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提·沃德米尔:上海世博,不惜代价的憧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5 次 更新时间:2010-05-04 21:41:33

进入专题: 世博会   上海  

帕提·沃德米尔   何黎  

  

  这些天,上海不仅是座不夜城,还是一座在夜幕中彻底改头换面的城市。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在上海著名的法租界老区,翻斗车和挖掘机紧张地忙碌着,为一座地铁站收尾。次日清晨,出现在人们眼前的不仅是一条全面投入运行的新地铁线,还有一条郁郁葱葱的林荫大道,加上马赛克铺就的新人行道。

  

  上海15年=伦敦150年?

  

  同济大学城市规划学教授吴志强表示:“上海用15年时间完成了伦敦用150年才做完的事情。”上海地铁系统的建设始于1995年,但仅在过去一年,总运营里程就延长了一倍,突破420公里。

  这样匆忙是有理由的:预计即将有1亿参观者前来上海。上海正主办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世博会,而这将是为中国重塑品牌的又一幕——重塑品牌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随着中国几乎毫发无损地摆脱了全球金融危机,这一进程越来越有底气。由吴志强担任总规划师的上海世博会,已在4月30日晚开幕,将一直持续到10月31日。

  本届世博会总成本预计为550亿美元,是北京奥运会花费的两倍以上。但如果上海市的当家人是对的,它将在今后几十年对上海乃至整个中国产生深远的影响(且不提世博会模式的未来)。

  通用汽车(GM)中国公司总裁甘文维(Kevin Wale)将上海世博会称为“科技奥运会”。通用中国是本届世博会的最大企业赞助商之一。但近几十年来,为举办一届世博会而如此铺张浪费的观念,已失去了世界各国的青睐。从埃菲尔铁塔,到美国高速公路系统,到焦糖玉米,世博会曾为西方世界带来一些最难忘的创新。但许多真正著名的世博会是在19世纪举行的,包括以水晶宫闻名的1851年伦敦世博会。

  令人吃惊的是,上海世博会的起源几乎可以追溯到同样遥远的过去。据上海社科院的屠启宇介绍,上世纪初,有势力的上海人便开始争取世博举办权——当时的上海被誉为东方的巴黎。

  此后,上海的命运跌宕起伏,但一直是中国排名第二的城市:比如,监管上海股市的是北京。举办世博会的重要目的之一,是提升上海在中国国内的形象:预计仅有5%的参观者将来自海外。

  为了筹备世博会,上海几乎重铺了所有街道,重新粉刷了临街的墙面,挖了新的下水道。其中不可避免地有一些劣质工程:没过几天,工人们就回来重铺法租界地铁站附近的人行道。

  

  “中国人唯一在意的就是面子”

  

  “我们中国人唯一在意的就是面子:我们肯为了美化城市而劳民伤财;即使那条路没必要重铺,我们仍会去做,”屠启宇教授表示。他受上海市政府指派,进行一项世博会研究。他承认,没有人真正清楚上海为此花了多少钱,因为各个地方政府都在毫无协调地自行支出:官方数字在3000亿元人民币(合440亿美元)至4000亿元人民币之间,但地产服务公司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估计,上海为世博会投入或提前的基础设施投资,将总成本推到了950亿美元。

  坐落于黄浦江畔的世博园区方圆5.3平方公里,园内竖起了200多座国家、企业和市政场馆,集中展示了各方对未来的憧憬:洁净、绿色、高科技的城市生活。与象征着上海上世纪90年代所有未来主义元素的东方明珠塔一样,飞碟状的世博文化中心注定会作为上海的新面孔,出现在明信片和网页上。

  庞大的国际参展阵容,证明了中国的影响力在与日俱增。加拿大国家馆总代表大山称,奥运会是中国献给世界的一场演出,而世博会则是世界献给中国的一场演出。不客气地讲,世界各国和企业不敢不露面,怠慢这个正在崛起、偶尔态度傲慢的大国。

  当美国有可能无法参加(因为美国法律禁止政府为此掏腰包)时,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向美国各跨国公司施压,最终在几个月内凑出了6000万美元。世博会不仅证明了上海乃至中国日益增强的信心,还彰显了世界其它地区与中国交好的渴望。

