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骥:找到微观基础*——公共选择理论的中国困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91 次 更新时间:2010-04-21 22:43:39

进入专题: 中国政治学  

刘骥  

  徐湘林、袁瑞军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页。

  {17}详细讨论可参见以下论文集的系列讨论:James Coleman and Thomas Fararo (eds.), Rational Choice Theory: Advocacy and Critique, Sage Publications, 1992.尤其是其中的两篇文章:Richard Munch, “Rational Choice Theory: A Critical Assessment of Its Explanatory Power”; James Bohman, “The Limits of Rational Choice Explanation”.

  {18}Dennis Mueller, “Has public choice contributed anything to the study of politics?”, Public Choice II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chapter28, pp.657-74.

  {19}Mancur Olson, The Rise and Decline of Nations: Economic Growth, Stagflation, and Social Rigidities; Robert H. Bates, Markets and states in tropical Africa: the political basis of agricultural policies.除了侧重于理论的经典以外,在各个具体领域都有许多经验性研究的典范,可参见Robert Bates (ed.), Toward a Political Economy of Development: A Rational Choice Perspectiv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8; Henry Milner, Social Democracy and Rational Choice: The Scandinavian Experience and Beyond, Routledge, 1994.

  {20}胡适:“问题与主义”,载李敖(编):《胡适语粹》,上海:文汇出版社2003年版,第243页。

  {21}这一点来自于2008年10月7日与汪丁丁的交流,相关讨论还可参见汪丁丁:“纪念陈振汉先生”,载《财经》2008年第4期。

  {22}很多被问及“公共选择理论为何在中国缺乏经验性应用研究”的受访学者,都在很大程度上认同这个解释。

  {23}有不少研究者积极运用历史制度主义的理念和分析框架来研究中国政治。例如,杨光斌就有《制度的形式与国家的兴衰:比较政治发展的理论与经验研究》、《制度变迁与国家治理:中国政治发展研究》;何俊志运用历史制度主义分析框架来研究中国地方人大问题。相关的详细讨论可参见戴扬:“叙事与分析:中国政治学研究中的新制度主义”,“新政治经济学及其在中国的适用性”学术研讨会论文,天津,2008年9月。

  {24}如果用经济人假设去研究政治经济的互动,则是新古典政治经济学。广义的理性选择理论与狭义的公共选择理论的区别即在于研究对象的差异,而其研究方法则是统一的,即基于新古典经济学的微观基础。参见朱天飚:《比较政治经济学》,“新古典政治经济学”,第104—122页。

  {25}格林、沙皮罗:《理性选择理论的病变:政治学应用批判》,第4页。

  {26}国内研究者有关经济人假设的研究综述可参见杨春学:《经济人与社会秩序分析》;杨春学:“经济人的‘再生’:对一种新综合的探讨与辩护”,载《经济研究》2005 年第11 期。

  {27}莱维(Levi)在最近一篇论文里间接地界定了“微观基础”,她认为具有微观基础的理性选择理论特别强调的是:个体行为者在面临约束的情况下根据自身偏好作出选择,通过战略性互动而产生一定的宏观结果。她的原话是:“Rational choice ensures that the research has microfoundations, that is, it pays attention to the constraints on and the strategic interactions among the actors whose aggregated choices produce the outcome of interest.”参见Margaret Levi, “Reconsiderations of Rational Choice in Comparative and Historical Analysis”.

  {28}参见Daniel Little, Microfoundations, Method, and Causation, New Brunswick: Transaction Publishers, 1998, pp.9-10. 他的原话是:“This doctrine [the microfoundations thesis] maintains that macro-explanations of social phenomena must be supported by an account of the mechanisms at the individual level through which the postulated social processes work. More specifically, the thesis holds that an assertion of an explanatory relationship at the social level (causal, functional, structural) must be supplemented by two things: knowledge about what it is about the local circumstances of the typical individual that leads him to act in such a way as to bring about this relationship; and knowledge of the aggregative processes that lead from individual actions of that sort to an explanatory social relationship of this sort.”

