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兵:空无与黑夜:青年阿尔都塞的哲学关键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97 次 更新时间:2010-04-09 14:50:37

进入专题: 阿尔都塞   黑格尔   空无  

张一兵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本文主要讨论了青年阿尔都塞哲学中思想的多重理论逻辑。作者简述了青年阿尔都塞哲学思想的一般发展线索,特别是指认出鲜为人知的作为天主教徒和受黑格尔哲学影响的两个异质思想阶段,并着重探讨了贯穿青年阿尔都塞思想中的空无本体论和主体之缺席说,以及这些思想对后来阿尔都塞哲学的根本性影响。

  

  Abstract: This article focuses on the multiple theoretical logics in the youth Althusser’s philosophical thoughts. The writer briefly describes the general clue of development in his thoughts and especially points out the two heterogeneous thinking stages, which are unknown to us, that is, the Catholic stage and the stage influenced by Hegelian philosophy. The writer pays much attention to the ontology of void and the theory of absence of subject, which run through the thoughts of the youth Althusser, and to the fundamental impacts of these thoughts upon the philosophy of later Althusser.

  

  关键词:青年阿尔都塞 《黑格尔的幽灵》 黑格尔的内容概念 空无

  

  Key Words: youth Althusser Specter of Hegel the concept of content in Hegel Void

  

  阿尔都塞这个名字,对中国学界来说并不陌生,在我们的研究平台上他早已算不上什么新角色了,但伴随其大批遗著在20世纪90年代的先后问世,这个曾经单一面孔、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完美高大得有些不够真实的阿尔都塞在光天化日之下出人意外地重生了。在我们熟知的那个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阿尔都塞身后,悄悄然走出了一个曾经迷失于黑格尔哲学的信徒,一个早年身心满是病态的天主教徒和一个晚年脸色阴黑的前现代性的古典唯物主义哲学家。我们不无惊讶地发现,这幅真实的生存影像恰是阿尔都塞生前一直在努力遮蔽的真相的另一面,它导致了一种解释学意义上的戏剧性和无解之神秘。一个原先只在西方马克思主义澄明之处光彩亮相的阿尔都塞和一个被精心雪藏的多面相的真实的阿尔都塞在人们的研究视域中同时出场,原有的同一性固定幻象登时破灭,我们眼前唯余一团正在思想史的时空中渐次消散的迷雾。引用拉康的话——在那个自始就空缺的地点上,以无贴上的补丁脱落之后,露出的却是更大的空洞。这无疑是黑夜之王——他者的又一次胜利!

  

  一、阿尔都塞真实的一生

  

  1918 年10月16日,阿尔都塞(Louis Althusser 1918-1990)悄然降生于阿尔及尔近郊静谧而安详的比曼德利小镇。阿尔都塞的祖父是这个法属殖民地小镇上的公务员,外祖父则是当地的一名护林员,两家人素来私交密切。有意思的是,与阿尔都塞的妈妈露西安娜订有婚约的原本是阿尔都塞的叔叔路易,可是残酷的战争夺去了路易的生命,而幸运地从战场上生还的路易之兄查里斯回家后很快就向可怜的露西安娜求婚了,后者在无奈之下勉强同意了这桩婚事。可以说,父母这段曲折而成的草率婚姻对阿尔都塞的一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甚至注定了阿尔都塞至死无法摆脱的悲剧命运:年轻而痴情的露西安娜婚后始终不能忘怀死去的路易,虽然仓促与查里斯成婚并生下了阿尔都塞,但她却执拗地将这可怜的孩子以爱人的名字命名,以此缅怀早亡的恋人。因此,从降临世间的那一刻开始,在母亲的眼中,阿尔都塞就已不是作为他自己而存在,而是作为一个没有独立生命的他人被期待和怀念着,对阿尔都塞本人来说,“阿尔都塞”这几个原本属于自己的音节因倾注了母亲对恋人过多的深情而显得十分空洞,从母亲叫唤自己的声音中,他听不到丝毫属于自己的爱。这无疑是笼罩阿尔都塞一生的阴影,他后来曾说:

  我出生之时便被命名为路易。……它更多地取决于我母亲的意愿而不是我的。毕竟,它的发音是那个第三者的名字,那个剥夺了一切属于我自己的特性的人的名字。“路易“作为一个匿名的他者供随时传唤。它指涉的是我的叔叔,那个伫立在我背后的阴影:“路易”是路易,是我母亲所爱的男人,而不是我。

