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辉华:哈特: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的哈佛教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13 次 更新时间:2010-12-27 23:20:54

进入专题: 哈特   哈佛  

聂辉华 (进入专栏)  

  

  一、著述等身的学术生涯

  

  所有的经济学家可以分为两类:理论经济学家和应用经济学家。在当今主流经济学界,理论经济学家通常是数学专业出身,他们使用复杂的数学模型来构建新的经济学理论,然后应用经济学家将这些新的理论用于分析实际问题,或者对这些新的理论进行经验检验,或者为这些新的理论提供案例研究。因此,如果说经济学是社会科学的皇冠,那么极少数提供分析框架的理论经济学家就是为这顶皇冠嵌入明珠的超级明星。如果说哈佛、MIT、斯坦福等顶尖大学是国际经济学江湖中的武当、少林,那么这些理论经济学家就是它们的镇院之宝。事实上,大约80%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都是理论经济学家。在当今经济学江湖的泰山北斗中,有这样一个经济学家:他是数学本科出身,现在却是数学模型用得最简单的人;他提供了被广泛检验和应用的理论框架,却从不涉猎经验研究;他有着英国贵族式的绅士风度,却又保持着美国式的热情洒脱。他就是奥利弗·哈特(Oliver S. Hart)教授。

  

  哈特现为哈佛大学经济系Andrew E. Furer讲座教授,是世界计量经济学会院士、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和英国科学院通讯院士(corresponding fellow)[①],原美国经济学会副主席、美国法律经济学会主席和哈佛大学经济系主任,曾是QJE、Econometrica、RES等诸多顶级期刊的副主编。哈特教授的研究领域是契约理论、企业理论、公司金融和法律经济学,他是不完全契约理论和企业的产权理论的开创者之一,并且至今仍是该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由于他在不完全契约理论方面的奠基性贡献,他也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热门人选。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注定是为经济学而生的,哈特就是其中之一。他1948年出生于英国,几年前加入美国国籍。1969年,他在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获得数学学士学位,这为他奠定了扎实的数学基础。在读大学时,他对经济学发生了兴趣,于是转攻经济学,并于1972年在英国华威大学(Warwick)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20世纪70年代不仅是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时期,也是经济学发展的黄金时期。其时,风险决策理论、博弈论、信息经济学和企业理论等微观经济学新分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哈佛、MIT、普林斯顿和斯坦福等美国顶尖名校正是这些新兴学科的大本营。于是,1972年哈特越过大西洋,来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求学,并于两年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哈特又回到英国,在艾塞克斯大学(Essex)担任讲师。对于学院派经济学家而言,博士毕业后的几年是一个人决定其学术地位的关键时期。年轻的哈特博士在毕业后的三年内,在国际顶级的QJE、RES和JET等杂志上一口气发表了六篇关于不完全市场和金融市场均衡的优秀论文,在学术界初露峥嵘。他的学术身价也水涨船高,仅仅一年之后就跳槽到剑桥大学丘吉尔学院。在之后的六年中,他继续研究金融市场上的接管问题,并涉猎垄断竞争理论。1979年是哈特学术生涯中的关键一年。这一年,他找到了一生中最主要的研究伙伴格罗斯曼(Sanford Grossman)教授,一位数理金融学家,现在是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也是在这一年,由于哈特的突出发表记录,年仅31岁的他当选为世界计量经济学会院士。计量经济学会院士是极高的学术荣誉,目前获得此殊荣的华人经济学家还不到10位。1981年,哈特被伦敦经济学院(LSE)直接聘为正教授,跳过了副教授。1984年,哈特在麻省理工学院(MIT)访问一年,随后正式到MIT经济系担任教授,并从此在美国定居。在MIT期间,哈特教授与合作者写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两篇论文:1986年与格罗斯曼合作的《所有权的成本与收益》,以及1990年与莫尔(John Moore)合作的《产权与企业的本质》,先后发表于《政治经济学杂志》(JPE)。这两篇文章提出了一个从不完全契约的角度分析企业产权的新框架,即著名的GHM模型。如今,不完全契约理论已经成为研究企业产权、企业融资、国际贸易、政府边界乃至社会契约的最主要框架之一。根据Google学术搜索引擎统计,这两篇文章至今被引用次数分别超过4900次和3100次,这比一些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引用次数还高。此时,哈特教授的学术声望达到了一个顶峰,于是1993年被哈佛经济系挖角,先是担任教授,四年后担任讲座教授至今。纵观哈特教授的学术生涯,他由不完全市场和资产组合到接管问题,接着研究垄断竞争理论,然后研究劳动契约,最后聚焦于不完全契约理论,可谓如鱼得水;他在剑桥和普林斯顿求学,在剑桥、LSE、MIT和哈佛任教,从少年成名,到如日中天,可谓纵横捭阖。令人羡煞!

