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臣:云南咖啡发展“资本+农户”模式何以成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55 次 更新时间:2010-12-26 17:58:52

进入专题: 资本+农户  

赵俊臣 (进入专栏)  

  

  粉碎了万恶的“四人帮”,源起于安徽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农业经营方式很快在全国推广。一家一户的小生产当然难于适应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的环境,急需继续变革为社会化大生产。那么,怎样把一家一户的小生产变革为社会化大生产呢?官方提倡的是“公司(专业经济组织)+农户”模式,也有的学者呼吁“农民协会(集生产、销售、金融服务与一体)+农户” 模式,而云南省的咖啡发展则走了一条“资本+农户”模式。

  

  咖啡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脂肪、蔗糖以及淀粉、咖啡因等物质,制成饮料后香气浓郁、滋味可口、营养丰富,因而成了和茶叶、可可齐名的世界三大饮料,并雄居榜首。在城市,青年人以品尝咖啡为时尚,知识阶层大多忙里偷闲以喝一杯咖啡来振奋精神,确有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的名言“这杯咖啡,真是滴滴香醇,意犹未尽”的感觉。国人不知,您所享受的美味咖啡基本上都是云南省所产。

  

  云南咖啡属阿拉伯原种的变异种,经过长期的栽培驯化而成,一般称为云南小粒种咖啡,已有一百多年的栽培历史。据国际专家公认,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生态环境,云南省所产小粒种咖啡是世界上品质最好的咖啡。

  

  中国咖啡生产经历了曲折的发展历程。1950年代~1960年代初期,咖啡生产曾有过发展盛期,1960年,全国种植面积曾达13万亩,年产量300吨以上,至1979年,全国仅存2000多亩,年产量仅100多吨。198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咖啡生产迅速得到恢复。1983年全国咖啡种植5万亩,总产咖啡豆431.9万吨;目前全国咖啡种植面积增至48多万亩,产量4.2万吨,主产区云南的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占全国的98%,此外广东、海南有零星分布。但是,在1980年代以前,云南省所产咖啡就产量来看,可以忽略不计,有的农场把咖啡作为种植项目,也有了一些咖啡种植户,因为没有销路,本来人工栽培的咖啡树慢慢变成了无人看管的野生树。许多单位、政府官员、技术人员、企业家、大校教授都不明白咖啡怎么种植、怎么加工,农民就更谈不上了。

  

  那么,是什么使云南咖啡迅猛发展起来了呢?笔者经过考察,发现因素很多,例如国家的政策对了头,不再批判种咖啡是资本主义;地方政府鼓励,出台了不少扶持措施,等。但是,“资本+农户”则是最重要的因素。这里说的资本则是国际资本,功劳最大的当属雀巢公司。

  

  我把雀巢称为资本特别是国际资本,首先在于它是一家公司。雀巢公司的总部在瑞士,是世界上最大的食品制造商,也是最大的跨国公司之一,年销售额达到477亿美元以上。主要产品为速溶咖啡、炼乳、奶粉、婴儿食品、奶酪、巧克力制品、糖果、速饮茶等数10种。其中的雀巢咖啡销量最大,主要是因为产品质量过硬,再就是品牌名称使得消费者在饮用时也确实体会到“舒适”、“依偎”的感觉。1991年,据美国兰通公司的调查结果,雀巢咖啡这一品牌被列为世界10大著名品牌之一,其品牌价值1994年被确定为115.49亿美元。目前,雀巢在五大洲的60多个国家中共建有400多家工厂,销售额的98%来自国外,因而被称为“最国际化的跨国集团”。

  

  当然,雀巢之所以被称为国际资本,更重要的在于它有多处投资,特别是在世界投资,即马克思所说的资本输出。早在1908年,雀巢公司就在上海开设了它在中国的第一家销售办事处,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外商之一。20世纪八十年代初,雀巢就开始与中国政府商谈在中国投资建厂,并将其在营养品和食品加工方面的世界上顶尖的专有技术和丰富的专业知识转让给中国。1990年,雀巢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合资厂开始运营,随后又建了多家工厂。雀巢通过利用本地原材料在本地制造高品质的食品,替代进口产品,帮助中国在这方面节约了大量外汇。现在雀巢在中国大陆销售的产品中99%是在本地制造的。2001年,雀巢在上海成立了上海雀巢研发中心。这一研发中心致力于应用科技和营养研究,并开发中国消费者喜爱的、适合中国人口味和消费能力的营养食品。2005年,雀巢在大中华地区的年度销售额达112亿元人民币,向中国政府缴纳各项税款约11亿元人民币。