  

  挨家挨户劝市民不要穿睡衣上街

  

  为了筹备世博会,上海市政府一直在彻底纠正市民的行为习惯,作为所谓“精神文明”活动的一部分。世博会共有17万名志愿者,其中一部分组成了纠正不良行为的小组:他们在地铁站里巡逻,敦促人们站在自动扶梯的右侧;劝阻人们随地吐痰、插队、推搡和大声叫嚷——这些都是上海人难以改掉的习惯;对在公共场所吸烟的人进行处罚;甚至挨家挨户地劝说市民不要在公共场所穿睡衣。但一些市民反驳称,他们希望有选择自己着装的自由。

  本届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一些好处已经显现出来:新的厕所技术已在本届世博会中投入使用。这些厕所散发出的异味很小,人的鼻子闻不出来。这甚至可能比焦糖玉米还有助于赚得名声。

  不过,对于一座要在可持续城市发展方面引领全球的城市而言,世博会的筹备工作几乎没有证明上海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大片的传统住宅被拆除,这种不顾后果奔向未来的做法,有可能彻底毁掉它的历史。

  上海艺术家陈航峰是少数几个愿意批评世博会的人之一。不久前,他展出了自己的作品“泡沫城市, 泡沫人生”。一个铁笼子包围着一串不间断的泡沫,几乎所有的泡沫最终都会撞上笼壁的铁丝网,然后破裂。“世博会就像一个造梦机器,产生各种各样永远无法实现的乌托邦未来主义想法,”他说。这件作品是不久前在上海OV画廊举办的世博会抗议展览的一部分。展览中还展出了一组照片,照片中一座房屋被拆除,而房主当时正在法庭上挑战拆迁行为。

  

  “金钱逐渐主宰了这座城市”

  

  一位久居上海的外国人说:“金钱逐渐主宰了这座城市,抽空了它的灵魂。”到处是无特色的购物中心、星巴克(Starbucks)和无处不在的古琦(Gucci)店,“如今上海已很难找到有意思的东西。”

  吴志强和屠启宇二人均同意这一点,但他们认为世博会能帮助扭转这一趋势。屠启宇称,城市居住品质是当今中国最严峻的社会问题之一。二人表示,世博会将是一次为期6个月的研讨会,让人探讨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因为除了那些夺人眼球的东西——霓虹闪烁的漂浮的蒲公英(英国馆)和基因突变的紫蚕(日本馆)外,世博会还将展示有助于让城市适宜居住的最新科技。通用展示了轻巧和智能到可以停在高楼清洁间里的汽车。还有思科(Cisco)构想的自动化城市——一旦发生危险品泄漏事故,城市将立即启动应急计划,改变公车路线,关闭学校和工厂,提醒医院专家,并驱散有毒气体。

  一些场馆能根据馆内参观者的动作甚至感觉改变形状;还有一些场馆让参观者操纵手提式“造梦机器”,勾画神话般的集体未来。可口可乐(Coca-Cola)馆承诺提供一个“快乐工坊”,面向那些被80万其他人(单日最高接待人数)搞得头晕的参观者。

  

  中国终于承担起环境责任

  

  吴志强表示,通过主办世博会,中国终于承担起了其环境责任。瑞士馆的墙以大豆为原料;Hanover House常年保持在25摄氏度,而不采用传统的供暖或空调设备;世博会采用河水冷却,仅允许电动巴士(而非燃油汽车)停靠。此外,尽管根据世博会的规定,几乎所有场馆在展览结束后都必须被拆除,但据主办单位称,它们均能百分之百回收利用。

  以往有一些世博会对某座城市或某个国家的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在1939年的纽约世博会上,通用汽车被誉为发明了高速公路系统,该系统在不到20年后改变了美国。无论本届世博会还会冒出什么新鲜事物,基础设施的极大改善都将让上海在未来数十年受益,这些基础设施也许还有助于上海实现到2020年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雄心。

  有些世博会能在参观者的脑海里留下几十年的回忆,或许上海世博会也将成为其中之一。为了对得起那550亿美元,它最好做得到这一点。

    进入专题: 世博会   上海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427.html
文章来源:FT中文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