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兆光:1895年的中国:思想史上的象征意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30 次 更新时间:2004-07-07 20:53:27

进入专题: 葛兆光  

葛兆光 (进入专栏)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在近代意义上使用了"民族"这一词汇,参看韩锦春、李毅夫《汉文'民族'一词的出现及初期使用情况》,《民族研究》2号,1984。田智子《中国语の'チ壁'とぃぅことばの?现と?期の使用例》,《立命馆言语文化研究》七卷四号,京都,1996。究竟是否如此当然尚待考证,不过,按照傅乐诗(Charlotte Furth)在《独行孤见的哲人——章炳麟的内在世界》中的说法,"'民族'是日人加藤弘之在1873年翻译伯伦知理(J.K.Bluntschli)的《邦国理论》(Theory of the State)时,从德文的nation翻译过来的,而梁启超(1901)根据这篇译文写了一篇论伯伦知理的文章,这个词汇因此引起国人的注意",载姜义华等编《港台及海外学者论近代中国文化》423页,重庆出版社,1987。

  [42]宋育仁《泰西各国采风记》,载《郭嵩焘等使西记六种》,388页,三联书店,1998。

  [43]例如在1896年,76岁的学者俞樾"见西学东被日甚,感触颇多,曾作《告西士》与《咏古》两首长诗",诗里称将来世界将同文同俗天下一大合等等。见郑振谟《俞曲园樾先生年谱》83页,商务印书馆"新编年谱集成"排印本,台北,1982。

  [44]甚至国家对外机构也不得不依照变化而变化,清代外交两大机构是理藩院和主客司,前者负责国内各地,如蒙古、西藏、廓尔喀,后者负责朝贡国如朝鲜、越南、缅甸、苏禄、荷兰,表示"亲疏略判,于礼同为属也",西洋各国开始都属于理藩院,但是,"逮咸同以降,欧风亚雨,咄咄逼人,觐聘往来,缔结齐等,而于礼则又为敌,夫诗歌'有客',传载'交邻',无论属国与国,要之来者皆宾也",态度已经大为变化,见《清史稿》卷九十一《礼十·宾礼》,2673页。

  [45]中国外交的详细变化,参看梁伯华《近代中国外交的巨变——外交制度与中外关系变化的研究》,商务印书馆,香港,1990。

  [46]《史华慈、林毓生对话录——一些关于中国近代和现代思想、文化、与政治的感想》,林毓生《思想与人物》439-468页,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台北,1994。也许林与史似乎都有一个看法,即中国近代没有从普遍的自由主义的基础即"个人为一个不可化约的价值",开出一个保障个人价值的社会与政治制度,而由于对国家与社会秩序的"整体"进步和强大的追求,更多地考虑了科学方法的普遍实用性,因此它构成了"反传统的民族主义"的合理性。

  [47]参看李国祁《满清的认同与否定——中国近代汉民族主义思想的演变》,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编《认同与国家》91-130页,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台北,1994。

  [48]中国古代国家体制的权力支持系统,应当包括孟德斯鸠《法意》(The Spirit of Law)中所说的德性、荣誉和恐惧的合一,也是韦伯(Max Weber)在《支配的类型》中所说的三种支配类型(法制型、传统型、卡理斯玛)的合一,是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在《What is authority》中讨论到的三种政体(指权威、专制、极权)的合一,见韦伯《支配的类型》,康乐中译本,29页,允晨出版事业公司,台北,1985;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蔡英文译本《译序》,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台北,1982。

  [49]《革命与更新》,载姜义华等编《港台及海外学者论近代中国文化》63-64页,重庆出版社,1987。按:杜兰此文原为《中国与远东》第五章,幼狮翻译中心中文译本,幼狮文化事业公司,1978。

  [50]罗志田《新的崇拜:西潮冲击下近代中国思想权势的转移》,载其《权势转移:近代中国的思想、社会与学术》23页,湖北教育出版社,1999。

  [51]《天演论》上《导言一·察变》,《天演论》下《论十七·进化》,《严复集》第五册,1324页,1396页,中华书局。

进入 葛兆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葛兆光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93.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