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定剑:宪法的私法化与司法化——宪法实施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27 次 更新时间:2010-11-22 13:47:01

进入专题: 宪法实施  

蔡定剑 (进入专栏)  

  

  广东学术论坛“中国趋势”系列报告会

  时间:2004年7月30日上午9:30

  地点: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主讲嘉宾:蔡定剑

  主题:中国当前的宪法实施问题

  主办机构: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中国改革》杂志

  广州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南方都市报》

  

  主持人:各位听众,上午好!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蔡定剑教授给我们讲《宪法的私法化与司法化——中国当前的宪法实施问题》。在蔡定剑教授演讲之前,我想说几句话,中国趋势系列讲座作为广东学术论坛的系列讲座之一,受到了读者的欢迎。这个系列就像我们请马鼎盛讲军事体裁的学术一样,是广东学术论坛的子项目。这么多年以来有这么多听众积极参与,我本人包括主办单位对大家表示欢迎!但是,大家要注意到,我们是一个学术论坛而不是政治论坛,我们图书馆作为一个文化学术机构,研究学术问题、文化的话题,而昨天观众提问的时候,有个别听众讲了一些很不好的话,我觉得是一个不好的现象,我觉得所有听众都有责任维护讲座应有的健康环境,来共同维护建设文化大省和繁荣学术风气的一种正常、健康的状态。我希望专家在演讲以后,听众以一种严肃认真的学术意识和学术研究的态度跟专家进行交流。这样,我们的讲座就能够健康地向前发展,我再一次感谢大家。下面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蔡定剑教授演讲!

  

  蔡定剑:尊敬的各位朋友,我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主办单位举办的“中国趋势”的学术讲座。我做过很多报告,但这是第一次面向社会公众场合做报告,我们过去做报告都是面向某一个单位的听众,而这次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学术讲座。我非常高兴,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广东近代以来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发源地,《南风窗》的“南风”不断北上,影响了中国的改革和发展,我们现在的论坛也会起到这个作用。这种开放式的论坛表明这是完全自由的学术。我记得一位思想家说:“思想的自由竞争是我们寻找真理的最好途径”。我想,只有思想的竞争才能找到社会科学的真理。广东省的学术讲座开了中国寻找真理之先河。在我之前,贺卫方教授做了一个演讲。他是一个明星教授,有非常大的影响力。贺卫方教授讲了在全球大背景下宪政发展的世界趋势,由于我长期在全国人大工作,在2004年才成为教授,所以我想讲中国现实的问题,对此问题,我有很多话要说。

  西方宪政有好几百年的历史。把西方的宪政结合到中国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赫特韦尔说过美国的宪法像是一个能工巧匠雕琢出来的精湛艺术品,它能让创造者成功发财,可一旦落入他人之手,就变得一文不值。美国的宪法是有史以来人类社会最伟大的发明,但是一有人借用,就会变成赝品。中国在长期以来封建专制意识浓厚的情况下要模仿美国的宪政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中国100多年的历史就验证了这一点。我想讲中国近代的宪政和我们当前脚下的路。我还想说明一点,由于时间的仓促,而且要面向社会的观众,所以我不能讲太专业的问题(不是具体而是比较宏观的问题)。这个报告包括两部分:一是中国近百年的宪政奋斗的历史给我们的经验教训;二是中国当前宪法实施之路,即我们脚下的路应该怎么走?最后我们大家一块讨论。

