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郑鲁:香港民主化博弈的背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63 次 更新时间:2010-06-26 19:27:25

进入专题: 香港民主化   香港问题  

宋郑鲁  

  

   香港一向号称政治沙漠,经济动物。然而,在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顺利度过第一个十年之后,香港却风云突变,大有成为第二个“政治过热”的台湾之势。仅今年以来,就发生如下罕见的冲突事件:香港民主派不顾人大释法,不顾违背宪制性文件《基本法》,坚持2012年进行双普选。为此不惜发起大规模的示威游行,甚至于2010年元旦冲击中央政府在香港的机构中联办,造成一名警察受伤。更为离奇的是,五名来自不同选区的泛民主派议员(公民党、社民连),集体辞职,逼迫立法局进行补选,并打出“五区公投”、“公投起义、全民起义”的刺激性口号。此外,根据香港中文大学的民意调查首次发现,受到政治纷争及官民矛盾日益加剧影响,香港已不是和谐社会,约150万港人(占香港人口的四分之一)认同采取激烈方法,迫使特区政府响应民间诉求。

   就在此一刻,香港立法会正在审议2012年政制改革方案,中央和特区政府更罕有地公开赞同由香港民主党提出的、主要涉及区议会功能界别立法会议员选举办法的改良方案。

   香港的政治风云表面上是香港的民主化(快、慢)之争,但如果从更大的历史视野看,却极为复杂。这需要先从英国殖民政府为何坚拒香港民主化谈起。

   1840年鸦片战争的胜利,带给英国一个香港殖民地。而港英政府在香港确立的以总督为核心的政治制度一百多年都几乎保持不变。其核心是:港督代表英国对香港行使主权,代表港英政府实行治权。但总督的直接上司是英国殖民地大臣,他既不能对外签署外交文件,虽然是三军总司令,但也无权直接指挥驻港英军;香港立法局制订的法律不得与英国的法律和殖民地大臣的训令相抵触,英国政府可以否决认为不当的香港法律,甚至有权替香港立法。司法权上,香港法院的终审权在伦敦。对于香港立法局和行政局,所有议员均由港督委任,港督还同时担任两局的主席、拥有紧急立法权和解除立法局的权力,从而确保港督拥有绝对的控制权。而这种整套宪政体制的目的就在于强化英国对殖民地的绝对控制。

   英国这种做法的初衷,则来源于北美独立的教训。当年正是由于北美殖民地拥有独立的议会,不仅严重阻碍了总督权力的行使,而且议会对总督的监督使其变成催化独立运动的政治中心。显然,为了避免再次出现北美独立这种严重损害英国国家利益的事件发生,才是英国坚决不在香港推行民主的根本原因。更何况,当年的北美殖民地都是由同文同种同源的英国人所建立的,尚且追求独立,更遑论异族的香港。这正如英国殖民大臣1894年给港督的信中明确指出:在华人占多数的情况下,英国不能放弃香港的殖民地位,也不宜采取选举。相对应的,就是对华人实行种族隔离政策。直到第八任港督轩尼诗时代才取消了对中国人的歧视政策。并任命了第一位中国人(即伍廷芳)出任立法局的非官守议员(但由于英国殖民大臣的反对,不得不改为临时议员)。

   二战结束后,世界进入冷战。由于大陆内战,大量资金和廉价劳动力来到香港、朝鲜战争使得香港成为内地贸易和走私的秘密渠道,再加上东南亚政治乱局导致南洋华商将资本移至香港,同时港英政府采取土地公有、政府拍买的政策,香港经济得到迅速发展。但也引发了贫富分化、上百万人无房可住的现象。民族矛盾和劳资矛盾迅速激化。在这个背景下,发生了规模浩大的“67抗英运动”。虽然这场运动被港英政府残酷镇压下去了,但也使港英政府意识到,如果进行普选,左派力量将主导香港政治。但另一方面,随着英国交还香港时间的临近,港英政府也需要培养忠于自己的中产精英阶层。用在印度积极推行英语教育最得力的MACAULAY勋爵的名言就是:这个阶级有印度人的血统、印度人的肤色,但有英国人的嗜好,英国人的看法、道德及思想。其目的在于,哪怕将来英国人走了,他们留下的制度也只有他们培养的人才能操作,从而保持形式上不是英国人实质上仍是英国人统治的效果。此外,今天香港左右派分裂、对峙的历史根源,也在这里。在这种情况下,港英政府一改过去统而不治仅仅从经济上榨取香港的策略,进行大量的社会改革。如房屋计划、反腐、重建公务员体系。进而在八十年代推出现在香港民主派强烈反对的“议会功能组别”,将大量的香港本土精英纳入。

   从以上回顾不难看出,英国政府之所以不在香港推行民主原因只有一个:国家利益。不管是避免北美独立事件再现,还是避免亲大陆左派进入和控制权力中枢。这也是为什么当英国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时,特别明确宣布这个公约关于普选的规定不适合香港。现在香港的法律界普遍认为普选的法理不是来自《基本法》而是来自《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真是历史的玩笑。

   然而,当末代总督彭定康走马上任之时,何以英国又突然积极的推动香港的民主化了呢?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职业政客(时任保守党主席)彭定康的任命,打破了只有外交部或者殖民部官员出任总督的惯例,也显示包括随后的政改风波都是英国有意识的战略。

