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摩鬼的辩护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90 次 更新时间:2010-10-24 10:10:43

进入专题: 欧洲中世纪   言论自由  

许锡良  

  

  都说欧洲中世纪时期有多黑暗,但是,除了几个极端的案例之外,似乎也找不出更多的证据,也许,欧洲中世纪确实是在欧洲历史上比较黑暗的时代吧,但是,其实与东方专制相比,甚至与现在的东方专制相比也黑不到哪里去。

  欧洲中世纪时,教会的力量自然是最大的,教会拥有许多特权,也拥有许多财产,那时政教合一,教皇有凌驾于一切权力之上的权威,实施权威的机构叫“宗教裁判所”。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异教徒的处境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即使如此,那时的教会也不能够强迫人信某种教。也只能够通过一种深入骨髓,触动灵魂深处的传教方式来达到人们信教的目的。因为,思想是最不能够强迫的。人们信一个东西,与不信一个东西,武力解决不了问题,用钱收买也不能够在根本上解决问题,权威也没有用。假如人如果不能够从内心里认同某种东西的话。

  因此,欧洲中世纪时的教会里,就设有一种叫“魔鬼辩护士”(Advocatus diaboli)的制度,教会每次讨论一种教义时,必须设置一个很有功底的传教士,作为反对这种教义的角色。主讲教士,每讲一段相关内容,这个作为“魔鬼辩护士”的教士,就拿出怀疑的目光,与当时人们流行的最有力的质疑方式向他提出质疑与挑战。然后再让所有的教士来反驳他。当这样一个“魔鬼辩护士”非常不容易,他必须口才出众,思维敏捷,博学多才,见多识广,对反对宗教教义思想理论有着深邃的见识,甚至是了如指掌。而且每次充当这个角色的时候,他都要做好充分的功课,收集一切攻击这种宗教教义的所有各种观点、证据与相关的材料。然后作为布道教士的对立面而担当起反驳的角色,故意与他唱反调。然后大家一起与他辩论,他面对大家的轮翻攻击,神情镇定自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时,遇到一个强劲有力的“魔鬼辩护士”,所有的教士与信徒都辩论不过他。因此,这又进一步促使人们去钻研教义,进一步拓展思维,寻找新的思想增长点,基督教之所以显示出强劲的生命力,并且能够在世界上占据越来越显赫的地位,就是因为其本身具备了巨大的包容性与强大的解释力,永远不企图消灭不同的声音,相反,要让人信一个东西之前,先要让人充分怀疑,充分反对,并且互相辩驳,在这个过程中,使得双方的思想观点得以充分暴露,然后让人信在思想灵魂深入,并且深入骨髓,只有这种信仰才是经得住考验的,而且是与生命伴随而行的。因为,他们充分相信,《圣经》一定是真理,因为这是上帝的声音,而真理一定不怕有人反对与辩驳,更不怕有人来质疑问难。真理如果没有了反对的不同声音,人们对真理的认识是不可能会深刻的。而且,真理只有在有不同的声音的反复辩驳之中,才能够显现。

  这个“魔鬼辩护士”制度曾经被胡适在1925年去燕京大学说服燕京大学的教师们放弃在大学里传教,而把时间精力主要用于办出一流的教育与学术研究成果上。那时燕京大学是美国传教士,也是后来的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一手创办的。为了创办这间教会大学,他几乎走遍了美国,四处化缘,筹集资金,在十分艰难的背景下,把这间大学创办成功。其大学校训就是《经圣》里的句子:“因真理得自由而服务”。这其实就是一间教会大学。但是胡适成功地劝说了这间大学放弃在大学里传教,要求他们做到:一,不强迫做礼拜;二、不把宗教教育列在课程表里;三,不劝诱儿童及其父兄信教;四、不用学校做宣传教义的机关;五、用人以学问为标准,不限于教徒;六、教徒子弟与非教徒子弟受同等待遇;七、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引自胡适著《胡适学术文集.教育卷》中的《今日教会教育的难关》一文,中华书局,1998年1月第1版,第252页。)胡适不愧是美国大教育家、思想家、实用主义代表人物杜威的得道弟子,至少在教育与学术问题上,胡适是完全得美国自由主义精神的真传的。

  当时的燕京大学之所以办得生机勃勃,就是因为遵循了这样的“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的办学理念。即使是教会办的大学,也不能够办成教会传教的基地。也要遵循学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与信仰自由的自由主义原则。有这种自由观念的胡适,才会显得那样宽容、理性、大肚、从容不迫,对一切责骂他的思想言论,批判他的口诛笔伐,他从来都置之一笑,从来没有怨毒的心态。那是因为,他知道,即使是在欧洲黑暗的中世纪时,即使是权势显赫的教会,也还允许有“魔鬼辩护士”制度的公开合法地存在。一间大学如果强迫必须修一种学说,一种理论,人人必信一种思想,而不允许有人公开合法地提出质疑,那么,这样的大学甚至比欧洲中世纪时的教会都还不如。

  一个社会如果只有一种声音,甚至鸦雀无声,这是最可怕的。造成这种鸦雀无声状况的就是所谓的舆论一律。一种声音之下,如果出现罪错,那么就没有任何机制与力量能够得到纠正,而且一定要以崩溃来最后解决。这样的体制僵化到了不到死亡不会回头。当一个社会有不同的声音,当一个社会有人充当“魔鬼的辩护士”,我们也不要就以天使自居,更不可以真理在握的姿态去评判一个人。真理从来不会固定在什么人手里,只有通过不断地辩驳,不断地提供有力证据,以理服人,才能够显示真理的生命。说一个人是什么,这很容易。但是重要的是要学会证明。基督教作为信仰,尚且在讲宽容客观理性之下的信仰,更何况科学本身呢?

    进入专题: 欧洲中世纪   言论自由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8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