  {29} [澳]马尔科姆•沃特斯:《现代社会学理论》,杨善华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年版,第6—10页,第62—99页。

  {30} [美]丹尼斯•C•缪勒:《公共选择理论》,第4页。

  {31}Milton Friedman, “The Methodology of Positive Economics”, in The Philosophy of Economics: An Anthology, Daniel M. Hausman, Chapter 9,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谢作诗、李平:“弗里德曼的《实证经济学方法论》:缘起、内容及再解读”,载《世界经济》2007年第12期。

  {32}陈庆云等:“比较利益人:公共管理研究的一种人性假设——兼评‘经济人’假设的适用性”,载《中国行政管理》2005年第6期。更多讨论还可参见陈庆云等人2005年在《中国行政管理》杂志上发表的一系列文章:“公共管理理论研究:概念、视角与模式”(第3期),“公共管理理念的跨越:从政府本位到社会本位”(第4期),“论公共管理研究中的利益分析”(第5期),“论公共管理中的公共利益”(第7期),“论公共管理中的政府利益”,(第8期),“论公共管理中的社会利益”(第9期),“再论‘公共管理社会化’”(第10期),“论公共管理中效率与公平的关系及其实现机制”(第11期)。

  {33}陈庆云等:“论公共管理中的公共利益”,载《中国行政管理》2005年第7期。陈庆云:“公共管理研究中的若干问题”,载《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1年第1期。赵德余:《主流观念与政策变迁的政治经济学》,第二、三章,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年3月版。

  {34}格林、沙皮罗:《理性选择理论的病变:政治学应用批判》,第7页。

  {35}在此,我不再浪费笔墨对此进行批评,更多具体内容可参见郑诚:“公共管理基本理论研究的新探索:访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陈庆云教授”,载《中国行政管理》2005年第12期。

  {36}参见方福前:“‘经济人’范式在公共选择理论中的得失”,载《经济学家》2001年第1期。其实这种批评在西方社会科学界也很常见。据坊间相传,连写出《集体选择和社会福利》(Collective Choice and Social Welfare)的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也曾以一个故事来讽刺公共选择理论的狭隘假设:有一个外地人问“请问到火车站怎么走?”“当然”,本地人一边说一边指向相反的方向,邮局正好在那里。“您能顺路帮我发封信吗?”“当然”,外地人一边回答,一边想着打开信封,看看里面有没有值得偷的东西。

  {37}陈振明:“政治与经济的整合研究:公共选择理论的方法论及其启示”,载《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第2期;陈振明(主编):《政治的经济学分析:新政治经济学导论》,“公共选择理论的方法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12月版,第51—68页。

  {38}金道政、袁国良:“论公共选择理论的缘起和研究方法”,载《浙江社会科学》1998年第5期;江涛:“公共选择理论的假设与方法论意义”,载《黑河学刊》2003年第6期;翟岩:“从经济人范式到公共选择理论”,载《学习与探索》2004年第6期;冯文成:“公共选择理论的渊源:经济学不是政治学”,载《经济研究参考》2002年第4期。

  {39}曾启贤:“经济分析中的人”,载《经济研究》1989 年第5期。

  {40}梁小民:“人性和理性人假设”,载《寓言中的经济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41}林毅夫:“经济学研究方法与中国经济学科发展”,载《经济研究》2001 年第4 期。

  {42}Schultz,1964。

  {43}张曙光:“中国经济学研究三十年:反思与评论”,载邓正来、郝雨凡(主编):《中国人文社会科学三十年:回顾与前瞻》,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23—149页。

  {44}赵存根:“经济人假设在公共领域的适用性论析”,载《中国行政管理》2006年第12期。

  {45}杨龙:《政府经济学》,第五章“政府行为与公共选择”,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63页。杨龙:《西方新政治经济学的政治观》,“政治中的理性人”,天津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36—58页。

  {46}杨龙:“政治领域中的人性:经济人假设评析”,载《文史哲》2003年第4期;杨龙:《政府经济学》,第五章“政府行为与公共选择”,第65—67页。杨龙:“评公共选择学派的三大理论假设”,载《教学与研究》1999年第12期。

  {47}叶初升:“寻求发展理论的微观基础——兼论发展经济学理论范式的形成”,载《中国社会科学》2005年第4 期。

  {48} [英]肯•宾默尔:《博弈论与社会契约(第1卷):公平博弈》,王小卫、钱勇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49}杨春学:“经济人的‘再生’:对一种新综合的探讨与辩护”。

  {50}假设检验逻辑是归纳与演绎的综合,理论建构与理论检验的循环。假设是由理论演绎而来的命题;经验概括是由经验观察归纳而来的命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政治学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156.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09年第1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