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将全民所有落实到每一个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39 次 更新时间:2010-08-11 20:25:25

进入专题: 中国研究  

陈志武 (进入专栏)  

  当然地方政府得到收入的渠道,大致上可以有一个,第一个是通过更多的征税,增加税负,当然这个路径不是太好。因为这样的话,会产生一个杀鸡取卵的效果。

  

  凤凰网:最糟糕的办法。

  陈志武:把未来的就业机会的增长,收入的增长会给下压很多,这是第一个选择。第二个选择就是通过国企的利润,来弥补地方政府的这些财政压力和地方政府的负债。但是这一块儿,我的理解,在地方政府层面,各个地方的国企跟20年以前、10年以前相比,已经少了很多,所以他们能够得到的国企利润的支持,今天还有,但是这个比重可能会慢慢的下降。第三个渠道,可能是通过卖地,卖土地使用权,也就是说给房地产开发商提供更多的商品房开发的土地,如果这样子的话,必然会让各个地方商品房的供应量会增加。在那种情况之下,地方政府想要通过卖地,卖更多的地来减轻地方政府债务负担的话,这样的话会使得以后的房价上涨的压力,会下降很多,所以如果真的是按照第三个渠道走下去,最后可能房价的上涨的压力,会越来越小。

  

  凤凰网:包括现在中央政府也是一再表明房地产调控进行到一定阶段,但是中央政府就表示说,一定会把这个房地产调控进行到底,但是您在前不久的时候,也是在不久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媒体上,您发表了一个观点,您认为房地产价格的跌幅超过10的时候,情况就会逆转,可能政府的态度就会转变,从现在的压市改为救市,为什么您这么认为,为什么一定是10%这个数字?

  陈志武:其实你看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看,大概按照发改委还有其他部门公布的一些数据,今年6月份全国范围之内房价有一点点下跌,但是下跌不到一个百分点。尽管全国范围之内的房价下跌,在6月份不到一个百分点,但是现在大家担忧这个GDP的增长速度,不能够超过9%或者是超过10%,不能够在8以上,这个担忧已经开始上升了,所以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全国范围之内,房价总体水平真的要跌到10%,或者跌破10%。到那个时候,大家担心GDP增长的速度会远远低于8%这种担忧,在那个时候肯定会上升非常多。所以我在以前一些采访中间,我就说,实际上前一段各个商业银行都出来表态,说他们的压力测试,告诉他们房价下跌30%,都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在我看来,那是很荒唐的压力测试。因为他们只是看到了房地产价格下跌30%的话,那么很多的住房按揭贷款,更多的会更那些借钱买房子的人带来很大的财富缩水的效果,但是给银行带来的亏损不一定太多,但是要我看的话,如果房价真的下跌30%,最后的影响不止是对于这些家庭,不止是对于房地产行业,不止是对于这些银行的住房按揭贷款,更重要实际上对于很多的跟房地产有关的建筑材料、钢铁行业都有影响,负面影响会非常大。

  还有就是对很多跟房地产没有任何完成的这些产业,也都会带来非常大的负面的打击。比如说像餐饮行业,餐饮行业本身跟房地产没有太大直接的关系。但是如果房价在全国范围之内要跌15%、20%或者30%的话,老百姓到外面吃饭的次数,每个月、每个礼拜会减少很多。即使到外面去吃饭,那些贵的餐馆,可能没有几个人敢去了。

  

  凤凰网:为会这样?

  陈志武:因为大家的房子缩水30%,让很多的家庭都会感觉到昨天还有很多的钱,还很富有,今天就觉得穷了很多。

  

  凤凰网:但是您这个是建立在拥有资产的家庭,远远高于还没有拥有资产的家庭的前提之上的?

  陈志武:在上海、在北京,还有很多的城市自有房的比例到多少,80%多,那就是说上海北京80%的家庭都会一夜之间发生他们的财富缩水了30%。这样一来,像女士们去买衣服,也许是一个月可以买十件衣服,但是发现自己的财富缩水了30%。

  

  凤凰网:但那些都是固定资产。

  陈志武:也许不用买十件衣服,一个月,只是买一件衣服,这样一来,对于纺织业会打击非常大。

  

  凤凰网:但是那些都是固定资产,他不可能把他自己唯一一套住房来卖掉来获得现金去进行购买?

