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世佑:事实评判与职业伦理

——就“汪晖教授涉嫌抄袭事件”答《时代周报》记者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99 次 更新时间:2010-11-18 09:37:58

进入专题: 汪晖事件  

郭世佑 (进入专栏)  

  

  记 者:从今年3月以来,您是如何关注“汪晖事件”的发展的?

  

  郭世佑:首先是一位博士生告诉我,有人举报汪晖先生“抄袭”,当时我不太往心里去,有两个原因,一是如今的学术打假新闻太多,对骂的也多,真真假假,见怪不怪;二是个人精力有限,所控内容又不属于我的研习范围,无暇查证。6月初,同城一位令我尊敬的前辈用电子邮件传来另一位尊敬的前辈——旅美华裔史家林毓生教授的访谈,林先生观点鲜明,建议成立“汪晖涉嫌抄袭调查委员会”,弄清真相,才引起我的注意。接着是收到数十位海外学人致清华大学校长的公开信,它不是要求弄清真相,而是自称“声援正在被大众传媒攻击的汪晖教授”,多少有点诧异,才知道这一桩举报事件还没那么简单。

  

  记 者: 据您所知,最近这封吁请调查的联名公开信是如何产生的?您为何欣然签名?

  

  郭世佑:我签名的这封公开信是从一位正直的青年学者兼学术编辑转来的,还不清楚它产生的具体过程。作为历史研究者,平时我倒是比较看重历史的过程,因为过程往往比结果更复杂,也更能说明问题。但这封公开信的内容还比较单一,只求响应林毓生教授的呼吁,查清真相,遣词造句也比较中性,不会伤害被举报的汪晖先生,不需要细看和追问,就签名回复了。在我看来,林毓生教授的调查建议虽然言辞比较尖锐,但它既符合国际学术惯例,也是迄今为止最能解决学术纠纷的办法,相信被指控的汪晖先生也不会从根本上反对。至于有的网络文章就称“汪晖抄袭”,甚至连标题都这样,我不赞同,目前就只能叫“涉嫌抄袭”。在具备公信力的学术机构组织调查和公布调查结果之前,任何先入为主的全称判断都不妥当 ,也是无效的。即便是司法中的刑事诉讼都有 “无罪推定”的规则,主张尊重受控对象,尊重人权,何况还是读书人之间的学术批评。

  

  记 者:您认为此次学术界联名公开信的发表,将对中国学术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郭世佑:目前还难以预料,也许会增加读者的一些关注和思考吧。稍微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都不难感觉到,汪晖先生受到举报一事不仅已引起大众传媒的关注,连国内外的学界都很重视,而且学界内部的意见还截然相反,就更容易使人好奇和围观,咱们中国人本来就有喜欢看热闹的心态,有的甚至还惟恐天下不乱,我估计,来自海内外学界的这两封南辕北辙的联名公开信就容易被看作学界的“内讧”,更容易引起读者的思考,也许读者还会像小品演员蔡明一样,去接连追问:“为什么呢?”

  据有的记者说,某些媒体对学术纠纷最感兴趣的还不是他们并不熟悉的某个学者,而是他们都看重的哪个名校,比如清华大学,这恐怕也同图热闹的心理有关,而不是首先想到解决问题。但愿学界中的多数学者最关心的既不是清华,也不是被举报者,而是事件本身。近年来,在我们国家,为某个公共话题而联名的公开信并非独此一家,却未必真有实效。如果这次签名真能推动学术机构对学术责任的重视与实践,推进学术监督机制的建立,提高学术批评的实效,对我来说,那就算是喜出望外了。

  

  记 者:您如何看待中国社会科学院、清华大学迄今为止对此事件的反应和处理方式?

  

  郭世佑:在我们国家,研究院所也罢,高等学府也罢,其实都是官吏充斥的衙门,别看平时喊得很凶,还高歌“世界一流”,关键时候就会装聋作哑,能拖则拖,还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不负责任,喜欢自称中国最高学术机构甚至以“翰林院”自居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还有喜欢同北京大学争着扮演“中国最高学府”的清华大学,好像都还没有免俗的迹象,除非上峰批示查办,才会慌了手脚,不得不办。对于高校来说,还有更高一级的衙门,那就是教育部,只有司长、部长的批文或者部员的电话、口信才是爹娘,至于群众的意见,学界的呼声,那就什么都不是,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校级领导个个都像涵养到家了,还空前团结,我行我素唱高调,还喊“和谐”。即便是汪晖先生要求校方成立调查委员会,恐怕也不是他说了算,还要等着开很多会研究拍板才行。如果清华大学能像国外许许多多高等学府那样,认真对待任何学术举报,迅速组建调查委员会,切实维护学者、学术与学术机构的声誉,事情就要好办得多,清华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受到全国舆论乃至国际学术界的普遍议论,甚至嘲笑。但愿今天的清华园能给读者与学界一个惊喜,在尽职的高效中展现今夏的“荷塘月色”,而不是“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

  

  记 者: 您如何评价学者汪晖在此事件当中的表现?

