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洪:一个充分表达民意的人大对执政党有好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21 次 更新时间:2010-10-03 14:41:06

进入专题: 人大代表制度  

盛洪 (进入专栏)  

  

  一、

  在若干年以前,我们恐怕不会为一个法开会,应该说我们社会的知识分子的宪政意识在觉醒。一般老百姓不会讨论这样的问题,他们关心的是房价或者是菜价,涉及到宪政就比较抽象了,因果链条是不能直观的看到,所以也就不关心了。知识分子应该承担起这样一个责任。宪政问题是基本原则问题,是根本性问题,是权力来源问题。

  其实我更看重这件事情的宪政含义,到底条款改成什么样不重要,关键是怎么改的是最重要的。这个含义就很简单:就是代表要限制被代表的权利,或者说代理人限制委托人的权利。拿一个公司来讲,就相当于管理层限制董事会的权利,董事会限制股东的权利。如果这个逻辑能成立,如果人大常委有权限制人民代表的权利,人民代表就有权限制人民的权利,这是最核心的问题。说白了就是委托代理关系。我雇了一个仆人,仆人突然做了一个决定限制了我的权利,这是很荒诞的,这是基本原则问题。你的权利从哪儿来的?整个弄颠倒了。这是大错。本来代理人的权利是委托人赋予的,结果他反过来用被赋予的权利去限制委托人。最根本的错误在于人大常委没有权利限制人大代表的权利。反过来,他们的权利倒是可以由人大代表限制。

  (王占阳:常委怎么能限制代表的权利呢?)

  而这和国家组成的所谓原则基础正好是颠倒了。中国现在这个国家是按人民主权原则建立起来的,人民代表大会是实现这一原则的基础性制度,国家的合法性都是来源于这里。但主仆颠倒的作法就是在颠覆这个基础。我觉得这是最致命的错误。这是第一个想法。

  

  二、

  第二个方面,是这样一个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一种合法性来源和执政党的关系的问题。我觉得有两种关于政治合法性的理论。一种理论认为政治合法性是先定的,一种理论认为是不确定的,取决于你是否代表天道或民意。我觉得所谓的先定的理论和实践有很多,如上帝选民说,政神合一的说法等。如明治以后说日本天皇就是天照大神的子孙。又如商朝统治者认为他们的统治权是先定的,因为他们的先王就是神。当时大臣告诉商纣王老百姓要造反了,商纣王说我有天命在身,他们敢反。在相当时间里,有一种理论认为共产党的合法性就是先定的,即这个社会是由先进阶级来领导的,先进阶级是天生的,共产党是先进阶级中的代表,而且还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真理。这个政治合法性不需要谁来授权。毛的时代就是这样,所以有《七五宪法》。

  (李楯:《七五宪法》是选举后协商。)

  先定的逻辑也是这样,因为是先定就根本不需要任何条件,政治统治集团总是对的。后来神化毛泽东就是说他不会犯错误,他总是正确的,这样的人天生就要成为领导。神化毛泽东就是证明政治合法性是天生的。

  但是先定论是错的。如果天生是领导,如果政治合法性是先定的,不需要任何约束和监督,就可以无法无天,反而会做更错的事,一旦做大错事就可能被推翻。大家知道商纣王的下场。日本人认为日本天皇是神,发动侵略战争最后失败了。毛泽东就是在被神化的高峰时期犯了最严重的“文化大革命”的错误。

  另一种理论认为,政治合法性不是先定的。儒家有“皇天无亲,惟德是辅”之说。即一个政治集团是否能获得政治合法性,取决于它是否符合天道,是否有道德。而所谓天道在很大程度上由民意来判断,即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因而是否有天命,很大程度上要看老百姓怎么看,这与西方现代宪政民主制度就有衔接。这种制度就是形式化地通过对某一个政治方案或政治家投票来表达民众的意愿,即是把“天听自我民听”制度化,在判断民意取向的同时授予政治权力。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就是以这样的理论设立的。改革开放以后,执政党实际上认为政治合法性不是先定的,要靠给人民带来好处来确立。

  所以遵从人大制度的本意,让它真正能够代表人民,是目前执政党政治合法性的有坚实基础的来源。所以对于执政党来说,应该是唯恐人大不能代表民意,唯恐不知道老百姓的抱怨。否则政治合法性反而会动摇。因此,对执政党来说,一个充分表达民意的人大是最好的。

  现在有些人认为党的利益和人民利益有冲突,应该把党的利益放在人民的利益之上。如某地官员问记者“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这是一种扭曲的想法,是个别官员打着党的旗号捞自己的利益,却说成是党的利益,不允许民众监督。其实这不符合执政党的利益。执政党的最高利益是永远执政,至少是长期执政。只有向老百姓证明它把人民的利益放在自己的利益之前,并约束自己的官员廉洁地为人民服务,主动接受民众的监督,才能维系政治合法性,也才能长久执政。如果没有有效监督遍地都是贪官,执政党怎么证明自己还有政治合法性呢。再把《七五宪法》请回来是没用的。

  所以建立真正的人大制度,让人大充分代表民意,最终都是为执政党好。因为这能让执政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民意,从而使自己不会丧失政治合法性。如果让宪政结构颠倒,让代理人限制委托人的权利,只是为了造一个假象,其实骗的是自己。听不到老百姓的批评,不仅不知民意,丢掉天命,而且还会养成经不起批评的脆弱心理。

  总而言之,其实真正代表民意的政治结构才能使执政党有坚实的执政基础。只有宪政民主才能救执政党。

  

  (2010年9月2日在“人大代表制度创新与人大代表法修订”研讨会上的发言,根据录音整理,经本人修订)

  

  2010-09-02

  

进入 盛洪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大代表制度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3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