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允慎:革命过程和民主无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00 次 更新时间:2010-06-06 10:24:34

进入专题: 顾准  

朱允慎  

  

  作为“30年30本书”之一的《顾准文集》再次出版,价格之高令人咂舌,笔者屡次在新华文轩书店抚摸该书,都无法痛下决心买回一本珍藏,可见自己对于书的喜好仍然坚持了某种保留。当代学人对该书的作者是这样评价的:顾准是1975年以后唯一一个在中国代表精神独立的人,唯一一个能与西方学者如葛兰西、卢卡斯、哈耶克和伯林等对话的人,是以一人之力顽强凿通了那条阻隔中、西思想对话的黑暗隧道的人。

  《顾准文集》已基本读过,结合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笔者发现两位深刻、冷峻的思想家对一个问题发出了同样的喟叹和诘问,那就是革命的初衷和结果为什么发生了如此大的偏差?笔者近几年也陷入了革命与改良路径哪个更优的矛盾之中,大概几年前还曾经高呼革命万岁,后来又发现革命解决不了问题,反倒是改良符合社会发展的自我演进路径选择。不止这个问题,这两年对很多问题的认知都发生了分裂,如推进民主与适度专政,坚持现代化和继承传统,法律移植与本土资源。人的成长或者就是在矛盾对立中一路前行。

  无论是法国大革命,还是苏联十月革命的初衷都是为了推翻专制,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社会,但最后却都走上了国家恐怖主义的道路,教训发人警醒。顾准在《民主与终极目的》一文中指出,“革命家最初本身都是民主主义者。可是如果革命家树立了一个终极目的,而且内心里相信这个终极目的,那么,他就不惜为了达到这个终极目的而牺牲民主,实行专政”。托克维尔则将革命与暴政解释为:“伟大的革命一旦成功,便使产生革命的原因消失,革命由于本身的成功,反变得不可理解了。”

  结合具体历史语境,我觉得顾准先生的解释更具有现实意义。革命本身就是一种暴力和专制,是用一种所谓正义的暴力反抗非正义的暴力,革命过程与民主无关。近代民族国家革命的目的几乎都是建立一个民主共和的新国家。然而,革命过程中革命者把推翻专制的革命行为认为实现了民主。这种两元二分、因果倒置的做法注定将国家推上一条专制与暴政。一旦革命者掌握政权,出于对“终极目的”和“普世价值”的急切追求,专制和独裁的行为就开始肆无忌惮,那些曾经是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的革命者亲手毁灭了革命初衷,确实令人扼腕。

  曾经某人一直被认为是个专制主义者的历史角色。后来在刘小枫先生的指引和解读下,我们发现该人居然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由主义者,他砸碎了国家机构和法治秩序,想依靠群众力量将这个本该异质的社会逐步同质化,而那些具有浪漫的自由主义价值取向,却事实上造成了权力向个人身上的集中,或者这种集中本来就不是初衷。正如同法国大革命中的革命派,一直都是打着自由、民主和博爱的旗帜,最后的结果却是人头落地、血流成河,也给后来的独裁和专制买下来了祸根,革命的结果和初衷背道而驰,以民主为口号的革命干着反民主的勾当。即使是在今天,普世价值大行其道,但另类的民主仍能阴魂不死,发人深省。

  

  初稿于2009年3月5日

  修定于2010年6月4日

    进入专题: 顾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118.html
文章来源:选举与治理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