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弘:证据法功能之探讨(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35 次 更新时间:2010-09-17 14:23:53

进入专题: 证据法功能   案件事实   认识论   价值论  

何家弘 (进入专栏)  

  那么审判者将不得不面对大量既不可靠、价值也不高的证据,势必造成诉讼时间的拖延和司法资源的浪费。由此可见,传闻证据规则的首要功能是保证法庭所采证言的可靠性,从而保证案件事实认定的正确性,但同时也兼顾了保障司法公正、保障人权、降低诉讼成本和提高司法效率的价值考量。

  

  (三)最佳证据规则的功能解析

  

  最佳证据规则要求书证的提供者尽量提供原件,如果提供副本、抄本、影印本等非原始材料,则必须提供充足的理由加以说明。这一规则明确规定原始文字材料优先于它的复制品或者根据回忆所作的口头陈述。《美国联邦证据规则》第1002条规定:“除本证据规则或国会立法另有规定外,为证明文书、录音或照片的内容,应要求提供文书、录音或照片的原件。”[15]第1003条又规定:“复制件在与原件同等程度上具有可采性,但下列情况除外:(1)对原件的真实性发生了真正的怀疑;或者(2)在具体情形下许可采纳复制件替代原件将导致不公平。”[16]《美国联邦证据规则》咨询委员会在对这条规则所作的注释中提出:“如果所关注的唯一问题是正确地确切地将文字或其他内容提交到法庭面前,那么只要复本是使用确保准确性与真实性的方法制作的,该复本就可以起到与原件同等的作用……因此,如果对于原件的真实性不存在真正的争议,并且没有其他理由要求提供原件,则根据此项规则可采纳复制件。”[17]

  华尔兹教授认为,“最佳证据规则”这个概念容易给人带来一些不必要的误解,使人以为律师必须在所有案件中提供最有分量、最有证明力的证据。其实,把“最佳证据规则”称为“原始证据规则”更为妥当,因为它仅是一项规定原始文字材料可优先作为证据的原则。○24[18]由此可见,最佳证据规则的基本功能在于保障法庭审判中使用的文书类证据是真实可靠的,以保证事实认定者准确地查明事实真相。

  

  (四)证人资格规则的功能解析

  

  英美法系国家的证据法中本来有很多关于证人资格的严格规定。例如,诉讼当事人及其配偶不能作为本案的证人,因为他们与诉讼结果有利害关系;重罪的前科犯不能担任证人,因为他们不可信;精神病人一律不具有证人资格,因为他们不具有作证的行为能力。但在现代美国的证据法中,这些严格的规定基本上都被废止了。例如,《美国联邦证据规则》第601条规定:“除本证据规则另有规定外,每个人都具有作为证人的资格。”

  现在,美国证据法对证人资格的限制主要以对证人作证能力的审查为基础,包括证人的感知能力,如目击证人的视力是否有缺陷;记忆能力,如证人是否患有老年痴呆症或健忘症;表达能力,如证人是否能够真实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19]证人在这些方面是否具有作证能力往往需要法官根据案件中的具体情况来作出判断。不过,《美国联邦证据规则》也就证人的感知和表达问题作出了间接的限制性规定。例如,《美国联邦证据规则》第602条规定,证人只能就自己亲身感知的事项作证。其第603条规定,证人作证前要声明自己将如实提供证言,这种声明可以通过宣誓或某种旨在唤醒证人良知和加深证人责任感的郑重方式来进行。[20]

  上述规定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要保障证人证言的真实可靠性。

  

  (五)品格证据规则的功能解析

  

  所谓品格证据,是指证明某些诉讼参与人的品格或品格特性的证据,如某被告人曾经犯过罪、某证人一贯品行不端或者经常说谎。按照美国的品格证据规则,关于诉讼当事人和证人之品格的证据一般不得采纳为诉讼中的证据,因此,该规则又称品格证据排除规则。例如,证明被告人在本案中指控的犯罪发生之前有不良品行的证据,包括证明其犯罪前科的证据,一般不能用作证明其是否为实施本案犯罪行为之人的证据。《美国联邦证据规则》第404条对此作了明确规定,但同时也规定了一些例外情况,包括被告人提供的能够证明其品格良好的证据和公诉方对此提出的反驳证据,被告人提供的关于被害人品格瑕疵的证据和公诉方对此提出的反驳证据以及证明证人诚实与否的证据。[21]