  

  哈特教授的父亲Philip D'Arcy Hart(1900-2006)是英国著名的内科医学家,在治疗肺结核方面贡献突出,以106岁的高寿辞世。其母亲Ruth Meyer是一位妇科医生。也许因为父母都是医生,哈特教授坚持锻炼,身体硬朗,60多岁的人走起路来健步如飞,吃起饭来比我还快。哈特教授的祖上曾有一位贵族Samuel Montagu,是一位银行家和政治家,曾担任多年的英国众议院议员,并被授予贵族爵位。哈特的妻子丽塔(Rita B. Goldberg)在哈佛大学培训学院担任文学讲师(lecturer,非终身职),他们的两个儿子Daniel和Benjamin都不在经济学界。因为丽塔跟我说,她认为孩子们应该选择自己喜欢的事业。哈特教授醉心于经济学研究,她可不希望一家人在一起只能讨论经济学。

  

  二、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

  

  从2009年9月1日到2010年9月1日,我受国家留学基金委全额资助在哈佛大学经济学系从事了一年的博士后研究。我的博士后导师正是哈特教授,因此我有幸得以近距离接触哈特教授,耳闻目睹了真正的大师风范,并在他的谆谆教导之下学习了做研究的一招两式。他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尤其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我从本科开始就对企业理论感兴趣,并且把不完全契约理论当作硕士论文和博士论文的主题。在写作博士论文期间,我曾经通过电子邮件向不完全契约理论的两位大师奥利弗·威廉姆森(Oliver Williasmon)和奥利弗·哈特教授请教过问题。考虑到前一个Oliver年事已高,而后一个Oliver仍然活跃在学术前沿,于是2008年10月我向哈特教授申请到哈佛经济系跟他做博士后研究。他很快就同意了,我没想到第一次申请居然如此顺利。事后他告诉我,他认真地看了我发给他的材料,包括一位教授高调的推荐信,还专门请国内一个海归学者审阅了我的简历。

  

  在出国之前,我曾经问了很多在海外学习过的人,我应该如何与导师探讨学术研究。他们全都告诉我,导师肯定不会有兴趣和时间与我们这些访问学者讨论学术问题,因此不必做任何准备。于是,我几乎是两手空空地来到哈佛大学。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哈特教授就要求我在每周二的组织经济学研究生午餐讨论会上做一次学术报告!无论是英语水平还是专业水平,当时我觉得自己还不足以完成这一任务。这位教授的严格要求让我惊喜,看来我找对人了。但这位教授的要求也让我惊悸。9月本是波士顿最美好的季节,天高云淡,可惜我刚享受了半个月,从此心里就放进了一块石头。后来,哈特教授又给我放进了另一块石头。

  

  在那短暂的一年中,令我最难以忘怀的,是哈特教授对我一篇论文的多次指导。第一次,哈特教授在办公室拿出我发给他的英文论文,对我文章中的成本函数假设提出了疑问。我想在旁边的小黑板上写一下,他不让我写模型,而要求我先将模型的故事告诉他。我开始讲一个抽象的故事,他要求我讲具体的故事。于是我以大学招聘为例,他又要求我讲大学之外的故事。在讲故事的过程中,他要求我将故事中的每一个细节与模型一一对应,并详细地询问每一个假设的理由。在国内教书时,我讲课的一大亮点就是善于将数学模型与虚拟故事相结合。讲故事应该是我的特长啊,没想到故事也不是随便讲的。(回国之后,我上课时不再像以前那样对经济学故事信手拈来。有时,我宁愿放弃一些数学上很合理但现实中不合理的故事情境。毕竟,经济学不是数学。)然后,他问我模型中的资产是否可以去掉?我反问为什么要去掉?他说这样会使前面的分析更加简单。哈特教授自己是数学本科出身,没想到却偏爱于简单的数学模型。的确,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学术声望的提高,哈特教授在文章中使用的数学却越来越简单了。这与国内滥用数学的现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后,他要求我将文章浓缩成几页纸的note(摘要),两周后再讨论。彼时,哈佛秋意渐退,初冬来临,但是我却汗流浃背,如履薄冰。

