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小敏:卅年流变 百年鸟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95 次 更新时间:2010-08-14 21:33:03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改革开放  

石小敏   杜珂  

  

   《中国改革》:您如何看这30年改革?

   石小敏:十七大报告指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作为一个体系,一面旗帜,一条道路,正是这30年的产物,是改革开放壮阔实践的结晶。

   如若以持续不断的变革之流来观察这30年,那么可以看到有这样四股“流”。首先是农村改革。尝试并逐步推广联产承包制,取消人民公社体制。向农民开放市场,开放城市。大力发展乡镇企业,鼓励长途贩运。为农村建立产前产后服务体系,鼓励农民建设小城镇。引发并形成大规模的跨地域打工潮。减免农业税,倡导以工补农,以城带乡,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展开新一轮的城乡一体化改革试验,给农民工以城市人的平等待遇,等等。这条线从未间断过,始终是改革最重要的流脉之一,始终是激发改革和推动改革的不竭的泉流。

   第二股“流”是企业改革。上个世纪80年代,国有企业改革逐渐成为城市经济改革的中心环节。利润留成,奖金激励、厂长负责制。各种类型的资产承包经营试验。逐步接受规范的公司制、股份制理念,全面引入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结构。一些国企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成为上市公司。一些企业越做越大,进入世界前500强。在推进国企改革的同时,逐步放开手脚发展个体私营企业,三资企业和其他类型的企业。有关企业的法律体系,譬如《公司法》,不断地开创修订和完善。现在,企业改革已经走过了大半的路程,所剩下的是一些难啃的“硬骨头”——少数特大型垄断国企,因为它们与其所经营的领域的国有垄断或国有特许紧密相连,所以改革起来十分艰难。

   30年来,企业改革自成流脉,获得了来自各个方面的理解与支持,企业改革深刻地影响和带动了许多领域的变革。在众多企业的参与下,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沧海横流,大浪淘沙,一批又一批的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成长起来。自从中央提出“三个代表”以来,企业家阶层和专业管理阶层开始被认为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之一,成为和谐社会的重要的建设力量。中国由此也冲破了原有的政治概念。经济民主与市场法治的理念,首先是在企业改革与公司成长中得以贯彻和实践的。

   第三股“流”是价格改革。市场经济就必须把价格放开,使之真正成为市场配置资源的信号系统,成为宏观调控和微观管理的真实基础。价格改革是从三类农副产品和一些小商品价格放开起步的,然后是从计划外到计划内,从一般商品到重要商品,最后进入服务价格和要素价格体系。现在,中国90%以上的商品价格都由市场决定了,大部分生产资料的价格也已经市场化。但还有一些最重要的要素价格仍处于管制或半管制状态中。这主要集中在土地要素、资金要素、某些服务价格(如医疗、教育等)以及某些人力资本要素、知识产权要素等领域。放手涨价而不放开市场准入和竞争,是一些要素价格被严重扭曲的根本原因。

   第四股“流”是开放。从引进外资、搞四个特区、十四个沿海开放城市,到沿海沿边沿江开放,三十个省会城市开放,数以千计的各种类型的开发区的开创,一直到WTO签约,中国经济这一回终于挂上了国际列车。近五年来,中国的开放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从引进资金、技术、管理、市场为主到引入成套规则为主,不仅在经济领域实行开放,在其他一些非经济领域,也要逐步实行开放。在环境保护、气候变化、全球经济协调机制、全球反恐和安全机制、维护人权等领域,中国正以一种负责任的姿态越来越深入到各种国际事务中,发挥出建设性的协调作用。

   开放也是改革。开放带动改革、改革促进发展、沿海催动内地、民营促进国营、竞争冲破垄断,经济推动社会政治。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开放成为带动中国变革的第一推动力。对外日益开放,对外日趋开明,成为这一时期的重要景观。

   上述四种变革之流,在20~30年的进程中,时而独自涌动,时而相互激荡,曲折则流淌,奔腾则冲决。到如今已汇合成浩荡的“大水”,成为全面改革、全面开放的时代潮流。在她面前,几座陈旧的垄断“堤坝”,几许过时的特权意识,几多龌龊的“特殊利益集团”,是阻她不住的。“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中国改革》:您讲了“卅年流变”,如果拉长到百年,又当如何看这30年?

   石小敏:中国百年史,求索现代化,悲壮而又艰辛。仅从孙中山先生闹革命算起,也已百年有余。从孙先生的三民主义、新三民主义,到中国共产党的新民主主义,前仆后继,直到建国,取得政治独立,民族解放,功莫大焉。这段历程好似黄河,自西发端,一路就势蜿蜒东去。但建国后不久,“黄河”竟不再东去向北折了,兜了偌大一个圈子。正是改革开放把“黄河”又拉了下来,然后继续向东奔流。如今,变革最快的部分已流“入海”了,变革最慢的部分恐怕也将要越过“壶口”瀑布,进入“大拐弯”了。不管怎样,“大河东去也”,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

  

   《中国改革》:前不久您接受采访时讲到,“中国到了该冲的时候了。”您对十七大之后的中国改革前景究竟怎么看?

   石小敏:预测未来是很难的。“到了该冲的时候了”这句话,是报纸编辑加上去的,反映了青年人急切的期盼。不过十七大报告讲“站到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寓意是很深的。

   毫无疑问,中国实行改革开放30年成就巨大。另一方面,现在确实又面对着许多严峻的挑战,比如贫富悬殊,内需不足、环境污染、腐败严重等等,还有国际社会上的种种的担忧与疑虑。总体上压力很大。某些部门权力、某些垄断利益,某些特殊利益集团或明或暗的关联,既是造成上述问题的原因之一,又是解决上述问题的障碍,对于能否顺利克服这些难关,社会上似乎悲观者不少,乐观者不多。这并不奇怪,反倒是恰恰映衬出人心之所向。事物发展有其内在规律。坏事发展到极处,必会走向反面。现在的中央,是一个学习型中央,具有广阔的视野,也显示出足够的信心与耐心。正在通过新的布局与新的举措来逐步地化解和克服难题。面对社会上纷争的思绪和歧见,十七大提出的赋予众多新意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作为一面旗帜,一条道路,为社会各层各界达成新的改革共识提供了一个宽展的平台。这也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她把和谐社会、和平发展、公平正义、与时俱进、三个代表、解放思想、民主法治、科学发展观等全部囊括其中了,把这些年通过实践检验的好的东西都包容进去了,并且与僵化的传统思维拉开了距离。这个平台还是中国未来历史的新起点。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改革开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456.html
文章来源:《中国改革》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