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代议无着与审议无力:雷人提案的制度缘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96 次 更新时间:2010-03-24 18:46:54

进入专题: 2010年两会   雷人提案  

许章润 (进入专栏)  

  

  “两会”提案,年年雷人,今又雷人。全国媒体沸议,大街小巷哗然,举世滔滔,如同炸开了锅。

  

   I.

  

  历数积年提案或者议案,除开极其少数因应切实者外,其余多不外乎“花边提案”与“秀场提案”。

  就前者言,不仅有委员倡议“相声要进小学课本,从娃娃抓起”、“立法限定公务员的体重和腰围”,提请“雷锋精神申遗”、“设立全国爱乳日”云云,而且有“中国女人外嫁,外男必须先予担保”、“设立学士后制度”,以及“取缔所有社会网吧”、“家庭破裂可向小三索赔”等等荒诞不经之议。①

  就后者言,多为急就章,应景文,人云亦云,甚至有媒体爆料代表直接抄袭网文转为议案者。看看那些关于农民工权益保障的泛泛之议,有关“社会风气”的浅薄道德讲章,加强青少年思想教育的振振有词,扩大女性参政权的官样文章,“在某某领域坚持科学发展观”一类的胡扯八道,就明白“尸位素餐”是什么意思了。媒体称之为“注水提案”,如同注水猪肉,滥竽充数,不讲卫生,可谓恰切。

  是啊,平日里各司其责,各忙其忙,或做官,或抓钱,或走穴,临时集中开会,自然不遑他顾,留给议案或者提案的心思和时间只能算是“业余”为之了。至于连续多年提请实施“官员财产阳光制度”的切实议案,提高个税起征点和反垄断的高水准提案,饱含痛切之思,细斟制度愿景,却直如凤毛麟角,而终究石沉大海。

  往日媒体开放程度有限,委员和代表,衮衮诸公,究竟提出了何种提案、议案及其雷人程度,外界多所不知。如今大门开缝,窗口有隙,公众的知情权多少有所兑现,遂能一窥究竟,评头论足之余,进而自然忍俊不禁了。不是她或者他水准下降了,他们其实一直如此,而是民众心智提高,社会期待愈发殷切,故而有此难堪互动,也才引发了七嘴八舌,满街诟语。倘若所有提案和议案均能公诸于众,交诸选民,一定会让国人大饱眼福,于多元视野的审视中,大家同上一堂民主课。

  其实,提案雷人,无分中西,所在多有,原是民主体制下利益分趋、意见多元、“五花八门”的常态。今日得有雷人提案与议案,恰恰说明中国社会政治生态改善,委员或者代表多少有了一点点自己说话的空间,也多少乐意想讲一点点自己想说的话,因而,才有此“百花齐放”、各雷其雷呢!设想三十年前,人人站得笔直,个个提心吊胆,哪有可能出现如此幽默场景。相较于“秀场提案”,此类“没有最雷,只有更雷”的“花边提案”,倒是还有几分真诚和浪漫,尽管不免搞笑,失之于愚昧。

  但是,即便如此,太过离谱,却是选民不答应的。毕竟,纳税人在掏腰包,岂能坐视公币靡费;全国民众眼巴巴地盼着,怎能让制度资源白白流失。如今“两会”提案如此花拳绣腿,甚至雷人不断,持续检验着全体国民的抗雷指数,暴露的不仅是衮衮诸公的心智和德性难恪其责,而且,更重要的是透视出了当下中国民主体制本身存在深层次问题,非提案或者议案本身所能遮掩也。与其詈议雷人委员,毋宁深究体制缘由。

  

  II.

  

  如果我们不能认同人大和政协是“清谈馆”或者“橡皮图章”,那么,按照立法原意,“代议”和“审议”两项,为其制度合法性所在,也是其正当性愿景。

  就代议而言,无论是人大还是政协,而首先是人大,其基本制度用意在于提供一种格局,好让各种利益和意见的代言人同堂博弈,公开较量,和平竞争,在分配正义的框架中考量各自的利益边界,于宪政体制下决定各自的攘让进退。因此,其所议论或者提议的,并非仅为一己之见,甚至于不一定是自己的真实意思,相反,却必定为特定群体的心声,代表的是一定群体的利益诉求,旨在求得立法解决或者政策关注,形成利益分配的公正格局,进而将分配正义形诸规范的编订过程。也就因此,在他或者她的背后,是否站立着这样一群授权民众,他们又是否真正委托其代传心声,双方有否代议契约,遂成关键所在。否则,虽伸言“代表”谁谁,可既无授权,亦无认同,终究不过是一厢情愿,无的放矢。至于傥论“代表人民”或者“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因无确切指代,笼而统之,当然只能流于空洞,其实更加不着边际。

