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得后:鲁迅“中间物”思想三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70 次 更新时间:2010-06-19 15:48:24

进入专题: 鲁迅  

王得后  

  

  1926年底鲁迅编完自青年时期至1925年底的长文,因为有文言文,有白话文,题名《坟》,作《写在〈坟〉后面》,提出他的“中间物”思想,说:

  别人我不论,若是自己,则曾经看过许多旧书,是的确的,为了教书,至今也还在看。因此耳濡目染,影响到所做的白话上,常不免流露出它的字句,体格来。但自己却正苦于背了这些古老的鬼魂,摆脱不开,时常感到一种使人气闷的沉重。就是思想上,也何尝不中些庄周韩非的毒,时而很随便,时而很峻急。孔孟的书我读得最早,最熟,然而倒似乎和我不相干。大半也因为懒惰罢,往往自己宽解,以为一切事物,在转变中,是总有多少中间物的。动植之间,无脊椎和脊椎动物之间,都有中间物;或者简直可以说,在进化的链子上,一切都是中间物。当开首改革文章的时候,有几个不三不四的作者,是当然的,只能这样,也需要这样。他的任务,是在有些警觉之后,喊出一种新声;又因为从旧垒中来,情形看得较为分明,反戈一击,易制强敌的死命。但仍应该和光阴偕逝,逐渐消亡,至多不过是桥梁中的一木一石,并非什么前途的目标,范本。跟着起来便该不同了,倘非天纵之圣,积习当然也不能顿然荡除,但总得更有新气象。以文字论,就不必更在旧书里讨生活,却将活人的唇舌作为源泉,使文章更加接近语言,更加有生气。

  早在1909年鲁迅从日本归国,在浙江两级师范学堂任教的时候,编辑《人生象》,就使用了“中间物”这个术语。指出:“或则谓变自白血轮,其说曰(一)已在脾静脉及骨髓中,见其方变之中间物;”又:“齅幺之形,上下皆锐,弸大之处有核,环以形素,上端生茸毳,下端则锐灭,与神经 联,其核之高,亦悉等一。上列两种而外,亦有类齅幺并类支柱幺而实非是者,盖其中间物也。”

  在鲁迅笔下,有时还使用了“桥梁”来表达和“中间物”或一内涵相同的语义。如《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中,说:“但祖父子孙,本来各各都只是生命的桥梁的一级,决不是固定不易的。现在的子,便是将来的父,也便是将来的祖。”又在《古书与白话》中,说“只将所说所写,作为改革道中的桥梁,或者竟并不想到作为改革道中的桥梁。愈是无聊赖,没出息的脚色,愈想长寿,想不朽,愈喜欢多照自己的照相,愈要占据别人的心,愈善于摆臭架子。”“古文已经死掉了;白话文还是改革道上的桥梁,因为人类还在进化。便是文章,也未必独有万古不磨的典则。虽然据说美国的某处已经禁讲进化论了,但在实际上,恐怕也终于没有效的。”

  以上,是鲁迅直接使用“中间物”和或一内涵的“桥梁”这一词汇的全部资料。

  鲁迅的“中间物”思想,是他最富哲学意蕴的思想,他深入鲁迅的自然观,世界观,人生观,社会观,历史观和文艺观,可以说“中间物”思想涵盖了鲁迅对人以及人所创造的一切的看法。1985年,当我撰写《鲁迅思想的否定性特色》的时候,即已思考这和“否定性特色”不可分割的“中间物”思想的特色。在新理论爆发的那个年代,我不能确切表述我对鲁迅这一思想的体认,迟迟不敢动笔。今天,依然很难说自己能够准确地加以表述,但,我想就其中的三个问题,说说自己的感想。

  

  一、鲁迅“中间物”思想的来源及其依据

  

  鲁迅“中间物”思想的来源,是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鲁迅由“人类进化史实”,创造性地把“中间物”扩大而至于观察人类创造的一切事物。因此:

  鲁迅“中间物”思想是否能够成立:

  依赖于生物进化论是否成立?

  依赖于生物进化过程中是否存在“中间物”?

  依赖于人类社会及其各个方面如吃穿住用行,经济、政治、思想、文化、道德、宗教等等是否也是进化的事实?

  依赖于人类社会进化过程中是否也存在“中间物”?

  依赖于“进化”观念即“发展”的观念,“进步”的观念是否成立?

  “进化”过程中是否存在“中间物”的普遍现象,可以从中提出“中间物”的观念?

