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利希道姆:欧洲人眼中的孔子和苏格拉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45 次 更新时间:2010-12-01 22:53:33

进入专题: 孔子   苏格拉底  

乌利希•道姆  

  

  伟大的哲学家孔子和苏格拉底的人格和学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曾产生过并将继续产生深远的影响。两位伟人虽然生活在不同的国度,但在思想体系、生活经历和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方面却有许多相似之处。本文从两位哲人在对待学习、人与世界的关系、关于圣贤君子、仁和德、音乐和宗教等方面进行了对比和分析,指出了二者的异同。同时分析了从十七世纪欧洲启蒙主义者欣赏儒家思想和中国文化到后来的哲学家们冷落孔子的思想体系和中国文化的原因,指出应该公正地评价孔子,因为孔子的思想可以为现代世界指出一条将西方的追逐成功、个人主义同东方的集体主义思想、东方的人性、东方重视自然的思想相结合的新路。

  

  1.引言

  

  如果有人问,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哪些思想家通过他们的存在、人格和学说对人类文化的影响最大?他的脑海里便会出现许多名字:先知以赛亚和耶利来,《旧约全书》中的伟人亚伯拉罕和(被认为是犹太教创始人的)摩西,伟大的希腊哲学家毕达格拉斯、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以及老子和孔子,伟大的宗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琐罗亚斯德、耶稣和穆罕默德以及(理性哲学的创始人)依玛努埃尔·康德等。本世纪德国伟大的哲学家卡尔·亚斯佩尔斯(Karl Jaspers)在其著作《伟人》中,将这些伟大的人物压缩为四人,即苏格拉底、释迦牟尼、孔子和耶稣。事实上,没有哪一位伟人在个人气质以及对历史影响的久远方面能与上述四位伟人相比。老子虽然在思想方面与孔子有相似之处(这与两位哲人是否曾相识没有关系,虽然对他二人是否相识一直有争议),但是其影响却不能够与孔子相比。老子认为“道”是万物之始,因此专心致志于“道”的研究,而孔子则把这个无所不致的“道”称作“一”,认为是入世的“道”。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要求人们禁欲和服从的学说能够像孔子的学说那样,既被民众所接受,又符合统治者的意愿。孔子要求每一个人,不论其地位如何都应该努力为集体服务。只有穆罕默德在对历史影响的广度上与上述四位伟人相似,但是其人格的深度却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上述四位伟人的共同特点是,他们都没有留下任何著述,而是由后人将他们的思想和学说记录下来,其道理很简单:他们没有能够像康德、黑格尔和叔本华那样,将自己的思想提出一个理论构架而形成完整的体系(他们的思想可能太复杂了以致人们只能是口头将其流传下来),而是涉及到实际的、借助图画、格言、谈话使其形象化的建议和教诲。另一方面这些建议和教诲使后人感到必须记录下来,以便世代相传。

  下面我想集中论述四位伟人中的两位哲学家孔子和苏格拉底,因为释迦牟尼和耶稣更多的被认为是宗教创始人而非哲学家:他们不是从科学的、理性的角度出发研究真理,而是唤起人们超越理性的信仰,以此来拯救人类。不论是通过永生(耶稣)还是通过涅@①意义所指的寂灭(佛陀),其目的都是如此。

  

  2、孔子和苏格拉底的生活境况

  

  孔子和苏格拉底的生活境况有几点惊人的相似:

  ——他们生活的时代相距不远,孔子(公元前551-479 年)只比苏格拉底(公元前470-399年)早出生80年;

  ——二人均出身低微,非名门望族。苏格拉底的父亲是雕刻匠,母亲是接生婆(这一点苏格拉底可能印象很深而常常引起他的思考,因为他经常把使谈话人认识真理的讲学活动与他母亲帮助婴儿睁开眼睛看世界的工作相类比)。孔子的父亲虽然是贵族,但却很贫穷,因此没有社会地位;

  ——二人虽然都结婚建立家庭,但是可能都没有通过婚姻而建立起牢固的家庭关系。家庭对他们均不重要,相反却与弟子们紧密联系在一起;

  ——二人均不重视物质上的享受和成功,因此能够承受罢官、嘲讽和批评。然而苏格拉底的承受力可能要强于孔子,他不得不忍受同时代人拒绝其讲学和人生目标失败(成为一个极有影响的邦主的幕僚)的痛苦;

  ——二人均生活在他们的国家(周朝和雅典王国)走向政治衰亡的时代;

