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宏安:从蒙田随笔看现代随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39 次 更新时间:2010-05-04 13:25:22

进入专题: 随笔  

郭宏安  

  四、随笔是一种累积的试验,是考验口说的和笔写的语言形式。在蒙田看来,“话有一半是说者的,有一半是听者的”。所以,让·斯塔罗宾斯基说:“写作,对于蒙田来说,就是再试一次,就是带着永远年轻的力量,在永远新鲜直接的冲动中,击中读者的痛处,促使他思考和更加激烈地感受。有时也是突然地抓住他,让他恼怒,激励他进行反驳。”随笔所遵循的基本原则,或者它的“宪章”,乃是蒙田的两句话:“我探询,我无知。”   初读这两句话,颇为不解,为什么不先说“无知”后说“探询”呢?难道不是由于“无知”才需要“探询”吗?仔细想一想,方才明白:探询而后仍有不知,复又探询,如此反复不已,这不正是随笔的真意吗?让·斯塔罗宾斯基指出:“唯有自由的人或摆脱了舒服的人,才能够探索和无知。奴役的制度禁止探索和无知,或者至少迫使这种状态转入地下。这种制度企图到处都建立起一种无懈可击、确信无疑的话语的统治,这与随笔无缘。”有一些文本可以是报告,可以是会议记录,可以是教条的注释,可就不是真正的随笔,因为它不包含随笔可能有的冒险、反抗、不可预料和个人性的成分。精神的自由乃是现代随笔的“条件”,现代随笔的“赌注”,也是现代随笔的精髓。  

  

  总而言之,今天的精神气候与蒙田的时代相比,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是人文社会科学广泛而巨大的存在,占据了几乎所有的精神领域,但是这不应该减弱随笔的“活力”,不应该束缚它对“精神秩序和协调的兴趣”,而应该使它呈现出“更加自由、更加综合的努力”。我们应该以最好的方式利用这些学科,从它们可以向我们提供的东西中获益,为了捍卫它们和我们自己而采取超前的、思考的、自由的态度。简言之,“从一种选择其对象、创造其语言和方法的自由出发,随笔最好是善于把科学和诗结合起来。它应该同时是对他者语言的理解和它自己的语言的创造,是对传达的意义的倾听和存在于现实深处的意外联系的建立。随笔阅读世界,也让世界阅读自己,它要求同时进行大胆的阐释和冒险。它越是意识到话语的影响力,就越有影响……它因此而有着诸多不可能的苛求,几乎不能完全满足。还是让我们把这些苛求提出来吧,让我们在精神上有一个指导的命令:随笔应该不断地注意作品和事件对我们的问题所给予的准确回答。它不论何时都不应该不对语言的明晰和美忠诚。最后,此其时矣,随笔应该解开缆绳,试着自己成为一件作品,获得自己的、谦逊的权威。”让·斯塔罗宾斯基的话表明:现代随笔是最自由的文体,也是最有可能表达批评之美的文体。

  

  四  

  

  张振金的《中国当代散文史》说:“随笔起于八十年代中期,而盛于九十年代之初。”我要补充的是,对随笔具有明确的文体意识则是21世纪的事了,其标志是中国散文学会主编的《2002中国随笔年选》的出版,编选者是青年评论家李静。整个20世纪,中国的散文作者和评论者都没有走出“细、清、真”的窠臼,把随笔看做散文中的一个可有可无的品种,或者等同于小品文:“随笔这种形式灵活随意、自由放达,篇幅也一般比较短小,适合现代人生活节奏紧、空闲少的特点。”总之,还是“以不至于头痛为度”。进入21世纪,情况开始不同了。在《2002中国随笔年选》的序言中,石英指出:“在多少年的约定俗成中,在有识者的直感中,随笔还就应该是随笔。”我觉得他的话是对的。我读书不多,中国现代的随笔尤其读得少,不敢对随笔的现状说三道四。

    进入专题: 随笔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文学创作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404.html
文章来源:中国图书评论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