  品格证据排除规则实际上是对关联性规则的补充。被告人过去的不良品行与当前指控的犯罪行为之间一般都没有实质的关联性。司法人员不能因为被告人曾经犯过罪或者有过不良行为,就认为其更可能是本案中的罪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律修改委员会曾明确指出:“品格证据只具有很小的证明价值,而且可能会极具偏见性。它会造成事实审理者不关注主要问题,即不关注在具体场合实际发生了什么的问题。它能巧妙地为事实审理者提供机会,使他们能够不考虑证据证明实际发生了什么,而仅凭有关人员各自的品格而奖励好人和处罚坏人。”一言以蔽之,品格证据容易使陪审员仅根据一个人的品格来认定案件事实,这显然是非常危险的。因此,要求排除品格证据之规则的功能也就看得非常清楚了。

  

  (六)意见证据规则的功能解析

  

  意见证据是英美法系国家使用的一个法律概念,它是指证人根据其感知或了解的案件事实作出的推断性陈述,包括普通证人的意见证言和专家证人的意见证言。按照英美法系国家的意见证据规则,专家证人的意见证言可以采纳为证据;普通证人的意见证言一般不能采纳,除非法律另有规定。例如,《美国联邦证据规则》第701条规定,如果证人不是作为一个专家作证,则其以意见或推理的形式表达的证言不能被采纳,除非属于下述情况:(1)合理建立在证人感知的基础之上;(2)有助于澄清该证人证言或确定争议事实。[22]简言之,普通证人一般只能向法庭陈述自己看到或者以其他方式感知到的案件事实,而不能向法庭陈述自己对案件事实的推断和看法。

  美国的法律之所以禁止普通证人向法庭陈述意见是因为这些意见会干扰陪审员对案件事实的认定,,会影响陪审员对证据的客观评断乃至对案件事实的客观判断。《美国联邦证据规则》咨询委员会在对这条规则的注释中用明确的语言表述了该规则的功能——“此项规则保持了传统证据法的目标,即让事实审理者来把持对事情的准确再现”。[23]

  

  (七)证言特免权规则的功能解析

  

  证言特免权规则是英美法系国家一项传统的证据规则。按照该规则,某人虽然了解案件事实并具备证人[24]资格,但可以依据某种特免权而拒绝提供证言或阻止他人对同一事项提供证言。美国的证言特免权可以分为两类:(1)宪法特免权;(2)非宪法特免权。宪法特免权主要指《美国联邦宪法第五修正案》所规定的反对强迫自证其罪的特免权,即“任何人……不得被强迫在任何刑事诉讼中作为反对他自己的证人”。为了保证这一规则的有效实施,美国联邦法院还通过判例的形式确立了一些补充性的特免权规则,包括刑事诉讼中被告人不得被强迫在法庭上进行宣誓和站到证人席上的特免权,民事诉讼中的当事人以及民事和刑事诉讼中的非当事人证人在出庭作证时被问及具有潜在归罪性问题时拒绝回答的特免权以及要求执法人员在讯问之前必须告知嫌疑人享有沉默权和会见律师权的“米兰达告知”规则。[25]非宪法特免权是以某种身份关系(如夫妻关系)或职业关系(如律师与当事人关系、医生与病人关系、神职人员与教徒之间关系等)为基础的免除作证的特免权。由于普通法中的证言特免权规则已经相当完备,因此,《美国联邦证据规则》仅在第501条对特免权问题作了原则性的规定,即“适用联邦法院凭理性和经验加以解释的普通法原则”。美国各州的证据法都对这类规则作出了具体的规定。例如,美国《加利佛尼亚州证据法典》就专设一编(第8编)共用115条的篇幅对各种证言特免权作了详细规定。

  证言特免权规则的设立主要不是为了查明案件事实,而是为了保护特定人的权利或者维护特定的社会关系。例如,反对强迫自证其罪特免权规则的主要功能就是保护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权利,而基于身份关系或职业关系的特免权规则的主要功能则是维护这些特定的关系。华尔兹教授指出:“社会期望通过保守秘密来促进某些关系。社会极度重视这些关系,为捍卫保守秘密的本性,甚至不惜失去与案件结局关系重大的信息。”

  

  (八)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功能解析

  