  ——二人均是被谋害的目标,理由是“腐化青年人”。孔子在公元前493年(宋国桓tuí@②对他进行)的那次谋杀中大难不死, 而苏格拉底却成了谋杀的牺牲品:他没有对指控他腐化青年和亵渎神明进行辩护就被处以死刑,并且通过自愿服毒而很快自我执行。特别重要的是由此而证明的与耶稣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十分相似的后果,使苏格拉底对他以后几个世纪及至今天的哲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然而孔子和苏格拉底生活上重大区别在于,前者在家乡开办私学无非是迫切希望作为影响力很大的诸侯的幕僚来实现其学说,从而改变世界,然而苏格拉底却没有自己的学校,他在大街或广场上同人们攀谈,与他们对话,从而使他们明白,他们所认为的那些固有的知识是多么不可靠。

  

  3、欧洲思想家们眼中的儒家思想体系

  

  儒家思想在中国、日本、朝鲜和越南的影响长达2500多年,然而在欧洲历史上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却被人忽视,无人知晓。但是自十七世纪特别是启蒙运动(十八世纪)以来,儒家思想在欧洲被真正欣喜若狂地接受。启蒙主义者认为,《论语》是仅从自然理性而不需要宗教和束缚人的教会说教权威,便能获得一种关于道德的令人称道的证明。令启蒙主义者神往的是《论语》浅显易懂,伦理原则质朴以及这些伦理原则久远的历史,以此为后人确定了批评的道路。然而孔子认为自己是承袭传统的思想,而非本来提出这些传统的思想家,这一点赋予了他的学说一种远古时期的质朴。这种质朴清楚地再现了自然的力量。德国启蒙运动时期伟大的哲学家克里斯蒂安·沃尔夫(Christian Wolf)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范例能够像孔子所代表的中国人的信念那样,向人们表明自然力量的作用范围。但是也不乏对孔子的批评。伏尔泰在评价中国人时这样写道:“(他们的)孔子既没有给予他们新的世界观,也没有带给他们新的礼治,他既没有启迪人们的神灵,也不是先知,他只是传授古代法则的智者……他只是向人们建议道德,却没有传授任何奥秘。”对于廷塔尔(Tindal)来说,孔子向人们展示的是一种仅剩道德核心的基督福音的更纯粹更清楚的幻想:“我把孔子和耶稣基督的准则作了比较,因此我认为孔子清晰质朴的准则有助于阐明后者准则中许多模糊不清的东西。”对于启蒙时代,孔子是高于基督以前时代包括苏格拉底在内的伦理学家们的权威。

  自然与理性的统一构成了十八世纪赞赏中国文化的主要支柱。不论是从孔子泛道德主义的“中庸”还是从著名的新儒家的理论中,人们解读到了启蒙主义者通过文艺复兴从斯多葛派那里承袭过来的同一种完整的世界观,随着康德的批判主义哲学战胜这种宇宙观和黑格尔的辩证法扬弃这种宇宙观,对中国的兴趣便失去了哲学基础。那些启蒙主义者津津乐道的他们所理解的孔子学说的特点,如质朴、原始、非预言、植根于对世界的完整认识等,现在统统成了一种“物质的”(黑格尔),即静止的、不变的、一开始便僵化的、被欧洲的进步抛在后面的文化印迹。康德认为,“孔子的”非抽象的“全部道德是由令人难以承受的道德格言组成的,因为这些格言每个人都能够背诵”。黑格尔则证明,从孔子“大众化的道德中不能获取特别重要的东西”。黑格尔这样写道:“从他的著作中可以这样判断,假如这些著作还没有翻译,孔子的名声可能会更好。”

  上述对于孔子的评价,从内容上说并没有什么新东西。在此之前,费纳罗(Fenelo)在其著作《死人的对话》里,孟德斯鸠在他的著作《论法的精神》中均批评了他们那个时代对中国的狂热。同样,赫尔德在其著作《关于人类历史的哲学思想》中抨击了“中国的奴隶文化”。关于孔子他写道:“……对我来说,孔子是一个伟大的名字,虽然我马上看到了他对人们的束缚。他想尽一切办法,通过他的政治道德,迫使下层民众和中国的国家机构永远接受这种束缚。由于这种束缚,这个民族像地球上一些其他的民族一样,在他的教育下仿佛停留在稚童阶段。”

  在赫尔德所描写的有关中国的观点中,几乎没有哪一个不在黑格尔那里重复再现。然而这些观点却依然有力地影响着西方科学。马克斯·韦伯认为,孔子代表着一种仅仅是适应社会的伦理学,提供的不再是一种从社会学角度来丰富德国理想主义所代表的观点。汉学界特别是德语国家的汉学界——当然也有例外——一直受到那种未开化的、固守在神话中的文化形象的影响。直到今天,那种延续到十八世纪的、赫尔德发表的关于中国人幼稚无知的普遍观点还在影响着汉学界。那种与此相关的完全实证主义的观点,仅仅是以中国停滞不前和失败的观点来分析中国。在这里,想要发现关于中国前途、发展潜力和掩盖在倒退后面的、几乎察觉不到的原始动力的视角是徒劳的。

