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反中国情结”(Anti-chinesism)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18 次 更新时间:2001-04-12 10:46:00

进入专题: 鸦片战争  

任羽中|李宏毅  

  按照爱默森的说法:一个民族或国家的全民族目标和价值体系,不是从传统生出,就是指向一个“风格不同”(很可能是天翻地覆一般的剧变)的未来,前者试图从历史中寻找昔日的光荣,而后者从前景中看到民族的希望 。近代中国的“新旧之争”“中西之争”正可以从这个角度来思考。由于守旧的一派确实无法提出对现实问题的解决方案,又难以证明可以从已经失败的“旧”中生发出美好的未来,更由于“尊新趋西”已经取得了“话语霸权”,“新”与“旧”本身已经成为价值判断,所以在占据主流地位的知识分子身上,民族主义的方向已经不再是为了保卫失败了的“旧中国”而与外敌斗争,而是要“新民”“新国”,即认同于西方并努力接受西方的新事物。也就是说,正是从民族主义的关怀出发,知识分子激烈的反传统、“反中国”,“反”到一定程度,也就无法完全认同于民族主义的许多价值观念了。

  

  其次,近代中国的民族主义包括了文化民族主义和政治民族主义两种范式,两者同时兴起但其关系又不无紧张,而且它们的矛盾在一定程度上与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的矛盾重合。所谓文化民族主义,强调民族精神和文化传统,坚信民族固有文化的优越,要求从文化上实现民族的统一;而政治民族主义则是法国大革命的产儿,它颠覆神权与君权而强调民权,要求人民从宗教信徒、王朝臣民转变为效忠于民族国家的“公民”。近代中国的文化民族主义,表现为“中学为体”“保教”“保存国粹”等口号,正如严复所言,“中国之特别国性”乃是来源于“数千年渐摩浸渍”的“孔子之教化”,而“中国之所以为中国者,以经为之本源” 。尽管它确实出自强烈的爱国之情,又似乎有助于激发民族自尊,保证民族认同,但却很可能陷于盲目自大、作茧自缚的境地,被陈寅恪称为中华文化要义的“三纲六纪”之说(《白虎通义》)显然已为“世界大势”所不容,一部分知识分子的“反中国”,其实也正是反对这种文化民族主义。而政治民族主义放弃了对传统文化或曰“文化根性”的保守,将“中国”由原本以文化而非种族、语言、地域为认同符号的“天下”“降格”为西方式样的近代民族国家,并充分发展民族意识,广泛进行民族动员,而且尤其强调“公民” 观念;在这种意义上,“反中国”的知识分子基本上还是赞同政治民族主义的,认为这代表了现代化的潮流。当然,他们对于“国家崇拜”等有可能妨碍民主民权的思想也不乏疑虑和否定。

  

  总而言之,近代中国的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都是“世界现代化进程的产物”,其“兴起与发展,与历史环境以及社会政治条件有密切关联” 。社会精英和知识分子是它们的创造者、引进者、解释者,可是一旦它们从学者的个人著述演变为汹涌澎湃的社会思潮,再发展为持续上百年的社会运动之后,便反过来影响了“生身父母”的言行举止。因此要分析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的关系,不但需要在学理上进行检讨,更必须考察它们生成与发展的语境,必须关注“反中国情结”这样颇具象征意义的社会现象。我们看到,无论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还是胡适、陈独秀、鲁迅,无论温和还是激进,近代知识分子都在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的选择上显得犹豫彷徨。在满清和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之下,他们不愿意附和着去喊几句“爱国”的口号,也就是不愿意认同作为政治统治工具的“国家”(state);他们有着民主主义的价值观念,肩负着历史赋予的推进中国社会向前发展的重大使命,所以他们不满足甚至反对“社会上盲从欢呼的爱国”“做官的下令劝导的爱国”,试图从西方寻求真正的爱国之道,为此对中国的传统文化采取了全盘否定的态度,不惜“反中国”;他们引进和创造了近代中国的民族主义,甚至高呼“民族主义者,世界最光明正大公平之主义也”,但几乎同时又认识到不但要有“国之独立”,还要有国内的“人之独立” ,而民族主义可能成为双刃剑。他们不愿意作出非此即彼的选择,企图“救亡”与“启蒙”能够得兼——历史已经证明,这种企图带来的是深深的痛苦;然而历史也证明,正因为这种痛苦,使得他们的努力具有格外的价值,也使得任何简单的臧否都显得苍白无力。而对于今日的中国人来说,体悟“反中国情结”所包含的思想探索,不仅有助于更真切的认识近代中国知识分子和近代中国的社会心理、思想、文化,还启示着我们怎样更冷静的去回应汹涌澎湃的民族主义热潮,怎样更理智的去面对沉淀数千年的民族文化,怎样更勇敢的去迎接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

    进入专题: 鸦片战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