  而鲁迅对于上述问题的回答,都是肯定的。

  “中间物”思想有两个核心观念,一是“进化”,即“发展”,即“进步”。二是“时间”,即“历史”。我国儒家经典文献中不见“进化”一词,然而,《礼记·大学第四十二》有:“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这“苟日薪,日日新,又日新”的蕴涵,也就是“进化”。

  鲁迅提出“中间物”的思想已经一百年了。一百年来,自然科学,生命科学有了长足的发展。生物学已经进入“DNA”的时代。人文社会科学有了长足的发展。古典哲学已经成为经典。据说,现代哲学已经进入“后现代”的时代。而有的哲学家又说“后现代已经死亡”。我不懂哲学,不明究竟。在这一百年间,对于生物进化论到历史进化观都有重要的质疑。我的学识与学力不能回答这些质疑,这也是我二十多年来不敢写这篇东西的根源。现在马齿徒增,依然故我,时不我待,愿意略写感想,意在引起高明的关注而已矣。

  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不断遇到挑战。最有意味的大概是“协同进化论”吧? 1909年鲁迅在日本发表他的一组五篇论文的时候,以《人之历史》(原题《人间之历史》,去年我在清华大学听日本鲁迅研究学者尾崎文昭教授讲《战后日本鲁迅研究》的课,才懂得“人间”在日文即“人”的意思)开宗明义,阐释的是达尔文生物进化论。即“自卑而高,日进无既”,“‘物竞’‘天择’”,“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进化论。达尔文关注的是生物总体进化的趋向,强调的是“竞争”。鲁迅接受达尔文的学说。他认同说:“然奈何星气既凝,人类既出而后,无时无物,不禀杀机,进化或可停,而生物不能返本。使拂逆其前征,势即入于苓落,世界之内,实例至多,一览古国,悉其信证。若诚能渐致人间,使归于禽虫卉木原生物,复由渐即于无情,则宇宙自大,有情已去,一切虚无,宁非至净。而不幸进化如飞矢,非堕落不止,非著物不止,祈逆飞而归弦,为理势所无有。此人世所以可悲,而摩罗宗之为至伟也。人得是力,乃以发生,乃以曼衍,乃以上征,乃至于人所能至之极点。”(《摩罗诗力说》)

  当系统科学,控制论,生态学发展起来以后,生态学家扩大了眼界,看到了不同物种和不同个体相互依存,整个生态的平衡。他们又以为:越是接近原始的,简单的生物,越容易生存;而进化成复杂的,大型的生物反而容易灭绝,这是反“优胜劣汰”的现象。于是提出“协同进化论”。但,“协同进化论”并没有推倒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并且认同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和生物进化的总体方向;它是从“物竞”“天择”的“斗争性”中,补充生物的多样性,同一性,阐释生态圈是一个平衡系统。

  或质疑进化不即等于“进步”。但是,人类自智人而人科,而现代人,人的心理,智慧,思想和才能,人性,依然在进化,在发展。最显著而一目了然的是自然科学技术的进化。人的吃穿住用行,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可以及身而见,乃至享受。千里眼的雷达,电视,顺风耳的电话,手机,上天入地的飞机地铁,登月和探测火星,无不是人类才智进化的产物。人类的社会生活,风俗习惯,社会组织,社会制度,也是进化着的。“大历史观”就是一种进化的历史观。是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中来观察历史的演变和进化,时间长,包容历史进化过程中的缓慢,血污,残暴乃至曲折倒退。一百年来,历史研究的长足发展,提出了许多理论,诸如“历史Ⅰ”“历史Ⅱ”;“历史相对主义”;“历史绝对主义”;“新历史主义”和“一般历史”等等,但对于社会进化的事实,历史在进化中的事实,似乎都没有予以颠覆。

  人类思想的进化,特别是现代人道观念的提出和发展,更涉及到人性的进化。二十世纪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真是人类历史上之最残酷的战争,人类有一种觉醒,提出了“战争归战争”的一系列思想,“反人类罪”,“战争罪”,“种族灭绝罪”,近于获得全世界各个国家的共识,签订了相关的条约。相比较以往的战争,肆意屠杀平民是合乎战争逻辑的行为,哪里会判定为罪行!这种进化,难道不是“进步”么?

