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曙光:市场经济的法律解释

——广东泛三角洲论坛——中国趋势系列专家报告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78 次 更新时间:2004-07-30 08:38:43

进入专题: 李曙光  

李曙光  

  但是现在,我们对国有资产这一块没有一个基本的法律,目前法律的条款只是把它局限在国有企业。现在社会财富、国有资产的巨大的浪费,每天都在发生。我们建立一个完善法律是非常需要的。完善这样一个法律体系,对我们这些广博的财富,你能视而不见行吗?这么多年没有一个法律规定,这也是建立市场经济的基石。跟产权有关的还有一个物权法,现在还在争论。修宪完了的时候,说物权法这个名字就有问题,物权并不能够包括我们刚刚讲的这些产权,比如说老百姓的房权,中国是房、地分离,国家随时可以拔你房子,让你走人,现在的物权法在英美一直是指固定资产(不动产)。现在那么多企业的下岗工人,能不能把国有资产卖了以后给予安置?通过什么样的程序对财产进行确认、转让、担保、抵押和整个财产的保护程序,这些都没有,所以宪法的修改还只是一个基本的修改,还有一个大的问题就是税法。现在中国的税是最乱的,搞了这么多年,我们只是一部税法,外商企业所得税法和个人所得税法。个人所得税实施得很早,到现在还有很大问题。这个最大的问题在于,在各个国家税收都是法定的,税收法都规定在宪法当中操作,这是老百姓的基本义务,也是老百姓的基本权利。我们这个过程当中一直在强调义务,不强调权利。现在我们没有一部税收的基本法,没有把税收的基本原则规定在宪法中,税收是政府的奶娘,我们的税法不完善,不完善没关系,它通过国务院政府的政策,规定了一系列的税收政策。上行下效,中央有政策下面就有对策,所以我们各级地方的收费很多都是非常厉害的,费比税多。所以现在每天在宣传,我们现在取消了多少审批,我们的《行政许可法》出来了,我们行政机构职能改革在加速,但是,有谁告诉过我们中国究竟有多少个行政审批,你取消了500个,是不是还有5000个、50000个在这里,不知道。是不是明天还会滋生5000、50000个?我们地方有很多税外收费,就是靠这种行政审批来获得,因为没有税法,没有基本的税法,我们在加入WTO谈判的时候说我们中国有税法,但是没有基本的税法。最可笑的是我认为中国一定要反映这个问题,1993年进行了非常大的制度改革,最终这个税制改革就是我们把税改成国税和地税,但是这个分税没有法律依据。今天还是一个政策之治,没有一个基本的法律规范,所以,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如果要推动中国的社会转型、推动中国的管制,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并完善市场经济的体系。这是我讲的法律的第一个,市场经济喊了这么多年,你基本的经济制度都没有,跟我们的产权相干的现代法律体系是缺乏的,市场经济是法制经济,基本的法律都没有,怎么叫市场经济?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我们缺乏和市场经济运行紧密相关的一些法律,这些法律失衡现象非常严重。跟市场经济运行相关的法律有三个方面:一个方面的法律是市场准入的法律,第二个法律是进入市场交易的法律;第三个就是市场退出的法律。这是跟市场经济完全切合的过程。但是我们现在看到,跟市场进入有关的法律,我们搞了这么多年,现在这一块法律是有不少,但是我说太多了,太滥了,互相矛盾,互相冲突。我们有全民所有制企业法、有集体所有制企业法,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还有一个转机条例是当时朱总理最关注的一个法律,是国务院代表国家,不是中央政府在搞,不是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之后我们还有三资企业法、公司法,公司法包括有限公司、股份公司,有股份合作制条例,还有乡镇企业法,我们市场中的主体太多了,每一个市场主体后面都有一个法律在支撑,所以就非常混乱。我认为,这些根本就没有必要搞,这些法律实际上都不是什么法律,这仅仅是一部政策性的宣言,和政策差不多,法律是一个规范、是给老百姓一个预期,同时它是可以操作的、有可诉性的,现在我们这么多市场经济的法律,哪一部法律可以打官司?什么都做不了,都是假的,不可能拿着这个法律跟政府打官司,这跟市场经济发展方向是逆动的。实际上我们越来越明确国有企业的老板就是政府,你给他一个特定的机构:国资委,政府还要给他十四项、十五项权利,什么投资权、兼并权,这些都是投资企业的权利,这就是老板的权利,只不过是谁来代表国有资产罢了。我们说法律要经过人民代表大会,但没有,就是中央授权。这个代理关系就很乱,西方的代理就两层,我们的代理有五层、六层。最近我们在国资委开会,有一个国有企业代理有8层关系。有的企业代理关系太复杂,结果自己把自己搞晕了。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多市场经济法?为什么这么不统一?关系太复杂,法律保护得太多了,所以外商来中国投资就说我无法跟你们竞争,地方保护的太多了。所以,市场的主体必须是统一门槛、必须是统一待遇的,必须是市场经济的竞争现象,如果没有这此规定,外商就没法公平的竞争。