  讲中国近代百年的历史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中国有非常长的一段宪政历史,对于世界上实现宪政的国家所激发出来的渴望,我们一点都不差过西方。为什么中国花了100多年的时间,却没有迈过宪政这个门槛?为什么中国没有建立一个像类似于我国的日本这样的君主立宪制的国家?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当然,历史不会重演,但能够给我们启示:忘记历史就会重蹈历史的覆辙。这里有一个简单的线索,中国从1840年开始了中国近代经济改革开放。当然,那是由于帝国主义入侵才被迫打开国门。1840年以来,在帝国主义的枪炮下,中国的知识分子和开明的统治者从鸦片战争以后反思:原以为我们很富强,其实是一个很落后的国家,于是提出了富国强兵、以夷制夷的经济改革开放的方针政策,开始建工厂、开矿山,修铁路、建银行等发展经济(经济现代化)的尝试。在某种程度上,从1840年到19世纪末的50年,中国的改革开放从力度、强度上与中国过去社会的转型来讲,比我们现在进行的改革开放一点也不差。到19世纪末,在经济改革开放领域,中国和西方的差距比现在要小得多。很多经济的发展、制度的接轨和西方是差不多的。因为很多企业是西方人办的,甚至西方人直接来投资。当然有一些民族工业基本上是按照西方的制度来经营的。在某种程度上,当时的经济制度和世界接轨比现在更直接。1897年,甲午战争这一仗把中国50年的经济改革开放打得一败涂地。这一仗给了中国一个新的教训,先进知识分子开始反思:我们以为富国强兵就可以抵御西方侵略,我们以为经济的进步超过了其他国家就能够抵御敌人入侵,但事实并非如此!光经济上的改革开放是不行的,我们的落后不单单是经济上的落后,而且是政治制度上的落后。这时就有了1898年的戊戌变法,这只是先进知识分子和小部分开明统治者的认识,没有得到社会的认可,更没有得到清朝统治者和顽固派的认同。所以就有了1898年戊戌变法的惨案。后来的1904年日俄战争,小日本打败了大俄国,中国的上层统治者才进一步反思并承认:我们不仅是经济上的落后,还有政治制度上的落后。也就是这个时候,慈禧太后才同意派五大员出去考察西方的宪政。考察的结果是:真正的强大不仅是经济强大,而且是政治制度上的强大,要形成宪政民主。所以,他们回来以后建议搞宪政民主改革。慈禧太后答应了,但是统治者为了眼前利益而玩宪政的骗局即预备立宪,开始定了13年,在外界的压力下缩短到9年。戊戌变法以后,清政府镇压改革派,导致社会分裂。当时,孙中山也是一个改革者,也向清政府进谏改革良言,结果被轰出去了,最后走上了革命之路。其实,他们原来都进行了宪政民主的改革进谏,像康有为、梁启超等,但都没有成功。于是,戊戌变法以后有人走上了革命之路。清王朝搞预备立宪以后即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这段时间是中国社会的10年动荡史。这时,社会民主宪政思想得到了广泛传播,但是统治者依旧采取预备立宪的方式玩弄宪政的花招,可是社会宪政民主的思想在发展,一直到1911年的辛亥革命,一场非常简单的兵变,把几年前强大的帝国制催跨了,是因为各省全部宣布自治,独立,民主宪政的思想在下面已经得到广泛的接受,这个时候,封建政权跨了,其余的进程没有达到。使得中国带一个强大的帝国新的社会力量没有得到,社会转型以革命的方式推翻,但是革命的方式没有激发,新的权威一时树立不起来,后来产生的妥协的结果,就是让袁世凯篡夺了权力。历史之后那段危急的社会,这个社会是在重担了,这个是大家都没有问题的,但是大家到了催化以后,这个社会已经形成了多样化就是宪政,中国社会当时已经在观念建立了宪政,但是制度上没有建立。我个人认为那时候的宪政在某些程度上比我们现在还要好一点。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当时,军阀打到北京的时候,打得旗号都是护宪。以前说“挟天子以令诸侯”,在中国这个时候挟“天子”“宪法”号令全国,只能人们跟这他走,但是真正的宪政的理想是很远的,但是说明当时的宪法的权利是非常高的宪政思想是很好的。因此权位的转型,导致中国进入了一个动乱的年代,为宪政付出的代价是50年的内乱,1949年建立了一个统一的政权,30年的动乱,中国人用了80年的时间,然后到1979年才进行改革开放,开始经济上的改革开放,一个轮回,从1848年到1979年。在进行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的国家,我们社会的起点是什么?经济上崩溃,文化上崩溃,社会信念的崩溃了!都是从零开始。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认为是新的东西比如跳舞、穿西装、打领带,可是中国人不知道在19世纪的时候很贵族化的生活都已经出现了,虽然很少的,但是也出现了。可能我们经过了50年的战争,30年的动乱以后,中国人一切从零开始,经济、文化,特别是法治、民主和宪政,从头开始启蒙。

  回顾这一段历史,我感觉到中国人民为了宪政付出的代价是世界上各个民族中付出代价最大最惨重的民族,中国人100年动乱都是为了宪政民主,毛泽东同志领导革命就是为建设繁荣富强的新中国的目标。

