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凉凉快快反三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58 次 更新时间:2010-08-29 22:38:20

进入专题: 反三俗  

孔庆东 (进入专栏)  

  

  天过处暑,凉凉快快。在党中央和胡锦涛、习近平等同志的正确指导下,经过全国人民和正义勇敢人士的坚决斗争,反三俗运动取得了初步胜利。《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严肃批评了众多媒体对郭德纲“墙倒众人推”的无耻行径,指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初正是这些无耻媒体趋炎附势,把郭德纲捧得像祖宗一样,一旦发现祖宗给的压岁钱少了,便背信弃义,落井下石。这样的三俗媒体不批判,今后谁还敢说正经相声?谁还敢唱正经歌曲?谁还敢拍正经电影?谁还敢说几句正经人话?某无耻电视台雇佣的七八个下流五毛,24小时在网上辱骂孔和尚、辱骂党中央,结果很快被人肉搜出,再次给某市委宣传部丢了脸,给美国爷爷丢了脸。孔和尚早说过,现在的汉奸里面没好人、而且没能人。不是贫僧不同情可怜你们,而是你们自己迎风撒尿,给脸不要脸,举起菲律宾大锤猛砸自己的香港脚,又能怪谁呢?

  孔和尚今天告诉你们一条宝贵资讯,美国政府最近承认,20世纪后半叶以来,华盛顿对于中国大事的预测几乎全部错误,甚至事后评估都错得一塌糊涂。举例如下:1950年,美国判断中国不会介入韩战,不料百万志愿军抗美援朝,打得美军至今心惊胆颤。1954年,解放军大举炮轰金门,艾森豪威尔在睡梦中被副官唤醒,才获悉第一次台海危机爆发。1958年,第二次台海危机爆发,美国估计解放军即将解放台湾,于是马上部署了二战以后最大规模的军事调动,结果发现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百万美军被毛泽东牵着鼻子走了半个地球。1966年,几千万红卫兵拥上街头,砸烂中国公检法等衙门机构,美国看傻了,根本不知道中国人要干什么,还不如金庸的《明报》判断得清楚。1969年,中苏边界冲突,大战一触即发。尼克松、基辛格事后承认,他们对冲突的深层原因的评估错误。1976年,中国发生一连串惊天大事,美国毫无预测和准备,仿佛一个看热闹的呆汉。1989年,美国先是以为能够趁乱推翻共产党,到夏天又以为中国会与美国断交,到冬天又认定中国会发生农民起义,结果全都是瞎猜。1996年,第三次台海危机,美国又一次未曾料到……美国的预测决策机制,是科学而健全的,比中国要强很多,但判断错误却层出不穷。这除了因为对中国历史、文化和国情的无知外,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误听误信了大批汉奸的胡说八道。美国人天真地以为汉奸都是中国精英,应该代表中国人中的“高水平”。其实恰恰相反,汉奸即使个个戴着博士帽,也是中国人中的人渣,干点偷鸡摸狗、损公肥私的小事儿倒是蛮聪明,一思考天下大事,就立马变成美国炸鸡了。

  其实美国社会也一直充满了阶级斗争。美国Making Minds Matter(益善心智)总裁比尔•科斯特洛(Bill Costello) 8月21日在《美国思想者》撰文,对于美国全国教育协会(NEA)推销阿林斯基•梭罗的共产主义哲学、和把10月1日定为美国公立学校庆祝毛泽东建立新中国的纪念日,表示了不满和担忧。这就是美国人无处不在的“讲政治”。

  孔和尚倒是不喜欢讲政治,而是喜欢讲语文、讲教育。比如8月11日晚,俺接受黑龙江电视报记者周娜的电话采访,大谈了一番语文问题。哪天俺把访谈稿贴给大家看看。

  俺指导过论文的一名本系04级学生,今年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升入东亚系博士班。同时还在教育学系学习,指导教授是阿普尔(Michael Apple)。该生来信说:“曾经因您的推荐,看了阿普尔的教育学著作,很受震动。我的理想是做一个好的老师。我给农民工的孩子,湖南乡村的少数民族孩子上过语文课。来美国以后,反思自己和身边人的教育,更希望将来能给中国的孩子找到培养独立人格的独立教育。您说我们中文系的学生得学本事,我牢记在心,读书思考,不敢稍有懈怠。以上算是给您的一个汇报。祝您新学期快乐!”孔和尚回信曰:“倏忽白驹过隙,你已然进步如此。教育乃百年大计,阿普尔大作,深得我心。练成好本事,转为人民谋,此即孔子所谓朝闻道也。”

