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原:被中国人误读的李约瑟

——──纪念李约瑟诞辰一百周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03 次 更新时间:2004-07-19 01:07:21

进入专题: 李约瑟  

江晓原 (进入专栏)  

  

   一、经媒体过滤的李约瑟   

  

   由于多年来大众传媒的作用,李约瑟成了"中国科学史"的同义语。至少在大众心目中是如 此。   

  

   通常,大众心目中的李约瑟,首先是"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因为他主编的巨著《中国科 学技术史》,"为我国的科学文化作了极好的宣扬",[1]为中国人争了光。这部巨著新近的"精 彩的提炼",则是R.K.G.坦普尔的《中国:发明与发现的国度》──由国内专家推荐给"广大青 少年读者"的一部普及读物,其中共举出了100个"中国的世界第一",以至于可以得出惊人的 结论:"近代世界赖以建立的种种基本发明和发现,可能有一半以上源于中国。"[2]   

  

   由于中国至少一个多世纪以来一致处在贫穷落后的状态中,科学技术的落后尤其明显,公众 已经失去了汉唐盛世的坦荡、自信心态。因此这些"世界第一"立刻被用来"提高民族自尊心、 树立民族自信心"。从李约瑟的研究工作被介绍进来的一开始,就是按这样的逻辑来认识的:李 约瑟作为一个外国人,为我们中国人说了话,说我们中国了不起,所以他是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   

  

   自1954年他出版《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一卷《总论》,此后约二十年,正是中国在世界政治 中非常孤立的年代。在这样的年代里,有李约瑟这样一位西方成名学者一卷卷不断地编写、出版 弘扬中国文化的巨著;更何况他还为中英友好和交往而奔走,甚至为证明美军在朝鲜和中国东北 使用细菌武器而奔走,这当然令中国人非常感激,或者可以说是感激涕零。正如鲁桂珍在《李约 瑟小传》中所说:"当时中国多么需要有人支持,而李约瑟大胆给予了支持。"[3]   

  

   媒体描述给公众的李约瑟,影响了公众心目中的中国科学史。   在许多公众心目中,中国科学史,就是搜寻、列举中国历史上各种发明、成就的,是寻找"中 国的世界第一"的。或者干脆一句话:中国科学史研究的目的就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种观点一度深入人心,几乎成为普遍的共识。   

  

   大众心目中的中国科学史又影响了对中国科学史的研究取向。   科学史研究到底该不该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为目的,十几年前国内科学史界曾在一些会议上 爆发过激烈争论。[4]当时肯定的观点占据主流地位,只有一些年青人勇敢地对此表示了怀疑和否定。到今天,情形当然大有进步,相当多的学者已经认识到,科学史和其它科学学科一样,只能 是实事求是的、没有阶级性的、不存在政治立场的学术研究。不过,缺乏这种认识的人士无疑还 有很多。   

  

   最后,还有书名问题。李约瑟的巨著本名《中国的科学与文明》(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这既切合其内容,立意也好;但他请冀朝鼎题署的中文书名作《中国科学技术史》, 结果国内就通用后一书名。其实后一书名并不能完全反映书中的内容,因为李约瑟在他的研究中, 虽以中国古代的科学技术为主要对象,但他确实能保持对中国古代整个文明的观照,而这一点正是国内科技史研究的薄弱之处。关于这个书名,还有别的故事,说法各不相同。我们这里关心的 是取名背后的观念──我们之所以欢迎这个狭义的书名,难道没有想把可能涉及意识形态的含义"过滤"掉的潜意识吗?

  

   二、李约瑟与西方科学史家  

  

   对国内大部分公众而言,多年来媒体反复宣传的结果,给他们造成了这样一个概念:李约瑟是国际科学史界的代表人物。这个概念其实有很大偏差。   

  

   和现今充斥在大众媒体中的往往片面和过甚其词的描述相比,真正的持平之论出自李约瑟身边最亲近的人。鲁桂珍的《李约瑟小传》无疑是一本非常客观、全面的作品,鲁桂珍在其中坦言:李约瑟并不是一位职业汉学家,也不是一位历史学家。他不曾受过学校的汉语和科学史的正规教育。[5]     

  

   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正式听课学过科学史,只是在埋头实验工作之余,顺便涉猎而已。[6] 正因为如此,在西方"正统"科学史家──从"科学史之父"乔治·萨顿(George Sarton)一脉承传──中的某些人看来,李约瑟不是"科班出身",而是"半路出家"的,还不能算是他们"圈 子"中人,只能算是"票友",至多只是"名票"而已。所以在西方科学史界,对李约瑟不那么 尊敬的也大有人在。现任李约瑟研究所所长何丙郁举过这样一个例子:    

  

   普林斯顿大学著名的科学史教授Charles Gillespie,是李约瑟的学术敌人,他说:"我不懂中文,也不懂中国史,也不是科学家,可是我知道,凡是用马克思主义做为研究的出发点的书,其结论都是不可靠的。李约瑟是以马克思主义作为出发点,所以他的论点也不可靠,我不必看他的书了。"[7]这样的事例通常也是中国人所不乐意看到的。   