  陈志武:不是这样子,每个人都在算一笔账。

  

  凤凰网:但为什么是10%这个数字?

  陈志武:我觉得如果真的房价要跌到10%,大家对GDP增长的担忧,对于银行坏账的担忧会上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因为银行要担心的不止是这些,住房按揭贷款是不是会变成坏账,而且更应该担忧的,很多的企业的一些贷款,特别是那些国企的贷款,是不是能够还得起钱,是不是会出现更多的大规模的坏账,所以我觉得实际上如果房价跌破10%,最后不管是央行,还是国务院的决策层都会担忧保八,担忧这个就业,担忧各行各业所带来的坏账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所带来金融风险的压力,在那个时候,并不是说我支持政府要重新来救市,但是我相信在房价真的跌破10%的时候,整个舆论和政府的讨论都会换方向的。

  

  凤凰网:10%这个数据是经过一系列的测算,最后得出一个基准的数字,还是说一个粗略的估计?

  陈志武:更多的是从心理上。

  

  凤凰网:心理上的一个估计?

  陈志武:对,从心理压力的承受能力上来做一个估计,也是基于对过去这些年,特别是2003年以来的宏观经济决策的惯例也好,对于过去1978年经济政策的观察,得到这样一个预测。

  

  凤凰网:好的,谢谢您,我们刚才是讲了讲在中国经济的部分,在下一节,我们可能跟您想简单的探讨一下美国的金改方案,有可能对美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陈志武:对,让他们的日子好过多了,要轻松多了,因为有你们去代替他们做很多的监督,是不是?

  

  凤凰网:也可以帮他们承担很多责任。听说现在好像是关于上市的时候,证监会一直觉得它们自己的压力太大,所以想把一些责任转嫁到有一些PE,或者是投资人身上,但是这样的话,产生很多复杂的问题。接下来让我们谈一谈美国的经济改革,在上上周奥巴马总统刚刚签署了他的经济金融改革方案,把它正式签署成法律,您认为您对这个方案是不是真的看好,因为真正的博弈期可能是在接下来十个月到十二个月期间,当时政府要跟有关的投资银行派来的游说集团进行反复的博弈,才出台最后实施的细则,您是比较乐观,还是比较悲观?

  陈志武:实际上我对中间有一些规定,当然是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总的来讲,有一些规则,新的规则出台是很健康的。比如说马上要成立一些新的关于CDS交易所,或者是说信用掉期,还有一般的掉期交易,契约也好,以后都会要求在一个交易所方面登记,进行结算,然后同时做这些金融衍生产品交易的买卖的双方,要交一些保证金,这样的话,把违约的风险尽可能降低。所以我觉得围绕着信用掉期交易所,和相关的清算公司,这些改革,我觉得是非常正面的,非常好的。另外,第二个,我觉得很正面的内容,让那些信用评级公司以后有承担的责任,会要上升一些。但是,关于要成立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协会,或者消费者金融保护局,这个正面作用有多大,我觉得还很难说。因为如果说像奥巴马他总的来讲是比较倾向于更多的政府管制,有一些比较左的政策倾向,以我们的理解,按照他以往的做法和说法,如果他要推出太多的一边倒保护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也好,走得太远,最后会产生,从实质上对抑制金融发展这样的效果。因为我们很多人会说为了保护消费者,为了保护金融消费者,美国政府成立一个金融消费者保护局这样的一个政府部门,那不是蛮好的吗?但是我们必须要看到,这种限制性条款越多,当政府的政策和监管架构,这个制度架构过多偏向于金融消费者以后,必然会让很多的金融机构,不愿意提供这样的金融服务,使得整个社会所能够得到的金融服务会因为金融改革法案会减少很多,这样一来,我们会问哪一些人可能为这种金融改革方案带来的金融服务,总体供给减少,要做出更大的牺牲,谁受到的害处更多呢?实际上中低收入阶层,实际上会为这种保护性法案最终会做出更多的牺牲。

  

  凤凰网:尤其您刚才提到非常核心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他现在经过妥协,原来是设立成为一个跨政府部门的一个机构,现在是挂靠在美联储的名下,也有人说奥巴马之所以提出这么全面的金管方案,恰恰是他不懂得金融行业,不懂得政治的表现。因为任何一任总统都很难在,因为有那么多的关系,那么盘根错节,拥有这么强大势力的华尔街进行这么惨烈的决斗,您是否认同这个观点?