  世界列强,都是最善于搞阶级斗争的,不但在本国搞,而且搞到他国。据爱国学生揭露,日本花4亿美元投资中国校内网,掌控2200万学生资料。总部位于北京的千橡互动成立的学生社区网站,每月吸引200万新会员注册,最近统计该网站一共有2200万会员。该网站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2/201008/175397.html不时出现系列反华、反共、反马列毛、鼓吹分裂、台独等反动文章和照片。据《日经新闻》报导,日本软件银行(Softbank)公司已和千橡互动集团(校内网所属公司)达成协议,将以400亿日元买下该公司40%的股权。从此,日本公司软银集团正式成为“千橡互动”(校内网)第一大股东,校内网成为日本买办网站。此举将轻松掌握和获得中国2200万大学生的个人资料和隐私,已经受到部分中国大学生的质疑和抵制,相当部分大学生表示将删除校内网ID号和所有个人信息数据,从此不再上之。

  针对许多国人对日本军国主义丧失警惕,解放军报发表文章《将历史营养输入当代心灵》:抗日战争这段历史,应当为我们子孙后代牢记。因为它所传递的,是中华民族不惧强敌的不屈不挠的精神,是我们民族最可宝贵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文化基因。然而,随着世事变迁,即使血写的历史也常常被人以所谓“新解”的方式无端解构。据报载,有人在讲授“狼牙山五壮士”的公开课时,竟公然质疑五壮士跳崖壮举的“合理性”,生硬地扯出了关于如何善待生命、更有效地保存生命等十分荒诞的话题。言外之意,就是可以向敌人举手投降。这样的解读,完全撇开了历史,对壮士的伟大义举简直是亵渎。今天,质疑英雄、淡化英雄、消解英雄,在某些人那里,似乎成了一种非常时尚的事,好像不对世人皆知的英雄说句怀疑的话、泼瓢污水,就不足以显示他见解的独到和深刻。……当一个民族的精神楷模和时代偶像遭受损毁时,它的希望和未来又在哪里?

  反对美国霸权主义,并非是对美国不友好;不忘抗日史,也并非是对日本不友好。孔和尚平时是很注意观察美国日本值得我们借鉴学习之处滴。例如最近围棋界评论棋坛美女,多数朋友都推崇中国的几个小家碧玉,而聂卫平大哥眼光独到,单单青睐日本的梅泽。老聂认为:“美女棋手首先要能赢棋,并且要不断地赢棋,这是能称作美女棋手的标杆。正官庄杯,我想三连胜以上的都是美女棋手,如果六连胜,那就是超级美女棋手,现在中国好像有个宋容慧……”老聂曾不留情面地把90后女棋手王晨星的对局评价为“斗兽棋”。这种美女观跟孔和尚差不多。俺从小就认为,美女首先要“学习好”,学习不好,再漂亮也属于“斗兽”之流。因为这个偏激的认识,孔和尚经常跟美女失之交臂,和尚不看美女,美女也不看和尚。

  俺和老聂的这种认识,应该说有点落伍了。照此标准,世界上就越来越没有美女了,因为全世界孩子的学习都越来越差了。中国日报网8月20日载:美国威斯康辛州伯洛伊特学院每年都会对大学新生进行综合知识调查,而今年的结果令教授们大跌眼镜:大多数18岁新生都不会写英文手写体,嫌电子邮件太慢而从来不用,从不戴手表,只知道“米开朗基罗”是一种电脑病毒。最可笑的是,由于电影《我家也有贝多芬》中的“贝多芬”是一条狗的名字,这些美国“90后”竟然认为贝多芬就是一条狗。中国的成年人经常对90后唉声叹气,看看这条消息,大可不必啦,咱们的90后还是兵强马壮的啦。

