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明:经验基础与知识确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49 次 更新时间:2010-10-10 23:00:24

进入专题: 知识论  

陈嘉明  

  用以表示自己结合“基础主义”与“一致主义”而形成的“中间型”的“基础一致论”。

  [15] 苏珊•哈克:《证据与探究》,陈波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29页。

  [16]同上引。引文中的“确证”,原译为“证成”。

  [17]麦克道威尔:《心灵与世界》,刘叶涛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32页,第36页。

  [18]同上书,第28页。

  [19]同上书,第41页。

  [20]同上书,第97页。

  [21] 见《皮亚杰发生认识论文选》,左任侠等主编,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年,第86页。

  [22]康德:《纯粹理性批判》,邓晓芒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258页。

  [23]同上书,第26页。

  [24]齐硕姆:《知识论》,邹惟远等译,北京:三联书店,1988年,第88页。

  [25]齐硕姆将这类命题称为“直接明证”的,并认为它们之所以是明证的,在于作为其“根据”的事实[《知识论》(下同),第51页],或者说是“由其自身的证据构成的” (第57页) 。这种事实通过“知觉”向我们展现其明证性(第58页)。他肯定“相信某人知觉到了”是一个合理的信念的来源 (第90页)。有意思的是,齐硕姆还提到有所谓的“普遍的知觉”(“所有在院子里的天鹅都是白色的”)和“否定的知觉”(“那里没有别的动物”)(第91页)。

  [26]罗蒂也曾经指出“普遍”与“个别”的关系问题在认识论中的重要意义。他甚至做出如下的论断,把知识论的核心问题看作是以这一关系为“统一的主题”,并由此形成一个从古至今的“连续的问题系统”,乃至一种影响至今的“哲学”概念。他写道:“按照标准的新康德哲学史编撰学,从《斐多篇》和《形而上学》,中经阿贝拉尔和安瑟伦,洛克和莱布尼茨,直到奎因和斯特劳森,专门哲学的思考所关心的都是普遍项和特殊项之间的关系。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统一的主题,我们大概就不能看到一个连续的问题系统,它由希腊人所发现,并不断使人们困扰,一直到我们的时代;因此大概也绝不会有一种绵延二千五百年之久的‘哲学’概念”。见他的《哲学和自然之镜》,李幼蒸译,北京:三联书店,1987年,第127页。

  [27]有如圣•奥古斯丁所言,尽管仍然有理由对感觉的可靠性质疑,但是,就大多数情况而言,对大多数人来说,相信我们可以信赖它们,要比相信我们不能信赖它们更为合理。见齐硕姆《知识论》,第38页.

  [28]见齐硕姆:《知识论》,邹惟远等译,北京:三联书店,1988年,第62页.

  [29]按照康德的看法,对象总是具体的,而真理的标准却是普遍的,因此从认识的质料方面而言,不可能有真理的普遍标准;真理的标准只能是形式方面的,这类形式上的标准即为康德所提出的知性与理性的普遍法则.

  

    进入专题: 知识论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512.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07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