  陈志武:我觉得如果说奥巴马不是一个很好的政客,这个肯定是不对的,他是一个方方面面能力非常强的一个政客,也许他政客的能力太强了,所以我觉得尽管他对金融不太懂,但是也在很多方面做出了那么多的细节性的安排,比如说对商业银行和华尔街那些投行的自营部门业务的限制,还有就是禁止他们那些商业银行和华尔街公司去进入这个对冲基金行业,去进入这个私人股权基金行业,这个对整个社会来说,这种禁止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促进作用或者是效果。因为你让这些商业银行和券商不能够从事自营交易,不能够开放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私人股权基金公司以后,其他的人可以去办,其他的人可以开更多的对冲基金公司和私人股权基金公司,对整个社会来说,系统性风险不一定减少太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种调整,尽管表面上看,好像让那些商业银行所承担的金融风险减少了,但是实际上要我看的话,他们应该做的是对这些银行它的杠杆率可以做一些更多的监管和更细的要求,比如说商业银行的杠杆率不能超过10倍,或者不能超过8倍,这样的,在杠杆率这方面做一些调整,下降一些,这是一个更好的减少商业银行和华尔街这些投行所承担的风险的办法。而不应该在金融品种上面,它们可以买什么,可以持有什么,可以交易什么金融产品,不能够在这些方面对它们进行限制,因为这种限制只不过就把这些业务从这些商业银行转移到其他的金融公司的手里面,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总体上这次金融改革法案,对商业银行不利,对投行业务的发展不利,但是对于对冲基金行业,对私人股权基金行业总体上是利好的一个法案,因为把很多原来有一些商业银行和华尔街投行做的一些业务,都给赶出来,只有这些对冲基金公司,私人股权基金公司才可以做。这样一来,我觉得间接的让对冲基金行业、私人股权基金行业,私募基金行业把它们的业务空间,因为这个金融法案的推出而扩大了很多,当然我知道现在对于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权基金的信息披露有更多的细节性的要求,那么对他们的监管也会加强很多,但是实际上很多对冲基金,在过去几年已经做了很多调整,不管是在信息披露方面,还是在跟美国证监会备案、注册、登记,每个月,每个季度都把这些对冲基金、私人股权资金的情况,和他们的交易,这些信息都交给美国证监会,很多的对冲基金公司已经在这样做了,所以这个金融改革法案对对冲基金行业,私人股权基金行业,风险投资基金行业,总体影响不是太大。如果有影响的话,总体我觉得是正面的影响。

  

  凤凰网:您怎么看奥巴马提出实业救国这么一个概念,尤其是当前美国这么高程度的去依赖虚拟经济,这么发达的金融行业,再转回去发展实体经济,这个想法合理吗?

  陈志武:首先,我不是很喜欢用虚拟经济这个词,因为要我看,我认为不存在金融经济和实体经济本质的差别,换句话说,金融经济也是实体经济的非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他们金融经济、金融行业和生产制造行业,还有研发行业,娱乐行业,餐饮业,零售业,它们互相之间的业务都是有非常强的互补性,缺一方面就不可能有另一方面,所以我觉得金融行业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所以我首先要做一个纠正。另外一个,你讲到的奥巴马的口号,以实体经济来拯救美国经济,我觉得是一个,听起来很有吸引力,很有感召力以外,我对这个提法,这个口号是不是能够有实质性的后果非常怀疑。换句话说,好像说过去二十年,三十年美国经济越来越走出制造业,而越来越的依赖金融行业,依赖金融经济,好像这个是一个很糟糕一个转型,是不应该发生的转型。但实际上,这个是整个人类社会,特别是这些先进的经济,它必然会要走过的一条路。

  我说的意思是什么?第一,从80年代初开始的新一轮的全球化,使得各行各业特别是制造业的价值链,在全球范围之内分工了,提供了一个全面的机会,所以到今天,很多制造业的业务都已经转移到了中国,转移到了韩国,也慢慢的也在往印度和越南这些国家转移,这些制造业的行业,把具体的制造的业务从美国转移出来到中国,到其他的东南亚国家,亚洲国家也好,这个趋势是不可能逆转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如果奥巴马讲实体经济救国,主要指的是让美国又把很多制造业的机会和这些业务重新搬回到美国,这是一个很可笑的一种愿望,只是一种可笑的愿望,而不会有实质性的结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研究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4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