  今天去办赴台湾手续,费了一下午的时间。昨晚去国家话剧院,先到排练厅,看田沁鑫排演《四世同堂》,小陶虹和雷恪生等都很投入。然后去看安莹编剧、黄盈导演的《马前马前》。戏非常好,把北京“城与人”的关系置于800年的历史空间里,阐释得颇有深度。在演员与观众的互动上,也尝试了大胆前卫的探索。散戏后我给予了高度评价,但对安莹指出,最后一段生硬了些,受流俗的学术观念影响,没有发挥前面那样充分的艺术想象。建国后北京城的改造,跟现在的野蛮拆迁,其性质是完全不同的。毛主席时代的旧城改造,是以人为本的,以劳动人民的幸福为目的,以龙须沟那样的地方为重点的。而现在的野蛮拆迁,则是以权贵富豪的经济利益为本的。

  为第一视频网做时事评论已经十来次了。孔和尚为“坐视天下”确定的风格是“平民立场,学者深度。环球视野,中华气派。”这一风格对整个第一视频网都产生了影响,孔和尚希望以后即使我不去了,也能保持这一风格,因为祖国太需要了。

  最近太忙,告诉军机处,少接受取名任务。农历七月,春华与韵卿生了个女儿。孔和尚贺辞曰:“春韵之女,华夏之卿。虎啸七月,峥嵘一生。”

  8月14日晚上,会见谢家顺,谈张恨水研讨会事宜。由张恨水想到《啼笑因缘》的弹词,回来便上网听了几段盛小云。我非常佩服盛小云能够将十几种方言运用得惟妙惟肖,“三俗”水平超过郭德纲了。最近经常听评弹,对苏州话又增加了几分亲切感。读大学时,郁保四跟王青皮聊天,二人有时候讲的是上海话和苏州话,老孔听得半懂弗懂。一次郁保四说,世上最漂亮的是阿拉上海的姑娘。王青皮说,侬格上海人讲话勿足凭,世上最漂亮的是我们苏州的“马虎姑娘”,每天站在巷口,口中叫着“马虎啦,马虎啦”。老孔心想,苏州这是什么风俗啊?大姑娘马马虎虎的,那不就是虎妞吗?还好意思站在街上乱喊?肯定另有意思。问了一下王青皮,原来是“卖花姑娘”也。

  今天中央电视台播放了朝鲜电影《卖花姑娘》,以实际行动纠正了反三俗的大方向。不纠正不行啊,温家宝总理日前发表南巡讲话,强调“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停滞和倒退不仅会葬送30多年改革开放的成果,而且违背人民的意志,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这番讲话引起海内外高度震撼,一向温情脉脉的温总理,讲出了“葬”和“死”这样重量级的字眼。温总理大概是提醒中国人民,一场比泥石流和地震还要强烈的血雨腥风,可能就要降临了。北外教师苗野发来短信曰:“中国知识分子终于有了话语权,有了您,中国知识分子有了血性不再是太监!谢谢您!”社科院张恪女士短信表示“狂顶”。孔和尚看了高兴地喊道:“马虎啦,马虎啦!”

  虽说是天塌地陷,俺还是该备课备课,该念书念书。青年文摘彩版2010年第15期刊载孔庆东《好“吃”字儿的北京话》,此文就是孔和尚贴过的《北京人吃文断字》。

  收到达江复的《半个月亮半个太阳》,中国青年出版社2010年8月版。达江复是徐葆耕老师的笔名,这是徐老师的遗作,也是他唯一的长篇小说。徐老师的家属偶然看到我纪念徐老师的文字,很感动。出版社便寄来了此书。徐老师是文学研究界少有的艺术细胞发达者,小说写得独出机杼,但又毫不怪诞;深具理性气息,但又洗去了匠气。

  董学文老师转来湖南作家振扬送我的《庶民之声》三部曲,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2010年1月版。作者以浩然正气、多年思考和对人民、对祖国的热爱,全面论述了教育、医疗、住房、企改、三资五个方面的问题,反映了当下中国人民的呼声。作者以大量活生生的事实和数据,证明毛泽东时代,是中国教育的黄金时代、是中国医疗的黄金时代、也是中国经济飞速而健康发展的黄金时代。如果不继承毛泽东思想,当前中国就无法驱逐妖魔,走向复兴。

  天,开始凉快了。

进入 孔庆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反三俗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676.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