  换言之,存在真实的选区和选民的对应关系与授受关系,是避免提案或者议案不再雷人,防止“两会”变成“联欢会”甚至“愚乐会”的制度前提。传统上,“两会”代表和委员半数以上多为在任或者卸任的党政官员,其余为成功人士,主要含括企业、文体、宗教和学术四界,同时还要虑及“工青妇”、少数族群、统战与“模范”等各类需要。占人口多数的亿万农民兄弟,其选举权仅为四分之一国民资格,遂沦为沉默的大多数。一如个税起征点的讨论,缺席的恰恰是工薪阶层;有关邮政法的修订,偏不见消费者的身影。在此情形下,虽有真实的“名额分配”,却无真切的对应选区与选民,特别是公民的组织化生存方式阙如,基于相互承认法权的横向联合行动不见登场,甚至“被委员”、“被代表”,②则代表也好,委员也罢,充其量只能“代表”自己,甚至连自己也“代表”不了。

  此时此刻,作为孤立的个人,他们夹塞于庞大权力体制的齿轮之间,其实上气不接下气,前言不搭后语,王顾左右而言他,充其量一介表决机器而已。那边厢,亿万选民也闹不清究竟谁在代表自己,或者,自己是否曾经让她或者他代表过自己。彼此既无切实制度性沟通,亦无诸如开大会为选举造势这种“剧场性”联络,也没有常见的“拜票”秀,甚至于一般百姓连他或者她姓甚名谁都不清楚,朋友,你说他们可不就是“无恃无恐”,径直雷人了吗!

  说“无恃”,是因为他们未经选民的授权,不过单枪匹马,因此,前面打一棍,后面无人撑嘛,哪里还敢“代表”什么,又怎么可能代表什么。鉴于“两会”之中,多数为党政官员,因此,真要“代表”什么,恐怕也出不了其所在的这个叫做“党政”的大单位。而他们在此“单位”中的“框框格格”早已划定,并且也正因此“框框格格”才能逶迤前行,径达大会堂上,好不容易呢!因而,当然不能或者不愿出此“框框格格”一步了,“无恃”原来导源于“无关”,即与选民了无关联。当年梁漱溟先生喟言,“议员”的身后无人,因而说话无力,陈述的也就是这一状况。说“无恐”,是因为他们既然未经选民授权即已当选,入明堂,近楼台,享福禄,那么,当然不把区区选民放在眼里了。——“你是哪个单位的?”因应差事,来个“花边提案”与“秀场提案”,敷衍了事,你能把我怎么着!难道下次不选我吗?可选不选我,不由你们“下面”说了算,而是“上面”说了算呀,你又能把我怎么着!我听话,自有人替我做主。——也正因为听话是第一要义,你如何能够指望他或者她出头露面,哪怕说一两句“不听话”的话来?朋友,无恐同样在于无关,而“上下交征利”矣!

  如此这般,一言以蔽之,虽然人大制度旨在“代议”,而当下的现实却是“代议无着”。

  

  III.

  

  这样说,可能有人不同意:这样看待他们,未免有失公允,过于求全责备了。均不见,即便确实缺乏真实的选区与选民的对应和授受关系,但是,他们中的不少人还是具有良知的,只是限于水平,使得议案或者提案“雷人”罢了。

  朋友,这便不能不说到“审议”了。本来,在中国现行体制中,“政协”颇像“元老院”,也就是上院,而“人大”接近“人民院”,也就是下院。它们的分分合合,构成了中国式的民主框架。但是,不论是人大还是政协,尤其是人大,其为立法机构,不是简单的“献计献策、集思广益”的咨议单位,更非“诉苦伸冤、评功摆好”的人民广场,而是最高立法机关,也是最高权力机关。“一府两院”,按照宪法,可是由它产生,向它负责,受它监督的呢!职是之故,数千代表或者委员,纵有良知,也还要有良能,才能确保恪尽其责,不负重托。

  比如说,两会“审议”,预算和决算得为大端,只有掐住了“钱袋子”,才能驾驭权力的笼头,其为至理,不言自明。昧于此,却捣鼓什么“相声要从娃娃抓起”,其为弱智,自甘弄臣,乃昭彰于天下。

  换言之,“精英议政”,同样是中国式民主不能回避的应有内涵,其所回应的是“全民参政”的开放社会民主政治。民主政治担当治国大业,蔚为立国基石,需要政治智慧和政治技艺。它们不是别的,正为铺排人间秩序的决断之策,恰属打理人世生活的立法理性,天大的事啊,朋友!只是跳得高、跑得快、唱得圆润、票子白花花,人靓听话,哪里能行?!而按照目前的“名额分配”产生的代表与委员,恰恰多为此类形态,他们纵有“良知”,也无“良能”来“议政”,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审议无力”。

  

  IV.