  这一段历史之后到1979年以后改革开放,我们开始了用20年的时间完成了经济改革开放,经济改革开放,现在回过头来我们想一下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只要政府不像过去那样束缚这个社会,这个社会的经济、人所自然发展的东西,因为经济是生活一部分,是每个人生活的必然的动机,享受好的生活。只要社会不要束缚每个人的自由的劳动和创造,这个社会和经济就是自然发展的。西方国家不是政府发展起来的,是因为每个人都希望享受幸福的生活,要求去创造,要求去劳动。所以经济的发展不需要国家去做什么事情。如果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会出现竞争,竞争会产生对社会的破坏力,这个时候需要政府去干预,不要出现恶性的竞争就行。我们用20年的时间,差不多赶上了西方好几百年的历史。原来我们羡慕东南亚的几强的国家,现在我们广东在某一个程度上一定也不逊色,几乎赶上他们,超过他们。一是发展超过困难,经济发展并是复杂,可能经济发展到今天以后,我们很多社会矛盾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尖锐,人们重新提出了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我们国家法制、民主、人权的问题。这时候,确实是又一个轮回。从经济改革发展到一定程度,然后又提出政治改革。我们能不能迈过这个门槛,我们还是一个问号,我们过去的历史已经给我们一个非常惨痛的教训,中国宪政民主的制度能不能建立,这是我们现在要思考和努力的问题。

  从中国近代百年历史宪政,我只想提出两点自己的看法。我们看看清末宪政运动给我们的经验、教训是什么?

  第一,清末的统治者从当前的眼前利益出发,想维护家族的统治。但是他也承认西方民主宪政的理论,但是就是放弃不了这种家族的利益。就是舍不得放弃家族利益,使政治改革错失良机,戊戌变法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现在假设一下,如果戊戌变法成功以后,中国有可能建立君主立宪制的国家。但是在当时的情况来看,封建的改革有可能保留很多残余,但是用后来的50年的时间是可以把这种封建残余清除掉,可是我们没有很好的抓住这个改革的时机,当然社会力量都是非常比较支持、社会非常统一的,支持清政府搞宪政,但是被镇压下去了,导致社会的分裂,就导致出现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局面。其实有两次机会的,如果到1904年日俄战争的时候,你意识到,没有去做,真正的搞,还是有机会的,但是我们搞的是预备立宪的骗局,所以没有办法,导致了政权的崩溃了,改革良机的错失,导致中国走入才灾难的历史。我们没有通过和平的发展度过民主宪政这一关,为此中国人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中国经过了80年的动乱,中国的经济文化、民主、宪政、传统、秩序、道德都被战争和动乱给毁掉了,到最后一穷二白。包括文化和政治,制度和建设方面全部给毁掉了,通过革命、战争、暴力建立起来的是对暴力的崇拜、对英雄的崇拜、对个人的崇拜。建国以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靠武装夺取政权,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我们对枪杆、暴力崇拜。因为没有枪杆子就没有和平;但是,这种对枪杆子对暴力的崇拜的另一面某些程度上就是跟文化大革命有关系。中国文化、政治理念的建设是对枪杆子、暴力、英雄、个人的崇拜,这也是对我们民主宪政的建立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所以我们的民主宪政法制要从1979以后重新开始。这一方面不仅仅是破坏,另一方面是给我们现在建立新的制度造成了很大的障碍。所以我们走过了经济改革这一关以后,我们能不能过渡民主宪政的这一关,是摆在现在中国人面前的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我们应该珍惜把握这个机会,应该通过积极的主动的改革,发展民主法制,建立民主宪政来好好的迈过这一关。

  我讲的另外一点是 ,中国要走向胜利是因为中国要建立一种宪政的文化,最重要的原因,最核心的思想要是一种宽容的思想。第一,不同意见的宽容。对意见的宽容,我前面讲了,西方思想家提出了思想哲学:思想的竞争是我们寻找真理的最好途径,没有思想的竞争我们很难找到真理。我们需要一个宽容的政治文化和环境。我们过去宪政100年的历史可以看和回顾一下,就是缺少这种精神,任何一个统治者它一旦掌握政权的时候,一旦政权掌握牢固的时候,就不再同意不同意见的存在。国民党是是反对革命建立起来的政党,孙中山“三民主义”指导着一个革命的政党,可是当从广东打到武汉的时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蔡定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宪法实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38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