  

  1989年,雀巢进入云南,选择在思茅地区建立咖啡种植基地,与当地政府、农民共同创造出“基地+农户”的成功发展模式。目前,思茅是雀巢公司小粒种咖啡(最高品质咖啡)主要供应基地之一。为了营造这个基地,雀巢已经在此奋斗了21年。

  

  一是雀巢图的是咖啡原料,并没有象中国的国企那样“圈地”。

  

  在进入中国的十几年中,雀巢从瑞士对大中华区的直接投资已累计达70亿元人民币,其中对云南省思茅地区建立咖啡种植基地投入也很可观,仅每年投到思茅的收购款就近1亿元。

  在进入中国之初,按照国际惯例,也为了约束双方的行为,雀巢便与思茅地区当地政府签订了一个长达14年的协议,承诺:按照美国现货市场的价格收购咖啡,作为农民利益的保障,上不封顶,而下设最低收购价格;同时雀巢提供技术人员、种苗甚至免息农具贷款,并特别承诺不拥有土地,甚至不拥有固定资产。这也就是说,被选择为雀巢咖啡种植基地的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并没有任何变化:一没有被出卖即集中为公司所有,二没有被租赁给公司,三没有被村集体收回再分配。这也就是说,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没有出现人们忧虑、惊恐的被无偿或低价“圈地”。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到学界竭力反对资本下乡的著名学者李昌平先生近几年来的著名论据,就是资本下乡会侵犯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对此,我把此称为“李昌平忧虑”。应该承认,“李昌平忧虑”在全国其他地方确实出现过,但是在大家公认的边疆地区民族地区,在雀巢而公司和农民的共同谈判下,早在10几年前便顺利地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二是雀巢先进的种植技术是云南小粒种咖啡成为当代世界最高品质咖啡的保证。

  

  现在,当地农民都把所种咖啡叫做“雀巢咖啡”,是因为他们种的咖啡苗是雀巢公司培育的,种植咖啡的技术和管理方法是雀巢的技术人员传授的,对咖啡质量和市场价格的知识是从雀巢学到的,他们收获的咖啡豆也是卖给雀巢的,而且价格合理,使当地农民走上了致富的道路。凡是到当地考场,就可以听到了民间广为流传的一句话:“种雀巢咖啡的住瓦房,种粮食的住茅屋。”

  

  上世纪80年代起,雀巢法国研究中心开始着手研制适合云南种植的咖啡品种。1992年小粒咖啡被雀巢农业部引进云南,1998年从普洱市开始大面积种植。

  

  一个不容质疑的事实是,在雀巢进入之前,云南思茅地区官员和老百姓并不知道咖啡为何物,更不会种植。上世纪80年代起,雀巢法国研究中心开始着手研制适合云南种植的咖啡品种。1992年小粒咖啡被雀巢农业部引进云南,1998年从普洱市开始大面积种植。

  

  刚开始,雀巢的技术员首先要动员当地愿意种咖啡。那时,当地农民在土地里种的最多的是每公斤只值七八毛钱的玉米,按照亩产250公斤计算,产值只有区区200元。如果换成咖啡的话,每亩产值有2000元。一方面,雀巢的技术员要说服这些平均教育年限仅为1.7年的农民从地里拔出祖辈种植的玉米,改为种植三年才能长出樱桃一样鲜红果实的咖啡树,是个艰苦的过程。另一方面,雀巢带来了30多种咖啡种子在基地进行试种,最终选出现在的云南小粒咖啡。这结束了之前咖啡种子价格的无序状态。当时市场上咖啡种子的价格一般都是40-60元。最疯狂的时期是1996年-1997年,经过几道转手,种子到咖啡农手里的价格已经达到每公斤200—300元。而雀巢提供的经过严格品质测试的咖啡种子,每公斤只有20元。

  

