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支柱:让雷梦佳事件成为一堂民主常识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2 次 更新时间:2010-05-08 20:07:01

进入专题: 雷梦佳  

杨支柱  

  

  2010年4月15日,大河网以《投票决定女生去留,孟津一学生投渠自杀》为题转载了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的一则新闻。自4月24日开始,大量的报道和评论使雷梦佳自杀事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雷梦佳事件让我们再一次强烈地感受了“运动群众”的威力。想想那些1949年以前曾经在国民党政府的监狱里铁骨铮铮的汉子吧,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群众批斗会上还不是乖乖地低下了他们威武不屈的头颅?因此而自杀的,媒体公开报道过的就有一大把。人是社会动物,被自己人抛弃所带来的幻灭感,即使视死如归的铁汉都难以承受,何况是15岁的少女。

  我自己也成有过类似的经历。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跟同学打了架,还不服班主任老师(我堂姐)的处罚(现在想来也不服,因为我已经赔了对方的笔,而对方并没有赔偿我的书,她反而只要我当众检讨)。于是班主任命令全班同学不许和我说话,直到我向她道歉并接受她提出的条件。没两天,我就再也在学校里呆不下去了,我逃了学,发誓再不要上学了。大约三天后我逃学的事实被我母亲发现,我大伯母把她女儿(班主任)臭骂了一顿,我父亲(小学校长)把我送到班上,班主任被迫让同学们鼓掌欢迎我回到学校,我才继续上学。

  在雷梦佳事件中,班主任周老师并没有剥夺雷梦佳的受教育权。“请家长将其带走家庭教育一周”如果是跟家长协商的结果,作为一种不得已的惩戒手段,我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对于顽劣学生的劝转和将其行为已触犯刑法仅因为年幼而不认为犯罪的学生送进特种学校,并不与义务教育法相冲突,而在转学过程中耽误一、两周也是常事。这位周老师的问题,首先在于他没有心理学常识,也完全忘了自己当学生时的感受,因而没有意识到被自己所在群体抛弃可能给孩子心灵带来的严重伤害。

  同样被所在群体抛弃,而且我当年被抛弃的程度超过了雷梦佳,因为没有一个同学跟我说话,而投票赞成将雷梦佳赶走一周的只是多数同学,为什么我的选择是逃学而雷梦佳的选择是自杀呢?其原因除了雷梦佳处于青春期因而特别敏感外,也由于独生子女养育模式下孩子们普遍比较脆弱。

  “文化大革命”中的群众批斗会和我的类似经历表明,被自己所在群体抛弃并不一定需要依赖民主表决的方式。但是在雷梦佳事件中,我们如果实事求是的话,必须承认雷梦佳确实成了民主表决的牺牲品。承认雷梦佳是民主表决的牺牲品并不会导致对民主价值观的否定。菜刀是用来切菜的,你偏要用它乱舞,结果砍死了人,那不是菜刀的罪过,而是你自己的罪过。何况你要是草菅人命的话,即使不乱舞菜刀,譬如从高楼上往下扔废弃重物,也同样可能砸死人。

  滥用民主形式侵害学生的事不时发生。仅仅是投票选举小偷近年就报道过两起,一起发生在安徽亳州(人民日报2004年5月14日),一起发生在河北唐山(法律与生活2006年8月)。国人似乎总是在该民主的地方不搞民主,在不该民主的地方滥用民主。即使在成年人的社会中,投票选举小偷也是非常荒谬的。民主本质上是在查清事实、充分展示各方理由后根据多数意见做出价值选择。查清事实本身靠调查,靠利害对立的双方辩论质证。事实不清而根据多数意见认定,岂非瞎子摸象?

  私域要自由,公域要民主。分清群己权界非常重要,譬如法律不能规定公民不能跟外国人结婚,以免妨碍婚姻自由,但这只是制定规则领域的事。

  而生活中运用民主方式解决问题更重要的是区分问题的性质属于制定规则还是执行规则。属于制定规则性质的事项(包括制定规则和选举制定规则的人)应该尽量搞直接民主,范围过大则可以间接一次,也就是代议制民主。属于执行规则性质的事项则不适合直接民主,也不适合表决人数众多的间接民主;相反适合由少数几个人甚至一个人根据既定的规则和程序做出裁决,但有利害关系者需要回避。这首先是效率原则的要求,因为制定规则一次需要适用数次甚至无数次,不能动不动就搞当地公民全民投票或本班全体学生投票,把群众变成表决机器。所以制定惩戒或奖励规则适合学生民主投票,某次具体的评奖或惩戒则不适合学生民主投票。

  与全体学生投票评奖的荒谬相比,全体投票选举坏学生或惩戒一个学生更加糟糕,因为它还导致被选举或被惩戒的人感觉到被自己所在群体抛弃。所谓自主管理,就是根据自己自愿参与制定的规则或自己选举的代表制定的规则来规范自己的行为。既然规则是你直接或间接同意过的,那么根据诚实信用原则,你就应该接受适用规则的后果。如果惩戒规则是全体学生同意的,适用规则做出惩戒裁决的是班主任个人或少数几个班干部;那么即使做出同样的裁决,雷梦佳也不会觉得全班同学抛弃了自己。首先,裁决她离开班级的人少了许多;其次,裁决者完全可以对她说,不是我(们)跟你过不去,你得到这个惩戒是根据你自己曾经同意的规则。对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惩戒同样如此,法官完全可以温情脉脉,罪犯的家属更不能与罪犯划清界线。否则不利于罪犯的改造,反而导致他(她)自暴自弃。

  此外,民主也罢,自我管理也罢,本来都是成人社会的需要。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只能任凭父母摆布。而成长的过程,就是逐步学习成人社会规则的过程。严格地说,未成年人的民主表决不是真正的民主表决,未成年人的自我管理不是真正的自我管理。父母和教师可以而且应该予以事先引导和事后监督。如果学生制定的规则明显不合理,或者班干部适用规则不合理,教师有权予以否决,也应当予以否决。

  (新快报2010年5月1日,发表时有删节,题目被改为“雷梦佳是未成年人“民主表决”的牺牲品”)

    进入专题: 雷梦佳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497.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