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骏飞:新闻的傲慢与谦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7 次 更新时间:2010-05-11 09:17:49

进入专题: 新闻自由   媒体责任  

杜骏飞  

  

  刚过去的5月3日为“世界新闻自由日”。今年这个节日却因为多起伤童血案以及相关的媒介报道而蒙上了阴影:颇多社会人士怀疑,短时间内血案屡发,原因之一是媒体的报道可能带来“示范意义”:潜在的凶手在媒体报道中得到启发或刺激。换言之,似乎是开放环境中的新闻自由,伤害了新闻本欲保护的社会。

  这背后的着眼点,正是媒介的社会责任。

  杀童惨案可以报道吗?这些报道是危险的或者有害的吗?它是否违背了自己的社会责任?我们的新闻界是否正面临着一个充满壮烈色彩的观念转折?

  熔铸新闻业核心理念之一“社会责任论”的《哈钦斯报告》(又名《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发表于1947年,60多年来已成为探讨媒介伦理的新闻学、传播学、法学、社会学、政治学人群引用最多的经典文献。

  连环凶案发生后,公众面对两种可能:得到不完全的信息;得到完全的信息。对灾难事件的新闻传播,传播社会学早已得出结论:恐慌起于封锁,流言止于公开。这亦是传播法所重点诉求的“知情权”的学理内核。

  事有凑巧,4月29日,亦即制造福建南平实验小学学生8死5重伤的凶手郑民生被执行枪决次日,以及潍坊伤童自焚事件前一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说,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的主题是“信息自由:知情权”,人们有权利知道和他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信息,政府有义务提供这样的信息,这种透明度对善政至关重要。

  基于《哈钦斯报告》中的思想:一个不能提供凶案报道的新闻界,自不可能是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

  目前公众的担心在于“犯罪模仿”,即认为连续发生的杀童血案与媒体传播后导致犯罪嫌疑人效仿有关。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就无法回避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报道能促成模仿,那么即使能自由报道,也必须要足够的有节制,才能符合社会的最高利益。

  很多讨论提到一个社会心理学假说——“维特效应”(Werther Effect),即自杀模仿现象:200年前,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发表后,欧洲发生模仿维特自杀的风潮,为此好几个国家将该书列为禁书。社会心理学家菲利普斯通过对1947年到1968年之间美国自杀事件的统计发现,每次轰动性自杀新闻报道后的两个月内,自杀的平均人数比平时多了58人;而在媒体报道了玛丽莲·梦露的自杀新闻后,那一年全世界的自杀率增长了10%。

  就自杀案例而言,“维特效应”确乎存在。最近的例证就是2009年7月以来富士康厂区接连发生的员工跳楼自杀事件,其中有5起密集发生于3月11日至4月7日的短短28天中。尽管迄今尚未发现富士康存在过错和应负法律责任的证据,但舆论已开始质疑这些悲剧后的企业责任。与此同时,人们开始谈论媒体关注对“维特效应”的引发和放大。

  但阐释自杀现象的“维特效应”理论是否可以在针对校园的连环凶案中得到验证?传播社会学的谨慎观点则是:“在接触媒体暴力和进攻性行为之间存在一个正相关但微弱的关系。”

  学术公案结论尚悬,但杀童血案中折射的媒介伦理议题却需要厘清。

  犯罪模仿理论的主要阐释者之一、社会学和犯罪学者塔尔德在《模仿的法则》中说到三种可能导致犯罪的模仿规则:社会个体总是模仿与自己有密切关系者的行为;模仿是从上到下的,即贫穷的模仿富有的,职位低的模仿职位高的;两种相互排斥的行为模式相遇时,其中一种行为模式会取代另一种模式。

  另一位学者萨瑟兰进一步认为:没有他人的影响,犯罪不可能产生发展,对犯罪行为的学习包括对犯罪技能、犯罪动机、犯罪行为人实施犯罪后如何克服恐惧心理等的学习。

  如果此理论成立,我们将面临这样的指责:在当代,远隔千里的恶性案件之间的模仿,其学习过程,来自媒介报道的可能,远大于口口相传或亲眼目睹。

  我们不能排除存在这种可能。即使这种可能的责任非常微小,社会和媒介本身也难以承受。因而,我们必须要在“报道”和“杜绝模仿”中求得平衡。

  而这一理念,事实上正吻合我们的新闻专业主义信条:“要认识到采集和报道信息有可能会引起伤害和不适,报道新闻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傲慢自大”。这种傲慢自大或许来自许多我们不经意的新闻行为:例如以客观报道之名渲染犯罪现场,弱化对罪行的谴责等。

  从深度报道理论视角来看,新闻不仅仅是事实,它还包括意见和趋势。正如媒体人郑杰在微博上所言:“惨案发生,说明中国社会在信仰树立、心理疏导、道德建设、社会保障、民间互助等方面存在缺陷。”这是一种可能的报道路径。

  “那些新闻机构的指导者不时地从事受到社会谴责的种种活动。这些活动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新闻机构将不可避免地受到管理或控制。”《哈钦斯报告》认为,媒介自律的价值在于它优于来自国家的他律:“大型大众传播机构……必须控制自己,否则就要受政府控制。”

  回到案件本身,危机心理学告诉过我们,在危机状态下,公众关注的三个焦点议题是:局面是否得到了控制?危机为何发生?如何防止下一次危机?显然,媒介可以通过这三个问题来衡量政府公权力的作为与走向。

  自然,我们也要通过这三个问题,质询经历了信任危机的媒介本身。

    进入专题: 新闻自由   媒体责任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565.html
文章来源:《财经》杂志2010年第10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