  雀巢的技术员现在,云南思茅地区是雀巢公司小粒种咖啡(最高品质咖啡)主要供应基地之一。为了营造这个基地,雀巢已经在此奋斗了20多年,光是驻扎在思茅地区的外籍农业部经理已经是第五任了。1992年,雀巢(中国)公司农业部正式迁到云南思茅。雀巢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建立了占地64公顷的实验示范农场,从世界各地收集了30多种咖啡树进行多年试种,从中选取了6个最适合在云南种植的品种加以推广。多年来,这个农场培训了数以千计的当地农民和农业技术人员。5任老外经理与中国本土的农艺师们一起,向当地农民传授水土流失控制、环保、病虫害防治以及高产优产技术,与农民一起收获成长。

  

  在雀巢(中国)公司农业部,农民们会得到一本印刷很简单的咖啡种植小册子,里面的文字也很简单,大多数都是详尽的示范图,这是雀巢专门提供给农民学习用的生产手册。尽管雀巢的收购要求极为苛刻,但是农民也知道,雀巢愿意为最好的质量支付最好的价格。农民也学会了自觉按照雀巢农艺师的教授,严格履行雀巢的要求。从拒绝剥落式采摘和机械化采摘,必须一粒粒手工采摘开始,咖啡经过了脱皮、发酵、清洗、浸泡、晾晒、脱壳、分级等步骤之后,才能包装运输给东莞的生产企业(年产2000吨速溶咖啡)。而为了保证在运输途中监控到位,雀巢公司不选用火车,而选用卡车5天5夜的长途运输,因为火车运输中途转车会出现很多不可控因素。

  

  三是雀巢得到的回报是当地农民都把最好的咖啡卖给它。

  

  雀巢农业部的另一个任务是帮助农民作规划,为大中小各种规模的咖啡种植场提供成本核算,提供各个种植区的产量预测,减少农民的风险。思茅当地农民流行一种说法,最好的咖啡卖给雀巢,雀巢不要的再给其他买家。除了价格因素,还因为雀巢赢得了当地人的信任。雀巢为了说服当地农民从地里拔出祖辈种植的玉米,改为种植三年才能长出樱桃一样鲜红果实的咖啡树,雀巢公司做出承诺并恪守至今。雀巢的努力正在产生回报,云南咖啡已经成为国际买家的新宠儿。但是朴实的农民却依然坚持把最上乘的咖啡豆卖给雀巢——这家手把手教会他们种植咖啡的老外公司。从1997年,云南已能供应雀巢所需要的所有小粒种咖啡原料,而不用再从国外进口。思茅是云南咖啡豆的主产地,在思茅雀巢每年收购5000吨。即使在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的2010年,雀巢收购5000吨的计划也已顺利实现。

  

  更让人们惊讶不已的是,思茅的农民已经成为中国第一批关注纽约现货市场行情的农民。雀巢收购站每天把纽约市场的牌价公布出来,有的农民还学会自己上网查询交易网站的价格,学会根据波动看走势,学会分析什么时候卖咖啡更合算。尽管雀巢的收购要求极为苛刻,但是农民还是愿意把最好的咖啡卖给雀巢,除了价格因素,还因为雀巢的服务和信誉赢得了当地人的信任。

  

  最近,我常想,为什么包括象李昌平这样的著名学者却一而再地反对资本下乡和农民合作发展农业?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恐怕在于仍然是我们党已经抛弃的阶级斗争理论的影响。应该承认,在马克思生活的时代,正如马克思所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是,经过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变革,世界发达国家与地区的资本,早就调整了生存、生产和发展的策略,绝大多数都由残酷剥削劳动者变成了劳资双利双赢,生产变成人性生产,管理变成人性管理,特别是按照契约生产。雀巢在云南省思茅的咖啡基地,正好回答了这个问题。如若不信,欢迎来实地考察调研!

  

  当然,我也并不反对农业经营采用“公司(专业经济组织)+农户”模式和“农民协会(集生产、销售、金融服务与一体)+农户” 模式。至于具体到某个地区某个村庄采用那种模式,还是由当地农民说了算吧!

  

  作者单位:云南省社会科学院

  通信地址:昆明市环城西路577号,邮编:650034

  

进入 赵俊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资本+农户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00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