题。

  

  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为什幺有此遭遇?根本原因就是黄金高触动了由“龙头老大式”的“重量级人物”——“大官”与“大款” (“假外商、假公司、假资信”的“源盛公司”)——组成的“腐败了的利益集团”,这个“腐败了的利益集团”很快地意识到他们如果不作拼死的反抗,不将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置于死地,不仅会在短时间内以各种非法的、违法的手段完成的“血腥式的原始积累”(譬如,仅一个江滨路改造工程,总计国有资产有形、无形流失就达6800多万元,拆迁户损失近300万元)丧失贻尽,而且自己面临的将是一场彻底的、被送上法律审判台的“灭顶之灾”。

  

  这就决定了“腐败利益集团”与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之间展开的这场真正意义的、没有硝烟的、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应该说,作为一个县的县委书记。他有的政治资源、法律资源、经济资源还是“很厉害的”,然而在这个具有更厉害势力的“腐败了的利益集团”面前,在这个盘根错节、上下串连在一起的“关系网”面前,他还是处于劣势,处于下风,处于弱者的境地。

  

  所以,在“腐败利益集团”的“旺盛攻势”下,有关部门形成了一个出尔反尔的调查报告:在连江调查时还表态“这是个典型腐败案件”,然而最终却形成了一个“连江政府理亏,开发商有理”的调查稿。

  

  所以,在“腐败利益集团”的“旺盛攻势”下,福州市政府作出了一个“行政复议书”——撤销了连江县政府〔2002〕60号、61号《关于暂停使用国有土地的通知》。更有意思的是:这个“行政复议书”开发商接到好几天了,而连江县政府对此却一无所知。

  

  所以,在“腐败利益集团”的“旺盛攻势”下,尽管这个“行政复议书”连江县政府不服,向连江县法院起诉。案件却很快被提到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但至今已两年多尚未判决。

  

  所以,在“腐败利益集团”的“旺盛攻势”下,明明是一个大腐败案,福州市成立的以市纪委、市公检法部门集成的专案组,却得出了一个“连江没有腐败案,连江只有300多万元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灰色地带”的所谓“结论”。

  

  所以,在“腐败利益集团”的“旺盛攻势”下,在这一案件的“关键阶段”,2003年2月,上级通知黄金高去中央党校学习半年,让你想搞也搞不成。

  

  所以,在“腐败利益集团”的“旺盛攻势”下,尽管一些省领导,省人大、省纪委和省检察院等有关部门一直支持连江查处此案,然而,案件查处暂搁,已被拘押的周龙盛也被释放。这就是说,即便有“一些省领导,省人大、省纪委和省检察院等有关部门”,“追回的只不过是其中一小部分1000多万元”……

  

  所以,在“腐败了的利益集团”的“旺盛攻势”下,开发商试图雇佣“黑道”杀手对黄金高下手,福州市公安局下令连江县公安局为黄金高配置了两位保卫干警,的确是这样,“红道”、“黄道”、“黑道”之间的“三结合”是“腐败利益集团”发展的必然结果。

  

  ……

  

  总之,整个案件的发展态势,基本上是按照这个“腐败利益集团”的意志在发展。这就是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致信”人民网的真实原因、真实背景。

  

  于是,我想到了当地官场的政治生态环境的问题,我想到了最近几年当地接二连三的腐败大案:“赖昌星案”、“陈凯案”以及最近的“陈健案”,一个接着一个,伴随赖昌星、陈凯案和陈健等“富豪”的落马,一大批位高权重的“地方性高级干部”成为他们落马的“殉葬品”。被赖昌星“拖入”案子的“地方性高级干部”可以说是“不计其数”;而被称为福州首富陈凯的被捕,8名“地方性高级干部”(原福州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宋立诚、原福建省政法部门官员智渡江、原省地税局副局长李康振、原福建三明市副市长刘用照、原福清市委书记朱健、原福州市晋安区检察院检察长陈峰、原鼓楼区法院副院长游礼杰、原鼓楼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游可为)被中纪委专案组“双规”。而在2004年2月一个拥有资产达3亿多元的福建华威集团总裁陈健被抓后,据报道,多位官员被“双规”;尤以“五一”至今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福州落马的官员就达数十人之多。