  

  由此,“代议无着”与“审议无力”拷问的是代表和委员的遴选办法与产生程序,而催逼出的却是社会利益发育与政治多元格局的问题。容忍社会利益发育,推展政治多元格局,意味着于培植多元主体的进程中形成职业政治代言人,不仅在于使得“审议有力”,有利沟通交往,降低民主成本,而且,更主要的是形成“代议有谱”的授受关系。谱者,谱系也。亦即特定公民亮明身份,摆明立场,讲清理据,接受特定选区的选民甄选,誓为其利益代言。特定选区的选民经由考选,觉得此君不错,堪为造就之才,于是一人一票,一票一价,委托其代行言责,看家守院。如此这般,两相情愿,蔚为谱系者也。事情到此,“无关”就变成了“有关”。

  于是,言有恃,恃众而言;行当恐,恐行非所当。倘若“此君”阳奉阴违,或者,言不尽责,偷奸耍滑,则下回咱不选他,让他妈喊他回家吃饭,重换一个来给咱打工了事。可以想象,到这时候,任何提案或者议案的提出,势必斟酌再三,如履薄冰。事情很复杂,而道理可能却很简单,那就是,一次雷人,可能就会为众人所雷,从而饭碗不保呀!将近十年前,神州政坛曾有“专职委员”一设,可惜,他们实际上全都成了专职官员,则一切“无关”,代议何在,只剩雷人了!

  在此过程中,“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人民”这一概念,有望经由一系列具体指代而步步坐实,而于人民共和的格局中,实现全体公民的和平共处,奠定基于政治民主和公民自由的立国之基。细言之,凡此“中国”时空内、构成“人民”的每个人,首先是中国的“国民”,同时为特定族群的“族民”,更是居家过日子、天天应付柴米油盐的“市民”,而他们都是“公民”,并表现为兑现公民身份的千千万万的“选民”。而公民之为公民,必得首先具体落实为选民,也只有落实为选民,而且是形成了自己的组织化政治生存方式的选民,才能真正兑现公民身份。就是说,我手上捏着选票,看你求我不求我。相反,手上无票,徒有两拳,哪怕坐拥真理,鬼才理你!置此情形下,不仅“我”无法进入政治议程,而且,“他”和“她”也不会听我的。此时此刻,纵然有一纸法律规定的公民身份,还不是徒唤奈何。

  朋友,章润走笔至此,不禁要说:说一千道一万,“有关”还是“无关”,关键就在于这么一张票而已矣!

  是呀,如果说共和国是一种道德理想和政治理想的话,那么,公民的尊严,使得公民们能够分享一种有尊严的生活的政体安排,便是这一理想中最为亮丽的部分,也是人类政治生活的最高智慧。而这一切,事涉千头万绪,情牵千门万户,动则渔阳鼙鼓震天,从哪里下手呢?无他,无他,从落实“选民”内涵,编织“代议有谱”与“审议有力”的政治格局起步。

  如此,庶几乎雷人提案渐绝,宪政中华日显矣!

  2010年3月12日于清华无斋

  

  注释:

  1.此外尚有下述诸论:因为黄色尊贵,中国文明发端于黄河、黄土地,因而,应将“扫黄”改为“扫色”;老婆做家务,老公须发工资,是谓“家务劳动工资化”;企业家按年交税额颁授行政级别,年度纳税亿元的,授予厅局级待遇;建设“共产主义示范区”或称“毛泽东城”,体现“老有所养,除生活富足外,还强调无私奉献”的共产主义特色,“让这个社会少出现折腾的事”…;“恢复裸体拉纤”;把中国所有的“公园”两字都改成“百姓园”。至于会议期间某位媒体界委员傥论大学生从事掏粪工作“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掏粪现状”,并且,“无论是在思维,还是掏粪工具的使用上,大学生都具备优势”云云,只能说是混帐话了。

  2.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今年三月两会期间,65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丁伟岳当初是从电视里知道自己是全国政协委员的。这位著名数学家2001年被增补为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此后连任第十、十一届委员至今。他说,每次换届,“一直到电视台宣布我才知道,没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当”。丁伟岳是由他所在的中国民主建国会提名推荐为政协委员的,但他说,民建从未就推荐事宜征求过自己的意见。他认为,这是因为现有的政协委员遴选机制存在漏洞,喟言“万一人家不愿意当呢?你得让人家有不同意的权利。”就丁教授的说法,全国政协于翌日作出回应,声称按照程序,提名推荐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时候,应该征求本人的意见,丁委员的情况有可能是推荐单位工作上的疏漏。另据报道,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也曾表示,自己当委员三年了,是看报纸才知道自己被推选为委员的。有关这两起个案与类似相关材料,

进入 许章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2010年两会   雷人提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55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