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宏:王明、博古比较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18 次 更新时间:2010-08-30 12:44:36

进入专题: 王明   博古   中共党史  

郭德宏  

  以王明为首,他是执行者和赞助者;然后,检讨了教条宗派形成的历史和个人的错误。[11]1945年4月30日,博古在中共七大讨论政治报告时发言,再次检讨了自己的教条主义错误。他说,在革命阶段问题上,他们在内战时期混淆了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的界限,在抗战时期则将新民主主义革命回返到旧民主主义革命;在农民是革命底主干问题上,不了解与轻视农民在中国革命中的伟大作用,在内战时期过度地强调城市与工人的作用,坚持城市观点,在抗战时期则牺牲农民的迫切要求以迁就大资产阶级;在革命领导权问题上,在内战时期是在教条地空喊,在打倒一切之下把同盟者缩小到只有贫农中农的地步,在抗战时期则从空喊转变为公开否定,提出所谓“共同领导”的口号;在政权问题上,在内战时期死啃所谓工农民主专政的旧公式,在组织形式上完全因袭无产阶级专政形式的苏维埃形式,在抗战时期则把本质上、组织形式上并未改变、只有施政政策有若干改变的国民党政府,认为是全国统一的国防政府和政治制度彻底民主化的开始,强调要时时、处处、事事帮助这种类型的政府,反对建立敌后的抗日民主政府;在革命发展前途上,是民粹式的企图跳过资本主义发展阶段。[12]

  从上面的检讨可以看出,博古的检讨是诚恳的,而王明的检讨是不诚恳的。由于他们的态度不同,对他们的批判也是不同的。开始时,毛泽东着重批判的是九一八事变以后的“左”倾错误,主要是针对博古的。由于王明不但没有作一点自我批评,反而批评别人,所以批评的对象逐渐转移到王明身上,并由批判他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左”倾错误,发展到批判他在抗日战争初期的右倾错误。1941年10月底毛泽东起草的《关于四中全会以来中央领导路线问题结论草案》,原来只写了博古,后来在修改时才加上王明的名字,而且放在博古前面,将这条路线的主要负责人改为“王明同志和博古同志”,认为“王明同志与博古同志领导的这条路线是在思想上、政治上、军事上、组织上各方面都犯了严重原则错误的,集各方面错误之大成,它是形态最完备的一条错误路线”[13]。1943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发给各中央局、各中央分局并转各区党委的《中央关于<反对统一战线中机会主义>一文的指示》,不仅明确地批评王明的“右倾机会主义(投降主义)路线”,甚至认为王明、博古是“反党宗派”,进行了“反党活动”。但由于王明、博古对错误的态度不同,在这之后,毛泽东等人对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左”倾错误和抗战初期右倾错误的批判,就只着重批判王明,对博古很少提了。博古1946年4月8日遇难后,中共中央和权威的中共历史著作就不再将博古与王明并提,而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左”倾错误只说成是以王明为代表的。

  

  三、几点启示

  

  从上边王明与博古的比较中,可以得到很多启示,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两条:

  第一,要认真学习理论,但不能搞教条主义。

  不学好革命和建设的理论,就不能搞好革命和建设,这是很多人的实践已经证明了的。因此,王明和博古怀着满腔热情到中山大学学习,是完全正确的。他们在学习期间,确实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学得比较好,对马列主义的词句背得滚瓜烂熟,这对以后的工作都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对此也是应该肯定的。但是,他们不懂得马克思主义的真谛,不知道处处要从实际出发,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中国的实际结合起来,只知死背教条,这就不能不犯教条主义的错误。王明在1945年4月20日写给任弼时,请他阅转毛泽东并扩大的七中全会各位同志的信中检讨说,他在《两条路线》(即《为中共更加布尔塞维克化而斗争》)的小册子中“所提出的对当时中国革命运动的许多意见,是从何而来呢?是从分析当时中国的具体情况和根据当时中国人民的具体要求而来的吗?绝不是的。它是从抄袭各种决议而来的”。并说:“我之所以犯教条主义的“左”倾路线的错误,也不是偶然的,这是由于丝毫不懂马克思主义理论及基础,完全不懂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的实际情况,全不研究中国的政治、军事、文化的历史事实和历史经验,以及简直不懂国际经验和民族传统的结果。尤其是由于没有群众工作经验和没有群众观点,以及小资产阶级社会出身的劣根性作祟的结果。”1945年4月30日,博古在中共七大讨论政治报告时,也检讨了自己的教条主义错误,说在革命根本问题上,战略问题上,由于机械地搬用马克思主义底个别结论与词句,无视中国革命具体实践,就曲解了马克思主义,政治上走“左”右倾机会主义;在策略基本原则上,则根本忽视和违背了策略必须根据具体情况决定,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团结中有斗争,斗争为着团结,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等原则。他们在这方面提供的教训,是深刻的,有力地说明不管你理论背得多么熟练,如果脱离了实际,就必然犯教条主义的错误。