  

  在这类一次又一次的“官场强烈地震”之背后,难道不就是“大款”与“大官”之间形成的“腐败利益集团”吗?!所以,发生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致信”人民网决不是偶然的,它是在当地官场的政治生态环境很是严峻的背景下发生的,是在“大官”与“大款”组成的“腐败利益集团”非常猖狂的背景下发生的。

  

  于是,我想到了江泽民同志为什幺要强调中国共产党内“绝不允许形成既得利益集团”之原因,什幺意思?二层:一是发出警告,防患于未然;二是一旦发现予以坚决打击、彻底清除!

  

  连江县委书记致信人民网: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

  

  我作为中共福建省连江县委书记,在组织查处一起因官商勾结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6000多万元、群众利益损失近300万元的典型腐败案件——福建省连江县江滨路开发建设腐败案时,坚持党性,履行自己的职责,受到了生命威胁,我并不感意外,但我却是遇到重重阻力,得不到上一级有关领导和相关部门的支持,我深感困惑!

  

  我在福州市财委主任任上,在查处轰动全国的 福州“猪案”时,就成为个别人眼中钉、肉中刺。1998年福州市财委保卫处长在查处违法生猪屠宰窝点时,被黑恶团伙势力有组织的围攻、殴打致死,因当时福州市政法系统一些干警充当社会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长时间犯罪分子得不到应有的惩处,后经党和国家领导人批示,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两次曝光披露,案件历时四年才得以浮出水面,依法得到查处,两名主犯被判除死刑,其他10多名涉案人员被判3年至无期徒刑不等,近20名福州市政法系统和相关部门干部因此案被判刑、撤职、处分。在查处“猪案”期间,我曾26次接到过恐吓信件和电话,对我进行生命威胁。几年时间,由公安部门派出保卫人员护送我上下班,最多时我的家庭有9个保卫人员。我整天穿、带防弹衣上下班。2002年1月,我从福州财委调任连江县委书记,以为可以摆脱这种生活状态,但愿望与事实往往有差距,其原因就是为了挽回流失的国有资产和受损的群众利益,我掀开了连江县江滨路改造建设腐败案件,再次受到威胁,下乡、外出又得都随带防弹衣。

  

  2002年1月26日,我到连江上任。组织上考虑福州“猪案”查处的情况,为了我的人身安全,以防万一,安排我住在驻连部队机关。但我没有想到,1月27日一早上班,我就被100多名群众堵在驻军宿地门口,办公室同志告诉我这些都是江滨路拆迁户,事情牵涉到前任县委书记,比较复杂。于是我安抚了群众,并未作任何查处案件的打算。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上班,又被200多名群众堵住门口;到第三天,增加到300多人。一些群众了解我的底细,问我在福州连“猪案”都敢搞,到这里这点事都不敢管吗?当时我表示要作一番调查。3月15日全县信访接待日,近600名群众聚集在县委书记的接访室前,打着标语、漫画,大喊冤情,我和工作人员接待了他们,群众代表带着几百人按着手印的上诉书,向我倾诉上一任县领导和一些干部与开发商相勾结、大肆侵吞国有资产、严重损害拆迁户利益的问题,群众代表要求:既然共产党讲“三个代表”,群众的疾呼,县委就不能置若罔闻,否则何处“代表”,“代表”什么?随后,我找一些县领导和中层干部了解情况,得知这可能是一起严重的腐败案,牵涉到700多户群众的利益和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

  