  

  现在,北京学术界最热门的是《公司法》的修改,我们的《公司法》是1993年搞的,当时的思路就是要严管,把市场混乱的情形办好,同时又带有一点改革的味道,希望我们的国有企业变成公司、变成现代企业。实际上《公司法》很大的问题是,从1993年到2001年是11年,我们的《公司法》还没有变化,但是我们整个市场经济的形势、发展状况、包括我们的《公司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的《公司法》基本上还是一个国有企业为本位的公司法,里面大量的制度设计是跟政府相关的。比如说资本制度,一个企业要注册一家公司,是一千万,这一千万就不能动了,动了就没有信用了。这个想法我就想不通,这是市场经济吗?我们公司注册的门槛非常高,生产类、经营类、咨询类,咨询类的门槛最低是10万元。我认为信用根本不是资产信用和资本信用的问题,信用是一个社会的产品,一个经济体制中人们的信仰、道德以及整个观念的形成。

  

  《公司法》给国有企业很多待遇。国有企业要上市,一般的企业要三年的业绩,国有企业一般只要发起就可以,一般企业不能发表国产债,国有企业可以发表国产债。给民营企业树立了很高的门槛都是保护国有企业,但是我们真正应该规定的没有规定,独立董事,我们现在《公司法》里面没有。世界上两大法系是以法国、德国、日本为首的大陆法系,另外一个是以美国、英国为首的英美法系,是按一个联邦法,法官可以造法。大陆法系就是规定好的,是监视会制度。就是我们所谓的“新三会”,即股民大会、民事会、董事会,后来到证券市场一看,我们的证券市场是抄袭美国的,所以独立董事没有,那我们《公司法》里有,我们的证券市场出现了大量的造假、侵权行为,基本上我们整个的证券是畸形的,包括我们的券商,我们的券商每年有2/3是亏损的。前两天有一个记者采访我,为什么股市这么低迷,有几大原因,重大原因有宏观调控、“铁本”事件,还有破产法要出台等等。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现在中国的股市缺乏制恶的机制。中小企业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不要重蹈覆辙。一开始就出了“江苏琼花”隐瞒重大的国债投资现象;还有券商方面,深圳南方证券,最近还有国家证券公司,现在中央都在严查。现在的金融危机只能说是经营危机,实际上比这个还严重,南方证券能监管,但你能监管所有的吗?挪用客户保证金屡禁不止,不是信用问题,这已经成为一个惯例了。什么都挪用,我们没有这样一套,怎么来对这种具体的恶劣行为进行制约?所以公司法的修改任重而道远。我一直主张《公司法》的修改要在立法理念上做一些变化。该管的一定管,不该管的就不要管!门槛设那么高干嘛?要降低你的门槛!为什么有限责任公司一定是2个人以上50个人以下的股东?现在新的《公司法》草案出来了,我们准备推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因为它大量存在着,但是是否要公司法来规定,我个人还是打问号的。现实中存在,我就要规范它;不规范它,就会有一个信用问题,但是你规定了,信用就会好吗?有限责任公司规定必须是2-50人。实际上,2人以上就可以了,现在我们大量的股份合资企业是一个怪胎,因为《公司法》对有限责任公司规定了股东人数是有2—50人。国有企业改制,现在有了100人的股东,怎么办呢?它有一个5000万到1亿的资本金。这和我们现有的法律产生了大冲突,所以根据中国国情,我建议改成2人以上就行了。美国的公司大多是私人公司,基本上是20到30人,中国要来一个人数的限制,根本没有必要!这把自己的手脚束缚了。现在出现了一人有限责任公司,都是和信用有关系的,因为我们整个社会的信用环境非常糟糕!大量的公司是利用《公司法》在进行交易、债权、债务关系和担保,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我觉得在这一块应该放松,公司的章程,它究竟是选择独立董事制,还是选择监视会制,是德国还是日本的监视会制度?