  这段话悲凉而理性,字里行间的苦涩和绝望数十年里始终与阿尔都塞形影相随。在拉康的意义上,这还不是镜像阶段中那个夺去真我之位的小他者,而根本就是一种倒错式的不是“我”的他者。幼年的阿尔都塞已表现出作为思想家的天赋的深刻和敏锐,他几乎是在孩提的时代就看明白母亲心中牵挂的只是那个空无一物的名字本身,她唇间温柔的发音真正意指的是那个早已长眠地下的爱人,她并不真爱阿尔都塞这个冒名顶替的肉身。对露西安娜来说,人彻头彻尾只是一个没有实在的空无,而对阿尔都塞来说,人生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悲苦的无尽黑夜。这种被阉除的母爱和祛主体的分裂倒错,应该就是导致阿尔都塞后来精神分裂的深刻根由。

  阿尔都塞的父亲日后成为一个银行经理,这也为阿尔都塞带来了一段经济上比较宽裕的家庭生活,但物质的富足并不能轻易舒缓他心理上的抑郁和存在情境中的孤独。 1924-1930年,阿尔都塞在阿尔及尔读小学,1930-1936年又在法国马塞完成了中学学业。受家庭的影响,阿尔都塞自小信奉天主教。不难理解,幼年的深刻痛楚和椎心的孤独使他对那从不显身的神灵和上帝之城深怀虔诚的敬意。1937年前后,阿尔都塞积极参与了那场“行动的天主教”运动。这是一场将社会主义导入神学的实践活动,它的口号是:“将宗教与社会改革相结合”。阿尔都塞成为所在学校中这场运动的领导者,这段经历为他日后的左派生涯奠定了最初的思想基础。1939年,阿尔都塞考入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文学院;同年,因战争而中断学业、应征入伍。1940年6月,阿尔都塞被俘,囚禁于德国战俘集中营内,悲苦的囚徒生活持续了整整六年,直到战争结束他才重获自由。但十分奇特的是,恰在这个特殊的复杂情境中,阿尔都塞才暂时摆脱了幼年家庭生活的阴影投射在他心上的如影随形的孤独感,行动上的不自由却使他在“无尽黑夜”中偷得了短暂的心灵和情感自由。更重要的是,阿尔都塞在集中营里遭遇了深刻影响他人生的共产党人皮埃尔?克里吉斯(Pierre Courreges),后者是阿尔都塞共产主义信念的最初启蒙。

  1946年12月,阿尔都塞认识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海伦娜,当时后者已是一位有十几年党龄的法共老党员。可以说,与海伦娜的爱情和生活共识对阿尔都塞彻底转向马克思主义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与影响。可是不久之后,阿尔都塞就因患精神病而入院治疗,这恐怕是长期心理压抑所导致的生理病变,战争的磨难无疑加剧了这种主体崩溃。

  病愈之后,阿尔都塞重入巴黎高师攻读哲学,师从著名的加斯东?巴什拉教授。在巴什拉那里,他了解了法国科学认识论,与后来的福科一样,其结构主义缘起于巴什拉科学思想史中的科学构架及其认识论断裂的理论。阿尔都塞在法高师的同学中还有对他影响颇深的雅克?马丁,后者是最早提出问题式的人。1848年,阿尔都塞在完成高等研究资格论文《论黑格尔思想中的内容概念》之后留校任教。在这篇重要文献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个作为天主教徒的第一个阿尔都塞(阿尔都塞I)迈向黑格尔哲学推崇者的第二个阿尔都塞(阿尔都塞II)的理论步印。我个人认为,在这篇重要文献中,通过对黑格尔内容概念的讨论,青年阿尔都塞以空无为核心的颇具个性的哲学理路已初步成形,此时的他已不失为一名杰出的哲学家。