  即使现代人对孔子的一些评价也是令人吃惊的,孔子被看作理性主义者而受到冷落。复吾康(Franke)这样评价孔子:“不论是其本人还是其著作均不具有现实意义的特征。他是一位规矩的道德家,认为凭借道德说教便能恢复已破坏的秩序,正如事实所证明的,为此只需要政权的暴力。”

  一种致力于文化交往的观点能够打开人们的眼界,以另外一种视角观察问题,亚斯佩尔斯(Jaspers)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启蒙运动以来,他是唯一的一位以严肃的科学的态度把孔子视为“伟人”的伟大哲学家。在孔子身上,他看到了“中国的不论从深度还是广度上的第一个伟大的理性之光”。亚斯佩尔斯认为,研究孔子对于我们非常重要,因为从另一方面来说“关系到我们自己”。他写道:“观察他人理解他人能帮助我们看清自己,能够克服任何一种自我封闭的历史观点可能造成的束缚。”

  法兰克福的汉学家海纳尔·罗茨(Heiner Roetz)反对歪曲孔子并将其简单化:“完全应该反对将孔子归于启蒙运动以前的毫无原则的传统主义,或将其归入启蒙运动以后的唯美主义,因为与他的许多后来的乃至当今的追随者相比,在所有与传统和他的思想方法的相关问题上,他认识到必须以‘内心的道德(仁)’对‘礼’进行补充。”

  在我们深入阐述学者关于孔子的争论之前,我想先研究他的学说。这里主要引述《论语》中的观点,因为《论语》使我们离孔子更近因此也就更真实。孔子经常被误解(不仅在德国,甚至在中国也是如此)并因此而受到批判,原因是他的学说是由他的学生和传人发展起来的,并且在儒家这面大旗下形成了不同的体系。即使在公元前四世纪到三世纪由孟子和荀子整理的孔子思想,虽然更抽象、更条理、更系统,但却有其局限性,而这种局限在《论语》中还不明显。特别是在清王朝(公元1644-1912 年)儒家经历了上升成为教条并且使这一地位得到巩固的过程。然而这种教条对于孔子本人来说是根本不合适的,因此孔子本人和中国给欧洲人一种僵化的形象,而这种形象绝非其本来的真实面目。二十世纪,这位老夫子经历了一个对其崇拜的奇怪的高潮。这个行将灭亡的帝国在其垂死挣扎阶段,把孔子抬到了与天地同祭的神祗的高度,并以孔子来纪年。但是这种与西方强有力的竞争平分秋色的荒唐企图成效甚微一一被看作孔子学说化身的古老帝国的末日已经屈指可数。本世纪六十年代特别是1973年至1974年,中国再次经历了一场批判儒家的浪潮(其激烈程度与公元前221-210年相似)。但是,中国的教育机构和公共舆论界再次呈现出对孔子非僵化的、坦诚的、正面的评价。在欧洲,也有越来越多的学者从对孔子那模糊不清的被歪曲的形象中解脱出来。

  

  4、欧洲人眼中孔子学说的几个核心问题

  

  4.1通过学习改造人

  孔子和苏格拉底的共同特点是,要在政治走向衰亡的时代改造人。此外,孔子试图将社会作为一个整体而加以改造,而首先把人看作个体的苏格拉底却与之相去甚远。为了实现改造人的目的,二人采取的方法截然不同。

  苏格拉底认为,人通过思考方能进步。为此他通过向谈话伙伴(错误地)认为是肯定的东西提出疑问,动摇他们对这些东西的认识来激怒他们。他想以能够找到答案来激发人们探索问题。如果被提问者抱怨这个过程很痛苦,这时他便会以他母亲接生的例子进行开导:“你的确很痛苦,因为你不是腹中空空而是怀有身孕。”此时苏格拉底总是很清楚自己的知识是有限的:“我知道,自己(许多东西)不懂。”

  孔子的观点却与之完全相反,他认为最重要的知识不仅能够一览无余而且能够学会,通过不断地学习就能越来越多地获取这些知识。假如他能够长生不死,就能够成为十全十美的智者。自己的思想产生于真正的理解,苏格拉底不仅提出了这一要求而且为此作出了榜样。但是这一要求对于孔子是徒劳无益的。

  “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孔子   苏格拉底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比较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567.html
文章来源:《东方论坛》1999年04期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