  

   另一个突出的例子是美国的席文(Nathan Sivin)。席文很长时间以来就是"李约瑟过时论" 的积极鼓吹者。例如,1999年8月在新加坡开第九届国际东亚科学史会议,休息时我和他闲聊,他又提起这一话头,说是"你们现在再读李约瑟的书已经没有意思了,李约瑟的书早已过时了"。当我委婉地告诉他,中国同行都认为他的文章很难读懂──即使翻译成了中文仍然如此,他似乎颇感意外,但接着就说:"至少不会比李约瑟的书更难懂吧?"我说我们的感觉恰恰相反。他沉吟了一会儿,断然说道:"那一定是翻译的问题!"──其自信有如此者。   

  

   在西方,对中国古代文明史、科学史感兴趣的人,以研究中国古代文明史、科学史为职业的人,都还有许多。姑以研究中国科学史著称的学者为限,就可以列举出何丙郁、席文、日本的薮 内清(最近已归道山)、山田庆儿等等十余人。至于研究其它各种文明史、科学史的西方学者,那就不胜枚举了。国际科学史与科学哲学联合会开起年会来,与会者常数百人,尽管其中也会有 不少"票友",但人数之多,仍不难想见。                 

  

   三、《中国科学技术史》是集体的贡献

  

   《中国科学技术史》(我们如今也只好约定俗成,继续沿用此名)按计划共有七卷。前三卷 皆只一册,从第四卷起出现分册。剑桥大学出版社自1954年出版第一卷起,迄今已出齐前四卷, 以及第五卷的9个分册、第六卷3个分册和第七卷一个分册。由于写作计划在进行中不断扩大, 分册繁多,完稿时间不断被推迟,李约瑟终于未能看到全书出齐的盛况。   

  

   翻译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的工作,一直在国内受到特殊的重视。在"文革"后期,曾由科学出版社出版了原著的少数几卷,并另行分为7册,不与原著对应。不过在"文革"中这已 算罕见的"殊荣"了。到八十年代末,重新翻译此书的工作隆重展开。专门成立了"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翻译出版委员会",卢嘉锡为主任,大批学术名流担任委员,并有专职人员组成的办公室长期办公。所译之书由科学出版社与上海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十六开精装,远非"文 革"中的平装小本可比了。新译本第一批已出第一第二两卷,以及第四卷和第五卷各一个分册。   

  

   下面是现任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翻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胡维佳提供的各卷书目(有 ☆者已出版英文版,有★者已出版中文版):   

  

   ★第一卷 导论    

    李约瑟著,王铃协助;1954   

  

   ★第二卷 科学思想史    

    李约瑟著,王铃协助;1956   

  

   ☆第三卷 数学、天学和地学    

    李约瑟著,王铃协助;1959   

  

   第四卷 物理学及相关技术   

   ☆第一分册 物理学    

    李约瑟著,王铃协助,罗宾逊(K.G.Robinson)部分特别贡献;1962

   ★第二分册 机械工程    

    李约瑟著,王铃协助;1965   

   ☆第三分册 土木工程和航海(包括水利工程)    

    李约瑟著,王铃、鲁桂珍协作;1971    

  

   第五卷 化学及相关技术   

   ★第一分册 纸和印刷    

    钱存训著;1985   

   ☆第二分册 炼丹术的发现和发明:点金术和长生术    

    李约瑟著,鲁桂珍协作;1974   

   ☆第三分册 炼丹术的发现和发明(续):从长生不老药到合成胰岛素的历史考察    

    李约瑟著,何丙郁、鲁桂珍协作;1976   

   ☆第四分册 炼丹术的发现和发明(续):器具、理论和中外比较

    李约瑟著,鲁桂珍协作,席文部分贡献;1978   

   ☆第五分册 炼丹术的发现和发明(续):内丹    

    李约瑟著,鲁桂珍协作;1983   

   ☆第六分册 军事技术:投射器和攻守城技术    

    叶山(Robin D.S.Yates)著,石施道(K.Gawlikowski)、

    麦克尤恩(E.McEwen)和王铃协作;1995   

   ☆第七分册 火药的史诗    

    李约瑟著,何丙郁、鲁桂珍、王铃协作;1987    

    第八分册 军事技术:射击武器和骑兵   

   ☆第九分册 纺织技术:纺纱    

    库恩(Dieter Kuhn)著;1987    

   第十分册 纺织技术:织布和织机    

   第十一分册 非铁金属冶炼术    

   第十二分册 冶铁和采矿   

   ☆第十三分册 采矿    

    Peter J.Golas著;1999    

   第十四分册 盐业、墨、漆、颜料、染料和胶粘剂    

  

   第六卷 生物学及相关技术   

   ☆第一分册 植物学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江晓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李约瑟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12.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