  第二,犯了错误不要紧,但不能坚持错误不改。

  古语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也就是说,一个人犯错误是难免的。即使是伟大的人物,也难免犯错误。特别是在革命和建设的初期,没有经验,不知道应该如何进行革命和建设,更难免犯错误。但古语又云:“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也就是说,犯了错误,如果能及时认识错误,改正错误,那是非常好的事情,就应该加以肯定。在这方面,博古就做得比较好。1935年2月他被免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后,并没有存在很大的抵触情绪,也没有消极,一直在尽心尽力地做着中共中央分配给他的工作。即使是在延安整风运动中受批判以后,他一方面诚心诚意地检讨自己的错误,一方面仍然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在宣传战线上做出了出色的成就。因而,他很快得到了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的谅解。王明的态度则与博古明显不同。他对自己错误的检讨,只有1945年4月20日写给任弼时,请他阅转毛泽东并扩大的七中全会各位同志的那封信,而且只检查了自己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错误。即使这次检讨,他在晚年写的《中共半世纪与叛徒毛泽东》一书中,也说是被迫的,并不是真心真意的。[14]因为他一直不诚心检讨自己的错误,而且反反复复,显得态度很不老实,所以始终得不到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的谅解,最后郁郁终生,死于别国他乡。他们在这方面提供的教训,也是深刻的,有力地说明不管你原来职位多高,如果犯了错误不承认,不改正,就不会得到别人的谅解。

  

  2010年7月14日

  

  --------------------------------------------------------------------------------

  [1] 《关于临时中央政治局和博古同志当总书记问题》,孟庆树根据“王明同志回忆谈话”记录整理。

  [2] 杨奎松《王明上台记》,引自杨奎松个人网站“我写我心”( http://www.yangkuisong.net/ztlw/rwyj/000103_7.htm)。

  [3] 《关于顾顺章和向忠发的材料》,,孟庆树根据“王明同志回忆谈话”记录整理。

  [4] 《关于临时中央政治局和博古同志当总书记问题》,孟庆树根据“王明同志回忆谈话”记录整理。

  [5] 1943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给各中央局、各中央分局并各区党委的指示,见周国全、郭德宏编《王明年谱》,安徽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50页。

  [6]吴葆朴、李志英、朱星鹏编《博古文选·年谱》,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年版, 第441页。

  [7] 《娄底师专学报》2004年第4期。

  [8]这里说的第六次“围剿”,即通常说的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

  [9] 莫斯科进步出版社1979年中文版。现代史料编刊社1981年和东方出版社2004年在国内出版时,将名字改为《中共五十年》。

  [10]吴葆朴、李志英、朱星鹏编《博古文选·年谱》,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年版,第485页;吴葆朴、李志英《秦邦宪(博古)传》,中共党史出版社2007年版,第408-409页。

  [11]吴葆朴、李志英、朱星鹏编《博古文选·年谱》,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年版,第500页;吴葆朴、李志英《秦邦宪(博古)传》,中共党史出版社2007年版,第411-415页。

  [12] 参见吴葆朴、李志英《秦邦宪(博古)传》,中共党史出版社2007年版,第422-423页。

  [13] 《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26页。

  [14] 书中说:他本来不“承认七中全会决议正确和作‘自我检讨’”,但有的同志对他说:“要是不承认七中全会决议,那七中全会还可能再‘通过’一个类似的决议;如果你还是不服从,就可能被开除党籍,那时进行斗争就更困难了……”,“这样,我就向七中全会声明:我服从中央决定。”见莫斯科进步出版社1979年版,第124页。

    进入专题: 王明   博古   中共党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712.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