  应该说,当时我心情十分矛盾,经历了几年惊涛骇浪般艰险的生活,我实在不想再卷入到此类案件中,只想把连江的经济好好搞上去。再说后任查处前任的案件,这在政治上颇多忌讳。可是如果不管,就是回避矛盾,置国家利益与群众利益于不顾,作为一个党员,我于心不安;作为一个县委书记、县里“一把手”,“民有所呼,我有所应”,群众反映的问题不能置之不问,腐败问题更不能坐视不管,是群众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最后我向福州市委书记汇报了有关情况,书记要求查个水落石出。

  

  经过连江县江滨路改造建设遗留问题协调工作领导小组和相关部门一段时间的认真调查,基本查清了江滨路改造建设中存在着触目惊心的国有资产流失和群众利益严重受损问题。2000年,县里决定投资建设连江县防洪堤及江滨路改造工程,在前任县委书记的运作下,并没有经过有关部门评估,一下子把工程造价定为3000万元,并决定将连江皇家大酒店附近的4块土地100多亩作为捆绑,以每亩20多万元总计2672万元低价出让给中标者,以抵偿工程款来建设江滨路堤工程,其余328万元由县财政支付。且这用以抵偿工程款的土地价格也未经有关部门评估。原县土地局长认为这样做不妥,如果直接拍卖土地,按当时的市场价每亩就可以拍到40多万,总计可以获得土地出让金4600多万元左右。前任县委书记不听,直接拍板决定了。工程招标时其他公司都被一一劝退,说这是书记项目,请他们不要插手,最终由书记老家福清的几名开发商(据他们称是澳大利亚籍)以澳大利亚雄宝公司名义中标,后来他们成立了福州市源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运作江滨路改造建设工程。

  

  该工程经审计部门审计,实际上只耗资1196万元,与原定的造价相差1804万元。同时,被拆迁的连江县饮服公司、博物馆、凤城卫生院、文化馆四家单位国有资产流失1042万元。以饮服公司为例,原本有店面774平方米、仓库140平方米,回迁时变成以店面140平方米、仓库774平方米计算,仅此项损失就达600多万元。在江滨路改造过程中堤路改弯取直新增的41.25亩建设土地,依法应属国有,但也被开发商侵吞,按当时市场价值1700多万元。此外,开发商还拒不缴纳人防易地建设费300多万元,以及倒卖土地所得的税款100万元。以上国有资产流失4900多万元,加上100多亩土地未经评估以每亩20多万的低价抵偿给开发商,国家又损失近2000万元。总计国有资产有形、无形流失6800多万元。

  

  此外,被拆迁的老百姓利益也受到严重侵害,引起拆迁户不断群体上访。连江县1995年底的拆迁货币补偿差价标准是每平方米413元,到了2000年,按理说,随着物价指数上涨,对百姓拆迁户的补偿标准是要提高,但为了开发商的利益,在前任县委书记的授意下,县政府出了262号文件,更改了地段级别,每平方米的货币补偿标准反而比1995年的文件规定下降了83元。这在全国2500多个县份恐怕是唯一一个倒行逆施的案例。但开发商还不满足,在回迁时,一些拆迁户的实际面积又要比约定补偿面积短缺几平方米,总计拆迁户损失近300万元。

  

  为妥善解决江滨路改造建设遗留问题,4月1日,我召集了县委常委会,决定成立江滨路改造建设遗留问题协调工作领导小组,对江滨路遗留问题全面进行调查摸底。4月15日,又召开县五套班子领导联席会议,通报江滨路改造建设中土地使用存在问题,提出了“实事求是,正本清源,有错就纠,爱护干部,软着陆”的处理原则,并作出收回41.25亩国有土地的决定。后由连江县政府作出连政综〔2002〕60、61号《关于暂停使用国有土地的通知》,要求开发商暂停使用应属国有的新增建设用地,须交清土地出让金后,才有权开发建设。开发商不服,向福州市政府申请复议。

  

  5月28日,市纪委人员来连江调查相关情况,当时表示这是个典型腐败案件。没想到6月8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反腐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良治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2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