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弘:享受法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83 次 更新时间:2010-09-14 18:27:55

何家弘 (进入专栏)  

  

  在人们的观念中,读书写书做学问是一件非常辛苦甚至非常痛苦的事情。于是社会中便有了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老话儿”,如读书苦,苦读书;十年寒窗苦;吃得苦中苦,等等。似乎人们之读书写书做学问,总是为了实现个人的某种抱负或者完成社会的某种使命而刻苦努力,以近乎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方式生活,毫无享乐可言。即使学问人有了快乐和幸福,那也绝对是学问以外或以后的事情。

  人生有限,学问无限。倘若学问中只有痛苦,那么走上学问之路的人就只能与没完没了的痛苦为伴侣,除非他或她在中途做出其他的选择。然而我以为,所有人——当然包括学问人——都需要也有权享受生活中的快乐和幸福。诚然,人生的道路各不相同,人在一生中所做的事情也各不相同,但是,无论如何走过一生,无论从事何种事务,人们都可以也应该从中获得快乐的享受。虽然任何人的生活中都不可能没有痛苦,但是,如果一个人的生活中只有痛苦,或者说一个人只是为了痛苦而生活,那么这样的生活就不是正常的生活——至少不是我心目中的正常生活。

  在现实生活中,总会有人觉得自己很郁闷、很痛苦,也总会有人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快乐。其实,郁闷和痛苦,幸福和快乐,都没有客观明确的标准,都是个人的感觉。当然,这种感觉也反映了人们的生活态度和追求。苦与乐是相对而言的,也是相反相成的。无苦无乐,无乐无苦;苦中有乐,乐中有苦。这就是人生中苦与乐的关系。如果一个人——无论在什么生活领域——能够自如地将生活中的苦转化为乐,那他就达到了极高的人生境界。窃以为,李白写诗是一种享受;唐伯虎作画也是一种享受;虽然据说曹雪芹写《红楼梦》时颇为穷困,但他创作那部传世之作时肯定也有精神和情感的享受,尽管那可能是一种超凡脱俗的享受。

  于是,我的心底就有了一个朦胧的希冀,那就是渴望自己也能够把学问做成一种享受。带着这样的希冀,我渐渐发现,其实做学问也是可以充满乐趣的。当然,此种乐趣是需要发现的,是需要以恬静乃至超脱的心境去体验的。做学问需要执著的追求和持续的努力,否则便很难取得成就。然而,如果做学问只是为了谋生,为了功利,或者为了某种沉重的使命,那人们就很难发现和体验学问的乐趣。只有以淡泊超然的心境治学,才能享受学问的乐趣。

  我入法学之门确属缘分。其实,所谓“缘分”,就是偶然之中的机遇或选择。倘若我当年在建筑公司没有遇到“她”,倘若“她”的父母没有间接地“逼迫”我走进高考的考场,倘若我的高考成绩再低一些或再高一些以使我无权选择或有更多选择的话,我恐怕都不会走进法学的殿堂。说老实话,我在开始时并不太喜欢法学,只是作为学生的本分而努力,其中颇有几分无奈。但是后来,我却逐渐对法学产生了兴趣乃至迷恋,而且在若干年的奋斗之后,我终于发现自己可以享受法学了。其实,法可以达成一种很美的境界,从事法学研究的人也可以从中获得美好快乐的享受。当你通过潜心研究而发现法的某些运作规律并依此去设法完善社会的法律制度的时候,当你在法学的某个领域内徜徉并领略或感悟到“法之美”的时候,你就一定是在享受法学了。由于我是基于缘分才步入法学之门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享受法学也就是在享受我与法学的缘分

进入 何家弘 的专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0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