  就在这一年,阿尔都塞接替了乔治?古斯多夫的哲学教席,成为法国高等师范学校的一名哲学老师。从此之后,除外出旅行之外,他始终没有离开过这所著名的学校。无形之中,高师也成了将他与现实隔离起来的高墙屏障。1948年10月,阿尔都塞正式加入法国共产党,从此,“讲授哲学,并努力成为共产主义者”成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两件事情。1950年,阿尔都塞正式脱离天主教,结束了神性与马克思主义同体的双子状态。60年代之后,阿尔都塞攀跃到了其理论生涯的最高峰,西方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大旗在阿尔都塞的手中高高飘扬: 1965年出版的《保卫马克思》和《读〈资本论〉》两个文本,以问题式、症候阅读和意识形态等重要概念构成的独特理论框架造就了思想史上第三个最为光亮的哲学大师阿尔都塞(阿尔都塞III)。他一跃成为当时法国最著名的哲学家之一。1969年,阿尔都塞写下了《意识形态与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一文,这也标志着阿尔都塞思想与拉康哲学的进一步贴近。

  1975年6月,阿尔都塞在亚眠大学获得博士学位。1968年,海伦娜与阿尔都塞同居,并于1976年正式结婚。可是好景不长,海伦娜的精神状况也开始恶化,并不得不接受心理治疗,夫妻关系继而出现危机。并且,作为思想大师的骄傲的阿尔都塞无奈发现,自己的学术生涯已经很难再有更大的突破,对他而言,一生中最光彩的时段已经过去了。1980年11月16日,阿尔都塞因精神病发作误杀其妻,虽被免于起诉,但却再一次被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之后,是阿尔都塞在欧洲学术舞台上沉寂无声的十年。1990年10月22日,阿尔都塞因心脏病在巴黎逝世。享年72岁。

  阿尔都塞生前发表的主要著作有:《孟德斯鸠:政治与历史》(1959年);《保卫马克思》(1956年);《读〈资本论〉》(1965年);《列宁与哲学》(1968年);《为了科学家的哲学讲义》(1974年);《自我批评材料》(1974年);《立场》(1978年)。1990年他去世之后,人们整理出版了一批阿尔都塞的遗作,其中主要有:《来日方长》(自传,1992年);《论哲学》(1994年);《黑格尔的幽灵――早期论著选》(1997年);《马基雅维利和我们》(1999年)。看起来何其荒谬?——在阿尔都塞活着的时候,我们仅只看到那个身形高大的阿尔都塞III,直到斯人已去,我们才从新的文本中发现了他有意遮蔽起来的真实的第一、二个阿尔都塞,以及70年代末期以后探讨“偶然相遇的唯物主义”的第四个阿尔都塞(阿尔都塞IV)。

  

  二、四个面相的阿尔都塞

  

  从一个作为科学马克思主义者的阿尔都塞的单一存在到四个异质的阿尔都塞同时现形,这个毫无预伏的变化立时令传统的阿尔都塞研究平台暂时呈现出无措的混乱和迷惑。我以为,欲图打探这个谜底,前提便是准确呈现阿尔都塞一生所布展的复杂而苦涩的生存之谜和矛盾而痛苦的思想之谜。

  1950 年以前,阿尔都塞信仰天主教,可以说,上帝才是他思想的真正根基,我们必须直面他心里始终不曾完全抹去的神之残迹。在天主教教义中,相对于高高在上的外在神性而言,个人的现世生存是一种需要排解的虚假空无。肉体个人惟有通过中介,才能与万有的神沟通,在茫茫的世俗苦海中,个人主体必定要遍历物性苦难,最终赎尽原罪内省到一切皆伪方能两手空空重返彼岸的上帝之城。在启蒙话语中,上帝即是人自己被强制剥夺并偶像化了的类(关系),是那个柏拉图式的理念他者之后最大的大写他者。而新教改革的理路则是让个人主体直接与上帝(类本质)相关,上帝就在我心中,以此消除天主教中那种媒介化的遮蔽,让我与上帝坦诚相对,无处隐藏。当然,青年阿尔都塞曾经参加二战后出现的“行动的天主教”之类的教会革命,这种革命在经历法西斯与死亡的双重恐惧之后主张回归一种社会解放,这一将神恩与共产主义结合起来的实践神学甚至直接通达社会主义的人类解放。个人即空无,不在场的上帝之君临是阿尔都塞革命神性大写构架的开端。这一点尤为重要。

  青年阿尔都塞的第二个重要理论站点是黑格尔。与青年马克思不同,阿尔都塞对封建专制的民主主义情结的反对必然凸显黑格尔哲学中与个人自我相近的自我意识。青年阿尔都塞选择与天主教同样无视个人(激情)标举普遍性绝对观念的老年黑格尔并非出于偶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一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阿尔都塞   黑格尔   空无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903.html
文章来源:学术中华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