  司法活动中使用的证据应该具有合法性,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因此,收集程序和手段等方面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证据不具有可采性。所谓“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就是要把合法性作为证据的采纳标准,而把那些违反法律规定获取的证据排除在诉讼的大门之外。但是,美国的证据法很少用明确的立法语言对这条规则作出阐述,而是通过法院的判例来确立相关的规则。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中,针对侦查人员采用刑讯逼供等方法获取之被告人口供的排除规则无疑是最为重要的。20世纪前期,美国已通过一系列判例确立了采集被告人口供时的“自愿性”规则。也就是说,凡是采用违反被告人意愿的方法所获得的口供都不能作为审判中的证据。其实,上文提到的“米兰达告知”规则也是“自愿性”规则的延伸,而且是更为严格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因为只要侦查人员没有按照“米兰达告知”规则进行告知,那么其获得的口供就将被排除。另外,非法证据还包括侦查人员违反法律关于搜查、扣押、辨认的规定而获得的证据,这些证据一般也要排除在诉讼的大门之外。

  毫无疑问,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基本功能在于保障人权,并且主要是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权利。此外,这类证据规则还兼顾了维护司法公正和规范侦查行为等价值考量。在此值得讨论的一个问题是: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是否也具有查明事实真相的功能。笔者认为,回答应该是肯定的。以被告人口供的“自愿性”规则为例,一般而言,被告人自愿作出的口供通常是真实的,而通过刑讯获得的口供很可能是虚假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布莱克伯恩诉亚拉巴马州案”(1960)的判决中指出:“保护陪审团……不受那些不可靠供述的影响是支持自愿性规则的另一个价值观。长期以来,法律一直强烈地怀疑强迫性口供的可靠性,因为被讯问人为避免受到体罚或得到某种许诺的好处而给出的供述,而不是出于有罪意识而给出的供述,很可能是不值得信任的。”[26]司法实践经验告诉我们,把非法证据——特别是通过刑讯获得的口供——作为定案的根据很容易铸成错案。[27]

  以上,笔者考察了美国证据法中的主要规则。诚然,如果从广义上理解证据规则的概念并扩展视野,我们的考察对象还可以包括取证规则(强制取证规则、委托鉴定规则、证据保全规则等)、举证规则(证据展示规则、举证责任分配规则、举证时限规则等)、质证规则(强制出庭规则、提出异议规则、交叉询问规则等)、其他认证规则(推定规则、司法认知规则、证据补强规则、证明力优先规则等)。但是,考虑到有些学者可能不赞成把上述规则都纳入证据法的范畴,笔者仅把处于证据法“核心”位置的那些规则作为本文的考察对象。不过,笔者相信,即使在扩展的范围内对证据规则进行考察,最终结果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28]

  通过对上述“核心”证据规则的解析可以发现,证据法的功能具有多元性,而其中居于首位的功能是要保证查明事实真相。在笔者解析的8项证据规则中,以查明事实真相为主要功能的占6项;以保障人权[29]为主要功能的占2项;同时具有维护司法公正[30]功能的占2项,具有降低诉讼成本和提高司法效率功能的占2项,具有规范侦查行为功能[31]的占1项。以上是笔者对本文开头所提问题的回答,但是这样的回答尚不够充分,因为它只是对表象的考察与分析,或者说,只是对某些国家实然证据法的考察与分析。那么,应该如何去认识具有普遍意义的应然证据法的功能呢?这需要我们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与探讨。

  

  【注释】

  [1] 参见罗竹风主编:《汉语大词典》,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1年版,第769页。

  [2] 笔者主编的《新编证据法学》论述了“证据的功能”;齐树洁教授主编的《英国证据法》也讨论了“证据的司法功能”。

  [3] 我国学者似乎更喜欢使用“证据的意义”的说法。例如,巫宇甦先生主编的《证据学》、陈一云教授主编的《证据学》、樊崇义教授主编的《证据法学》、刘金友教授主编的《证据法学》、卞建林教授主编的《证据法学》等教材都在阐述证据的基本问题时专门讲述了证据的意义。

  [4] 江伟主编:《证据法学》,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3-4页。

  [5] 即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证人资格的人提供的证言。例如,缺少提供可靠证言的智力或精神能力的人,包括大脑有缺陷的人和年龄太小的孩子;缺乏宗教宣誓约束力的人,包括不信仰宗教的人、因为宗教信仰或者其他理由而拒绝宣誓的人、无法理解誓言性质的儿童或其他人;与审判结果有利益关系因而可能产生偏见的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何家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证据法功能   案件事实   认识论   价值论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066.html
文章来源:《法商研究》2008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