公司章程可以自由规定这些,为什么要在法律中规定这么严格?但法律对公司董事的责任一定要规定,所谓的义务一定要规定!我们大量的公司董事是不负责任的,董事长出逃的很多,啤酒花的经营黑洞,有20亿担保空洞的上市公司,股民一下子就蒙了!8亿9亿的担保一下子变成了20亿的担保!股票一下子狂跌、缩水,到最后还是得股民替你还。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披露,董事长有很多权利,自己一个人盖章就解决了。董事会的人都说自己不知道,这叫什么董事会?没有一个董事说自己是有责任的。实际上在西方国家,每一个董事都有权利代表公司做对外签约的权利,而且它的责任是很大的。现在我们的独董纷纷出逃,在很多程度上和我们这套不负责任的体制有关系。大家都不讲信用,不负责任,这和公司法有关,为什么不规定这些义务呢?董事经理层侵犯公司利益,我股东可以代表公司起诉你!这叫派生诉讼,公司不能直接告你,我股东可以告你!侵犯公司的利益,我一个股东告你,大家都可以得到利益!现在“江苏琼花”出现隐瞒重大事实,违规上市。证监会又是严厉谴责,又是立案稽查,到最后我看就是肯定轻微的处罚了事了。但是他公司一上市,老板一下子拿十几个亿,你的中介人、营销商都已经赚了几千万。一个违规的事情一出来,股市从17块跌到10块,股民一下子缩水那么多,缩水40%,这个损失由谁来付?出了事故,你就罚他几十万,几百万,可他得到的利益和股民的付出对等吗?如果没有一个派生诉讼,没有一个叛逆式的证券民事赔偿,中国的证券市场是搞不起来的。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好的体制。这是我们的市场主体法缺乏!公司法不但要改而且要大改,要在立法理念、立法模式以及立法观念上进行变化。现在《公司法》改了120多条,涉及面非常广,由于时间我就不多讲了,这里面有很多新的创造,但也有新的问题。我们一直认为公司法要大改,而且要和现在的《证券法》的修改、《国有资产法》的制定、《三资企业法》的修改、《破产法》的制定要连动起来。现在立法最大的问题是只管这一个法,不管其他法,而且专家参加立法时,只了解这个法律,不了解另一个法律,那么制定出来的法律就打起架来。这些法律都是密切相关的。证券法是公司法的延伸,没有连动起来就是一个大问题。像三资企业法,改革开放这么多年,还给外国人那么多待遇,我们已经加入WTO了,这些企业应该和其他的、老百姓的企业享受一样的待遇。《三资企业法》一定要修改,为什么还要给他们这么多优越的待遇呢?只有在一些特定的环境里面,可以给外资企业一些优越待遇。所以《三资企业法》是一定要修订的,修在某些很少的特定的行业里面可以给外国企业待遇,其他的就是同中国一样的待遇,就像是柯达,是外资股份有限公司,他既是得到外资公司得好处,又得到了股份有限公司的好处,为什么我们中国不能一个中外合资的股份有限公司呢?类似与这样的问题,我们市场门槛这一块,一定要统一标准、统一规格,有一个统一的起跑线,而且要把大量的跟计划体制和双轨制留下来的不相符合的立法观念彻底的去掉。

  

  第二块是市场交易,主体这块明确我们要进一步的完善、进一步的修改,我们有了改革,进一步的修改就有了法律,但是这个法律是失衡的。主体确立以来以后就是进入了市场交易,这一块我们也进入了很多的市场框架, 有《合同法》,市场经济最基本的法,有《市场经济法》这个是合同的法律,无论是口头契约还是书面的契约,我们每个人都是市场人,每个人都跟《合同法》有关,还有《担保法》《票据法》《证券交易法》,我一直主张应该从《政权法》的修改过程中,在《公司法》、《证券法》的修改过程中 把证券交易拿出来。《证券交易法》应该是单独立一部法律,因为中国的证券交易中虚假的信息、乱用交易是太厉害了,没有一个专门的法制来归置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李曙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04.html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