   现在看,原因不过有四。一是英国已经在香港培养出一个效忠于英国意识形态的中产精英阶层。它已经不担心如果普选会出现左派控制权力的后果。二是英国即将把香港交还给中国,如何实现不是英国人的英国人统治,推动民主化是必要的手段。三是不管推动香港民主化成功与否,英国都是赢家。成功了,自然会选举出亲英的执政团队,如果由于中国的反对失败了,自然会造成香港和中央的对立以及其内部的对立和混乱。而且英国把香港民众对民主的期望值推的越高,可能造成的失望就越大,对中央政府的不满就会越强,香港社会就会越分裂。英国实是拿中国的利益香港为筹码与中国政府讨价还价,可谓无本生意的稳赢不赔(现在西方拿西藏、台湾说事,也是同一思路)。第四则与时代大环境有关。冷战的结束,中国成为西方唯一遏制、肢解的对象,而香港就成为双方较量的最前线和主战场。英国调整对华政策,实是追随美国对华政策的变化。这也同样可以理解,何以八十年代,英国可以对中国让步,原因就在于当时的中美战略同盟关系。

   其实,英国最后阶段推行香港的民主化,早就被当时的首相撒切尔夫人一语道破天机:“我们的谈判目的,是以香港港台岛的主权,换取整个香港的长期管治权……我们建议谈判如果没有进展,便应在香港发展民主架构,我们的目标是在短时间内让香港独立或自治,仿如我们以前在新加坡的做法。”(《戴卓尔夫人回忆录》)如果还有人不明白香港民主化背后的国家利益博弈实质,不妨多多回味撒切尔夫人的坦率表白。至于香港的民主派是不是应该庆幸中国政府没有屈从于英国的压力,否则,香港的民主之门还不知要被美国支持的英国关闭到何时。

   当然这场博弈的后果,表面上中国重起炉灶,但看看今天香港的政治演变和由此造成的内部分裂,不得不承认英国的高明和先见之明。(当然,中央政府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这就是为什么提出2020年上海建成金融中心,取代香港。同时宣布2020年香港完全普选。)。

   如果从香港的现实出发,考虑到左、右派的历史恩怨尚未化解和消除(或者遗忘),中央与香港民主派并没有建立起互信,英国殖民意识仍然残有市场,爱国爱港阵营尚不具绝对优势,实行普选的条件并不成熟。这从目前各政党激进的表现可见一斑。在一个动辄就斥责对方“大汉奸”、“大卖国贼”的环境下,怎么会产生良性的民主政治?200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之后,竟然发生了“要求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表态自己是不是共产党”的类似于麦卡锡色彩的荒诞事件。说香港民主派不懂民主,并不为过。更何况,中央目前对香港缺乏直接治理的手段。像货币主权、财税主权和司法主权都在香港特区政府手里,中央政府唯一的权力是对特首和主要官员的任命权、对《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如果这两权丧失,香港岂不变成独立的政治实体?(可资对比的是,英国掌有所有的权力仍不放心给香港人民主,而回归后,中国中央政府却大幅度的推动香港的民主进程)

   以英国为鉴,香港的民主化并不是民主与否的问题,而是国家利益的问题,是主权的问题,是是否遵守《基本法》的问题,是是否承认中央权威的问题。如果从东西方的角度看,则是中美背后博弈的问题。(美国民主基金会的网站上就公开标明对香港民主派的资金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当人大常委会释法,2017年普选特首,2020年普选立法会之后,香港的民主派仍然不依不饶,甚至实行“变相公投”来挑战中央权威,挑战《基本法》。请问,在野尚且如此,假设一旦这些群体在选举中获胜,中央是否按照《基本法》对之进行任命?当年港英政府担心实行民主造成北美独立再现或者左派控制权力,难道今天的中国就不会有同样的担心吗?就不担心选出一个陈水扁吗?如果普选产生的行政长官采取倒向西方、或者去中国化、甚至要求修改《基本法》,正如邓小平所说的“特别行政区是不是也会发生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这个时候,中央政府能坐视不管吗?

   需要补充一点的是,对于普选可能造成的后果,英国人一直十分的清醒。1984年港英政府曾发表过一个《代议政制绿皮书》,直言不讳的指出:直接选举并不是一种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办法,足以确保选出一个稳定的代议制政府。有些时候,人民的政治意识对直接选举未有充分的准备;有些时候,则由于社会风俗习惯不同,这种选举方式未能深为人民所接受。……推行直接选举,可能使本港迅速陷入一个反对派系参政的局面,以致于在这个关键时候,加上一种不稳定的因素。

   香港的激进民主派,不妨重温一下大英帝国的“民主”宣言。

   关于民主,最后不妨用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中国现代化最成功的推手、“一国两制”的发明人、曾在老牌西方国家法国留过学的邓小平的话作为结尾:

   民主只能逐步地发展,不能搬用西方的那一套,要搬那一套,非乱不可。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在安定团结的条件下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我特别强调有理想、有纪律,就是这个道理……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才有希望。如果搞得乱七八糟、一盘散沙,那还有什么希望?过去帝国主义欺侮我们,还不是因为我们是一盘散沙?

  

    进入专题: 香港民主化   香港问题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503.html
文章来源:选举与治理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