  

  郭世佑:汪晖先生至今没有正面回应,也许他有自己的考虑,沉默也是一种回答方式。不过,如果我是汪晖先生,我会直接回应王彬彬先生的“抄袭”指控。面对举报,与其让别人来说,还不如当事人自己说更简便,更能减少猜疑。

  4年前,我也被人指控过“涉嫌抄袭”,举报者在个人博客与《世纪中国》、《新语丝》等频频发文,说我接受《光明日报》记者的某个采访“涉嫌抄袭”了他的“两句话”,我没有回应,那是因为《光明日报》的记者在第一时间就已经非常主动和果断地做出了反应,他已撰文说明我的采访文字被编辑部修改的过程,还把我的采访原稿放在网上,还不惜把自己的移动电话与电子信箱公之于众,请求举报人与他联系,他要透露自己的邮箱密码,请此人查证我的采访原稿是否真实,查证当时我给记者寄的采访文字究竟有没有举报人所说的那“两句话”。当时,包括我指导过的硕士、博士毕业生在内,很多师友都建议我站出来说明一下,不要担心浪费时间,我自己其实也觉得应该站出来说一下,以免旁人觉得我没有底气,肯定有鬼,对我来说,出面说几句并不费劲,问题是我已经被《光明日报》的记者小曹的真诚所感动,当时我在上海,他比我还着急,他已经把事实真相说得很清楚。在此情况下,如果我再站出来,我还是会按照逻辑顺序来说实话,会首先批评《光明日报》编辑部增减作者的文本却又不让作者过目的做法,这就容易让好事者扩大事态,给真诚的年轻记者带来工作压力,我才表示沉默,确信清者自清。其实,我自己很清楚,沉默最容易引发对当事人的误解和伤害,这一点还请汪晖先生注意。

  

  记 者:目前文化界支持王彬彬与汪晖的观点可谓此起彼伏,您如何理解彼此的看法?

  

  郭世佑:这个问题涉及的层面较多,我的想法是:

  第一、我不知道举报汪晖先生“抄袭”一事是不是存在媒体有意炒作,但我注意到,王彬彬教授的举报文章首先发表在学术刊物《文艺研究》,而且举报人还是研究鲁迅的同行专家,还出版过关于鲁迅的学术著作,论战各方如果都带着对学术的尊重,从学术与事实的层面上弄清真相,不把话扯开,也许就能避免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第二、新闻媒体的某些炒作行为的确是很头疼的事,但学术乃天下之公器,学界应当坦然接受而不是忌讳新闻媒体与社会舆论的监督,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既然我们平时都赞赏甚至羡慕美国式的“第四种权力”,那么,学界就不应该对新闻舆论的监督自设豁免权。以求真为职志的学者所期盼的既不是选择性的真实,也不是选择性的监督,并非只监督他人(比如党政官员、司法人员)不监督自己的监督才叫监督。

  第三、在调查结论形成之前,任何一方学者的表态最终都不能取代调查本身。历史学科内部就流传一句不无启发性的行话:“说有容易,说无难”,这就特别需要通过取证来洗清。既然任何论著都已白纸黑字写在那,无论什么派别和资历的学者,断定一本书一篇论文有无抄袭或者剽窃,就只能通过文本对照,用事实说话,任何名人的表态都取代不了具体的调查,论据比论点更重要。我们不妨注意一下近年来个别要案的司法审判,如果离开了证据和法律,任何中国特色的专家听证会除了热闹,就只剩下添乱了。

  第四、围绕举报一事的争论各方是否存在学术派别之争,揭发人王彬彬与为汪晖辩护的学者各自的动机如何,当事人各自的道德水准、学术贡献如何等等,我都不太清楚,但我觉得,在各方的争辩过程中,这些因素都已变得越来越不重要,重要的还是事实层面的调查取证,谁也淡化和虚化不了澄清事实的重要性与公正调查的必要性,不必把事实评判与道德评判、价值评判一锅煮。