  社会总体的方向是进化的,进化中的“中间物”就存在。

  所谓“进化论”是“线性进化论”,并不是进化论的本义。鲁迅在《科学史教篇》中就特别指出“所谓世界不直进,常曲折如螺旋,大波小波,起伏万状,进退久之而达水裔,盖诚言哉。”在谈到中国小说的进化的时候,又特别提出中国的特色:“许多历史家说,人类的历史是进化的,那么,中国当然不会在例外。但看中国进化的情形,却有两种很特别的现象:一种是新的来了好久之后而旧的又回复过来,即是反复;一种是新的来了好久之后而旧的并不废去,即是羼杂。然而就并不进化么?那也不然,只是比较的慢,使我们性急的人,有一日三秋之感罢了。”(《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

  鲁迅的“中间物”思想,是否成立,首先必须考察它的来源与依据。依据是事实则成立;否则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不能成立的。

  

  二、鲁迅“中间物”思想的意涵

  

  鲁迅“中间物”思想是以时间为轴线,在历史长河中的否定性达观。只有时间的轴线,才有承前启后的必然关系。空间不存在这种必然关系,“空间的中间物”是不存在6的。在时间的轴线上,“中间”就是“现在”。执着现在,正视过去,达观将来,是“中间物”思想的逻辑。正因为有这种逻辑关系,鲁迅才自信:“以过去和现在的铁铸一般的事实来测将来,洞若观火!”(《〈守常全集〉题记》)

  “中间物”思想的两大对象,一是人,二是人所创造的一切。

  人在人类进化的时间轴线上,是“中间物”,无论谁,大人物还是老百姓,人人都是“中间物”。首先,人在血统的关系中,是“中间物”。“高曾祖,父而身,自子孙,至玄孙”,每个人都是承前启后的一分子。鲁迅认为:“性交的结果,生出子女,对于子女当然也算不了恩。──前前后后,都向生命的长途走去,仅有先后的不同,分不出谁受谁的恩典。……此后觉醒的人,应该先洗净了东方固有的不净思想,再纯洁明白一些,了解夫妇是伴侣,是共同劳动者,又是新生命创造者的意义。所生的子女,固然是受领新生命的人,但他也不永久占领,将来还要交付子女,像他们的父母一般。只是前前后后,都做一个过付的经手人罢了。生命何以必需继续呢?就是因为要发展,要进化。个体既然免不了死亡,进化又毫无止境,所以只能延续着,在这进化的路上走。走这路须有一种内的努力,有如单细胞动物有内的努力,积久才会繁复,无脊椎动物有内的努力,积久才会发生脊椎。所以后起的生命,总比以前的更有意义,更近完全,因此也更有价值,更可宝贵;前者的生命,应该牺牲于他。但可惜的是中国的旧见解,又恰恰与这道理完全相反。本位应在幼者,却反在长者;置重应在将来,却反在过去。前者做了更前者的牺牲,自己无力生存,却苛责后者又来专做他的牺牲,毁灭了一切发展本身的能力。我也不是说,———如他们攻击者所意想的,———孙子理应终日痛打他的祖父,女儿必须时时咒骂他的亲娘。是说,此后觉醒的人,应该先洗净了东方古传的谬误思想,对于子女,义务思想须加多,而权利思想却大可切实核减,以准备改作幼者本位的道德。况且幼者受了权利,也并非永久占有,将来还要对于他们的幼者,仍尽义务。只是前前后后,都做一切过付的经手人罢了。‘父子间没有什么恩’这一个断语,实是招致‘圣人之徒’面红耳赤的一大原因。他们的误点,便在长者本位与利己思想,权利思想很重,义务思想和责任心却很轻。以为父子关系,只须‘父兮生我’一件事,幼者的全部,便应为长者所有。尤其堕落的,是因此责望报偿,以为幼者的全部,理该做长者的牺牲。殊不知自然界的安排,却件件与这要求反对,我们从古以来,逆天行事,于是人的能力,十分萎缩,社会的进步,也就跟着停顿。我们虽不能说停顿便要灭亡,但较之进步,总是停顿与灭亡的路相近。自然界的安排,虽不免也有缺点,但结合长幼的方法,却并无错误。他并不用‘恩’,却给与生物以一种天性,我们称他为‘爱’。”(《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鲁迅的思想是用人性的爱,代替人为的“恩”。爱,是义务的,责任的,不求报偿的。“恩”是上对下,尊长对幼小的“报偿”,是以“上”“尊长”为本位的强制“下”,“幼小”尽“报偿”即“报恩”责任的人为的道德。慈善家要求被救助的人的“报偿”,“报恩”,这种不是出于人道,出于“爱”的慈善,是多么伪善!今天的大肆宣教“恩”与“报恩”,这种“嗟来之食”的慈善,两千多年前即为有自尊心的人说鄙视,所唾弃,当今却作为核心价值观来鼓吹,令人悲哀。“嗟来之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鲁迅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365.html
文章来源:《鲁迅研究月刊》2009年第1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