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建嵘:寻找重构中国政治的力量:信息技术与民众抗议行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927 次 更新时间:2010-10-09 12:57:44

进入专题: 中国政治   互联网  

于建嵘 (进入专栏)  

  中央不接受监督,我们为什么要接受监督呢?所以我认为执政者很清楚,网络一旦放开就不是地方政府层面要接受监督的问题了,中南海也要接受监督。

  

  于建嵘:首先你要注意到一个问题,网络现在已经逐步放开了。一些东西很多地方都能查到,比如他们最近在干什么,所以要收紧网络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因为现代科技最大的特点就是你所有的应对措施都赶不上信息的迅速改变。不管想什么办法,新的东西还是在不断产生。所以执政者一定要认识到这一点,否则统治起来就会遇到很多困难。我刚才主要讲了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我们现在可以实现的一些东西,可能是低层次的;比如找县委书记相对比较容易些,找省委书记可能就难了,跟县委书记谈监督村庄可能比较容易实现,如果跟省委书记谈如何监督县里,可能就比较困难了。第二个方面是议题性的,可能我提得问题没有什么用,但是我还是要提出这样一个议题,我们还是要为未来社会预备一些议题性的规则。只是我们自己的个人意见,而不一定非要达成全面的共识。谢谢你!

  

  听众提问:我是香港五七学社的成员,是五七年的老右派。我绝对没有你那么乐观,你是体制内的人,你刚才谈到说所有矛盾都是官民矛盾,其实呢一语道破就是一党专政,就是这么简单。问题在什么地方,你非常乐观,很多说法也是很有道理,但是不现实。现在大陆周永康的位子为什么那么难呢,群体抗争是越来越厉害。大陆现在的情况是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反正是无官不贪,执法犯法、官官相护,倒霉的是老百姓,是三千多万上访的访民,还有其他八万多的冤民,这样的问题怎么可能光靠你说的立法、立规来解决,谁听啊,你那个村治在线根本不可能实现。你看看中国的领导者屁股下面都有屎,自己都擦不干净呢,听你的吗?不可能,解决中国问题的一个关键就是靠农民起义,共产党将来还要栽在现代的陈胜、吴广手里。

  

  于建嵘:这个问题比较麻烦,不过我还是同意你的看法的。你刚才说他们屁股下面都有屎,我们不去擦,就装作没看见。我想很多人不想发生农民起义那样的社会动荡,不知道你最近去过大陆没有,我告诉你,我并不是为执政者辩护,最近几年来,农民问题解决的非常好。不但没有税了,而且有补贴了。你种田国家给发钱,小孩上学不要钱了,免费义务教育。所以农民特别是落后地区的农民基本上都说共产党好。政府好的不得了,不信你去问。早几年我去农村调查,农民说:“国民党来抓共产党,我们把他们藏起来,如果现在国民党再来抓,我们马上交出去。”说明当时农民对共产党心怀不满。但是这几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到农村做调查,农民肯定说现在政策真是太好了,怎么还有这么好的党啊,这是发自内心的。我有一个从国外回来的朋友不相信,我带他到湖南省的桃源县,那些乡镇干部说现在轻松多了,前几年我们都不敢到农民家里去,现在去了农民都很客气,起码我不拿人家的东西了。所以要注意到这种变化,刚才你提到农民起义,可能有些偏差。现在农村最大的问题是土地问题。下面我来批判你的观点,或者我们讨论一下,我不分什么体制内、体制外,我们就从一个研究者的角度出发,看到一个社会问题,我们怎么解决?我想请问,假如中国发生了农民起义,最后的祸害的承受者是谁?最贫困的这批人,中国的底层老百姓。因为有钱有权的人都跑了,起码跑到香港来了,我想农民起义应该不会打到香港来。所以我们不要期望这种后果发生,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避免这种社会大动荡的发生,我们今天之所以做这么多研究和探讨,我们就是想避免大动荡的产生。我今天讲的主要还不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仅仅针对互联网的问题,我们就应该有很多思考,中国到底怎么改?刚才你提到,中国官员个个都是贪官,怎么改,你说要农民起义。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到底怎么改,我一直也在想。想来想去没有别的办法,所以我最近提出一个观点,就是我们都退回来,退到一个能够达成共识的地方来,退到我们的基本规则上来,所有的人包括执政者都要遵守基本的规则行不行。你以前有很多问题我没办法追究你,但是现在你要按照你的规则来,你说了不拆我的房子就不能拆我的房子,为了让他守规则,就需要法律。虽然中国的法律很多可能是不好的,但是中国宪法制定的基本规则是对的,不看宪法的序言,只看宪法的条文,你说哪一条比美国的宪法差很多,也高呼人权、民主、自由。我们如果能够把宪法中这些基本规则落实,这是一个底线问题。不过还是要改革,怎么改?我们一直在思考,既然中央动不了,我们能不能从基层政权开始,从县级政权开始。我一直在呼吁,改革的突破口应该选在县级政权,比如说让县级人大代表职业化,人大代表就当人大代表就不要当别的了,不要又当县长又当人大代表。县级政权的官员不要指派,还有就是县级官员的任期一定要到期,很多人不停的想办法跳,很多县长当不了两年就换了。所以我们要建立一个真正为民众负责任的地方政府,通过一级一级的改革,使中国走向稳定。我的看法是这样的。也就是说,对待中国的问题,我们一定要认识到其中的复杂性和严重性,但是也要找现实的出路。我们千万不能意气用事,不管是农民起义还是打倒一党制,可能很过瘾,但是这些办法都不能有助于问题的解决。我们之所以出现五七年的反右派,就是没有按照基本的规则来办事。也就是从这样的认识出发,我才说,要回到基本规则来,能不能让执政者在当前的制度下,回到宪法这个基本规则上来。宪政有两方面的涵义,第一个方面是共同制定规则;第二个方面是共同遵守规则。既然我们第一方面做不到,你已经制定规则了,我们遵守规则行不行。这是我最近思考的问题,我讲心里话,我们这一代四五十岁的人对这个问题是有一份责任的。社会处于激烈的转型过程中,发生了这么多问题,我们需要每一个问题每一个问题的去研究,去寻找解决的方案。今天我为什么反复讲网络议题,因为我意识到了,网络可能已经打开了中国政治的另一条通道。当然这个政治通道已经使宫廷政治落回到平民政治,使秘密政治落回到了公开政治。也只有在今天这样的网络时代,胡锦涛、温家宝才有可能与网民聊天。这虽然是一种政治资态,但这也说明现代科技已在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这是我的观点。谢谢您!

  

  钱刚:按照我们的约定,时间已经到了,我们先结束这场演讲,大家向于建嵘教授表示感谢!

进入 于建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政治   互联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4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