  第五、从网上传来的资料来看,某些为汪晖先生辩护的学者也承认汪著存在“不规范”,如果是这样,清华大学也应该有所回应,毕竟它的上司教育部不仅颁发过关于学术规范的文件,而且前不久还在强调要搞学术规范,口气还挺硬。至于有的先生说,80年代都不那么讲究引注的规范,这倒是事实,哪怕是到了90年代,也差不多是那样,问题是有人在举报80年代的文本有“抄袭”,那就不是引注规范不规范的问题,还得通过调查,澄清“抄袭”与否的真相。据说,举报人的耐心爬梳已举证到2008年出版的版本,为了维护汪晖先生的声誉,就更应该尽快调查取证。

  

  记 者: 事件发展至今,各方的反应背后折射出当下中国学术界什么样的问题?

  

  郭世佑: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我从事的中国近代史专业与我的阅读面都很窄,个人的精力和兴趣也都有限,我没有认真留意各方的反应,我对举报人王彬彬教授和被举报者汪晖教授都不熟悉,我来北京插队落户的时间很晚,师友之间的交往也不多,我不清楚某些论战的背后有什么个人恩怨,我对这个“派”那个“派”的来龙去脉都不了解,兴趣也不大。在我从事的中国近代史研究领域,我就不太喜欢用这个“派”那个“派”来讨论近代史上的人和事。从你介绍的争论情况,结合我熟悉的我国教育界与学界的整体情况,在我看来,也许有三个方面的问题值得关注:

  第一、教师与学者的职业伦理缺失,需要加强。从整体上来看,好像还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求真精神。古代的读书人很会苛责自己,今天的读书人却很会谅解自己。学术研究也罢,学术评论也罢,恐怕还不能以个人好恶与利益为基准,应当把求真当做毕生为之奋斗的精神追求与职业操守,而不是基于个人需要的一种选择性的职业行为。吴冠中说,“新中国美术史的艺术争论和派别斗争,背后真正的焦点是人士派别之争,艺术之争是表面的,人全是站在自己的饭碗上讲话。”麻烦的是,“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吴公说的现象还不是美术史领域的硕果仅存。

  第二、无论是教育界与学界,还是官场与社会各界,是非观念都比较淡薄,人们一边口喊“实事求是”这个成语,一边喜欢过多地强调价值评判,却淡化事实评判,甚至连话语逻辑都显得有些凌乱,未免可惜。有的论点把一个学者平时的学术贡献、人品乃至学术纷争同是否“抄袭”的职业行为搅在一起,还指望让前者取代对后者的澄清,也有的却抓其一点,推及其他,无限演绎,我看两者都太合适,都不利于澄清事实。其中有学者认为,“不能说是抄袭,说是抄袭,这本书(《反抗绝望》)就没有价值了”,这样的推论就不像是在讨论学者与学术,缺乏逻辑性,而且底气不足,如果汪晖先生真的没有抄袭,这样说就并不利于维护作者的学术声誉,当年那些坚决反对给冤假错案平反的人就是用这样的逻辑来说话的。我总觉得,事实归事实,学术归学术,任何学术论著的嘉评与奖励都只是外在之物,都不能改变学术论著本身。一本学术著作有没有抄袭,只是简单的事实评判问题,查证就行,至于它有没有价值,则属于对文本的价值评判,不能用价值评判取代事实评判,只能先搞清有没有“抄袭”再说。如果真有“抄袭”,那也不要乱起哄,还得就事论事,进一步搞清楚抄了多少,究竟哪些属于作者的原创,哪些是别人的,谁多谁少,谁轻谁重,还有,再敲问一下为什么会出现“抄袭”,再回头衡估文本价值。法院就不能因为某个官员有过重大的贡献,就不对他的涉嫌犯罪行为立案和审判了,学界也不能因为学界公认过某书确有学术价值,就可以不管它有无抄袭的事实评判了。最近,我在网上读到周有光先生静守朝阳门不足10平米书房的那个受访长谈《全球化时代要“重估一切价值”》,面对这位百岁长者的所思所想,对照我辈今天的所吵所争,我有些汗颜,丝毫也不觉得我们这一代就是与时俱进的受益者,不觉得我们这一代很有面子。我宁愿相信,历史将证明我的这份后知后觉是不会有错的。

  第三、传统的朋党习气很浓,常见对人不对事,却不喜欢对事不对人,怎样去限制它,克服它,我看挺有难度,但先要引起大家的重视。我总觉得,党同伐异之风既是近百年来我国民权政治的敌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世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汪晖事件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29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