  

  第二次,我来到他办公室讨论我的论文摘要。他逐字逐句地念了一段我的摘要,告诉我有几处单词拼写错误必须改正,模型中的x、y必须改成希腊字母,因为参数通常不用英文字母表示。然后,他对我模型中的几种均衡表示疑虑。我原来以为我的逻辑很简单,他这样的高手一眼就能看出来,我没必要写得那么详细。没想到,他说其中的情形非常复杂,要我补充所有均衡,并告诉我不能挑选自己喜欢的均衡。他一再强调,一定要让人清楚地理解我的工作,教书也是这样。如果连他都不明白,将来审稿人也不会明白。他还建议我找其他人讨论一下,看对方是否明白。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文字表达比较严谨、苛求的人,但在哈特教授面前,我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第三次,他对我的摘要表示初步满意,只是提了几个方向性的问题,我答应会在论文中解决。他再次要求我在研究生午餐讨论会上报告这篇论文。我勉强地说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他追问我何时能够准备好。我硬着头皮说下学期吧。然后他说,那就这样决定了。看来,他是把我这个访问博士后当作自己的学生来对待的。我虽然感觉到了一股压力,但是也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严师风范。事实上,在我报告了这篇论文之后,哈特教授又给我提了几次意见。每次意见都不同,每次都要求我改好以后下次再谈。如果不是趁他暑假出去度假时我把那篇文章投了出去,恐怕等到我回国也难以令他满意。

  

  哈特教授的另一个博士后跟我说,当初在哈佛读博士时给哈特教授当助教,每次给学生出的习题哈特教授都不满意,说不够“简单、清楚”。他当时压力很大,但哈特教授居然让他当了三个学期的助教。我在MIT跟经济系的吉本斯(Robert Gibbons)教授讨论时提及了哈特教授。他笑着说,那可是一个“苛刻的人”(tough guy)。

  

  是的,哈特教授对待学术研究就是这样苛刻,不仅是对他人,更是对自己。学问做到他这个地步,按说应该知足了,应该颐养天年了。但哈特教授仍然在教学上孜孜不倦,在研究上笔耕不辍。我问他是不是每天都在办公室,他说周末不在!哈特教授今年62岁了,但是在今年的春季学期,他每周主持三个研讨会,给本科生和研究生讲两门课程(其中一门与Green教授合开)。顺便说一下,哈佛经济系的每门课是每周讲两次。最近三年,他平均每年都在顶级期刊上发表3篇论文。尤为难能可贵的是,从2008年开始,他又引入行为经济学方法,从参照点(reference point)的角度重新解释了契约的功能。他对自己后期的理论颇为看重,认为可以发展成第二代不完全契约理论和企业理论。

  

  相信很多人会认为,应该授予威廉姆森和哈特两位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以表彰他们在不完全契约理论方面的开创性贡献。遗憾的是,2009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给予了威廉姆森和奥斯特罗姆两位教授,哈特教授与诺贝尔经济学奖可谓擦肩而过!哈佛的很多同事都为哈特教授感到惋惜。我对他说,你仍然有可能因为在企业理论方面的贡献与霍姆斯特朗(Bengt Holmstrom)等人一起获奖。他略带伤感地说,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固然是学术地位的显著标志,但是对于一个登上学术高峰的大师而言,有没有那块金牌他都是大师。

  

  三、风度翩翩的慈祥长者

  

  哈特教授虽然在治学态度上一丝不苟,但是在待人接物上风度翩翩。他在英国的书香门第长大,又在美国的新英格兰地区[②]工作,因此身上兼具英国人的绅士风度与美国人的热情洒脱。哈特教授年逾60,白发稀疏,和蔼可亲,不拘小节,不谈学术时完全是一个慈眉善目的长者。

  

  在哈佛做博士后的一年,我每周都要跟他在研讨会上见两三次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聂辉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哈特   哈佛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大师和经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02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